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千堆雪9

9.


黄少天迟到了几分钟,身上的落雪还没来得及拍落,有些已经融化成几块滑而未掉的水渍。他打开门抱歉的话还没说几个字,一抬眼看见喻文州笑着坐在靠近角落的位置,顿时生生哽住。

“哎呀黄少你终于到了!”当年的班长起身迎他,“本来我们都要开席啦,文州说你一定会来要我们等等。”

黄少天已经恢复过来带上门慢慢走进来,若无其事地和大家打招呼:“嗯?我说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劲,所以今天改成系里的聚会了?”

“本来是打算我们班单独聚一聚的,但是不少人都说有事来不了,我就问了问文州,刚好他们班好像也和我们的情况差不多,干脆就一起了。”

黄少天笑着应声,视线环绕了一圈,只有喻文州旁边有一个空位。郑轩在空位的另一侧和其他室友聊天,黄少天在众目睽睽下不得不走过去,还要笑着说:“这不是分班坐的吗?怎么给我留的他们班的位置啊?”

“位置不够了嘛,”原来班上的一个姑娘说,“你们宿舍特殊情况,而且你和文州大大不是关系很好吗?大家都想坐在文州大大旁边呢。”

“那我和你换换?”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啊。”姑娘故意娇羞着说,旁边另外几个姑娘笑成一团。

喻文州坐在偏角落的位置,黄少天脱下包,喻文州在一旁自然地伸手接过,黄少天愣了一下说了声谢谢,这边拍了拍身上的融雪脱下外套,喻文州已经帮他把包和围巾放好。

“从外面赶过来的?”

“从单位过来的,”黄少天坐定,喻文州正在帮他倒茶,“刚赶完一篇稿子。”


之前那个拆迁城区的案子被他和喻文州做成了一个关于老照片的专题,两个人循着照片联系到照片的主人,挖出不少陈年往事。有些人当时实在联系不上或者找不到,后来专题一刊出引起不小反响,有的人找来报社认领照片,甚至感谢让家人重聚的都有。

喻文州拿到那期报纸,视线停在最后的署名上。他的名字已经很久都没有和黄少天一起出现在什么地方,现在即使在同一份报纸上,依然天各一方。

 

和喻文州在一起这事黄少天只是告诉了室友,大家兴趣乏乏地“哦”了一声。黄少天抓住郑轩,我说你们怎么都没什么表示,郑轩在下本根本不想理他,就你和喻文州这样,说你们分手了才会有人惊讶。

黄少天踢了一下他的椅子,别乱说。

之后黄少天好好注意了一下他和喻文州的相处模式,有次问起喻文州:“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现在和之前好像没什么区别?”

他们在外面吃饭,刚点完菜,喻文州凑近了点问他:“你是在说我应该对你更好一点吗?”

你这人、黄少天打开喻文州要来拉他的手,耳尖有些红:“我不是这个意思、”黄少天掩饰着喝了一口水,咬着杯沿看他,过了一下慢慢说,“当然我觉得你应该。”说完微扬扬下巴示意。

好好,喻文州捏了捏他另一只手:“也许是差不多的吧,但是以前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有感觉,现在你会有想法,还会考虑这种问题,我很开心。对我来说和少天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不一样。”

这时有人来上菜,黄少天赶紧抽回手,动作幅度有点大连带着拿杯子的手抖了一下,牙齿磕到杯子,水也洒出来了一点。等他手忙脚乱地收拾好,服务员已经走了,喻文州坐在对面弯起眼睛笑着看他。

大庭广众的你就不知道收敛一点,黄少天低骂他一声,喻文州接着说:“你说让我对你更好一点,我觉得我可以更坦诚一点。”

黄少天夹了一筷子菜到他碗里:“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大家难得聚一聚多半还是在聊天,现在单位里的趣事,还有一个在读博的,最近为一个项目忙得焦头烂额,抱怨白头发比已经上班了的还多。

黄少天几乎话没断过,喻文州坐在他旁边,就算没有话题他也要硬扯出一个什么分散注意力,更何况找他说话借机来敬酒的人不断。就是这样,喻文州的小动作他也不露声色地尽收眼底。转到他喜欢的菜喻文州会按下转盘留在他眼前,有人劝酒得狠了会帮他推了或者揽到自己身上。

以前没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注意过这些,在一起了又觉得这些理所应当,现在似乎可以脱出这些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这些,黄少天才觉得喻文州太滴水不漏,有时候好得仿佛天经地义,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就连喻文州现在撑伞都要往他这边偏一点,黄少天瞥了他一眼,走到地铁站看他轻描淡写地拍去右臂的落雪。喻文州跟着黄少天一直走到站台,黄少天看着屏幕上的到站计时,终于没忍住问喻文州要去哪里。喻文州说了一个站名,确实在他后面两站,黄少天“哦”了一声,地铁裹挟风声呼啸而至。

黄少天靠在门边放空,一路无话,车开门的时候才和喻文州打了声招呼。喻文州明显想说点什么,最后只来得及说句再见。

 

两人从在一起实在太自然,甚至谈不上什么热恋,在学校每天一起上课放学,打打游戏看看电影,偶尔一起出去采采风。快到暑假黄少天准备联系报社那边接着去实习,问喻文州怎么住,喻文州顿了一下,说暑假要回家报班,明年年初准备考雅思,毕业想出国读研。

黄少天愣了愣:“啊……是吗,那、那挺好的嘛,这些我还什么都没想过。”说着还笑了几声。

抱歉,喻文州自知现在才跟黄少天说这些有点晚:“我之前还在考虑,但我爸妈一直催我快点决定,他们挺希望我能出去的。”

“那你呢,”黄少天的笑当然挂不住,只几秒就收起来,盯着喻文州问,“你自己怎么想的?”

喻文州平静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想试试。”

黄少天低下头沉默,喻文州的目光过了一遍他眉眼的轮廓,犹疑了半天:“或者我不回家了,在这里也可以报班……”一句话还没说完,黄少天突然一合掌“啪”地拍了一下,这才抬起头,好像刚才没有听见他说的那些:“那我今年也不去报社那边了。”

“少天……”

黄少天笑嘻嘻地说:“我之前看到有个暑期训练营还在想要不要去,本来如果你也在的话我就不去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报名了!不过听说条件还蛮苛刻的好像也很累……”

黄少天滔滔汩汩地跟喻文州说了一堆,末了拍了拍他,说了几句大概好好学习考试加油的话。

喻文州按住他的手亲了亲他,放在平时黄少天可能会抱怨几句——黄少天对平日在外面喻文州对他这样亲昵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现在还在学校。这次黄少天没有推开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不自然地抬了抬下巴。

喻文州第一次亲他的时候黄少天表现得更糟,身体完全僵住,嘴唇紧紧抿在一起,喻文州轻抚了抚他的背才缓过来一点。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回过神反拽住他的衣服几乎是咬过去,喻文州手扶在他的后颈这才敢接着吻下去。

喻文州长而密的睫毛近在眼前,好像眨一下都能扫到自己的脸,黄少天于是眨了下眼睛,看到喻文州满是笑意的眼里的自己。


tbc

07 Jan 2017
 
评论(5)
 
热度(17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