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万家2

打个广告:《千堆雪》《苦尽甘来》本宣

                 《千堆雪》《苦尽甘来》预售

cp20摊位号E68 敲妹 @我是夏天还是. 会坐摊大家可以去找她玩

2.


喻文州第一次见黄少天是在书店里。

那天他在姐姐家吃午饭,下午两个侄女吵着要去新开的书店,姐姐于是打发了喻文州带她们去。双胞胎侄女笑起来左右各一个酒窝,一左一右拉着喻文州,刚到书店就兴致冲冲地到处跑。喻文州跟在后面,一边注意着两个小朋友,一边随意地浏览着书目。

这家书店才开不久,喻文州前几天也听同事提起过,现在还在试运营,但据说人气很高。确实,虽然今天是周末,但对一家书店来说人已经够多了。

书店够大,前后囊括了两栋三层小楼,外墙走的民国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风格,其实里面别有洞天。两栋小楼被细分成数十房间,每个房间都是一个风格,中间还一个露天小院,阳伞搭起,咖啡甜品应有尽有。

喻文州还在书架间徘徊,听见广播说下一个整点即将开始读诗会。哎,节目还挺多的嘛,喻文州看见两个侄女兴高采烈地跳到他面前说要去看看,然后拉着手往院子里跑。喻文州笑着说了句小心点,也没有多管两个人,仍然悠闲地乱逛。

没过多久好像真的听见了朗读声,喻文州站在窗边朝下看去,一个穿着书店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带着一群大概是中学生在院子的中央读诗。喻文州扫了一眼,没看见两个小侄女,还是决定下去看一眼。

下到一楼喻文州听见了钢琴声,循着声音走去,喻文州先忍不住笑起来,两个小侄女坐在钢琴前在争论刚才的旋律谁出了错。

喻文州走到两人身后:“不是去看读诗吗?”

“我们刚才去看了下,都是大哥哥大姐姐,读的东西也听不懂,看到这里有钢琴我们就来弹琴了!”姐姐回过头来声音清脆地说。

“舅舅舅舅,你来弹一段吧,”妹妹转过身拉着喻文州的衣角,“我想听舅舅弹琴!”

“我也想听!”姐姐拽住喻文州另一块衣角。

好好,喻文州坐在她们中间:“想听什么?”

“那个!上节课老师弹了一首曲子,我觉得好听!”姐姐竖起手指,想了半天,断断续续弹出几个音。

得亏这首歌实在太耳熟能详,喻文州竟然凭着这几个音听出来了,小孩子果然会喜欢这样的简单又轻快的曲子吗。喻文州左手试着弹了几小节,姐姐在旁边连忙说“就是这个!”,喻文州这才把右手也搭上。

 

这架钢琴本来就是放出来给大家弹的,平时不少学生会来试手,像喻文州这样来上一首的工作人员像是已经司空见惯,旁边倒是有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特别感兴趣似嘀嘀咕咕。

最后一个和弦按下两个侄女已经在拍掌说好,拉拉喻文州的袖子让他再弹一首。喻文州注意到旁边的女学生,笑着低声对双胞胎说:“那边还有姐姐等着,让给她们弹好不好?”

姐姐嘟起了嘴,妹妹看起来也要不高兴的样子。旁边两个女孩子大约听到喻文州的话,赶紧摇着手说没关系没关系您继续。

双胞胎听了立马就眉开眼笑了,缠着喻文州要他再弹一首。

“好,最后一首了。”

嗯嗯,两人一齐笑起来,一人一边酒窝,同步点着头。喻文州无奈叹气,想着有什么简单的曲子,不经意往窗外望去。

读诗还在进行,工作人员中除了带着大家读诗的那一人外还有一人双手枕在脑后站在一旁。那人大概刚才也在听喻文州的曲子,此时正回过头来看向窗内,正好和喻文州的视线对上。

对方染着一头黄发,此刻脑袋侧过来,微微后仰着往喻文州这边看过来。青年站在阳光下,带着好奇的目光投射过来,眼睛像无云的晴空,又好像聚着整个午后的光。

喻文州礼貌地微笑了一下,想到了要弹的曲目,接着低头看了看身侧的两个小姑娘,双手按下第一个和弦。

 

哦豁,李轩听喻文州大致说了下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挑了一下眉毛,一时没有接话。

其实上次他说一见钟情实在有点夸张,这年头喜欢一个人真要有这么容易,也不至于有那么多人要相亲了。只是能够再次见到黄少天实在出乎喻文州的预料,认识的过程这么顺利反而有种恍惚感。

“哎,这就叫缘分了,”李轩摇头晃脑地给喻文州以及其他人倒上茶,“来来,尝尝看我手艺怎么样。”

喻文州笑他,这次同学聚会在一家茶馆,李轩对茶一向没太大兴趣,也不知从哪看来的方法,自告奋勇要来泡茶,一套冲泡下来竟然还有板有眼。喻文州也配合地先端起闻香杯,搓动着转了几圈,然后拿了品茗杯细细尝起来。

李轩看见喻文州这么悠闲的动作都在一旁着急:“可以了可以了,你一个喝茶的花的时间比我这个泡茶的还久,又喝不出什么花来。”

“这你就不懂了吧,文州这才叫专业。”旁边一个同学见李轩这样子也笑着打趣他。

没有没有,喻文州笑了笑,放下茶杯:“泡的时间稍微短了点?”

“真的?”李轩嘀咕,哪有那么多讲究,两杯喝下去,“不都是这个味道嘛。”

 

同学之间闲聊了半天,李轩又转回前面的话题,手肘撞撞喻文州:“哎哎,那你现在和那个、谁,怎么样了?”

“他那个同学想约下个周末一起吃饭。”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

“同学?那他呢,怎么说也得一起来吧。”

“嗯会一起来,我说学校的情况你比我更熟悉,问问你有没有时间找你一起去。”

黄少天那个同学的一个表弟今年高考,想报喻文州这个学校。喻文州本科不在这个学校读,况且现在在搞行政,能提供的也只有一些比较官方的信息,优势专业啦,好的导师啦,具体那些接地气的,选课,住宿,甚至哪个食堂好吃,这些还不如本科就在这读的李轩熟悉。

“看在你的份上我当然有时间,”李轩作为亲友当然是站在喻文州这一边,但看他的表情就不像是发展顺利的样子,拍拍他的肩安慰他,“刚好你可以趁这次机会好好、”李轩顿了一下,想了想,“见个面?”

说到这喻文州也忍不住在心里叹口气,自从黄少天把他同学的事丢过来后两人就再未聊过,这次吃饭要不是那个同学说叫上黄少天一起喻文州都想找借口推掉。

两个毫无交集的人要想凭空拉近距离太难了,更何况他和黄少天不过两面之缘。可即使只有这两面,在阳光下眼睛聚着光的黄少天,以及宴席间在生人面前笑容里带着距离感熟人前却谈笑风生的黄少天,这都让他心动。


tbc

24 Apr 2017
 
评论(6)
 
热度(135)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