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1st

关键词:鲜榨果汁


黄少天至今依然记得夏天小学校门口小店卖的廉价橙汁。现在看来不过是糖精和色素的混合物,喝上几口舌头不一会儿还会染上色素残留的淡黄色,然而这在那个大家口袋空空的小学时代几乎可以算是最受欢迎的饮料之一了。

黄少天边回忆边咽了咽口水,皱了皱眉:“为什么我的青稞奶茶还没到?”

卢瀚文听了大笑:“黄少你昨天还说奶茶第一队长第二,怎么今天又变了?”

黄少天张望了下确认喻文州不在自己身后,这才拍了一下卢瀚文的脑袋:“这叫回忆,情怀,懂吗?你这个没有我们快乐童年的小屁孩不要插嘴。”

卢瀚文撅了撅嘴:“谁说我没有啦?我们有的东西你们还没呢,黄少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

20 Oct 2018

【喻黄】清光6

6.


人都走了,这时店里也已过了高峰期,人越来越少,黄少天坐在喻文州身边,气氛又陷入吊诡的境地。

黄少天前面光顾着说话转移注意力,汤圆还没怎么吃,现在也都凉了,但黄少天至少找到事可做,慢腾腾地往嘴里送汤圆。

喻文州一言不发,手机放在另一侧,时不时就要看一看,黄少天知道他大概是在和什么人发消息。以往两人在一起,别说喻文州,就连黄少天都乖乖地把手机收起来。没了喻文州,他除了和好友吐吐槽外,哪来那么多劳什子心神放在别人身上。

喻文州借着碗有意遮挡,给开溜的李轩发出去一串问号。李轩刚走的时候其实喻文州也想走,但一来外面雨实在不小,他总不能自己拿着伞就先走了;二来黄少天坐在他外侧不紧不慢...

19 Oct 2018

【喻黄】四十七5

5.


黄少天的手机就放在桌上,电话响的时候他完全没在意,还是喻文州提醒了他一声,这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黄少天看到名字,心里一沉,本想直接挂断或者干脆晾着不管,转念一想又不知喻文州刚才有没有看到来显的名字。他这个视力估计也没看清,黄少天突然后悔为什么要给这人加备注,不然的话现在就能解释是广告。他纠结了几秒,还是接通。

事实上喻文州确实没有看清,他本来也无意窥探黄少天的私人生活,至少不是以这种方式。但是从黄少天现在的表情和语气看出似乎来人并不讨喜。

“啊?我已经在外面吃了——和人约好了,没谁、你怎么问题那么多?……不了吧,我可能没那么早回去,哎你别来啊,我真的不在宿舍!”

黄少...

10 Oct 2018

谢谢我优(>人<;)

晚安。:


隔壁班的少天同學睡著了。
 
@以酒换心  生日快樂!

25 Aug 2018

【喻黄】四十七4

4.


黄少天起床的时候室友还在睡觉。此时天光已大亮,空调开了一晚此刻醒来竟然有些发冷。黄少天就在这冷意和还不算太刺眼的晨光中赖了一会儿床,等洗漱完出门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可以的话他还是想在有空调的室内瑟瑟发抖,也不愿难得呼吸一下夏日清晨的空气。

今天是周末,也是之前张佳乐和喻文州商量借用教室接着拍微电影定的日子。本来黄少天已经完全从路人甲沦为无关人士,但念在和喻文州的沟通中间还隔着他这么一层关系,张佳乐硬是要叫上黄少天一起到场。

虽然黄少天觉得自己被迫吃瓜只是这个损友纯粹出于不想让自己睡个好觉的私心。

那天之后黄少天和喻文州都被张佳乐拉入了staff群内,此时黄少天在群里说了声...

14 Aug 2018

【喻黄】沙田柚

来不及了!放本子里的文混更 《竹外桃花》收录的文 算是之前竹外疏花的姊妹篇

黄少天 生日快乐啊


喻文州会去学笛子完全因为他有一个喜欢笛子的外婆。

喻文州还是豆丁大的时候,外婆就常夸,这是一双学乐器的手。等院子里柚子树上柚子花香飘过的第十个年头,喻文州拿起了第一支笛子。


喻文州有一个师弟。

这个师弟不过比他小半岁,可偏偏在学校比喻文州低一届,入门也比喻文州晚一个月,不管怎么看都是师弟。

师弟心高气傲,不管在老师那还是在学校都不肯叫一声师兄,喻文州不在乎,见了还要弯起眼睛笑着喊:“少天。”

家中他这一代就数喻文州最小,逢年...

10 Aug 2018

【喻黄】四十七3

3.


喻文州试图期待了一下,两个人买完奶茶顺水推舟去附近的商场或者沿街的小店吃饭,从人生谈到理想再……

在两人走出奶茶店的那一刻,理想破灭了。

黄少天真的只是买了两杯奶茶,随后毫不留恋地和喻文州道别。喻文州看着对方在街口等红绿灯,侧脸的弧线被夕阳细细地用金线勾勒了一遍。黄少天好像嘟囔了一声,不知怎么回过头,看见还在原地的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笑了一下:“怎么了?”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奶茶吸管上的齿痕,鬼使神差地走上前拍了拍黄少天的头:“你有根头发翘起来了。”

黄少天也为喻文州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一下,“哦”了一声:“我走了。”

喻文州在心里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再见。”...


08 Aug 2018

【喻黄】四十七2

2.


喻文州借此开始和黄少天聊起来,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黄少天在说。说起来两人的聊天也并不是那么频繁,黄少天只是对“可能是后辈”的喻文州感兴趣,抛开了这个大概只能是朋友圈点赞里的一个名字。喻文州当然不想自己在黄少天眼里只是这么一个名字,绞尽脑汁也要找话题引黄少天说话。

黄少天是闲得无所谓,好像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秒回,喻文州只能利用各种课余时间回复黄少天。那天在黄少天面前喻文州实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只能表现得沉迷于好像手机不能自拔,现在喻文州真的变得每时每刻离不开手机似的,活脱脱一个网瘾少年。

不知情人喻文州现同桌见状悄悄去问李轩:“哎,文州最近……是不是网恋了?”

同桌问的时机实在...

06 Jul 2018
1 2 3 4 5 6 7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