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四十七3

3.


喻文州试图期待了一下,两个人买完奶茶顺水推舟去附近的商场或者沿街的小店吃饭,从人生谈到理想再……

在两人走出奶茶店的那一刻,理想破灭了。

黄少天真的只是买了两杯奶茶,随后毫不留恋地和喻文州道别。喻文州看着对方在街口等红绿灯,侧脸的弧线被夕阳细细地用金线勾勒了一遍。黄少天好像嘟囔了一声,不知怎么回过头,看见还在原地的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笑了一下:“怎么了?”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奶茶吸管上的齿痕,鬼使神差地走上前拍了拍黄少天的头:“你有根头发翘起来了。”

黄少天也为喻文州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一下,“哦”了一声:“我走了。”

喻文州在心里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再见。”

 

喻文州去找李轩他们的时候两人李轩还在旁边等号。赖靖看见走来的喻文州,朝喻文州挥了挥手,问:“你不是说文州不过来了吗?”

李轩顾左右而言他,心说我哪知道这剧本不对啊。

“说我什么?”

“轩哥说你色令智昏抛下我们一个人去吃好的了。”赖靖丝毫不管李轩抛来的眼色朝喻文州坦白。

李轩仗着身高优势按住他的脑袋:“青啊,轩哥没教你成语是不能乱用的吗?要不要轩哥给你补补课啊?”

“得了吧,文州都跟我说了,你初中有一次作文才……”

赖靖还没说完,就被李轩一阵猛揉。

喻文州本来也没打算计较,还没伤春悲秋地叹口气,又被打闹的两人逗笑。

 

喻文州和黄少天依旧保持着不愠不的火线上聊天的网友关系,喻文州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落。能和黄少天有现在这样的交集已经是可遇不可求,但人的贪心总是无法满足的,他还想像其他人一样站在黄少天的旁边,可以肆无忌惮地亲近黄少天。

黄少天就没那么多烦恼,除了越来越临近的考试周。他这学期的课不算太多,而且还有一部分是考查课,闲得不行。

黄少天在群里贴出自己的考试安排,引得张佳乐几乎想跳出屏幕当场暴揍他一顿。

张佳乐已经不止一次抱怨自己本学期课多得可怕,考查课的期末作业也让人头大。张佳乐此时正焦头烂额地鼓捣他某门课的期末微电影作业。忙了大半个下午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就见黄少天在群里拉仇恨,见人清闲立刻把人召唤了过来。

“哟,还有模有样的嘛。”

黄少天来得很快,见周围又是架好的机位又是打光板,调侃着吹了声口哨。

“有模有样个鬼,早点让老子拍完了事得了。”

张佳乐说到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这是小组作业,老师给分的组人本来就少不说,小组中总是会有要么临时有事不能完成要么就找各种借口不愿参与的组员。本来还算一个人员齐备的组,现在干活的主力加上张佳乐一共才两个人。两个人又要拍又要演实在超纲,演员只能请外援。

黄少天朝孙哲平打了个招呼,朝张佳乐问:“大孙还在给你当苦力呢?需要我干嘛?”

“混个群演,喏,你从这,”张佳乐一指,“往那边走,其他人你别管,我喊停了你再停。”

行,黄少天看了看:“就我一个人?”

张佳乐托腮:“最好再来几个穿校服的学生。”

 

这个场景本来就是在校园,不远处就是附中的教学楼,张佳乐也是考虑到了这点,特意选了放学的时间。他本意打算要么随便向路过的学生借一借校服找人走一遭,或者干脆拜托别人帮个忙过个镜头。

为了镜头干净他们本来找的位置就稍微有偏,经过这条路的学生实在不多。另外也不知现在学生不是害羞就是戒备心都强,好不容易问到几个都摇头摆手拒绝了。

张佳乐手肘戳戳黄少天随口问了问:“哎,你有认识的附中的学生吗?”

黄少天托腮:“好像还真有一个。”

张佳乐眼睛一亮:“那还等什么?赶紧叫来啊!”

“那你刚才说的什么、路人镜头不拍了?”

“等人来了再说,那先拍下一幕吧。”张佳乐大手一挥,跟找来的两个主演商量接下来的镜头。

黄少天无措于张佳乐的随便,一边想着拍好之后怎么都得要一份成片,妥妥的黑历史,一边在微信里问喻文州现在有没有空。

 

喻文州来得很快,带着李轩等几人一起来充数。黄少天叮嘱,人等会儿还有晚自习的啊,你动作快点。张佳乐朝他摆手示意知道,之后丝毫不拖泥带水完成了路人镜头。

说到底这个电影作业老师考察的不是演技,张佳乐重点都在镜头上,关于演员的部分能过得去就行。

镜头完成得很快,张佳乐表示今天可以收工,所有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几个演员也是找来的学弟学妹拜托来帮忙,结束后打了个招呼就先走了。喻文州还在原地,问还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黄少天觉得匆匆喊人来没事了又直接打发了不太好,但还让人留下来帮忙就更不好意思了——他自己都是来打酱油。正要说为表感谢下次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张佳乐此时毫不客气揽过喻文州的肩:“有啊!学弟啊,其实吧,这个,我们想借用一下你们的教室,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黄少天吐槽:“你找间你们院的空教室不就好了?”

“这能一样吗?我们教室有——”张佳乐转过头来瞪他一眼,手比划了一下,“这么多书吗,有高考倒计时吗?你到底有没有看我发给你的剧本?我们拍的是青春校园……”

张佳乐还没说完,喻文州小声纠正:“我们教室也没有高考倒计时。”

“……没关系,可以加一个嘛!你看,你和黄少这么熟,大家都是熟人也放心对不对?”

喻文州当然没什么不放心的,更何况他是班长,完全就是一句话的事。他偏过头看看黄少天,旁边张佳乐也在朝后者使眼色。黄少天可以忽略张佳乐的眼刀,但喻文州小心且带有询问意味的目光穿过镜片流泻出来,黄少天说不上心虚,可偏偏不但不能无视还要替张佳乐说话把人情算在自己头上。

黄少天心思涌动,正准备说什么,喻文州已经应下来,麻利地和张佳乐定下时间并且交换了联系方式。

等两人说完,喻文州来到黄少天跟前飞快地打声招呼表示晚自习快要开始了自己一行人就先回去了,黄少天拍拍对方的背:“行,麻烦你们了!”

喻文州低声说了句不用客气,随后抿起嘴,和朋友匆匆走了。


待人走后路人甲黄少天后知后觉回味过来自己这次被叫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看着孙哲平在收三脚架,“啧”了一声,你怎么这么熟练。

孙哲平装袋后一把往黄少天怀里一扔:“跟谱架差不多。”

孙哲平早年学过小提琴,据本人说后来手伤就放了下来。这年头谁没学过一两个才艺呢,黄少天自己以前有兴趣也扒拉过两年吉他,后来学习忙也不再碰。

黄少天嘴上抱怨着重,还是接过,看着他和忙来忙去的张佳乐。他是为数不多知道两人的关系的人。虽然不少人拿两人关系说笑,不得不说群众的眼睛真的雪亮,但这种事情放到现在这个环境确实不被大多数人看好。奇就奇在有这么几次两人顺着其他人打趣的话承认了,大家反而不相信了。

黄少天想到自己的烂桃花,想到那天奶茶店的尴尬,想到喻文州,想到他那双藏拙似的黑黑亮亮的眼睛,一时说不出话。


tbc


08 Aug 2018
 
评论(6)
 
热度(65)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