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万家3

3.


饭局之前喻文州又去过书店一次。他本来就要买书——其实也不是非去那家店不可,学校附近就有书城——至少有一个好借口。

据说书店已经开始正式营业了,周末人依然多,好歹没有上次店员忙得焦头烂额的情况。转了一圈喻文州都没有看到黄少天,他拿着几本书去结账,刚好老板在收银台交待什么事情,有意无意聊了几句。

老板看起来也很年轻,有点自来熟的样子,和谁都能聊起来。喻文州笑着说你们这里人气好高啊,对方摆摆手:“新店开业大家新鲜个两三天,之后就说不准了。”

“之前听说你们还在试营的时候我来过一次,碰上一次读诗会,还挺热闹的。”

哦这个啊,老板点点头:“我朋友帮我出的主意,好像大家还挺喜欢的?你别说,前短时间试营人太多了,我这边人手完全不够用,还请了朋友来帮忙。”

喻文州接过对方包好的书,点点头离开。

 

吃饭定在这周六的晚上,之前黄少天问喻文州和朋友能不能吃辣,据说有家湘菜馆很好吃可以去试试。喻文州平常辣吃得少,也不是不能吃,先答应下来。李轩其实也差不多,但事后才被通知,连说喻文州不厚道,又要记下一笔人情。

吃饭也就这么四个人,点菜的时候对方有意让喻文州来选。喻文州抬头看见黄少天靠着椅背好像懒洋洋地翻着菜单,眼睛却骨碌碌地转,说,少天是不是看好了什么。

黄少天愣了一下,看了他一眼,也不客气,翻过一页指了一个:“我之前看到推荐说这个好像挺好吃的……”

菜几乎都是黄少天点的,那个朋友倒有点不好意思,黄少天说人是我帮你联系的,你谢我不是应该的。应该应该,李轩附和,这次倒是他和那个朋友聊得最欢,学校的事情李轩确实要清楚得多。

黄少天没什么插得上嘴的,安静地在一边吃菜。喻文州说到底才见他三次,其中两次都在饭局,聊天很少,基本上就是朋友圈互相点个赞的交情。黄少天抬起头,对上喻文州的目光:“哦我想起来了!我们是不是在书店见过?你是不是弹钢琴的那个?”

喻文州没想到黄少天还会记得他,笑了一下:“我是在那弹过一会儿。”

李轩本来在旁边跟人说话,不知道听到了多少:“什么弹钢琴?喻老师钢琴弹得可好了。”

喻文州笑看他一眼,把带两个侄女去书店的事大概说了一番。李轩咂咂嘴:“我好像是开业不久去过一次,人真多,钢琴摆在那都没人动。”

“大部分人都只是摸摸琴随便弹弹,刚开业那几天人多得要死,也就图个新鲜,什么都要看一看。有个房间有把小提琴,弦还只有三根,本来琴盒放在角落里的,不知道被谁拿出来拉了一会儿,学谭盾吗?”黄少天撇撇嘴做了个表情,其他人都被逗乐了,黄少天这才笑起来,“你弹得算好听的了。”

你知道得还真清楚,朋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摇了摇筷子:“那个老板是我朋友,那段时间人手不够,好不容易不加班还被拉去当苦力。”

虽然在抱怨黄少天也是笑嘻嘻地,大概和老板关系真的不错。喻文州想到上次那个人,形容了一下:“是他吗?”

“对对,就是,你们认识吗?”

“不认识,我上次在书店买书恰好他也在,聊过几句。”

哦,黄少天咬着筷子头,“你要是经常买书可以在他们家办个会员什么的有折扣……哎我怎么帮他打起广告来了。”

喻文州眉眼弯起,笑了笑:“好。”

 

几人简单吃了个饭之后就散了,喻文州这次没开车,本来打算去附近的地铁站,没想到黄少天和他同路了一段,说想去超市买点东西。

我也有些想买的,喻文州低眉,正想说和他一起去,这时看见黄少天突然停下脚步,以一种近乎审视的眼光打量他。

虽然和黄少天接触不多,说过的话也没有几句,那种对陌生人刻意保持的距离感喻文州可以感受到,但黄少天至少还是放松的,可以闲聊甚至可以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但现在的黄少天是绷着的,眼睛里露出防备和攻击性,不知道是不想掩饰还是故意要让喻文州看见。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感觉错了,还是你与人交往都是这样,开始我还以为你、”黄少天的表情紧绷,眼睛流露出冷淡,“如果是我想错了那我向你道歉,但我的感觉一向很准。”

“我对男人没有兴趣,你要是对我有这个意思,还是算了。”

喻文州没有说话,迎着他的视线。黄少天的眼睛里都写着尖锐,像亮出爪子的小豹子。这么看来原来刚才那些全是试探,所有的东西都藏在漂亮的皮毛里,现在才把尖牙露出来。

“怎么,是我说错了吗?我说了如果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你有话就直说,不必总是拿这样的眼神看我。”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眼神,他只能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尽量以平和的口吻说:“你没感觉错,我是喜欢男人的。”

他们站在大街上,虽然声音不大,但偶尔人来人往,听喻文州这么一说黄少天似乎也被惊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抿了下嘴:“我没有歧视你们……的意思,你不必这么……”

说到这喻文州明白过来,黄少天大约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地方就这么承认:“我知道。我明白了。”

黄少天盯着他又看了几眼:“从你的表情我是看不出来,但既然我们说清楚了,你也不用再拿什么来试探我。”

喻文州被他说得反而想笑,试探当然有,但黄少天比他想得还要警惕,不知有多少小心思,相互试探,谁有资格说谁。

好,喻文州应声,黄少天迈开步子要走,喻文州偏偏也跟了上来。

“我刚才说我也有要买的东西,”喻文州看上去还是一副从容的样子,“就像你说的,既然我们已经说清楚,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们不至于连朋友都做不成?”

黄少天脚步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看他,先是皱了皱眉,然后反倒笑起来:“你这人真有意思。”

黄少天一笑起来那种戒备的感觉就没了,哪怕只是勾起唇角的微笑,只要不是被踩到尾巴露出敌意,好像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喻文州笑了一下:“可惜你没有这个意思。”


tbc

14 May 2017
 
评论(11)
 
热度(91)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