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清光5

5.


两个人面面相觑对视了几秒,李轩举手打破沉默:“我对着你的蜡烛发誓,我真的不是之前就看到了黄少故意驴你。”

李轩和喻文州面对面坐着,他虽然是面朝着门口这边,但刚才有心和喻文州开玩笑,确实没有注意进来了什么人。就算真的注意到了,喻文州这说得一个不假思索的,连暗示的时间都没有。

现在店里仍然没有单独的空桌,李轩飞快地和喻文州交换了个眼神,试探性地朝黄少天问去:“要不黄少和我们拼一拼桌?刚好赶上吹个蜡烛。”

说着还特意往外挪了一点,直到留在外侧的位置根本坐不下一个人。

黄少天顿了顿,坐在了喻文州身边。

 

离开学还有几天黄少天就开始慢吞吞地收拾东西。喻文州每次都会提前几天到学校,黄少天也跟着他同一天赶到,开学前还能玩几天。

这次喻文州完全没有消息,黄少天本来是打算最后一天踩着点回去,盯着收拾好的书包发了半天呆,突然脑袋一热想到了什么,拿起包就出了门。

到了学校也没事,有两个室友已经到了,第一要务是充了校园网然后开始打游戏。

黄少天在床上躺了一下午,直到室友的外卖到了,黄少天饿得不行,决定出去走走顺便觅食。走到半路他想起来今天似乎是元宵,立刻想到之前常和喻文州去的那家饺子店。那家店的荠菜饺子好吃,汤圆也一样好吃,黄少天下意识地朝那家店走去。

到了店门口看见店里坐满了人黄少天还犹豫了一下,本着打包一份就回去的原则进了店。开始在外面完全没注意,快走到最里面靠近柜台的那桌他恍惚在人声中听见喻文州叫自己的名字,这才看到喻文州睁开眼睛,接着目光直勾勾地落过来。

黄少天非常受不了喻文州这样的眼神,尤其,尤其两人是现在这种尴尬的关系。还好有一个李轩在,否则黄少天觉得自己不是干脆向喻文州坦白就是掉头就走。

 

黄少天点完单落座后原来的两人不说话了,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他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摸了下耳朵:“是要吹蜡烛吗?”

李轩刚想顺势说就等你来,黄少天接着问:“这个不是要寿星吹的嘛。”

本来两人就是在插科打诨图个乐没有多在意这个,喻文州正要去吹,老板一碗汤圆砸下来,看了看新来的黄少天:“还差一碗啊。”

得,蜡烛灭了。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笑出声来。

喻文州拔了蜡烛,把蛋糕推到黄少天面前。放在以前黄少天理所应当问也不问就开吃了,现在只要和喻文州有关的他都要先想个一二三四。另外顾及到李轩也在,黄少天看看他,李轩自觉地毫无自知般随便寻了个话题。

 

三人以一种诡异的和谐同桌,正当李轩内心的吐槽几乎要突破天际,一抹红进入了他的视线。

今晚这是牛鬼蛇神全出来了吗,李轩咕哝,声音本来就不大,放在人声嘈杂的店内更是没人能听清,他干脆拿起手机给对面的喻文州发了条消息。

“你今天出门看黄历了吗?”

喻文州瞥了眼收到的消息,还不等或明或暗问李轩,就见两个妹子走了过来,在她们这桌停了下来。

李轩和喻文州坐的这桌就在柜台前面,基本上所有进来点单以及买单的人都要经过他们这里。本来这没什么,但来人就不好说了。

喻文州抬头一看就明白了李轩的意思,正在和黄少天打招呼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之前那晚两人撞见在街对面给黄少天递礼物的那一个。

喻文州和黄少天去过几次他们班的聚餐,对黄少天原班级的人都大概有个印象,更何况姑娘的这条红围巾实在太好认了。

 

黄少天本来把礼物的事都忘了个七七八八,见到来人所有的顾虑一下子涌上心头,脑袋转得飞快,一边想起来当晚拿过妹子的礼物后看到了喻文州,也不知道喻文州有没有看到前面那幕,一边对妹子也有些心虚,生怕妹子主动问起。

黄少天面上仍然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镇定,主动挑起话头,力求掌握话语主动权。

两个姑娘已经吃过了,来这里是准备回去给室友打包带晚饭。这家店东西都是现做的要等一会儿,三人邀两人坐下来等等。

除了李轩其他四人都可以说互相认识,李轩本来也是一个能扯的,一桌五人一时气氛竟比刚才三人相处得还要融洽。


当事人姑娘比较腼腆,看起来不爱说话,但自从她来后黄少天似乎突然变得热情,没了刚才的警惕,加上本来就是原同学,眉飞色舞逗得姑娘直笑。

喻文州不予置否,本来只想低头默默吃汤圆,但不时要被点名提到,依旧一副温和的样子跟着应和。

“文州怎么上次聚餐没来?是不是黄少故意不让你来?”姑娘的同伴不知怎么想起这茬突然问起。

怎么会,喻文州笑着说:“那段时间学生会比较忙,实在没时间。少天早就跟我说了,没能去真是可惜了。”

李轩附和:“是啊,当时我记得是在弄元旦晚会?杂七杂八的事特别多。”

“啊我听说你们今年元旦晚会特别有意思!不像我们院,年年都是这么几套。”

“院里的毕竟比较重场面,我们小团体聚聚就没那么多规矩了。”

姑娘们的兴趣显然都被带到晚会上,黄少天终于松了口气,在心里给李轩比了个奈斯。

 

终于等到东西打包好,俩姑娘正要走,这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说来也巧,在座三个男性出门的时候都在下雨。黄少天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小了很多,纠结了下还是带了伞。两妹子出来的时候雨近乎停了,两人嫌麻烦就都没有拿伞。这时雨势变大,又是冬天,实在不好冒雨回去。

不等其他人反应,黄少天率先把自己的伞拿出来让给妹子,表示自己等会儿可以和喻文州一起走。几人之间没什么推脱,况且宿舍近等会儿晚上就能还过来。

黄少天看着俩姑娘消失在雨幕中的背影,简直想给自己点赞。李轩自己带了伞,剩下他就只能和喻文州一起走,计划通。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直到目送人走了还要往门口望一会儿,后者转过头见喻文州盯着自己,怕被喻文州看出自己端倪,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这雨下得还真不小哈。”

喻文州嘟囔,那是我的伞吧。

黄少天开始以为喻文州是说自己错拿成他的伞给了妹子,后来才想起来,这把伞本来也是喻文州的。

黄少天也是那种嫌麻烦的人,能不带东西就不带。这把伞就是曾经一次黄少天没带伞拿了喻文州的,一直放在宿舍没还,喻文州也没有提过,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都自然地以为这是自己的东西。

 

黄少天有些懊悔,伞的主人究竟是谁当然是不能让那俩姑娘知道,早知道刚才就应该把李轩推出来。

姑娘来了又去,重又回到三人的状态。三人中估计也就李轩一个明白人。

明白人李轩意识到自己该退场了,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先走了,留下心思各异的两人,管他们怎么解决。


tbc

22 Mar 2018
 
评论(8)
 
热度(65)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