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夜阑尽处

 @山水一逢 的点文 必须得夸一夸 字超好看!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骑着车经过的时候,他离学校大概还有五分钟的路程。黄少天踩着自行车在树荫中穿行,阳光漏过树叶间的缝隙落下来,光影在他身上流转。喻文州在叫住他之前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会儿,摇头晃脑的样子就像一只贪吃蛇。

听见喻文州的声音黄少天刹了车停在路边,一眼就看到了他:“哟,文州!”

喻文州走到路边和他同行,黄少天为了配合他的步速放慢了速度,车头一路摇摇晃晃。喻文州又想起刚才从后面看他的样子,没忍住又笑了一下,黄少天奇怪地看看他:“没事你笑什么?”

没什么,喻文州还在笑,伸手摸了一把黄少天的头发。

别乱动,黄少天皱了皱眉,拨开他的手,没一会儿突然停下:“哎哎,文州等等!我要去买绿豆糕,你帮我扶一下车。”

黄少天抬腿要下车,喻文州拍了他一下:“我帮你去买吧。”

“好好好,要三块钱的!”黄少天也没客气,看着喻文州走到路边正对着的巷子口,拎着一个小袋子又走回来。

谢啦,黄少天接过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哎怎么多了一个?”

“婆婆说我经常来买多送我一个。”

“我也经常去啊她怎么不送我?而且你每次是帮我买的,也应该算在我头上。”黄少天嘟囔,拿着袋子的手往喻文州那送,示意他也拿一个,自己抓了一个刁在嘴里,袋子挂在车把,又摇摇晃晃地慢慢往前骑。

 

课间的时候前桌拿着练习册转过身来问喻文州一道题,喻文州讲到一半听见从窗外传来的口哨声,抬头看见黄少天正笑着双手撑在窗台,见喻文州看过来还扬扬下巴打了个响舌。

喻文州也笑起来:“怎么了?”

“我们下节物理课,我来借书。”黄少天笑嘻嘻地说。

喻文州刚才上的这节就是物理课,黄少天当然知道喻文州的课表,况且他也不是第一次来借书:“又没带书?”

“我带了书,是张佳乐没带,又不愿出来借书,硬是把我的书抢走了,”黄少天接过喻文州递来的书,撇撇嘴,“他肯定又要在我的书上乱画小人了。”

“你哪次没有在我的书上画?”

黄少天理直气壮地“哼”了一声:“我画得比他好看多了!”

黄少天来找喻文州的次数不少,前桌都认识了,况且黄少天在年级里看也算有点名气。他看着这两人一来一回没完没了,终于开口:“黄少进来坐坐呗。”

“不了我就是来借个书,走啦!”黄少天拿着喻文州的书扬了扬,走了没几步又想到了什么走回来,“对了文州,今天我放学要值日,可能会晚一点,要不你来找我吧。”

嗯,喻文州点头应声。

 

放了学喻文州先是在班上收作业,之后又在办公室耽搁了半天,到黄少天班上的时候他正在擦黑板。

黄少天发觉有人,只是看了他一眼:“你的书在我抽屉里你自己找一下。”

黄少天的座位太好认了,本来喻文州就记得他的座位,更何况现在被课本练习册堆得一团乱的桌子就那么一张。喻文州找到自己的书,顺便还帮他收拾了一下——散落在一旁的笔放回笔袋,书本也整齐地摞起来。

黄少天值完日看见喻文州靠在他的桌前看书,走过来把桌上的东西胡乱塞进书包:“对了这本书我也看完了,刚好想还你来着。”

嗯,喻文州合上书,黄少天一把把书包甩到肩上,看了看腕表:“现在时间还早,你要去书店吗?”

“好,去。”喻文州笑起来眼睛都眯起来一点。黄少天边走边和班上的同学打招呼,出了教室走廊总算空旷些,自然地把手搭上喻文州的肩。

“张佳乐又让我给他带什么书,”黄少天笑着说,光看表情完全看不出是在抱怨,“每次都让我给他带,我决定自己看完再给他。”

“他不是也给你带早餐吗?”

“我也给他带了!就他那经常错过公交每次踩点来的样子,一个学期也没给我带过几次早饭好吗?不过他们家那边有家粉店的牛肉粉真好吃,之前我去找他玩他带我去吃过一次……”

黄少天一直说到他们走到车棚,黄少天蹲下去开车锁,站起来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凑近,手伸过来扶在他脸上,轻声说:“别动。”

黄少天猝不及防僵了一下,感觉到喻文州的拇指在他脸上摩擦了几下随即又收回去。喻文州退出亲密距离,指指自己脸上的同一位置示意:“沾上了点粉笔灰。”

唔嗯,黄少天把车撑打起来,一言不发地推着车,步速稍微有点快。喻文州跟在他后面一点,夏天日落得晚,这个时候甚至还有点晒。不过与其说是日光落在黄少天身上,不如说黄少天本身就像一个发光体。

喻文州想到下午上学他骑车的模样又开始发笑。喻文州一般都是和黄少天并肩走,这次出了校门也不见喻文州跟上来,黄少天回头看了看他,恰好看到喻文州嘴上还带着笑。

黄少天有些心虚,耳尖从刚才就有点发热,不知道是不是明显到喻文州可以看出来,他可以解释是太阳晒的,但还是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喻文州。

“笑什么笑!”

“笑你长得帅。”喻文州也学着黄少天那种笑嘻嘻的语气。

喻文州平常一本正经的人,难得做一次这样的表情简直犯规到直接红牌罚下场,黄少天干脆也学他平日一副温和淡定的样子,嗯。

 

黄少天骑车和步行的喻文州一起走终究是不方便,到书店的时候黄少天还在抱怨:“出门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下次晚上有课我就不骑车了。”

嗯,喻文州又去摸了一把他的刘海,黄少天皱着眉打开他的手:“啧,你这人,怎么回事,不点名批评一下就瞪鼻子上脸了。”

是是,喻文州点头虚心接受。两人上了楼,到了安静的氛围也不再打闹,各自去了不同的书区。

喻文州去了书店基本上就是一头扎进去,除了计划要买的,另外看到感兴趣的会随手翻两页,有趣的还会顺势看起来。黄少天深谙此道,找到张佳乐拜托他要买的书,又去挑了本什么漫画坐在沙发上慢慢看起来。

喻文州过来找他的时候黄少天正戴着耳机在打游戏,等一盘结束喻文州才开口叫他。黄少天余光早注意到喻文州,抬起头也正要开口,两人同时说了一个字随即又同时停下。

黄少天看了看时间:“今天挺早的嘛。”

“你不是说想去的那家店经常人很多要排队?今天可以早点去看看。”

哦对对,你不说我都忘了,黄少天一把扯下耳机塞进裤兜,刚才还慢慢悠悠的,现在火急火燎推着喻文州去结账。

 

现在还没到饭点,况且今天还是工作日,两人到的时候空位置不少。黄少天拿过菜单翻了翻,抬眼看看喻文州让他先点。喻文州见他敛着眉,一副跃跃欲试又生生压下的样子,不免发笑:“都听少天的。”

喻文州都能看见黄少天的眼睛亮了一下,后者也不客气,边问边点,最后问喻文州还要些什么。喻文州合上菜单摇摇头,就这些吧。

黄少天在点菜这方面和吃一样,确实都有一手,和张佳乐凑一起甚至能吃出学校后街小店里的隐藏菜单。用张佳乐的话来说两个人是食友,不吃不相识。黄少天用力一拍他的背,得了吧,就你上次点的那什么什么菜,简直黑暗料理新星,怎么和你每次都能吃到这种古里古怪的东西。

跟喻文州一起吃饭就更自在了。和张佳乐一起的话一方面要考虑到预算点两人都喜欢的菜,一方面还要兼顾到对方不感兴趣或者不喜欢的,为这可以争小半天。喻文州就不一样了,不怎么挑食,不喜欢吃的菜还能挑给他,简直探索新菜单时必备。

“我跟你说张佳乐可过分了,上次说知道一家好吃的店,点了一道菜说是去他们家必吃的,结果超级难吃,后来我才知道他之前自己尝过一次,后来带我去是故意坑我!”

两个人本来就不是那种等上菜就低头玩手机的人,更何况黄少天和喻文州不同班,每天都好像有新鲜事和说不完的话。黄少天情绪热烈,语速也略快,倒豆子似的一个字一个字连串地往外蹦。等他再拿起水杯时发现已经没水了,喻文州把自己面前的杯子推过去,先喝我的吧。

 

现在店里人不多,上菜的速度也快。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黄少天筷子突然一顿:“糟糕!”

“怎么了?”

“上次布置的作业我忘记写了!本来想今天课间写的,后来去找你借书然后就忘了!”

明明有一个星期的时间,非要拖到今天,喻文州好笑地看他咬着筷子眉头绻在一起的模样。

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像是闪了一下光,盯着喻文州:“文州,我知道你肯定……”

喻文州低头看着腕表:“现在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等会儿吃完饭你还有时间补。”

“题目都这么简单我肯定都会,你就不能江湖救急一下!”

“这么简单的题肯定花不了你多少时间。”喻文州以他的用词把话重新说了一遍。

黄少天一时被哽住,朝他做了个鬼脸,你个眯眯眼不要再笑了!

两人之前去书店已经耗了不少时间,至少现在不能再这么悠闲地吃下去了。买完单在附近找了家人不多的甜品店,黄少天把书包“啪”地往沙发一扔,摊开作业,嘴上哼哼着,一副要好好学习的样子。

喻文州坐在他对面把菜单推过去:“吃什么,我请?”

黄少天一手撑着脑袋一手转着笔,眼睛抬起来打量了他两眼,这才放下笔接过单,指了一个,接着还要去指什么,没想到喻文州按住他的手:“时间有点紧张,别点太多,想吃等放学再来。”

黄少天怏怏地看看他,没有说话,抽回手重新拿起笔开始看题。喻文州笑着拿了菜单要去前台点单,走之前抬手又想去摸黄少天的头,被后者提前注意到狠狠瞪了一眼。

 

两人同在校外的一个奥数班上课,课程安排在周三的晚上。每星期三两人基本上都是放学不回家,一起在外面吃饭然后直接去班上。

奥数班不像学校里那么严,座位都是自己随便挑,不过一般第一堂课大家选好位置坐定后就不会再变了。两个人的位置自然是选在一起,只是黄少天听课不老实,老师讲的知识点一点就通,之后就容易分心,一下歪着脑袋撑着头,一下在书上乱画,一下又要去动喻文州桌上的东西。有的时候实在扰了,喻文州会一把抓住他的手,按在桌子上或者椅子上,做着口型小声说,别闹。

黄少天一撇嘴,喻文州手上其实没用力,黄少天也任由他这么按着,另一只手支着脑袋盯着黑板,眼睛骨碌碌地转啊转。

每讲完一个知识点老师都会布置题目当堂写,黄少天写得快,往往自己写完了把笔一丢,教室里还是一片刷刷的落笔声。喻文州还在打草稿,黄少天干脆趴在桌上看他不紧不慢地写算式。

看别人写过程多无聊,而且还是自己会做的题,黄少天又不能直接告诉他答案,视线移来移去,最后落在喻文州脸上。

喻文州长得清秀,夏天也一副白白净净的样子,和不怕晒整天在太阳底下跑来跑去的黄少天差别明显。看喻文州一副柔弱的样子就不像是个爱运动的,黄少天嘀咕,莫不是他体育课躲树荫底下偷懒吧。

喻文州在学乐器,手指修长,写出来的字一笔一划规规整整。黄少天一直笑他写得像小学生还刻板,殊不知自己的字有时候飘逸过头,试卷上龙飞凤舞老师都要认半天。

不过,嘛,不得不承认,这么一看喻文州还是有那么一点好看的。喻文州低着头,睫毛的阴影投在他的眼睑,黄少天想到有次无意中听见他们班女生说喻文州的睫毛长。长吗,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喻文州终于写完,低头和黄少天的目光对上。

黄少天又眨了下眼睛,慢慢抬起身,摸了一下鼻尖:“文州你算完了啊,我们来对下答案。”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黄少天从出了教室门就开始笑:“文州你刚才看到了吗哈哈哈哈哈,前面教室吵老林让大家安静说看看人郑轩上课就不说话多安静,他一直趴桌子上睡觉当然安静了哈哈哈哈哈哈!”

郑轩的位置就在黄少天前面,现在也刚好走在黄少天前面,听见他这么说回了一下头。郑轩在学校和黄少天同班,关系不错,平时什么玩笑没开过,现下也不愿理他,看了他一眼接着慢悠悠地往前走。

“现在还要吃甜品吗?”等黄少天笑得差不多,快要走到路口时喻文州提醒黄少天。

黄少天也就当时闹小脾气,还没上课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既然说到吃他还是犹豫了一下:“唔、都这么晚了今天就算了吧,学校作业一堆回去还得写。你先欠着!下次还是要补回来的!”

好,喻文州笑着答应,看了看红绿灯的秒数:“要不你先回去吧。”

黄少天站着无动于衷:“没事,我就陪你走到车站,反正也不是很远。”

喻文州没有坚持,黄少天说是陪他走到站台,实际上每次都会陪他一起等车。

黄少天因为推着车不方便,只能站在站台边缘。现在等车的不少都是刚才奥数班的同学,耳边传来的不是刚才习题的讨论就是各自谈论学校里的逸事。

夏天连晚上的风都带着热意,黄少天被这么一吹好像连带着困意一起涌来。他两手扶着车突然觉得有些累,于是往旁边挪了挪,半边肩膀靠在喻文州肩旁。

“累了?”

嗯,黄少天模模糊糊地挤出一声,打了个哈欠:“有点。”

“回去早点休息。”

“嗯。”

“路上骑车小心一点。”

“知道啦,”黄少天嘟囔,“你话真多。”

黄少天听见喻文州轻笑了一下,身体里好像有什么躁意散开,热风吹得他口干舌燥。他下意识舔舔发干的嘴唇,还想说什么,喻文州突然拍了他一下:“车来了。”

哦哦,黄少天条件反射般站直了身子。

“那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

“嗯,明天见。”

“明天见。”

 

黄少天调了个车头往反方向骑去,喻文州上车前回头看了他一眼。少年的脊背弓起,隔着白衣在夜色中划出一个柔和的弧度。

喻文州又想起中午来时看见的黄少天,刚才难得露出疲态的黄少天实在太少见了。他在人前似乎永远精力旺盛,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黄少天又会恢复成那个元气满满的黄少天了,但却不能否认刚才那个不想说话,找人支撑自己露出柔软一面的少年。

可是这样的一面,黄少天都愿意和他分享。

像是被什么提醒了一下,喻文州回过神,登上公交,和黄少天背道而驰,各自消失在夜阑尽处。


Fin.

22 Mar 2017
 
评论(17)
 
热度(217)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