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千堆雪10

和敲拼不知道多少次字的产物 反正都是输_(:з」∠)_


10.


一放假黄少天就收拾好东西去了训练营,喻文州回家接着看书上课。训练营的内容其实和报社差不多,给每人分派任务做新闻,黄少天被分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成天早出晚归地跑比在报社实习要累得多。

头两天黄少天还会每晚给喻文州汇报状态,有时候还会打个电话。但是喻文州白天有课,晚上黄少天问他他总是说在看书刷题,黄少天开始还会说偶尔也要放松之类,后来电话不打了,有时候一天下来累得不行,连消息都不发了。喻文州过得比在学校还单调,有时候要是黄少天不找话题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黄少天第一次连续三天都没有和喻文州聊过天,喻文州竟然真的没有主动来找他。

 

考雅思那天是黄少天陪喻文州去的。考试的时候已经在放假,那个学期喻文州在外面租了个小公寓,黄少天开始三天两头往那跑,后来差不多也算是住进去,和喻文州分摊房租。

考场在另一个校区,离公寓有点远。黄少天难得假期起了个早,陪喻文州赶到考场,送他到门口。黄少天其实怕冷得不行,半张脸缩进围巾里,手也插在兜里,漏一点风都要抱怨。喻文州抓住他的手给他捂了捂:“冷就早点回去,现在还早,困了还能睡一会儿。”

黄少天撇撇嘴:“来来回回地太麻烦了,等会儿我找个地方坐坐,等你考完了来接你?中午不是说好在外面吃?”

喻文州摸了一下他的脸:“还是我直接去找你吧,等考完打你电话。”进去之前喻文州还亲了他一下。

他们在考场附近,人来人往,只是嘴唇轻轻的触碰,黄少天还是嘟囔了一声,推了他一把往楼里赶。黄少天看着他进门,直到身影完全消失,脸又低了低藏在围巾里,这才快步离开。

 

老城区拆迁的案子结束后黄少天东奔西跑总算告一个段落,接着又开始每天去所里守着。喻文州自同学聚会后也不再跟着黄少天,在黄少天看来总算做回本职安分守己,方锐却疑神疑鬼地旁敲侧击,你是不是又和喻老师闹矛盾了?

黄少天看了他半天:“哎不是,他跟着我你说我们不和,他不跟着你又说我们有矛盾,所以我们不管怎么样都不好?”

方锐先是被黄少天看得发毛,然后又琢磨了一下黄少天的意思:“所以你是和喻文州又好上了?哦哦不好意思,之前我还以为你一直不待见他来着。”

黄少天正想反驳,电梯在这层停下,喻文州走进来,黄少天硬生生地把话憋回去。方锐笑着朝喻文州打招呼:“哎呀喻老师这么巧,才下班啊。”

这是正常的下班点大家一般都这个点下班好吗!黄少天侧着脸不去看两个人,心里在疯狂吐槽,恨不得封了方锐的嘴。喻文州和方锐说着话,转而还笑着叫了一声“少天”。放在之前黄少天大概还会和他聊两句,现在被方锐这么一说,好像搭理了喻文州反而坐实了他的话。黄少天只是哼了一声,喻文州仿佛真的收到他的回应,开心地继续和方锐聊起来。

出了电梯方锐借口有事先走,黄少天刚想追上,被喻文州叫住:“你今天还去所里吗?”

黄少天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愣了一下:“去,怎么了?”

“我等会儿有点事也要过去,我送你吧。”

黄少天打量了他几秒。两人站在大厅,正是下班的点,又一批人从电梯出来,看见两人打起招呼。喻文州笑着一一回声,顺势拍了黄少天一下开始往外走:“那一起去吃饭吧。”

这么多人,又都是同事,黄少天不好当众驳了喻文州,只好跟在他旁边。

“想吃什么?”

“随便。”

喻文州笑着说:“之前郑轩给我推荐了一家,说你好像想去一直没去,要不去那吃?”

黄少天暗骂了一声郑轩,脸上漠然地应了一句:“随便你。”

 

喻文州好像是真的有什么事,刚到小杨招呼了两人一声就和喻文州在一旁嘀嘀咕咕。黄少天这时吃完饭心情不错,上一次和喻文州一起来这还各种看喻文州不顺眼,什么都要挑点刺,现在倒不在乎喻文州和他谁和这里混得比较熟,想的竟是喻文州和他一个单位,可以的话两人能天天见面,这里的人和喻文州再熟也比不过自己。

没过多久,那边似乎讲完了,黄少天听见两人在客套地互谢。

“哎喻老师,你今天不和黄少一起留在这吗?”

“不了,麻烦你了,”喻文州客气地笑笑,这边转过头来看看黄少天,“我先走了。”

嗯,黄少天应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陪他到门口。

“夜里凉,晚上小心点。”

“我知道了,”黄少天不耐烦地挥挥手,“你话真多。”

小杨在旁边都被黄少天这句话说乐了,喻文州也笑了一下,朝两人摆摆手往车位走去。黄少天正要转身,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划过,黄少天伸头探了探,看见喻文州站在车边往远处望。

本来遇上这种紧急的事黄少天就想着如果不是很远的话要不要去看看,喻文州没走还能顺便搭个车。黄少天跑到喻文州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不远处能看见浓烟和火光。

黄少天叫了一声喻文州,抬头才看见他微皱着眉,神情难得凝重起来。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视线又放回去,过了一下才开口,声音小得像在喃喃:“那边好像是月月家的方向。”

喻文州的声音有点小,黄少天开始觉得自己没听清,还没让他再说一遍,突然明白他话里提到的人名和意味,脸色立刻变了,猛地拉了一下他:“喻文州、”

喻文州被这么一拉好像回过神,这才醒过来:“我上次送他们回家,没有记错的话应该就是那几栋楼的位置……”

黄少天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他:“那还站在这干嘛?快走啊!”黄少天推着喻文州往驾驶座赶,声音都有些变了。小杨见这两人还没来一下又急匆匆地走,来不及多问,黄少天丢下一句“失火的好像是月月家的方向我们去看看”,催着喻文州往那边赶。

 

喻文州已经冷静过来,黄少天反而纠结地坐立难安,想催促喻文州却想起上一秒已经催过他,指节抵在唇边感受不到手的温度。等红灯的间隙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又问了一遍:“是月月家……那边吗?”

离失火现场只隔了一条街道,仿佛都能听见呼喊声,喻文州往外望了一眼:“好像是的。”

喻文州惊觉自己之前说得没错,黄少天还是没有变,当年的黄少天有多热血多冲动多不顾一切,现在依然。必须有个谁来拉着他。

喻文州伸出手,握了握黄少天的,黄少天转过脸看他,喻文州柔和地轻声说:“没事的。”

黄少天没有说话,回握住喻文州的手,紧紧地捏了一下,直到感受到喻文州手上的温度这才松开手。

红灯转绿,喻文州的车率先向前驶去。


tbc

17 Jan 2017
 
评论(5)
 
热度(109)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