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四十七2


2.


喻文州借此开始和黄少天聊起来,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黄少天在说。说起来两人的聊天也并不是那么频繁,黄少天只是对“可能是后辈的”喻文州感兴趣,抛开了这个大概只能是朋友圈点赞里的一个名字。喻文州当然不想自己在黄少天眼里只是这么一个名字,绞尽脑汁也要找话题引黄少天说话。

黄少天是闲得无所谓,好像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秒回,喻文州只能利用各种课余时间回复黄少天。那天在黄少天面前喻文州实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只能表现得沉迷于好像手机不能自拔,现在喻文州真的变得每时每刻离不开手机似的,活脱脱一个网瘾少年。

不知情人喻文州现同桌见状悄悄去问李轩:“哎,文州最近……是不是网恋了?”

同桌问的时机实在不太好,李轩嘴里一颗话梅差点噎在喉咙,眼泪都要出来了,随即又忍不住发笑。李轩此状实在骇人,同桌赶紧转向张新杰,话还没出口喻文州此刻终于抬头看向几人,同桌屁颠屁颠跑回座位凑近喻文州去勾他的肩:“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看轩哥已经被我严刑逼供过了——是哪家的妹子?”

喻文州回头去看李轩,后者刚好正在抹眼角的泪花,看起来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喻文州知道他们大概又在闹着玩些什么,也笑了一下:“什么?”

“哇,你们……”

同桌接着要控诉,这时门口跑来隔壁班一个同学:“喻文州在吗?”

在,喻文州起身示意。

“严老师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拿下卷子。”

“好的,谢谢。”

同学转达到位功成身退,这边同桌的注意力已经被“卷子”两字吸引走:“什么?晚上难道又要考试?”

喻文州拍拍他的肩:“我去看看。”

同桌顿感无力趴在桌上朝他摆摆手:“你还是别回来了比较好。”

 

喻文州再见到黄少天的时候桃花已经簌簌落了一地,学校里的日本晚樱开得正好。刚考完月考最后一门,几人结伴去买奶茶。校门口对面的马路上奶茶店就有一排,同桌非说想喝隔壁街某奶茶店的百香果,只能暂且兵分两路。

一进门喻文州就看见一头张扬的黄发,黄少天半倚在柜台上看菜单,身旁站着看起来年纪相仿的男性伸出手虚环着黄少天的腰,在其耳旁说些什么。

喻文州大脑空白了一秒,几乎无意识想转身离开的时候后面的李轩跟上来堵在门口。正当喻文州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时候,黄少天看了过来。


黄少天本来只是顺路来买个奶茶,遇上这人心里就在叫苦。身旁这人俨然就是徐景熙口中的“烂摊子事”。起因还要从上个学期说起。

学校校报当时弄了个校草评选专题,黄少天一不知评选标准,二不知投票渠道,莫名其妙来了人采访,莫名其妙上了报。等拿到那期报纸黄少天才惊觉原来学校是有校报的。不过这么一来竟也小有名气,闻名而来的不少。黄少天看似大大咧咧和谁都能称兄道弟,实则油盐不进。他认准的事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没被看上的人做得再多也难被看上一眼。妹子们知难而退,而眼前这位则是大浪淘沙下仅留的一朵奇葩。

这位男性姓易名宁,家境大概不错,平常总是小少爷般的做派。他比黄少天高一届,毫不避讳地单刀直入向黄少天告白遭拒,随后本着欲扬先抑的原则退一步和黄少天从朋友做起。黄少天虽然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单就朋友层面来说还蛮欣赏他,如果两人不是以这种方式认识可能关系要比现在亲密得多。

易少爷度抓得非常精准,踩在黄少天的底线,偶尔拉个小手搭个小肩搂个小腰,黄少天也分不清他到底是占便宜还是普通的接触,时间久了黄少天也不太在意了,权当多了个损友。

当然,这些并不能说明黄少天此刻不想见到这个损友的心情。黄少天看着菜单正想着一会儿怎么脱身,听见门上的铃声轻响,转头往门口望了望。

 

古龙在书里写,“他笑的时候,是眼睛先笑,然后笑意就缓缓自眼睛里扩散,最后到达他的嘴,就仿佛冰雪缓缓在融化。”喻文州这才明白书里写的是真的,黄少天看着他,从眼睛里蔓延出来的笑意将他的眼睛衬得发亮。喻文州藏在镜片后的眼睛眨了眨,掩饰性地推了推眼镜。

“哎,文州啊,”黄少天拍掉易宁的手,笑嘻嘻地走过去揽住喻文州的肩直往怀里带,“你也来买奶茶吗?真是好巧好巧的哈。”

黄少天说话时并不看着喻文州,尾音故意拉了拉,惹得李轩几乎要起鸡皮疙瘩,纠结是否要上前救场,但看喻文州依然处变不惊的姿态,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喻文州身子有些僵,低低地“嗯”了一声,看看黄少天,又看看易宁。后者也在看他,笑着说:“哎呦,这是……?”

“我弟弟,亲的!怎么,不像吗?”黄少天睁着眼睛胡诌的本事一向一流,此刻故意与喻文州挨得极近,发尾挨着发梢。两张脸摆在一起,要眼前人评判一番。

易宁知道黄少天在诓他,那也要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像,少天说像当然就像。”

黄少天接着笑:“有多像?”

“……”

路人李轩差点笑出声,黄少天睁眼说瞎话不说,朋友也是如此,真是物以类聚古人诚不欺我。

这边喻文州自然是没有闲情吐槽这些,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耳旁。黄少天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颊偶尔也与他擦过,耳朵更是不时碰一下。好在喻文州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功力,眼镜很大程度上遮挡了眼睛里藏不住的情绪。

易宁没想到黄少天还要问下去,卡了一下,再要说话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不耐地“好好”应了半天,大约有什么急事,打了个招呼先走了。

 

黄少天这才放开喻文州,不自在地刮了刮鼻尖:“不好意思啊,我朋友、不太会说话。”

围观了全程的李轩心说是啊,人哪有您会说呢。

事实上从喻文州进来到易宁离开,后者在喻文州面前连几个字都没说上。喻文州看穿了黄少天小动作,只是机械地点点头。

黄少天见喻文州还是一副话不多又乖巧的样子,觉得眼前这个后辈实在可亲可爱,顿时又没了形,和喻文州勾肩搭背起来。

“上次你请我吃饭我还没好好谢谢你,今天喝什么?我请。”黄少天指着他的鼻子,“你如果再拒绝我也太没面子了。”

黄少天眉尖上扬,唇边带笑,声音又清又亮,喻文州也跟着淡淡笑起来。黄少天看向一旁的李轩:“那是你朋友吗?刚好一起……”

李轩心里一惊,他自进门和喻文州就没说过话,连一个眼神交流都没有,只能说黄少天观察力惊人。心里弹幕飘过一片,李轩嘴上也不耽搁,非常会审时度势地说:“谢谢学长,不用了。我突然觉得青青刚才说的那个什么百香果很好喝的样子,我去找他了。”

青青也就是喻文州的同桌,姓赖,单字一个靖。最开始是班上和他关系不错的一个妹子这么喊,之后传开了成了正式称号,关系好的都会这么叫。

喻文州在心里给好友点了一万个赞,自然不会留人,十分关切地说:“青青没什么分寸你多看着点他,别等会儿饮料喝多了又吃不下饭。”

李轩飞快点头遁走,喻文州这才转头朝黄少天报以歉意一笑。


tbc



06 Jul 2018
 
评论(3)
 
热度(6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