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确信犯

· @夭夭 gn的点文

·喻黄,带林方玩

·林方联文在敲妹 @我是夏天还是. 那,等她放出来后挂链接


黄少天有个喜欢的人。

方锐想了想:“喻文州吧?”

黄少天毛都要炸起来:“你不要在我面前提他!谁他妈会喜欢他!?”

方锐眉尖一勾,示意不远处的妹子们:“你去那边问问,不喜欢他的人比认识我的人都少。”

黄少天沉默下来,过了半天张佳乐开口问:“所以认识你的人不多?”

方锐看看张佳乐,连槽都不愿吐了,又看看黄少天,后者正拿着酒杯,眼睛冒着冷凝的光。方锐顺着黄少天的视线看过去——喻文州被围在一群姑娘中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方锐拍了一下黄少天:“哎你收敛一点、”

黄少天突然举了举杯,一饮而尽。方锐赶紧又看回去,喻文州拿着空杯,嘴上好像还说着什么。方锐叹了口气:“算了,你们尽情怼吧,不要殃及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就行。”

张佳乐已经绕了出来,拉拉方锐:“正主来了。”

“什么正主?”

张佳乐奇怪地看他一眼:“你真不知道啊?”

方锐摇摇头,凑到张佳乐耳边小声问:“难道少天喜欢的不是喻文州?”

张佳乐意味深长地看看他:“那个姑娘才是。”

前面走进来的姑娘已经找了位置坐下,就在喻文州不远处。方锐的目光在姑娘落座后才移回来:“是什么?喻文州喜欢那个姑娘?”

包厢里有点吵他的声音不小,黄少天大约也听见了,张佳乐瞄了瞄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两个人都喜欢。”

 

姑娘姓姜,和黄少天同届。两人不是一个院,但同在学生会。黄少天在的部门和姑娘所处的部门历来关系交好,第一年两个部门合办比赛黄少天才和姑娘说第一句话,第二年联谊的时候已经能自然地坐在一起说笑了。

张佳乐笑问,你不会是为了妹子才留部吧,黄少天当时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姑娘比较文静,话不是很多,但是那种认真的人,长相在学生会里绝对能够排前,听说在自己院里也很受欢迎。

黄少天对学生会的事情不能说很上心,当时会去填入学生会的申请表还是方锐硬拉着他一起填的。两人当然都过了面试,只是黄少天被调剂到其他部门。本来方锐只是拿申请表的时候顺便拉上了黄少天,大一结束以为黄少天会退部,没想到竟然留了下来。

方锐好不容易找到了个问题可以去找林敬言,如此这般一说,问林敬言觉得怎么样。

林敬言在整理文件夹,纸张“哗”地翻过一页,像是想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低着头说:“可能是有在意的人吧。”

方锐坐在桌前转笔玩,电脑开着文档,旁边一份打印出来的策划被红笔划出不少地方。听林敬言这么一说方锐想了想,盯着正把一个文件夹塞进书柜的背影,竟觉得十分有理。

“有道理,”方锐把笔一丢,“不过他会在意谁?”

林敬言走过来看了看屏幕,拿过笔把笔帽盖上:“要改的地方都改了吗?”

“哦我知道了!”方锐打了个响指,“是喻文州!”

林敬言看了看他,叹了口气。

 

喻文州大一的时候和姑娘在同一个部门,大二的时候被部长推荐去参加主席团竞选,成功入选主席团,成为原部门和黄少天所在部门的分管主席。

黄少天第一次见喻文州是大一下学期两个部门合办的一个比赛。比赛前布置大家要布置舞台,喻文州和一个姑娘要一起搬一个长桌,黄少天见了去把姑娘换下。喻文州对他笑了笑:“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黄少天笑嘻嘻地说:“你们部门姑娘太多啦,真该和我们换换。”

好啊,喻文州也笑着说,把你换过来吧。

比赛结束后两个部门庆祝一起吃了个饭,席间不知道是谁起的头,拿黄少天和那姑娘说事,大家自然而然开始起哄。黄少天看了另一个当事人一眼,含含糊糊地带过,七七八八开始闲扯,把别人都说烦了,赶紧跳过话题,挑了个黄少天插不上嘴的,黄少天这才挑挑眉尖,开始夹菜。

侧过头的时候刚好对上旁边喻文州的目光,后者正端起茶壶:“喝茶吗?”

哦哦,黄少天嘴里还咬着筷子,把杯子推过去:“谢谢啊。”

 

黄少天因为意外留部又被起哄了一波,被大家怂恿着去告白。方锐刚从外面回来,脸上笑出的花还没谢,听见大家在说这个,吹了个口哨应和:“是啊黄少,爱要勇敢大声说出来!说不定喻文州也喜欢你呢?”

说完空气突然安静,方锐坐回自己的位置才发现众人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啊……怎么,你们不是在说这个吗?”

黄少天去活动室交申报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个。最初填申请表是为了陪方锐,他笔试几乎乱写,面试吊儿郎当地套了件T恤就去了,哪像方锐梳了头发穿着白衬衫竟然一副人模人样。方锐说黄少天你头发乱了,黄少天“哦”了一声随手抓了一下头发,方锐看着他还想说什么,黄少天作势要去抓他的头发,方锐连忙改口,哎少天你今天真他妈帅。

申请的人这么多,虽然是被调剂到其他部门,收到录取通知短信的时候黄少天仍是一惊。看那天去面试的人看起来一个个深藏不露的,这个部门到底是多缺人才会把自己调过去。黄少天仔细一看,网信部,当下释然,原来是专业对口。

黄少天虽然对部门的事说不上敷衍,自己该完成的那份总是做得很好,可其他看什么都好像漫不经心的样子。第一学年末部长私下问他会不会留部,黄少天含糊其辞,再看吧。

 

黄少天推开半掩的门才发现有人在里面,对方本来在看书,看见黄少天进来笑着打了声招呼。黄少天应了声,摸了下鼻子,看了眼贴在墙上的值班表:“值班啊?”

“嗯,”对方点头,“你今天下午也没课吗?”

“……没、”

……本来是有的,黄少天午睡睡过了头,醒来宿舍就自己一个人,躺了半天决定把表写完交过来。黄少天有些心虚,绕过这个:“怎么今年还给你排了班啊?”

“是呀,可能我这学期课少吧。”对方先叹了口气,然后又笑起来。

“我去年两个学期都被排在早上第一班,今年就算排到我也不去了。”黄少天站在她旁边的桌前,随手翻起一沓文件。

姜妹子人好气质好,新媒体一枝花,莫名其妙被和黄少天牵扯到一起。黄少天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好一姑娘被自己这么一搅和多可惜,后来别人说得多了反而没什么了。

那些话他本来不是很在意,可这次突然想起来,一下子各种人的各种话在耳边响起——黄少天扬了扬手里的几张纸:“申报表是放这个文件夹的吗?”

嗯,姑娘已经站起身走过来:“还是我来吧,我要先登记一下。”

黄少天正要说话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两人一同看向门口。

“打扰了。”喻文州站在门外说了一声,这才推了门走进来。

黄少天怔了一下,情绪很快转回来。喻文州像是先看见黄少天,对他微点点头,这才叫了声小姜。大概是部门里有什么事,小姜一时也不能拿主意,还是要部长来做决定,喻文州拿过一叠文件给她交代。

黄少天在一边轻车熟路地拿过签到本把该登记的内容写完,适时插了句嘴:“这个我已经写好了,先走了。”

“谢谢啦。”小姜歪了歪身子看过来。

不客气,黄少天同时也向喻文州点了点头,晃悠悠走出去。快要到楼梯口的时候喻文州在后面叫住他:

“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学生会每年都有内部的元旦晚会,结束后会有联谊,去的人不少,七七八八各部门的人都有,主席团里也去了几个。喻文州本来很少参加这样的活动,这次不知怎么竟然也到场。

方锐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哎、哎……不是,他们俩……啊?”

黄少天被同部的其他人叫走,张佳乐这才放大声音说话,方锐抬头刚好对上林敬言的视线,把他也叫了过来。

“老林!”方锐拍了拍黄少天刚才空出来的位置示意他坐下,“你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没有共享?”

林敬言听到他们提起黄少天就明白过来,笑着说:“什么内部消息?”

“得了吧,你别装了!你们主席团的整天谁知道在想什么,是不是私下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方锐愤愤不平,“说好的公平竞争呢?”

张佳乐听得一头雾水:“人家三个人的事,你们两个竞争什么?”

“我之前和他分析,少天为什么会留部,然后就打了个赌,我赌少天对喻文州有意思,他赌喻文州对少天有意思,你现在跟我说莫名跳出来一个妹子!?”

张佳乐看了林敬言一眼,对方正笑得眼睛都要眯起来,看着方锐。张佳乐叹了一口气,拍拍方锐的肩:“祝你好运。”

方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投来的不可描述的眼神,张佳乐打了声招呼也去找同学。方锐目送他离开,念念有词:“张佳乐这么一口毒奶,我大概要输。”

 

本来这种场合黄少天就不是很喜欢出风头,更何况现在心情不爽,但不知道是张佳乐还是方锐给黄少天点了一首歌,这也没什么好推辞的。黄少天看了半天没找到话筒,只好走到前面的立式麦克风前。

只是普通的口水歌,喻文州眨了下眼睛,这样的风格真适合黄少天,好像他站在那里聚光灯就应该打在他身上,他周围一圈就是比旁边都亮一点。

黄少天大大方方地唱完,尾奏还没有结束,他正要离开,有个男生走过来接替。黄少天没想太多,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才发现旁边是喻文州。还没摆出什么表情,就听见音箱里传出来的告白。

黄少天愣了一下,看了看喻文州,没想到刚好对上后者的目光。喻文州似乎还笑了笑,旋转灯一闪即逝,黄少天没来得及看清,只是微抿起嘴移开视线。

突如其来的告白也让小姜一惊,底下的人自然是看热闹不闲事大,有人带个头,就一起开始喊“在一起”。拿黄少天和这姑娘说事的毕竟还局限于本部门或者亲友,现在这种场合,自然还是起哄的多一点。

小姜也像是怔了一下,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往这边看了一眼,随即找了个托辞拒绝。她好歹话没有说得太绝,而且马上有人过去圆场,事情就这么过去。

黄少天心里一沉,他知道小姜那一眼绝不是看他,他们的视线根本没有对上。他也懒得再去看喻文州的表情了,喻文州那天已经说得这么清楚,如果只是喻文州单方面,还可以是公平竞争,但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黄少天不觉得他有多喜欢人家姑娘,好感有些,再加上朋友们的顺水推舟,试试也不是没有可能。没有太大的投入也没有太大的失望,但黄少天对身旁的人还是莫名有些不爽,既然喻文州都单独来找他坦白了还藏藏捏捏的不把事情说清楚,亏他以前还觉得喻文州好……

 

包厢里闷得不行,坐了一会儿黄少天终于决定出去,周围除了喻文州没有认识的人,也不必特意找什么借口。

他想吃冰淇淋,最后只找到一家奶茶店,等的时候又来了两个妹子,也是学生会一起联谊的,不是一个部门,但以前有次活动的时候打过照面,还算有些印象。两人看到黄少天先打了个招呼,然后又接着前面的话题。

“哎,竟然挑这个场合告白,真是……”

另一个笑起来:“别人大概也不知道吧?不过确实,喻总就坐在场下,谁会挑这种时候啊。”

黄少天接过奶茶,和两人打了个招呼,正要离开又一句话飘进耳朵,黄少天脚步顿了一下,随即匆匆离开。

“听说小姜以前向喻总告白拒绝了,是不是真的啊?”

 

黄少天脑袋一片混乱,这都什么和什么?如果这两个妹子说的是真的,那喻文州那天下午完全是在骗他!他下意识地走回ktv门口,还在整理个中利害,抬头看见喻文州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往他这个方向看。

黄少天停在台阶前,对上喻文州的视线,喻文州看见黄少天,脸上还带着笑:“我见你很久都没有回来,出来看看你。”

喻文州好像真的关心他一样,黄少天冷冷地盯着他,一时半会没有说话。

黄少天大约还是第一次面对面地对喻文州展现出这么明显的敌意,喻文州以为他还在介意刚才的事:“少天……”

沉默了许久黄少天终于控制好情绪,一字一句地说:“喻文州,我本来对她没有太多的意思,也没那么讨厌你,但我最讨厌别人骗我。有话你可以直说,不必在我面前拐弯抹角。”

喻文州反而愣了一下,重点全放在了前半句,甚至笑了一下。

黄少天被他这么一笑更是来气,看着他一步一步走下台阶,在他身旁站定。

“对不起,少天,我向你道歉,”喻文州温和地慢慢说,“那天我跟你说我对别人有意思是我骗你的。”

“我不喜欢别人,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人都是你。”

黄少天前半句听着还算舒服,没想到喻文州认错这么快,但最后一句几乎是在他耳边炸开,他吃惊地看着喻文州:“你说什么!?”

楼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音大到这里都可以听见。黄少天看了看表,大约是过零点在庆祝跨年,本来这时候他说不定也会和张佳乐或方锐互相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地说两句,现在却站在寒风中听喻文州的告白。

“你大概已经不记得了,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部门活动,面试的那天我坐在你后面一排,你问我借了一支笔。”

都是一年以前的事了,黄少天隐约记得当时要填什么东西到处借笔。一个教室里几个部门的人都有,去面试的人这么多,他本来就没什么兴趣,哪会记得后面坐着什么人。

“我知道你是直的,我以为你喜欢……”

“所以你就这样骗我?”黄少天算是清楚喻文州莫名其妙的逻辑了,好气又好笑,没过多久突然又想到什么,“不对,那为什么张佳乐会知道你……”

喻文州没有回答,黄少天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明白过来。是了,张佳乐也说到底也是学生会的,和自己关系要好也不是需要掩饰的事,谁知道喻文州是不是放出什么风声,也就方锐全程一副在状况外的样子——没想到竟然真让他说对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转转眼睛,先是恍然继而更戒备地看他:“好了我算是明白了……话我先说在前头,你既然也知道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你也不要再在我面前耍什么小伎俩。”

喻文州只是笑,半晌黄少天的手机突然响起,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再接通,“嗯、嗯,我先走了就不回去了……好,挂了。”

黄少天把手机塞进口袋:“走了。”说着转身真的就这么直接离开,喻文州在他身后说了声“新年快乐”,黄少天当然不愿理他,继续往前走去。

 

喻文州目送黄少天消失在转角,呼出一口白雾,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起雪来。

这是他和黄少天一起跨的第一个年,没关系,他们才刚刚开始。


Fin.

02 Mar 2017
 
评论(11)
 
热度(210)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