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冷千山1

1.


黄少天几乎是踩着上课铃进来的。

第一节课人来得总是特别全,还没正式上课,教室里还有些嘈杂。虽然穿着正装,黄少天嫌热解开了两颗扣子,西装外套也敞开着,顶着头有些被吹乱的黄发,才进门倒引起底下女生一阵喧哗。

还好是大教室,黄少天刚想往后走找个后排的位置,戴妍琦在前排叫住他,铃声已经结束了,黄少天只好坐在她旁边。

 

这门选修课是方锐帮他选的,选课的时候黄少天正好有事,让方锐帮着随便选。方锐选的那门课人气挺高,自己选完再登黄少天的号人数就已经满了,索性任意选了一门。

大众传播与舆论研究。

“我是说了选一个大众点的,你就给我选了这个!?”黄少天看到自己课表,好气又好笑,“你就不能考虑到我的专业帮我选一门工科的课吗。”

张佳乐凑过来看了一眼:“哎这个老师我听小戴说过,她们院的,听说好像长得挺好还有粉丝团。”

方锐如获大赦:“误打误撞?”

黄少天关了页面:“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我一个男的,他也一个男的、”

“诶你还别说,这还真说不准。”方锐挤挤眉。

黄少天回了他一个白眼。

 

“黄少你竟然选了这门课!”戴妍琦意味深长看着黄少天,“是不是也觊觎我们喻老师的美色啊。”

“方锐帮我选的。”黄少天不想多解释。

“穿得这么正式,嗯嗯?”戴妍琦眨眨眼睛。

“刚才院里辩论赛,非要穿正装,拖到刚才才结束,”说到这个黄少天就想抱怨,“这么大夏天的得亏不是他们穿。”

“辛苦辛苦。”戴妍琦挥挥手象征性给他扇了扇。

不知是戴妍琦动作幅度太大还是声音太大,终于引来台上老师的注意。戴妍琦吐了吐舌头,黄少天大大咧咧地靠着椅背对上迎面而来的视线,对方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瞳色偏深显得讳莫如深。

黄少天看了看黑板上的字——

喻文州。

“好,我们现在来点个名。”

 

这门课女生占了大半,戴妍琦得意,好多都是我们喻老师的粉丝团。

喻文州表示为了以后方便联系,选一个类似于班长的代表留个联系方式大家拉一个群。

“看黄少天同学穿得这么正式,”喻文州打趣,走到他附近,“可以吗?”

“好好好!”没等黄少天反应,戴妍琦连忙点头,并得到了一大群尤其是女生的附和。

“那就这么定了,麻烦黄少天同学下课来找我一下,”喻文州走回讲台,“我们开始上课。”

戴妍琦简直激动得要叫起来,连忙晃着黄少天,天黄少你和喻老师就要交换联系方式了!啊啊啊我要站cp了!

让给你好不好啊,黄少天换了个姿势,喻文州站在讲台上笑着向黄少天点点头。

黄少天和喻文州互留了号码和微信。本来喻文州考虑到群里有老师怕大家会放不开说话,才打算有什么事单独通知黄少天,再由黄少天发到群里。戴妍琦知道后说别呀,把喻老师拉进来啊,让我们和男神有机会说个话啊。

黄少天说得了吧,你们院的老师你没机会说个话?

戴妍琦叹了口气:“喻老师主要教新闻那边,我们广电的都没什么机会。我们课这么满,想去蹭个课都难。这届大一的真好啊,喻老师是辅导员。”

说罢戴妍琦又重重叹了口气。

黄少天跟喻文州说了下,把喻文州拉进了群,戴妍琦那帮粉丝团又自己建了个内部群,死活没带上黄少天。

黄少天不以为然,我稀罕这个。

 

黄少天从ktv出来已是凌晨,里面的人还在闹,他找了个借口先离开。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下起细雨,还好无伤大雅。黄少天站在门口犹豫了会儿,总之先离开这。

有个朋友过生日,本来就叫了一大堆人,然后拖家带口,以此为由还叫来不少隔壁学校的妹子联谊。闪光灯下斑驳陆离,包厢里简直群魔乱舞。黄少天对这种场合不能说不喜欢但也说不上有兴致,同学朋友,更多的是陌生人,寻欢作乐一晚在天亮前就要各自散开,天一亮又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刚来的时候黄少天时常混迹这样的场合,一切都是新鲜的、迷人的。初来的迷茫和追求未知的刺激感混杂在一起,好像喝多少都不会醉,又好像时时刻刻都在醉与醒之间。

没带钥匙家里估计也没人,黄少天还没想好是回学校还是随便找个网吧什么的过一夜。之前那个ktv离学校不远,现在回去还不算太晚,宿舍楼虽然有门禁,其实管得也不是很严,只是和宿管解释起来有点麻烦。雨看起来越下越大了,得快点决定,不然先得找个地方避避雨。

“黄少天?”

黄少天闻声望去,喻文州应该是刚从马路对面走过来,也没有带伞,手上还拎着袋子。

不知是闻到黄少天身上的酒味还是这个点还在外面遇到学生,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

“有个朋友生日一起庆祝了下,正打算回去。”

嗯,喻文州突然想起来,“你们有门禁是吧?”

黄少天正想要不要解释一下,喻文州又接着道:“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去我那边凑合一夜?”

鬼使神差的,黄少天点点头:“好。”

 

喻文州来学校没几年,还住在教师公寓。

随便坐,喻文州先去厨房接了壶水烧,然后拿了条毛巾给黄少天。

黄少天随便擦了擦头发,又接过喻文州递来的热水,拿着杯子打量起四周。喻文州的性格体现在他的各方面,比如笔迹,比如生活环境。

他和喻文州的交流并不多。虽然加了微信,鉴于两者的职业身份,除了必要的信息交流基本没有联系。倒是戴妍琦,每次选修课就拉着黄少天说起喻文州的八卦,也不管他听不听。喻老师最近又怎么怎么样了,喻老师用什么牌子的钢笔,喻老师喝什么牌子的咖啡,在粉丝团中是关于喻文州的必知100问,黄少天还得一字不差地听去。

课间戴妍琦就喜欢跑去找喻文州问东问西,有时候是喻文州走过来,黄少天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或者干脆撑着脑袋听他们聊天。只有在这时候他们才会说几句话。

“那喻老师这么好还是单身啊?”有次大家聚在一起又说起这个,方锐嗑着瓜子问。

“是啊,喻老师怎么还单着呢,”戴妍琦也抓了把瓜子,“说不定是前一个才分不久?或者一直没看上?单着不是更好吗,不然我们怎么办啊。”

“说不定别人有对象你们不知道而已。”张佳乐在旁边补了一刀。

“哎哎这话说的,这就虐了啊。”戴妍琦一眼瞪过去。


黄少天环视了一周也没能看出个什么来。

“好点了吗?”喻文州坐在黄少天对面,好像在担心黄少天是不是有点醉。

黄少天酒量还不错,这次喝得也不是很多,只是身边的人玩得比较疯,身上酒味可能有点重,说不定还有烟味:“我没喝醉。”

说完黄少天自己先笑了起来,一般醉了的人才会这么说。他答应跟着喻文州回来,大概就是一时酒精上头。

那就好,喻文州笑着点头:“要不要吃蛋糕?”

黄少天喜欢吃甜食,这才仔细看了看刚才喻文州提着袋子,说了个蛋糕店的名字。

“好像是吧,朋友送的,”喻文州帮黄少天打开盒子,“其实我不太能对付甜的。”

“那还真可惜,”黄少天也没有客气,叉了一大块送进嘴里,“他们家的栗子蛋糕最好吃了。”


tbc


30 Oct 2016
 
评论(7)
 
热度(186)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