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春风未了

给 @579 gn的点文


一路上手机都在口袋里震动,喻文州知道肯定是都是黄少天发来的消息,干脆开了静音,到了教室找到他的座位坐定后才拿出手机。果然是黄少天,嘘寒问暖了一大堆,外面冷不冷啊,知道教室在哪栋楼吗,知道几层吗,哪个教室知道吗,我桌上有写我名字的文件袋你一眼就能看到。

喻文州把每条都看了一遍,终于回了一条,“家长会要开始了,等我回去再说。”

黄少天窝在沙发上捧着手机,看到喻文州的回复怏怏地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节,心灰意懒地关了电视走回房间。

 

黄少天的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因为原来的班主任有事这个学期才接手这个班,对教学很上心,班里的情况,同学们的学习概况,接下来的安排,有条不紊地一一道来。

趁着老师在回答家长们的问题的时候,喻文州开始看黄少天写的期中小结。才看了几个字,喻文州手扶上额头叹了口气,写的都是些什么。

黄少天除了标题的“期中小结”四个大字神采飘逸,落笔潇洒,正文全篇光看字迹只能说洒脱过头,内容更是天马行空。在开头问候及关心了一下喻文州,接着抱怨前两天喻文州出差自己孤独惨淡的日常,最后表示自己需要安慰比如最近哪里新开了一家私房菜……

旁边的家长见他这样笑道:“孩子调皮吧?”

喻文州苦笑,那家长看了眼喻文州桌上的文件袋:“黄少天是吧?我听我女儿提起过,说你们家……”家长说到这顿了一下,看喻文州的年龄这么年轻,一时不知道用什么称呼,“你们家孩子人缘特别好,成绩也不错,还特别有正义感。”

“正义感就算了,能不惹事让人省点心就好了。”

“这个年龄是最闹腾的时候,只要没犯什么大错,就让孩子们去闹吧。”

喻文州笑着点头,他记得黄少天说过同桌是个挺文静的女孩子,成绩也好好像还有挺多人喜欢,这么让人省心,站着说话当然不腰疼。

 

老师虽然在会上只是稍微提了一下之前的打架事件,结束的时候还是让喻文州留了下来。

“您好,请问您是少天的……?”老师疑惑地看看喻文州,毕竟家长会最好还是能让父母来。

“我是少天的监护人。”喻文州礼貌地笑笑。

见喻文州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也没有太过纠结还是重新带上笑:“请问怎么称呼?”

“我姓喻,比喻的喻,喻文州。”

“喻先生,”老师示意喻文州坐下,开始说起黄少天的情况,“我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这个半个学期也能看出来,少天是个很优秀的孩子,聪明机灵,也很懂事。您应该也知道我想要跟您谈的是哪件事……这件事您大概了解吗?”

喻文州点点头。

老师接着道:“对方的家长我和他们班的班主任都已经见过了,当时听少天说您在出差,没能让您和他见个面……”

嗯,事情已经过去,按照黄少天的说法,错的是他那一方,虽然先动手的也是黄少天:“听少天说已经和对方和解了。”

“不知道少天是怎么跟您讲的,可能我是班主任他还是有点抗拒,对我话可能只说了一半,但我希望您在家能好好跟他谈谈。少天是个好孩子,还有一年就要中考了,不要让这些东西牵绊他。”

老师全程语气都是温柔的,说到黄少天调皮的时候还会停下来皱皱眉,看得出来是真心关心黄少天。最后喻文州谢过:“之后少天还要麻烦您了。”

“哪里,我应该的。”

 

黄少天在房间里就听见了喻文州回来,立刻坐直身子装模作样地拿着笔。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才敲了敲门进来,走到黄少天桌前,看他那一脸严肃的样子就能猜到。这时手机的提示音响了一下,锁屏上消息弹出一条接一条,黄少天拨到静音,这才看向喻文州:“你回来啦!”

喻文州好笑地看他有点紧张又故作轻松的样子,从文件袋里抽出他的期末小结放到他的桌上:“字写得很好看,嗯?”

黄少天心跳了一下,把稿纸推到一边,笑嘻嘻地说:“哎呀老师又不看写的这些东西嘛,与其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写点我想说的。我有同学去那家店吃过了!他们说真的好吃,不过人特别多每次都要排号等,要不这个周末我们就去吧!”

喻文州看他兴致勃勃地说完,一时没有回话。黄少天本来就有点心虚,被他这么一盯更是心里发毛,移开了视线小声说:“文州我……”

喻文州抬手摸摸他的脸,指尖在贴着的纱布旁边轻轻刮了刮,最后叹口气:“来,我给你换个药。”

 

喻文州前几天出差,时间不是很长,两天一夜,但黄少天实在不让他放心,想找人照顾一下。黄少天自然不答应,拍着胸脯说会听话坐等他回来,让喻文州安心出差。其实让别人来照顾喻文州也不放心,黄少天这性子万一不习惯或者受气了,烂摊子依旧一大堆,最后终于答应让黄少天一人待在家里,千叮咛万嘱咐这才离开。

可黄少天偏偏还是惹事了。喻文州只走了一夜,走之前还是元气满满的黄少天,回来的时候身上的青肿不说,脸上被划破,最严重的是手臂上有一道不浅的伤口。

心疼当然有,但喻文州当时表现出的更多的是生气,偏偏黄少天也没有个好脸色,抿着嘴沉默,眉目沉敛,微昂着头,小狮子似的清高骄傲。喻文州尽量让自己语气听起来柔和,想问清缘由,没想到黄少天反而“哼”了一声,丢下一句“你现在根本听不进我解释,我说什么你都不一定信还会生气,等你冷静了再说”心高气傲地走回房间。

喻文州气上心头,努力忍着按下心神,想想书架上那些本《别和青春期的孩子较劲》《10-16岁叛逆期》,中二期的小孩,青春期的孩子,不要生气,不要计较。

之后喻文州好不容易敲开了黄少天的门,又劝又哄给他上药。黄少天的伤口之前在学校医务室做了一个简单的处理,四五月份天气已经渐渐热起来,伤口不处理好发起炎来更是糟糕。脸上的伤口还好,喻文州拿棉签蘸了碘酒只是轻触到手臂上伤口的周边,就能感觉到黄少天身体一僵。

“现在知道疼了?”

“一点都不疼。”

黄少天抿起嘴,一手握成拳一手紧攥住自己的衣角,脸上还要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喻文州在心里摇头,一边上药一边给他吹伤口,起码能缓解一点。

“现在可以跟我说了吗?”

黄少天瞥了喻文州一眼,后者正在仔细地给他上药,顿了顿这才讲明了来由。大概是另一个班的男生说了自己班上女生的坏话,嘴巴不是很干净,女生急得都要哭出来,黄少天当时刚好在旁边自然看不惯就顶了一句,之后便是两个人一言不和直接怼起来的戏码。

黄少天说完又瞄了瞄喻文州,喻文州好像没有注意到,还在专心打量他的伤口,似乎满意了才放开他的手腕,牵过另一只手察看还有没有什么外伤。喻文州看了一圈,没再看到其他的伤口这才放心,抬头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心虚地眨了一下眼睛:“你……”

喻文州把药箱收起来:“我怎么了?”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问:“……你不生气了?”

“我当然生气。”

“我觉得你现在看起来还好。”

喻文州停下手上的动作好气又好笑地看看他:“我要是看起来很生气你还会跟我说吗?”

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气过那阵已经不会再生气,笑着讨好说:“我当时心情不好也很生气嘛,你是大人当然得让着点我,你看我现在不是什么都告诉你了?”

“你知道我是大人那你知不知道我是管你的大人?我走之前是怎么叮嘱你的?”

黄少天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过了一下微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的表情,确认他神色不见有异黄少天才接着说:“老师本来说要叫你过去,我说你出差了……不过过两天要开家长会了。”

嗯,喻文州只是应了一声,黄少天成绩一直不错,这次考得也很好,学习上是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可别的地方也太让人费心了,“好了这两天尽量别让伤口碰水,我每天给你换一次药。”

 

喻文州撕开黄少天脸上的纱布,伤口已经愈合地差不多了。

“文州、”

“嗯?”耳边传来黄少天的声音,喻文州低低地回了一声,打量了半天这才退开了一点,和他拉开一点距离。

黄少天看了他几秒,眼睛又转到别处:“没什么……”

喻文州笑了一下,拉过他的手:“怎么?这么心虚?”

“我才没有心虚!”

“那你说说,老师说你上课传纸条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啊,黄少天撇了一下嘴,“不是我在传,是别人传的。他们传的时候砸到我了,然后我就被抓包了。”

“老师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你还挺义气,帮别人背锅。”

黄少天轻哼一声:“这有什么背不背锅的,而且那两个人我也不是很熟。”

“你怎么不和老师解释?”

“我为什么要跟她解释,她信不信我无所谓。”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些,打架的那件事你好像也没有和老师说清楚。”

说到这黄少天停了一下,小声地说:“因为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不想让你误会。”

喻文州带着笑看看他,黄少天别过脸,正好露出微红的耳尖。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才接着说:“老师还说你早恋。”

“什么!?”黄少天猛地转回头,手下意识地动了一下,喻文州没有抓紧,棉签刚好碰到伤口,疼得黄少天差点要跳起来,“她怎么这么八从哪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

喻文州轻轻给他吹了吹,笑着说:“那就是真的?”

“不是真的!”黄少天又要乱动,喻文州手上用了点劲抓紧他的手腕按住他。

这个其实喻文州也知道一点,黄少天本来就在班上甚至年级里都受欢迎,曾经也有给他递情书向他告白的姑娘。这次黄少天帮的对象是个姑娘,黄少天威风地帮姑娘出了口气,在人家心里说不定小英雄似的,班上同学起起哄,什么样的传闻都能出来。

还不等喻文州继续打趣他,黄少天几乎脱口而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么说还是真的,”喻文州抬了抬眉尖,“哪一个姑娘?”

黄少天哼哼几声:“你跟我说经常和你出去的阿姨是谁我就告诉你。”

喻文州笑起来,他平常至多和朋友出去聚聚,都是年纪相仿的人。好歹以前黄少天也叫过他哥哥,到了别人身上就是阿姨,想到这喻文州在心里叹口气,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直呼名字,连哥哥都不叫了。

 

见喻文州只是笑笑却不答话,黄少天又哼一声,侧过脸看都不看他。

喻文州自然不会计较,帮他上好药,一边收拾一边交代:“伤口已经在愈合了,这两天可能会有点痒,你不要乱抓,省得好不容易长起来又被你抓破了。”

黄少天收回手,盯着他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药箱放回抽屉。喻文州要去关客厅的灯,让黄少天回房间写作业,黄少天坐在原位没有动,突然说:“她们我都不喜欢,我没有喜欢班上的哪个姑娘。”

喻文州的手停在开关上,听完顿了一下关了灯,走到黄少天身前摸了摸他的头,俯下身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我知道。”

“你才不知道。”

黄少天要拨开他的手,喻文州按住他,手滑下扶在他耳侧,大拇指轻刮他的脸:“我知道。你说的我都相信,所以我知道。”

客厅的灯已经关上,喻文州又挡住了背后餐厅的光,可即使这样,黄少天的眼睛依旧是亮着的,写满了少年的骄傲和赤诚。

黄少天和喻文州这样对视着,这个角度他看不清喻文州的表情,但他知道喻文州也在看着他,他要把自己所有的都拿到喻文州眼前,尽管他一无所有。

算了,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叹口气站起身,“和你说话真没意思。”

喻文州笑起来:“那什么有意思?带你去吃那家新开的私房菜?”

黄少天眼里的光亮了亮:“真的?”

真的,喻文州又摸了一把他的头,“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

“好好好那我们明天就去!明天我们早点去或者先定个位置,周末人肯定特别多……”

黄少天兴致冲冲地已经开始计划明天要怎么安排,喻文州笑着一一点头答应。


他们的时间还有那么长,不必急。


Fin.

30 Dec 2016
 
评论(10)
 
热度(282)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