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万家4

4.


黄少天似乎真的接受了他的说法,好像刚才的都不曾发生,他们还是有过几面之缘被各自的交往圈丝丝缕缕牵扯到一起的朋友。

两个人要买的东西有点多,干脆推了辆车。黄少天把车拉过来,喻文州顺手就要接过,被黄少天挡了一下,我来吧。喻文州顿了一下,没有过多纠结。看得出来黄少天总是在一些地方有意或无意地强调着主动权,喻文州走在落后他半步的位置,怎么这么可爱。

喻文州去超市的次数不能算频繁,但也不算少。即使现在网购普遍,他还是习惯在超市挑选。一个人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现在身边有别人的什么人,买的东西被别人尽收眼底。喻文州第一次觉得超市是个私人的地方,一不小心就要陷入与同行之人温馨相伴的错觉。

 

黄少天来到零食区,看到有新品会对着说明看半天。喻文州站在他身侧,偶尔出声给个建议。黄少天半蹲在货架前,研究一款饮料的口味,犹豫了半天还是不知道选哪一个。

喻文州站在他身侧,低头看他的微翘起的发尾和耳朵的轮廓,克制住想摸一摸的冲动:“奇异果的吧。”

黄少天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站起身,掂量了一下手里的两瓶:“哎、哎,好吧。你不知道,上次我和张佳乐一起挑……”黄少天说到这停了一下,才想起什么,把其中一瓶放回货架上,这才接着说:“上次我和一个朋友一起选一个口味,他给我选的特别难喝。”

喻文州笑起来:“如果这个你也觉得不好喝,下次我再请你喝你喜欢喝的。”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盯了他几秒,刚想说话,被一个女声打断。

“喻老师?”

两人闻声望去,喻文州发现是同事,打了声招呼:“林老师。”

姑娘听见这个称呼笑了一下。她和喻文州读研的时候认识,虽然同一届但是不同院,后来都选择了留校,只是喻文州去了行政那边,平时见得并是不多。

林老师看到喻文州身旁的黄少天,互相微微点了点头,之后黄少天便推着车慢慢往前走去。

“难得在这碰到你。”喻文州家离这里有一段距离,附近也有大型超市,会来这里确实难得一见。

嗯,喻文州微点点头:“和朋友一起来的。”

姑娘望了越走越远的黄少天一眼,拨了一下耳旁的碎发:“是嘛,其实我家就在附近……”

喻文州也跟着姑娘的目光看过去,黄少天根本没有停下过脚步,已经要走到隔壁的货架,转身就不见了。

姑娘拉着喻文州说了一会儿话,这才道别:“喻老师有空来玩啊。”

有机会的,喻文州礼貌地回了一句,等姑娘走了朝黄少天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隔了一个货架找到了黄少天。

黄少天回头看见站在身后的喻文州,不知怎么轻笑了一下。喻文州看出他笑容里莫名的意味,“你刚才想说什么?”

黄少天眨了一下眼睛:“什么?哦……没什么。”

 

付款的时候两人自然要分开付钱,黄少天一样一样把自己的东西从购物车挑出来。

“现在我们这有活动,到了一定金额可以去抽奖,二位要合单吗?”

黄少天愣了一下,看了看活动海报,似乎在犹豫。喻文州站在后面说,那一起吧,说着把自己的东西也往台上一放,“先一起付吧。”

黄少天“唔”了一声。“看中了什么?”

“啊?没有,”黄少天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之前我的吸尘器坏了,那个扫地机器人看起来好像挺好的嘛,要不我下次也买一个试试?”

两人的金额只够抽一次,走到服务中心喻文州问谁来抽,黄少天说我来,顿了一下又改口说不不不还是你来。

喻文州看他好像真的有几分认真,小孩子似的,笑了笑,从抽奖箱里拿出一张卡片来,“你来看?”

黄少天一脸严肃地接过唰唰把卡片刮开,“卧槽!!”

喻文州凑过去看了一眼,没想到还真抽中了那个扫地机器人。

“欧皇!!”黄少天笑起来眉尖挑得很高,几乎要跳起来,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要怎么分?”

“我用不上这个,况且这个是少天刮出来的,少天拿着吧。”喻文州知道黄少天不会这么轻易接受这样的说法,补了句,“如果你真的要谢我,不如请我吃顿饭吧。”

黄少天仍然戒备地看着他,眼睛转了转,那种小心的感觉都要溢出来,不知道怎么想通了最后点头说了声好。

出了超市两人这回真的是要分道扬镳,喻文州走之前还是问了问黄少天要不要帮他拿着点东西。黄少天当然是拒绝,说不用了,东西拿得下路也不是很远。

“今天谢了啊,其实我觉得你这个条件不论男女找谁不好,刚才那个妹子就不错。”黄少天狡黠地笑了一下,“走了,再见。”

再见,喻文州温和地回了一句,见黄少天逐渐走进人潮,才慢慢朝地铁站走去。

 

“你这哪里看得出来是告白被人拒的样子。”李轩见身旁的人仍然气定神闲,不禁吐了句槽。

喻文州好像什么事都不慌不忙的样子,看不出是究竟是心安还是心焦,哪怕现在还是一副轻描淡写,谁知道在想什么。

“这么说黄少天和林……林老师见过面了啊,你说他有没有看出什么来。”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可看的。”

“话不能这么说,”李轩手比划了一下,“人姑娘好歹研究生的时候追你那么久,现在说不准还惦不惦记,上次我们微信上聊了句,没说几句话她就旁敲侧击你来着。她表现得这么明显,黄少天看出点一二……这种事情本来就麻烦。”

喻文州未必不知道其中道理,他对人一向分明且干脆,该拒绝的也不会拖沓。黄少天那天几次都想调侃他,最后反倒让他借此找到一个说辞,想到黄少天喻文州不禁在心里叹口气。

要是他真的在意这些就好了。


tbc

27 May 2017
 
评论(10)
 
热度(90)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