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月半明4-6

4.


“嗯,好……我今天去李轩家吃……我知道了……嗯我会注意的……再见。”

“你还好吧?”喻文州挂了电话又咳嗽起来,李轩从书店出来把书递给他,“喏,你的。”

“谢谢,咳、”喻文州好不容易止住,只说了两个字又开始咳,“我还好。”

“要不要喝点水?”

喻文州摇摇头。

李轩掏了掏口袋,终于找出剩下的喉糖,喻文州谢着接过。

喻文州感冒有一段时间了。天气越来越冷,前段时间气温骤降,流感席卷而至,几乎每个班都有一两个生病请假的。

等地铁的时候李轩漫不经心地盯着屏幕上的倒计时,没过一会儿又打量起喻文州,后者小半张脸都被围巾挡住。

“刚才是黄少吗?”

见喻文州没反应,李轩犹豫要不要问第二遍,喻文州这时才回过神来:“哦不是,我妈打来的。”喻文州顿了顿,“她说年前能回来,差不多放假我就可以搬回家了。”

哦哦,李轩若无其事地点点头,心里想给自己一脚,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喻文州说不了长的句子,说完就觉得嗓子痒,又咳起来。

“你这感冒都拖了多久了,吃了药吗?”

“咳、还没,”喻文州的声音更哑了,“我晚上回去吃。”

“算了算了我不问你了,你别说话了,”李轩摆摆手,“希望我妈今天烧的菜清淡点。”

 

“黄少,我来帮文州拿试卷,是这个吗?”

“嗯,还有这个作业也一起发下去。”黄少天在写着什么,说完才发觉哪里不对,抬头发现来人是班长,他皱皱眉,“喻文州呢?”

“文州他嗓子不舒服说不出话,我就替他来了。”班长搬起作业随口道,“他这两天说话嗓子都是哑的黄少你没发现吗?最近感冒的人好多啊。”

 

晚上黄少天站在喻文州卧室门前,想起上课的时候看见喻文州戴着口罩,时不时就会低头咳两声,如果不是班长提起他还真的没注意。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怎么和喻文州好好说过话了。

临近学期末事情也多了起来,加上他有意无意地回避喻文州——他还没想好要怎么说服喻文州,或许他们俩需要好好谈谈,在此之前他不知道要怎么和喻文州开口。

更何况喻文州好像也对他变得冷淡。

这么一想或许是好事,可是,黄少天不知道在门前来回走到第几趟,喻文州寄宿在他家,作为他的临时监护人这样也太淡漠了,况且对方还在生病。

黄少天好不容易给自己找好借口,终于停下踱步,站了一会儿,还是走回房间。

 

黄少天被闹铃叫醒,在床头柜摸了半天没摸到手机,随后发现声音是从被子里传来的,又在被窝里摸了好久,最后不得不把被子掀起来找。

这都是第二轮闹钟了,喻文州今天竟然没叫他!黄少天急急忙忙地穿衣服,打开门立刻感受到客厅的清冷,清醒过来喻文州已经很久没叫他起床了。

可是这也太安静了,黄少天又看了看时间,喻文州不会这么早出门。

“文州你起来了吗?”黄少天敲了敲喻文州的门,见没有回应“啪”地一下打开门,“你还没起吗要迟到了、文州!?”

喻文州听见黄少天的声音艰难地睁开眼睛。眼睛涩得发痛,喉咙就更不用说了,可能扁桃体有点发炎,身上都是冷汗。

喻文州脸色苍白得可以,黄少天摸了摸他的额头,有点烫:“你发烧了!”

喻文州看起来想坐起来,黄少天把他按回去:“好好躺着,先量量体温,实在不行我送你去医院。要喝水吗?”

喻文州点点头。

黄少天拿来热水和温度计,喻文州坐起身喝了小半杯。趁着喻文州量体温的时间黄少天去洗漱,然后翻出了退烧药。

都超过39度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咽下药:“要不我们去医院吧。”

喻文州说不出话只好用手机打字,只是全身无力连手都有点发抖,好半天打出一句话:“不用了,我睡一觉休息一下就行了,少天你去上班吧。”

“你病成这样我还去上班?等会儿我给你请假的时候顺便也把自己的假请了。你先休息一会儿,等过段时间看药效有没有作用,如果不能退烧的话还是要去医院。”

还好冰箱里还有夏天留的冰块,黄少天拿袋子装起来算是做了个简易冰袋拿去给喻文州敷额头,来到喻文州床边喻文州已经打好了一句话:“少天你还是去上课吧,明天就是分班考了。”

黄少天气得反笑:“你也知道明天是分班考?你这个样子明天能去考试吗?你这感冒拖了多久了这段时间你都在干嘛?”

喻文州根本没有反驳的力气,实际上他几乎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喻文州看起来连眨下眼睛都费力,黄少天在心里叹口气:“好吧,反正我只有一二节有课,下了课我就回来。你要是有事就打我电话,不用说话,我看到了就会马上回来,知道了吗?”

黄少天把保温杯灌满放在他床前,走前又再三叮嘱有事一定要打他电话,喻文州眨眨眼睛表示明白。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着的时候觉得自己在做梦,梦里又梦见自己醒着,接着是一连串的噩梦。

他梦见自己跨入沼泽朝黄少天追去,可是黄少天只是一个幻影,在他踏入的瞬间就消失不见。他漠然地看着自己慢慢沉没,要窒息的时候突然有谁拉了他一把。

喻文州睁开眼,周围一片黑,不知道是晚上还是凌晨,他勉强分辨出床边的轮廓。

“我吵醒你了?”

喻文州坐起身打开壁灯,伸手要去拿水杯,黄少天帮他拿过来拧开盖子。喻文州喝了一大口,他自己都好几天没有听过自己的声音了:“谢谢,我自己醒的。现在几点了?”

“七点多吧。我刚才试了下你额头的温度,好像退烧了,你感觉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喉咙没那么痛了。”喻文州别过头咳了几声,。

喻文州这样显然没有说服力,黄少天还是有点担心:“还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会不会觉得头痛或者头晕?哎要不你再量个体温好了。”

面对黄少天这样直白的目光喻文州没办法回避,小声地说:“头还有点晕。”

黄少天把体温计塞给喻文州:“总之先量量看。现在有胃口吗,要不要吃点东西?还是你想接着睡?”

“不睡了,我起来吧。”

“刚好我熬了皮蛋瘦肉粥,你等会儿起来多穿点衣服,别再着凉了,”黄少天起身,“你还要喝水吗?”

喻文州摇头:“谢谢。”

 

喻文州从卧室出来黄少天已经帮他盛好了粥。

“怎么样?”黄少天看了看温度,“还是有点低热,等会儿再吃一次药应该就没事了。你明天要去考试吗?”

“嗯,去。”

我就知道,黄少天给自己也盛了一碗,拉了椅子坐在喻文州对面,“虽然明天的考试很重要,但我希望你能在家好好休息……其实我能帮你申请缓考的。”

“不用了,谢谢,”喻文州吃得很慢,每咽一口喉咙都要疼一次,“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你都没什么时间复习,”黄少天停了一下,“你不会是想今天晚上还熬夜看书吧?”

“至少明天考的科目要看看,”喻文州笑了一下,“这种考试也不是靠临时抱佛脚就能考好的。”

喻文州本来连说话都没什么力气,这么一笑显得更虚弱了,黄少天叹了声气:“也是。前面李轩把你的资料都送来了,场次和考场也帮你记了,我都放你桌上了。”

“谢谢。”

“要谢你去谢他,别老跟我说谢谢。”

喻文州意外地看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两人默默地喝完粥,黄少天问:“还要再喝一点吗?”

嗯,喻文州把碗递给他,“再盛半碗吧。”

黄少天帮他盛了大半碗:“没剩多少我就都盛给你了,喝不完就放那儿,等会儿把碗放水池就行,我来一起洗。你今天晚上早点睡,要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跟我说,药我放在茶几上了。”

好,喻文州点头,看着他直到关上卧室门。

 

5.


这次分班考同时也是期末考试。学校每次期末考都是分班考,按照一个比例划出一个分数线重新分班。其实除了第一次分科考试基本上不会有太大变动,但也不排除个例,喻文州可以说是感受最深的一个。分科前他在零班,分科考试那次失利下放至实验班,这次考试成功回归,甚至跻身年级前十。

最高兴的应该是李轩,拉着喻文州的手热泪盈眶:“卧薪尝胆啊喻文州大大,辛苦了辛苦了,你终于回来了,我下学期终于不用每天爬楼去找你了。”

李轩在文科零班,就在理科零班隔壁,喻文州原来的班比李轩高一层,之后至少李轩不用每天再多爬一层楼。

“很好很好,喻文州大大走访基层,体察民间疾苦半年之后,终于和张新杰大大在十班成功会师,为表示祝贺以及对我这一学期爬楼的表彰与犒劳,我觉得你应该请我们吃顿饭,哦不,请我和新杰大大一顿,然后还要单独请我一顿。”

喻文州有点心不在焉,听李轩这么说笑了笑:“吃饭可以,你是不是又看到了什么店?”

“对对我在朋友圈看到的,新开的一家私房菜……”

李轩还在计划吃的,张新杰不确定地看看喻文州:“文州,你不会……”

“怎么了怎么了?”李轩来回看看两人,随即也明白过来,“文州大大你、你不要想不开啊,你不考虑你自己你也想想我们盼望你会师的同志们啊。”

成绩虽然现在补课的时候就出来了,但分班具体的调动名单下个学期才会正式公布。

“我还没想好。”喻文州对他们笑笑。

 

吃饭的时候李轩还在劝喻文州:“文州,虽然我这么说你可能会不开心,但有些话我们还是明着讲。黄少那边,如果他对你没意思,你刚好趁这次断了关系,补完课你可以搬回家,下学期你也不在他的班,见面得少了以后慢慢慢慢就没什么了。如果你们还有这个可能吧,就算是他也会劝你回零班,你们该怎样怎样。其实不管怎样黄少肯定不答应让你继续留在他班上,所以说你回来,百利无一害,大家都开心,很好。”

李轩说的途中上了一盘菜,他边说还边夹了几筷子,喻文州笑着说:“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张新杰看向喻文州:“我觉得李轩说得没错。”

“你看新杰大大这次都和我统一战线了!”李轩难得找到战友,激动得差点踢到对面的张新杰。

“好好,我知道了。”

“你这么敷衍!”

喻文州敲敲账单:“这顿饭是我请的。”

 

喻文州病开始好转,和黄少天的关系也缓和很多,至少可以正常交流说话了,有点像喻文州刚搬来的时候。

喻文州这次考得不错黄少天还是挺开心的,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喻文州数学拿到年级第一,不管怎么说至少这学期是他带出来的。

比起黄少天喻文州的可以说几乎没什么反应,跟他考试失利初来班上似乎没什么区别。

现在的学生都这么不活泼吗,黄少天站在喻文州门口叮嘱他可以开始收拾东西为搬回去做准备。喻文州的东西整理得很有序,没什么乱堆乱放的习惯,收拾起来也快,很多东西要等到走了才能收。

“少天。”喻文州突然叫了他一声。

“嗯?”黄少天还以为喻文州叫他去帮忙,走到喻文州旁边,“要我给你搭把手什么的吗?”

“我不想去零班。”

黄少天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干脆坐在喻文州床边:“怎么?嗯我知道可能那里的数学老师没我教得好但是其他老师还是很不错的。”

喻文州被他逗笑,仍然低头收着东西:“就当这也是原因之一吧。”

黄少天接着说:“十班应该很多老师和同学都是你以前班上的,你现在的朋友很多也都在那里。而且看你这个学期刚开学的样子,你也是想回去的吧。”

喻文州手上一顿,过了一会儿才承认:“嗯,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现在你还得这么想。”黄少天脸上没了笑,尤其说是劝说不如说是命令。

喻文州放下手上的东西,对上黄少天的视线:“可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我回去就见不到你了。”

 

黄少天又没好几天没和喻文州说话了。上次的对话不了了之,开始黄少天还好言相劝,但感觉喻文州根本没想和他好好说话的样子。看起来一副乖学生的样子,都是假的,黄少天心里那个气啊,为他着想反而好像还是自己的不是了,青春期的小孩果然就不能让人省心。

反正补课没剩几天了,到时候喻文州回家了让他父母操心去吧。

黄少天从主任办公室回来已经不早了,办公室就剩下他一个,正收拾东西打算早点回去,这时有人在门口叫住他。

“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了,您现在方便吗?”

黄少天认出这是他班上的学生,小姑娘成绩还行,就是有些腼腆。

“嗯没事,你先进来吧。”黄少天看她手足无措地站在桌前,脸都红了,帮她拉了一把椅子过来,“你坐着吧。”

“不用,我站着就行了。”姑娘连连摆手。

“没关系,这都放学了你不用这么拘谨,”黄少天也没有太勉强,“有什么事吗?”

“那个,其实是私人的一些事……我、我听说……”姑娘不知是紧张还是害羞,说话支支吾吾的,“听大家说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您商量,我不敢跟班主任说,所以就过来了。”姑娘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都要听不清了。

黄少天笑了笑:“你不用敬语也没关系的,如果你觉得可以信任我当然可以来找我商量。”

小姑娘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又急忙移开视线,两只手紧紧绞在一起,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开口:“其实、其实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但我不知道……”姑娘摇摇头,“他应该不会喜欢我,但我不敢去告白……”

一瞬间那天喻文州亲他的场景在黄少天脑中闪回,下一秒黄少天就把这些抛开,边听着小姑娘的叙述边带着微笑点头。黄少天在心中感慨,现在高中生还真是大胆,以前自己念书那会儿和姑娘签个小手都瞻前顾后的,现在都可以直接来找老师商量。

听完黄少天点点头,现在毕竟不是当年:“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对方,为什么不去告白试试?”

小姑娘说了心里话人已经放开很多了,不再这么拘谨,听了黄少天的话反而有点惊讶:“我还以为老师你会劝我不要早恋……”

黄少天笑:“你还知道早恋?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说实话老师也是这么过来的,你们现在还年轻,既然已经让你这么困扰了,不如大大方方告诉对方,至少让对方知道你的心意。”

说着这些的时候喻文州又闪回了一次,这真是太糟了。看小姑娘想了半天似乎也有了决定,向黄少天道谢。末了黄少天顺口问了句对方是谁,小姑娘僵了一下,脸又红了。黄少天摇摇手:“啊不好意思,我就随口问问,不说也没关系。”

“没关系,”小姑娘犹豫了下,小声说,“……喻文州。”

喻文州的名字和他的影像重合了。黄少天大脑空白了一秒,姑娘已经转身要走了,黄少天急忙把她叫住。

“老师还有什么事吗?”

“啊、啊没什么,就是,”黄少天迅速组织语言,“我的意思是说,你在告白前还是要仔细想想,万一他……”

“没关系,”小姑娘也对黄少天笑了笑,“我觉得老师说得对,只要心意传达到了我就满足了,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嗯再见……”

 

6.


黄少天又一次站在喻文州门前,觉得自己还是没能从震惊中出来。

喻文州长得好,性格好,成绩好,待人温和,对人友善,三好学生,优秀班干,还是学生会主席,光是黄少天都能把喻文州的优点随便列个五六七八条,像喻文州这样的可能不受欢迎都难。喻文州向他告白,这是一码事,就算他拒绝了喻文州,黄少天纠结得想挠头发,可是有其他妹子在他面前表示喜欢被他拒绝的人,这又是一回事。

本来发现有人喜欢喻文州这是好事,说不定喻文州能走出来,未成年人喜欢一个同龄人总比喜欢一个已成年老师好,可是黄少天觉得自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就像之前控制不住想到喻文州。

姑娘你也长点心吧,你连自己喜欢的人是直的弯的都还没弄清楚,黄少天当时都在想要不要告诉那姑娘真相,最后还是作罢。这种事情让当事人自己解决,他一个外人瞎掺和个什么。

黄少天这次没有犹豫太久,敲了门进去在喻文州桌边晃来晃去:“嗯、我来看看你作业写得怎么样。”

黄少天抱着喻文州的作业在他桌边晃来晃去,喻文州根本没办法好好看完一道题。他跟黄少天坦白不想去零班,黄少天气得几天没怎么和他说话,过了几天现在气应该是消了,可又莫名其妙进入另一个状态。

“少天你有什么事吗?”

黄少天欲盖弥彰地翻了一页,像是漫不经心地问:“文州啊,如果说,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有妹子喜欢你……”

喻文州放下笔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黄少天说完惊觉不对,也从练习册里抬起头,“什么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奇怪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说着不知从哪掏出一叠情书。

黄少天把练习册随手一丢,对着这一叠左看右看。

“这是这学期收的。”喻文州补充。

黄少天看看情书又看看喻文州,不停地摇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我整个高中也没收到这么多。”

黄少天作邓摇状,一会儿反应回来:“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说,你还有什么瞒着我?”

“我没有什么瞒着你,我连我最大的秘密都告诉你了。”

黄少天一愣:“什么秘密?”

喻文州一笑:“我喜欢你啊。”

“靠你认真一点!”黄少天差点一拍桌子,“我不是在和你说这个!”

“那你站在门口这么久,现在是来和我说什么的,少天?”

 

黄少天被问得语塞。本来他确实想通过这个跟喻文州谈谈,有妹子喜欢你,你也不必,不必……

“你一边收情书还一边跟我告白?”

“这不是我主动收的,我不喜欢她们,我都拒绝了,”喻文州盯着黄少天又笑起来,“少天你在乎这个?”

“我不在乎!”

“你要我认真一点,可是我认真了你又生气,现在这样你反而会轻松一点?”喻文州收起笑,过了会儿才说。

“我没有生气,”黄少天觉得不妥又补了句,“我没有生你的气,我觉得是你在生气。”

“我也没有生气,我说了我只是在嫉妒,我在吃醋啊少天。”

靠,黄少天别过脸,手揉揉额头,顺便掩饰,这一记直球猝不及防。

“你不在乎但我在乎,在乎你是不是喜欢别人,别人是不是喜欢你。”喻文州接着说。

“我也在乎行了吧!之前怎么样我不想知道,但你既然向我告白了还收其他人的情书?”

“你都已经拒绝我了,少天,”喻文州一字一句地说,“不管你在不在乎,这些都和你没关系了。”

黄少天心里一沉,沉默了下来。

 

黄少天的表情和那个时候如出一辙,喻文州心也凉下来,他不想第二次看到这样的黄少天。沉默的黄少天表情冷静地可怕,冷静到有些冷漠。

这一阵沉默被喻文州的电话铃声打断,两人同时看了一眼,是李轩。

喻文州不确定地看看黄少天,如果他接了电话,刚好顺水推舟结束这段对话,大家都能找一个台阶。

黄少天却在在此时开口:“我答应你。”

喻文州眨了下眼睛,把手机拨到静音,屏幕那边盖着桌面。

“你不接电话?”黄少天皱皱眉。

“我刚才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

黄少天叹口气,这才像小孩:“我说这和我有关系,我答应你。”

喻文州满意地笑起来,翻过手机发现对方已经挂了,又把手机翻回去。

黄少天见他这样,无奈道:“你到底想不想接他电话。”

“现在不想,”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我想亲你一下。”

“……”

喻文州接着摇摇头:“我感冒还没好全,怕传染给你,还是算了。”

黄少天也朝他眨眨眼睛,俯下身亲了亲他的嘴角。黄少天重新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好了现在我们扯平了,下次再敢收情书我们就分手,不是主动的也不行!”

好好,喻文州是桃花眼,笑起来眼睛也弯起来,“其实再多情书都不如你一句。”

黄少天又不接话不能,停了一下说:“还有明天如果……咳、”黄少天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有妹子向你告白你自己看着办,晚上早点回来吃饭。”

“那你再亲一下?”

黄少天踹了一脚喻文州的椅子:“好好写作业,晚上早点睡!”说完走出去“哐”地一声带上门。

喻文州这才把手机又翻回来,李轩已经打进来第二个。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抱着被子进来铺在他旁边,一边给他让位置一边好笑地问:“怎么?”

“我冷,和你一起睡会暖和点。”

这都什么歪理,之前的这几个月就不冷吗,都被你吃了吗。

“那我能叫你一起起床。”喻文州换了个理由。

黄少天想了想,竟然无法反驳。

喻文州钻进被窝:“是不是我这次不逼你,你就不答应我了?”

“是是。”

“可是你早就想答应我了。”

黄少天笑了笑:“那你说是什么时候?”

“之前有一次你也在我门前走了好久,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进来。”

黄少天把被子往上扯了扯:“我那是在关心你的健康!不是来说这个的!”

“也对,你之前连我感冒了都不知道,你那么久都没有看我一眼。”

黄少天想说什么,喻文州先一步打断他:“不过没关系,以后你就都会看着我了。”

“那你就好好回零班当你的学霸,不要整天想着有的没的。”

喻文州点点头。

黄少天伸手关上灯:“晚安。”

“晚安。”


FIN.

05 Dec 2016
 
评论(7)
 
热度(157)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