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四十七1


1.

黄少天翻找口袋的动作显然惊动了排在他后面的人,黄少天也知道自己不是第一次不小心碰到别人,急忙道了声歉。后面的少年穿着校服,显然是附中的学生,见此状摘下耳机,终于从手机中抬起头来,轻声问:“怎么了?”
黄少天表情有点懊恼,刮了刮鼻尖掩饰尴尬:“我忘带手机和饭卡了,身上好像也没带现金……”
少年明了了情况,点了下头,见窗口后面的阿姨一直盯着黄少天,一副“不付钱就不下单”的仗势。少年也不客气,上前点了份卤肉饭,末了边扫着二维码边说:“和前面的一起付。”
黄少天更不好意思了,先是忙说不用麻烦了,见少年手机上支付成功的页面又说,要不你加下我微信我回头把钱转给你。
少年抿了抿唇,明显是在犹豫。黄少天心里一怔,心说我看起来没那么像是图谋不轨的坏人吧,正在腹诽,少年还是把手机递给他。黄少天接过飞快地添加了自己好友:“好了,等我回去加了你把钱转给你,谢啦。”
不客气,少年还是抿着唇,接过手机才小声回了句。
少年看起来非常文静,戴着副有框眼镜,耳机虽然摘了,现在又低着头摆弄手机。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给对方发了张好人卡,看到他校服胸前印的校徽,一想说不定还是未来师弟,更来了兴致,忍不住就要和人多说两句:“你……”
黄少天一个字都没说完,就被窗口阿姨提醒取餐的叫号声打断,他无法,见少年端了餐盘就要走,赶忙问了句:“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此时不远处有人叫了个名字,少年闻声往那个方向看去,黄少天知道这就是少年的名字了,只是人声嘈杂没有听清,文什么?
少年回头:“喻文州。”
“啊?”
“比喻的喻。”
黄少天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小虎牙明晃晃现出来:“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
黄少天本来想和他拍个肩什么的打个招呼,见他双手端着餐盘,戴着眼镜更显得整个人一副少年人的冷清,视线在他身上转了一圈,最后拍了拍他的头:“谢啦,我先走了,回见。”
黄少天拎着打包的袋子晃晃悠悠走远了,出门前还不忘对他摆摆手。
少年低了低下颚,像是微微点了点头。
 
黄少天回到宿舍把饭盒往郑轩桌上一丢:“还不下来?”
郑轩懒洋洋应了声,慢腾腾地才从床上爬下来:“黄少,你没带手机?刚才你手机响了不知道谁打的电话。”
黄少天已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拿着手机忿忿地说:“别提了,前面出门的时候忘拿了,身上也没带钱,我到了食堂点完餐才发现。”
“那你……?”
黄少天撇撇嘴:“附中一个学生帮我垫了。”
旁边徐景熙本来在打游戏,听着两人的对话也乐了:“黄少,你看看你,都大学生了,一顿晚饭的钱都拿不出来。”
黄少天好气又好笑,磨着牙假意一怒:“有本事晚上jjc见。”
徐景熙不说话了,还是忍不住笑,黄少天不再理会他,添加了喻文州好友,把钱转了过去。
黄少天边掰开筷子边说:“这个小学弟人可好了,要是以后来我们学校我一定罩着他。”
“得了吧,就你身上这么烂摊子事,还罩别人……”
黄少天一听这茬就烦:“怪我咯?你今天是不是特别想和我jjc来几把?”
“我不是,我没有。”徐景熙重新戴回耳机表示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黄少天哼哼两声打开一个视频下饭。
 
收到黄少天转账的时候喻文州还在吃饭,见有新消息毫不犹豫点了进去。对着屏幕看了半天,转而问坐在对面的李轩:“你说这个钱我是接还是不接?”
“啊?你问我?你问新杰。”说着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张新杰。
张新杰这才抬头,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停顿了几秒后非常有默契地同时低头接着吃饭。
“你们干嘛,眼神确认了啥?就遇上对的人了?”
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我,是他,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轩还是没明白,不过关于喻文州喜欢那个黄毛哦不、黄少天的事,他当然知道。

喻文州在读的附中就在大学里,现在大家都爱点外卖或者直接到外面下馆子,一到饭点离附中教学楼近的二食堂里反而黑压压一片附中的黑白校服。
喻文州最开始会注意到黄少天也是在这里。
本来年龄相差不大,单看脸说不定还会把黄少天认成附中的学生,可一头黄发在其中实在出众,况且黄少天总是一副精神奕奕的神采。喻文州自从会下意识地开始留意黄少天的时候便会去追逐他的目光。

黄少天眼睛只一转,仿佛都有光从中溢出来,明亮又耀眼,直接透进隐在眼镜后的喻文州漆黑的眼睛里,也点上了一抹光似的。
喻文州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这清光只是望之弥高又转瞬即逝的一簇光华,兴许即刻就会消灭了踪影。

自从开始关注一个人,好像这个人也会频繁在眼前出现。不仅是食堂,篮球场,自校门口一直延伸进来的林荫道,喻文州在大学内闲逛的时间多了起来,不经意间寻找黄少天的身影也多了起来。
晚自习还没开始,喻文州终于不再以消食为由拉着好友一起逛校园。他回到教室在座位上正襟危坐,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和黄少天的对话框,明明灭灭。喻文州打了字,又删除,最后琢磨着再犹豫就要上课了,他想和黄少天聊天说话的心情不允许他拖到下课,终于发出了一条消息。
“不用了,这顿算我的吧。”
黄少天不知是在玩手机还是怎么,回复的速度快得惊人:“这样不太好吧。”还加了一个挠头的表情。
喻文州想起黄少天前面刮鼻尖的神态,脑补了一下黄少天的表情,一下就笑了起来。
喻文州养成习惯想推一推略微滑下鼻梁的眼镜,突然觉得碍事又摘了下来。
“学长客气了。”
“学长”两个字显然戳中黄少天,消息一条接一条冒出,很快挤满整个屏幕。
“什么,你打算报我们学校吗???”
“学弟你高几啊?文科理科?我帮你参考参考。”
“我跟你说我们学校……”
喻文州直等到不再有新消息进来这才一条一条慢慢回复,可惜他打字速度实在不快,还没说几句就听见上课铃声响起。
身为班长自然不能带头无视纪律,只能草草以一句“不说了,上课了”收尾。喻文州重又戴回眼镜,环视了教室一圈,满意地收起手机拿出一本练习册。


tbc


最近又沉迷りぶ的アカイト 所以用了47当名字 带噶意会就好(。


04 Jul 2018
 
评论(6)
 
热度(145)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