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四十七4

4.


黄少天起床的时候室友还在睡觉。此时天光已大亮,空调开了一晚此刻醒来竟然有些发冷。黄少天就在这冷意和还不算太刺眼的晨光中赖了一会儿床,等洗漱完出门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可以的话他还是想在有空调的室内瑟瑟发抖,也不愿难得呼吸一下夏日清晨的空气。

今天是周末,也是之前张佳乐和喻文州商量借用教室接着拍微电影定的日子。本来黄少天已经完全从路人甲沦为无关人士,但念在和喻文州的沟通中间还隔着他这么一层关系,张佳乐硬是要叫上黄少天一起到场。

虽然黄少天觉得自己被迫吃瓜只是这个损友纯粹出于不想让自己睡个好觉的私心。

那天之后黄少天和喻文州都被张佳乐拉入了staff群内,此时黄少天在群里说了声自己会迟些过去要先去食堂吃个饭。估计其他人也刚到教室还没开机,纷纷表示让黄少天带早点,三三两两一排菜单列了出来。细心点的想起来问黄少天去的是哪个食堂,接下来有人安利这个食堂的人气点心……

黄少天摁灭了屏幕,把手机塞进了口袋。

 

到了食堂黄少天又不知道吃什么了,打开手机看群里列的菜单,边买边看有没有自己中意的。等他终于买齐了东西,准备去教室给大家送福利,转身便看见了从门口走进来的喻文州。

喻文州没有再穿着死气沉沉的黑白校服,哪怕只是寻常不过的长t都衬出他独属于这个年龄少年人的朝气。喻文州看起来像是在找什么,应该是来找自己的,黄少天想。他趁着对方还没发现自己的空档好好观察了一下来人。

从看到喻文州第一眼起黄少天就觉得他有哪里不一样了,现在黄少天才反应过来,今天的喻文州没有戴眼镜。

喻文州的刘海有些长,平时戴着眼镜不明显,此刻可以看到他细碎的刘海堪堪压过了眉毛落在眼睛上方。看惯了喻文州戴着那副略显厚重的有框眼镜,如今再这么一看好像本来模糊的细节反而清晰了。

原来喻文州鼻梁比常人还要挺一些,原来喻文州的眼睛果然要比平日更有神采一些。黄少天本来就在离喻文州不远的侧方,这时趁着对方还没发现自己,悄悄绕到他后面一把揽住他的肩。

喻文州显然惊了一下,身体缩紧,警惕地看看来人。黄少天一边想,这个人的睫毛真长啊,一边提了提手里一大袋早点:“吃过了没?有什么想吃的,随便拿。”

喻文州认清是黄少天,放松了下来,身体还是有些僵硬。他自然也看到了群消息,知道黄少天手里的这些是要给人送过去:“不用了,我吃过了……”

喻文州说着下意识地做了个推眼镜的动作,推了个空才意识到自己没带眼镜,迅速垂下了眼睑,不落痕迹地低了低头。

“他们怕你找不到是哪间教室,让我来带你过去。”

“好啊,走吧。”

 

 

到教室门口的时候里面已经开拍了,两人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这一幕结束这才进去。黄少天体贴地送上早餐外卖,打量了眼这间教室:“果然大家高中都一样嘛。”

虽然还没开拍多久,大家此刻又纷纷停下先吃起了早餐。黄少天问:“你们怎么都不吃早饭这么认真的吗?”

回答各种各样的都有,搬着器材就不愿绕路去食堂啦,吃过了但没吃饱啦,本来不想吃但看大家的菜单突然又想吃的啦。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挑了喻文州前面的位置和他面对面坐下——此时喻文州已经重新戴好了眼镜。

“怎么又戴起来了,你眼睛度数很高吗?”

“还好吧,”喻文州皱了下眉,“习惯了。”

黄少天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打开刚买的一笼小笼包:“吃吗?”

一旁张佳乐见此,问:“你刚才不是跟我说这个卖完了吗?”

黄少天说:“是啊,我自己买了最后一笼,那可不是卖完了吗。”

张佳乐沉默。

吃到一半黄少天突然想起问喻文州:“你们班让在教室吃早餐吗?”

喻文州答:“不让。”

黄少天“嗯——”了一声:“还好我不是你们班的。”

喻文州沉默。

 

如果需要的话让喻文州沉默一个上午都没有问题,但是黄少天就坐不住了。

教室里开着空调,平常人多感觉不到,现在几个人待在偌大一个教室,体感还是很直观的。能吹空调黄少天当然不愿出去,等张佳乐又开拍后两人找了个暂时拍不到死角坐下面面相觑。

黄少天百无聊赖得看俩学弟学妹对着软绵绵的台词,喻文州非常有先见之明地带了本书来看。黄少天本来想拉着他一起开黑打游戏,看看喻文州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又只好放弃。刷了会儿手机觉得无趣,无意中从不知道谁的抽屉掏出一本小说来,总算能打发时间。

张佳乐拍摄进度很快,取完各种空镜素材也才临近正午。还了校服锁了教室谢过喻文州后众人作鸟兽散,黄少天想想现在这个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不晚,刚好趁此机会可以还喻文州上次垫钱的人情,邀他一起去吃中饭。

喻文州当然不会拒绝。

这次不可能再吃食堂了,两人走到附近的商场的时候差不多也到了饭点。黄少天问,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喻文州客气地说没有。

黄少天接着问,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喻文州摇头。

黄少天拊掌:“那我们去吃火锅吧。”

 

黄少天轻车熟路带着喻文州走,点单的时候介绍有什么招牌菜。喻文州其实之前来过一次,但只是缄口不扰黄少天的兴致。虽然是两个人一起拿着pad看的菜单,最后点下来黄少天一看都是自己想吃的,这才有点不好意思:“哎呀,好像都是我点的,你有什么想吃的吗你再看看——”

“就这些吧,我觉得都好。”

下了单后黄少天表示不够可以再加菜,喻文州点头应声。黄少天心里有些懊恼,明明是请人吃饭,反倒点了一桌自己爱吃的菜,对方虽然说不在乎……还好这是喻文州,黄少天想,实在是甜蜜的烦恼。

等锅底开始扑腾,汤水的热气和室内的冷气在喻文州的镜片上相遇凝成一片雾气,喻文州为了能看清自己筷子夹的到底是肉是菜只好把眼镜摘下的时候,黄少天忽然觉得,夏天真的很适合吃火锅。


tbc


14 Aug 2018
 
评论(7)
 
热度(63)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