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千堆雪11

11.


这是个开放式的小区,失火的那栋楼在偏里面的位置,车道本来就窄,两旁还停了车,消防车艰难地开进去,加之各路吃瓜群众,外面那条街堵成一片。喻文州的车被堵在街尾,最后干脆在路边找了位置停车,和黄少天一起跑过去。

喻文州的印象中月月家就在这一栋,两人艰难地挤到人群前,黄少天一边摇了摇喻文州一边抬起头往上数:“月月家在几楼?”

喻文州看着火光最盛的那层,顿了顿:“应该是……六楼。”

 

居民楼里的住户几乎都已经被疏散,一批穿着消防服的消防员往楼上跑,这边消防车也架起了云梯。

听见喻文州这么说黄少天先是猛地攥紧喻文州,过了一下反应过来,都说关心则乱,这个时间月月的父母说不定已经下班,带着月月跑出来在人群里。两人拨着人群四处边找人边问,问了几个不是说不知道就是路人。最后还是一个阿姨听见黄少天在问月月的事,主动过来和黄少天搭话。

阿姨住在月月家楼下,小孩都在外面工作,在家也是闲着,月月父母上班不在的时候帮着带过月月几次。这次跑得匆忙,一时没想这么多,跑下来才发现原来失火的就是月月家。月月以及父母在不在家也不确定,上一次看见这家人是四天前,傍晚月月的妈妈下班回家在楼下打了个照面,听说好像是这几天还要上班。

喻文州找了一圈也没见到月月的身影,找到黄少天朝他微摇了摇头。黄少天盯了他几秒,嘴上动了一下在说什么,喻文州离他有点距离,况且周围人声嘈杂,根本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

黄少天说完顿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太熟悉这样的眼神,上一次他至今还在后悔不已,可不等他来得及做出反应黄少天已经要往楼道里跑,被消防员拦在附近。

不管黄少天有多重要的理由对方当然不可能放他进去,黄少天的包差点掉在地上,看到相机这才想到什么,手忙脚乱地掏出记者证。对方看到了反而更严肃了,在他们眼里人命关天,为了几幅照片就这么旁若无人地不管不顾,秩序被丢在一边,反而会阻碍救援。

这时喻文州已经赶过来了,帮着拉住黄少天,一边道着歉一边向对方说明缘由,可能还有孩子留在六层。对方脸色正了正,谢过喻文州提供情报,用对讲机说了几句。

黄少天的力气不小,奋力挣脱的时候喻文州几乎是抱着他才能不被他甩开。喻文州一边拦着他一边试图安慰解释,现在还不确定月月是不是在上面,可能他父母带着他已经跑出来离开了,又或者在人群里只是他们没看见。也许是喻文州说服了他,也许是黄少天乏力或者放弃,他的动作渐渐小下来。轰地一声闷响突然在他们头顶炸开,掀起人群一阵尖叫。喻文州下意识地护住黄少天的头,还好他们离居民楼还有段距离,虽然不时有杂物落下但不至于被砸到。

黄少天终于完全停住,失神地望着楼上。喻文州顺势揽着他没有松手,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现在只能等。他同样没有办法出言安慰黄少天,只能握紧他的手。

又一批人扛着机器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两人听见动静看过去,这才发现报社和电视台的人都来了。电视台的摄像看见黄少天还和他打了个招呼,报社这边的同事看见黄少天站在原地还以为他该取的素材都已经拍好,说黄少原来你在现场啊,群里问了几声都没人应有人还打了你电话。黄少天掏出手机果真见信息爆炸还有数个未接来电,才想起自己的本职,无精打采地要拿出相机。

同事见黄少天状态不对,喻文州在一旁简单地解释了一番。黄少天此刻和平日实在大相径庭,同事也没有多问,招呼了一声还是去工作,该采访采访,该拍照拍照。喻文州按住黄少天的手,黄少天慢慢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里交给他们吧。”

黄少天停顿了一下,又有气无力地把相机收起来。喻文州拉着他往后退了一点,两人站在一片喧闹声中,直至夜又恢复平静。

 

喻文州把车停好,看了看还坐在原位的黄少天:“少天?”

黄少天又不似在发呆,轻轻地应了声,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

天阴得像要沉下来,墓园安静得可以,连偶尔传来的啜泣都是压抑的。黄少天难得穿了正装,之前月月的葬礼黄少天当时没去,第一次来看看月月,还是得正式一点。

月月的妈妈看见黄少天和喻文州点了点头。看过月月后简单地寒暄了几句,黄少天掏出几张照片递给她。

对方愣了一下,看见照片后身体又忍不住颤抖起来。待得月月妈妈似乎平静了一点,黄少天才开口:“这是上次月月来所里我给他拍的,之前一直没机会拿过来……”

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手在背后轻轻拍了他一下。他让喻文州给他和月月拍的合照这次没洗出来,照片里两副笑容灿烂,秋夜清冷,走失孤单,这些统统都被相框隔绝在外,好像真的有那么开心。如果不是黄少天当时偶然看到了在门口徘徊的月月,如果黄少天没有收集人像的习惯……黄少天没想到,当时拍的那几张竟会成为月月的遗像。

 

喻文州走的那天黄少天在外面出差。当时有个地方突发了什么灾害,全国各地的记者都往那边赶。黄少天半夜接到电话——他一毕业就和报社签了合同,已经在正式的编制内——东西胡乱往包里塞,匆匆忙忙地要出门。喻文州自然也醒了,送他到门口,欲言又止。

黄少天脑袋都还是迷糊的,喻文州要亲他一下,黄少天急着往外赶,几乎是刚挨上他就立马离开。喻文州揉了一下他的头,半夜忽醒还带着点鼻音:“路上小心。”

嗯,黄少天低头把脚踏进鞋:“现在还早你回去睡吧,我过两天就回来了。”

黄少天又催了喻文州两句让他回去睡觉,边开门边安慰他不会有什么危险,把要跟出来的喻文州推了回去,砰地一声带上门。

黄少天和同事一路车途辗转抵达现场,下了车热浪袭来,灾区凌乱残败的气息迎面扑来,黄少天感觉自己才清醒过来。

喻文州今天下午就要走了。

 

前几夜黄少天还在想在机场送别喻文州的时候会是如何。这一年他们过得不好不坏,大四黄少天开始实习,可以说提前进入职业生涯,喻文州忙着考试之后又要办签证。两人还是住在喻文州租的那间小公寓,黄少天时间紊乱,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有时候逢着出差一个月可能才能见喻文州几面。

喻文州除了同学老师几乎没有社交,黄少天天南海北地跑,去了哪里遇到什么事,对着喻文州有说不完的话。可是留给他们的时间总是很少,不是喻文州沉迷学习,就是黄少天写稿修片,最糟糕的时候连交集都变成零零碎碎的啮齿烦恼。有时候两个人今天吵架赌气,晚上睡觉连被子都要分两床,第二天又能和气开心地一起吃饭拉手。

开始黄少天生气的时候是真气,难怪现在都说结婚前要先同居,什么都能看出来,后来慢慢发现也不过都是些小事,生活不就这样慢慢过。可是每想到喻文州即将出国分别四年他又开始灰心丧气,他那时答应了喻文州总算没有错过彼此,却还要被时间和空间分开。

反正,喻文州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眼发现黄少天还没睡,咕哝了一声,黄少天应了一声,关了壁灯滑进被窝握住喻文州的手。

他还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慢慢等。


tbc

24 Jan 2017
 
评论
 
热度(93)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