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月半明1

1.


喻文州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放下书包手机铃声就开始响起来。

“喂文州,看到我微信上给你发的消息吗?到家了吗?还是你在外面吃过了?”才接通电话黄少天就倒豆子似问起来。

“还没看,刚才在路上没注意看,刚到家,我没在外面吃,”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走到卧室把书包放下,接着走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你那边怎么样?”

“我们下午三四点到的,先去学校转了转,现在晚上在外面吃饭,哎你等会儿啊,”黄少天那边有很多杂音,电话传来椅子的碰撞声,过了一会儿总算安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时有时无的扑簌风声,“刚刚点完菜在等上菜,包厢里有点吵我现在走出来了。对了我跟你说,冰箱里有还有菜,里面还有汤,你放微波炉里热一下就行了。然后热饭的时候记得倒点水再去加热,不然特别干,水倒一点就行了也别放太多。”

好好,喻文州一一应着,我知道了。

“还有你晚上要早点睡,每天睡这么晚对身体不好,你现在还在长身体说不定还能再长高点,我当年高中的时候还长了好几公分,哦对说到这个,这两天饭也要好好吃别吃得太少,还有别老在外面和那个叫什么李轩是吧吃些乱七八糟的。”

嗯,喻文州打开冰箱看了看,这边笑着说:“那我这两天吃什么之前都拍给你看。”

这可以,行就这样。

喻文州拿盘子的手顿了一下,没想到黄少天竟然真的说好。

“你那边听起来好像风很大?你还是先回去吧,差不多也快上菜了。”

“嗯嗯,哦我记得之前看天气预报好像这两天温度会降几度,如果冷就及时加衣服,风度哪有温度重要啊,知道吗?”

知道了少天老师,喻文州一字一句地说。

“哪有这么喊老师的!没大没小,重新说一遍!”

“知道了,少天。”

“……”喻文州听见黄少天叹了口气,“算了算了,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吃饭吧。”

“嗯,再见。”

“再见。”

 

黄少天挂了电话,想了想觉得该叮嘱的都说了,心满意足地回到包厢。

“哟,”旁边同事见他拿着手机回来,挤挤眉,“女朋友吧。”

黄少天才坐定茶只喝到一半差点喷出来,好容易忍住呛得直咳嗽,脸都憋红了。还不等他反驳,对面一个妹子连忙问:“什么什么黄少竟然有女朋友了!?天哪!数学组!这!……”

估计妹子还在组织语言,黄少天稍微缓过来一点:“别听他胡说,过两天双十一我都只能一个人过、”黄少天又咳了两声。

说到双十一成功转移在座女性的话题,从ysl星辰说到男票教师节送自己的项链。

黄少天喝了好几口水终于止住咳嗽。不对,他突然想到,双十一他可以和喻文州一起过。

 

喻文州是黄少天在班里认识并记住的第一个人。黄少天是数学老师,喻文州是他班上的数学课代表。

黄少天教的是高中,每个年级都会按成绩分出几个层次的班。黄少天才教了没几届,这届带到高二,现在带的还是实验班也就是平行班,不上不下属于中等。年级主任找过他几次,表示等这届之后可以考虑让他试着教零班。

说到底还是得看成绩说话。

高二刚分完科,班级也是重组的。喻文州的成绩有点尴尬,以与分数线一分之差的距离错失进零班的机会,然而在平行班里是可以睥睨全班的存在。大家刚来还不怎么认识,班干部暂时由班主任直接任命,喻文州作为班里的数学最高分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数学课代表。

 

黄少天还挺喜欢喻文州的。本来课代表经常要往老师办公室跑,一来二去自然要比其他学生熟悉一点,另外成绩好又乖巧的学生哪个老师不喜欢?而且本来黄少天和班里学生的年龄差得不大,有些事比起班主任,大家更喜欢找黄少天商量。

但是喻文州还不止如此。

一次教导主任私下把黄少天叫去,先是关心了一下黄少天的教学工作,又嘘寒问暖了一番,最后才含蓄地说自己有个朋友,家里两口子工作都忙,希望能让小孩在黄少天那里暂住一段时间。

“本来直接让那孩子住我这就行了,但是吧,”教导主任抿了口茶,“你也知道,我家女儿今年复读,她填了志愿被录取了又不满意,非要复读一年,要我说嘛这些学校都挺好的费这么大劲干嘛啊,孩子性子倔我拗不过她,复读就复读吧,随她去吧……

“可是朋友的小孩吧,大家都为人父母都不容易,我这里不方便也想着能不能帮上点忙,我听说小黄你还是一个人住吧?就想能不能麻烦下你,哦这孩子好像还是你们班上的。”

黄少天听教导主任的家长里短听得昏昏欲睡,总算熬到了重点:“谁啊?”

“姓喻,叫……”

“喻文州?”黄少天下意识地问道。

“对对,文州。这孩子我也算是看着长大的,从小就乖,他爸妈一直以来都工作忙……”

大概是教导主任的谆谆教诲感动了黄少天,也可能是空调吹得他直犯困有点迷糊,黄少天终于答应下来。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剧烈的温差让他打了个抖,黄少天这才清醒过来。这可比开会痛苦多了,开会这么多人偶尔还能打个盹,这一对一的洗脑,哦不开导,难怪学生一个个都闻之色变。

 

喻文州搬进来是在国庆后。黄少天给他收拾出了一个房间,房间比较小只能放一张小床,但睡一个人是足够了。

黄少天倚在门边看喻文州有条不紊地收拾东西:“所以你爸妈都忘、忽略了你?”数学老师黄少天稍微斟酌了下词语。

“他们都以为至少对方会在家,所以分别接了公司的工程和项目。”

“他们就没有事先交流一下?”

喻文州摇摇头。

这是怎样的一家子啊,黄少天在心里唏嘘,不禁有些同情喻文州。

“可能是因为信任吧。”喻文州停下动作,转过头看了看黄少天。

黄少天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没关系,接下来我们就是室友了,至少我出差我会提前告诉你。”

 

黄少天的学生叫他黄少的居多,喻文州之前还是会好好地叫他老师,然而这个状态只维持到他们成为室友的第一个早上。

喻文州起床洗漱后发现黄少天似乎还没动静,他先是敲了敲门,喊了几声依旧没人应。犹豫了一下,喻文州说着“打扰了”一边试着打开门,这才发现黄少天还在睡。

黄少天今天早上第一节就是他们班的课,喻文州无奈,走到床边看到黄少天的手机就放在枕头上。他连续叫了几声老师,黄少天不但没醒甚至拉了拉被子要蒙住耳朵。喻文州好笑地看他赖床,黄少天明黄色的头发几乎乱成一团,被子蒙住了脸,只露出眼睛。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顿了一会儿,俯下身轻拍了拍他:“少天?”

黄少天终于有转醒的反应。模模糊糊“唔”了一声,先是睫毛颤了颤再睁开了眼。看到喻文州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打了个哈欠。

“少天,再不起来要迟到了,你不是第一节还有课?”

唔,黄少天应声,抓过手机看了看差一点又要丢出去:“都这个时间了你怎么才叫我!?”说着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

 

真是太可爱了。


tbc

18 Nov 2016
 
评论(10)
 
热度(195)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