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落叶归根1

1.


喻文州看着对面的黄少天吃完蛋糕,微微眯着眼睛一副满足的样子,最后一边把粘在手指上的奶油舔掉,一边抬起眼睛看他:“所以说你看上了我什么?”

 

李轩听喻文州转述黄少天的话都听乐了,哈哈大笑了几声接着问:“那你怎么说的?”

喻文州面无表情:“我能怎么说?这个年纪的孩子不懂事我还要去和他计较这些吗?”

“哎,话不能这么说,”李轩笑得直抖,好不容易忍住笑故作严肃,然而没有几秒就破功,“小屁孩不管懂不懂事,至少人家这个年纪都一股认真劲啊。你先想好了啊,你到底是领了个儿子回家还是领了个对象回家。”

什么叫先?人都领回来了,难道现在再丢出去吗?李轩是在拿他开涮,可最后一句想想还有那么几分道理。

喻文州顿时觉得脑仁疼,叹了一口气,打开门就看见各种零食袋堆了一茶几,黄少天瘫在沙发上在看一个什么综艺,笑得那叫一个神采飞扬。

 

认真个肾啊。

 

“回来啦,”黄少天看见喻文州回来这才放下手里的抱枕,轻车熟路地走进厨房,“没烧几个菜,不过我煲了个汤,你这怎么什么都没啊……”

喻文州眼睛跟着黄少天看了几个来回:“今天怎么没去上课?”

黄少天似乎压根没想到喻文州会问这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似的:“哦,我起迟了。”

看喻文州的表情似乎不是很满意,黄少天眼睛飞快地瞄了他一下,随即干咳了几声,也不知是真咳嗽还是清嗓子,压低了声音好像还真有点哑:“我感冒了。”

喻文州还是沉着一张脸,黄少天一丢汤勺,一手撑着流理台,一手扶着脑袋,眉头皱在一起一副要站不稳的样子:“我好像头还有点晕。”

从进门开始就努力按下心绪的喻文州终于忍不住别开脸,本来还要接着问的话也作罢:“好了,吃饭吧。”

黄少天立马变回了本来朝气蓬勃的样子,哼着小曲,中气十足地指挥喻文州端菜盛饭。

 

喻文州本来还在纠结要如何打开话题才能和黄少天好好沟通,这个年纪在大人眼里还是孩子,可自己心里已经是可以独立自主追求所谓的大人心中平等地位的有担当的人了,像黄少天这样的可能小心思更是要别人多一点,首先要让他感受对他的尊重,再……

喻文州腹稿打了六七八遍,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昨晚对话不了了之,这是他们第一次好好面对面吃个饭。黄少天口若悬河舌灿莲花,从早上赖床起迟到出门买菜,从公交让座到扶老奶奶过马路,不等喻文州深究黄少天没去上课的一天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黄少天一天的生活轨迹已经呈在喻文州耳旁。

喻文州闭了闭眼睛,开始盛黄少天极力自荐的排骨汤。

“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黄少天担心地问。

喻文州面不改色:“我感冒了,头还有点晕。”

“哦——”黄少天拉长了音,然后笑嘻嘻地说,“那就是没事了。”

“哎这个笋尖可嫩了,你多舀一点啊。”

看着碗里黄少天夹来的笋尖,喻文州在心里叹口气。

 

“孩子他爸,小孩又调皮了吧,”喻文州心里再苦大仇深在单位面上也不会表现出来,也只有李轩这样的损友才看出端倪,幸灾乐祸从隔壁拉了把椅子坐到他旁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兄弟开心一下?”

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等他开口又听李轩大惊小怪:“卧槽,你竟然还有便当!?我说刚才怎么没在食堂看到你,谁做的?”

“少天做的。”喻文州已经差不多吃好了,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不急不缓地收拾东西。

“这便宜孩子,不是对你挺好的嘛,你怎么还板着个脸。”

喻文州心跳了一下,终于又舍得看他一眼。

李轩被这么突然意味深长地眼神看懵,拍了拍喻文州:“孩他爸,你没事吧,孩子听话是好事啊,别老这么一惊一乍的。”

“你之前说,你那个上初中的调皮的堂弟,家里是怎么管的?”

“还能怎么管,”李轩板着手指给他算,“男单,女单,混双,轮着来呗。”

喻文州看李轩的眼神有了一丝动摇:“你以前是不是也……”

李轩压根就没理喻文州说了什么,抬头挺胸一脸自豪:“和我这样四有五好的好学生的待遇当然是天壤之别。”

喻文州简直想把李轩抓去和黄少天好好比一比,最好是两人两败俱伤他好落得清静。

 

但还真别说,李轩有时候嘴上贫一贫,偏偏能说到点子上。就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轩有一点没说错,黄少天确实对他还蛮不错的。

这和喻文州预想的不一样,也和喻文州听来的关于黄少天的不一样。喻文州怎么说现在也是黄少天的监护人了,对他好不管是责任还是义务都是天经地义,但黄少天就不同了。在黄少天来之前喻文州对他的了解全凭别人一张嘴,黄少天如何不听管教,如何离经叛道,活脱脱一个不良少年。然而事实上黄少天除了第一天借口逃课,至今乖乖巧巧,起早贪黑上学,放学准时回家,甚至还会给他准备便当。

可黄少天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喻文州一点底都没有。

谁家养小孩不是循序渐进带大的,这个不仅空降还要特殊一点。

 

黄少天是在亲戚家轮流看管长大的。这个养两岁,那个带两年,直到前不久喻文州受托把他接过手。

别人的家事他不好管,黄少天没有主动说他也就不问。但直到现在他都没能和黄少天好好谈一次,每次要提起黄少天都能若无其事地跳开,还一副毫不自知的表情。

但黄少天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露过或是沮丧或是难过这样带有负面情绪的表情,从来都是少年的朝气,和普通家庭的孩子没有区别,喻文州甚至觉得他比他在路上看到的那些同龄人更有生气和活力。

喻文州印象不能再深,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站在房间角落不起眼的地方,察觉到他后看过来,眼睛亮亮的。


光照雪原,天地忽亮。


tbc



24 Feb 2018
 
评论(8)
 
热度(103)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