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千堆雪14

14.


黄少天心跳了一下,但很快平复过来,理智让他拾回清醒,语速却不自觉地快了些:“你现在说我没有给你机会?哪次不是我先打电话给你先找你聊天,有多少次是你先主动联系的我?你现在却说你没有机会?”

喻文州垂了垂眼睑,睫毛投下一片阴影,随即又抬起来重新对上黄少天的目光:“抱歉,这是我的不是……我知道从我准备考试的时候可能就开始这样,后来刚去学校事情有点多,忽略了你。”

“说实话当时我不知道我将来是会留在那还是回来,我怕我最后会选择留下来,我怕我留下来你不愿意来找我,我怕、”喻文州停顿了一下,“我怕你不会愿意等我,所以我尊重你的决定,少天。”

说到最后喻文州甚至还笑了一下。

黄少天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冬天,寒夜站在冷风中,喻文州先是在电话那头同意分手,然后站在暖黄的路灯下向他告白。

他不是不知道喻文州的难处,这些问题横在他们之间,谁都绕不过去。他有自己的私心,但也不想成为喻文州的累赘,不想干扰他的选择,成为他的负担。

现实冰冷又无情,像他们同居时的那些小矛盾,最后总是要化解,只是这次两人都选择了最干脆也最残酷的解决方法,一点余地都没有。

 

“按你这么说都怪我咯。”黄少天目光往旁移了移又转回来,眨了下眼睛,似乎想说什么还是作罢。

“怪我,我很后悔,”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地说,“如果当时我能再自私一点就好了。”

喻文州神情款款眼睛像覆了一层水,黄少天简直受不了这种表情。他转过头声音却不自知小了一点:“你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少天,我是真的想回来找你,”喻文州向他走近了一点,“如果你愿意再和我试试。”

少来这一套,黄少天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老板拿着洗好的照片走出来。

“果然放久了还是不行,”老板边摇头边又把照片递出来,“如果你们还有这么放了这么久的胶片最好早点洗出来。”

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把两张照片一起接过:“没有了,就这两张,谢谢老板。”

黄少天掏口袋要付钱,喻文州已经先一步把钱推出去。这种事也没必要争来争去的,黄少天干脆低头看照片,第一张是他自己当年选的,他和喻文州的合照。

 

照片是郑轩拍的,郑轩摄影本来就不怎么行,胶卷更是第一次接手,别说构图一塌糊涂,黄少天明明和喻文州对着镜头站了半天,郑轩竟然拍出一张抓拍。胶卷不像数码,拍出来一张就是一张,郑轩开始试了几次都说不行,黄少天心疼胶卷,说算了你还是别拍了太浪费了,这边站累了和喻文州讲话。

黄少天只看过底片,喻文州侧过头来听他说话。喻文州脸部线条温和,底片里侧脸轮廓划出一个弧度,就连翘起的几根刘海都是温柔的。

黄少天躺在床上架着腿看底片,郑轩一进宿舍看见黄少天手上拿着的东西,本来还担心他兴师问罪,主动说黄少要不我再给你买一卷胶卷吧,黄少天换了个姿势,说没什么不就几张胶片吗没事。郑轩想了半天,这大概是喻文州买的,当下释然。

再看看现在的喻文州,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拿回老板找的零钱,恰好也看过来。黄少天低下头,把这张照片抽到后面。

黄少天猛地抬头又看了看喻文州:“你什么时候、”

那是喻文州告白前的那个学期,两人趁着假期去附近爬山。黄少天早就说要拍一次日出,他们就在山顶等了一夜。

那时黄少天还在沉迷胶卷,竟然带了两个相机还有一堆装备。喻文州几乎没有自己的东西,光是黄少天的三脚架就占了一大半的负重。

他们找好位置,黄少天试着拍了几张星轨。秋夜里已经有些凉意,两人靠在一起说话,中途喻文州眯了一会儿,黄少天干脆靠着他睡着了。快要日出的时候还是喻文州把他叫醒的,黄少天好像一旦醒来就精力充沛,站在三脚架前做调整。

喻文州的照片就是在这时拍的。黄少天手还扶在相机上,站在山尖眺望远山,太阳还没升起来,只是点亮了群山的轮廓。这个角度其实有点逆光,还好这时光线不算很足,黄少天的背后是阴影,整个人都站在光里,好像他就是发光体。

 

喻文州把黄少天送到楼下,停了车才解释道:“当时你这卷是让我去洗的,我就把这张留了下来。”

黄少天让喻文州去洗照片的次数数不胜数,哪一次根本记不清,这么一想黄少天警惕起来:“你、你不会还私藏了什么……”

“没有了,就这一张。”

喻文州笑了笑,朝他伸出手,黄少天奇怪地看看他。

“我想去的地方你已经陪我去了,想给你看的东西你也看了,”喻文州扬了一下眉,“这照片是我的。”

黄少天拿着信封的手紧了紧:“胶卷是我的,相机是我的,上面的人也是我,所以照片也是我的。”

喻文州沉吟了一下:“胶卷是我买的。”

“……这不是重点!”

“所以你应该把底片给我,”喻文州找到了思路,继续说,“你的那张底片是不是也是我买的、”

黄少天气得打断他:“你还有完没完了!”

“没有,”喻文州已经收回手,“如果我说没有,你就能答应我吗,少天?”

黄少天靠着椅背,头微低下,一时没有回应。片刻的沉默让喻文州回到那年冬夜的路灯下,这确实很糟,但至少听着比电话那头传来的黄少天的声音好。

“你就会说说这些,我那时候有那么多话想跟你说,我跟你说我遇见什么人什么事,同样也是想听你跟我说你身边的人和事,可你呢,就连最后、”说到最后黄少天的声音似乎有些发颤,他停顿了一下。

对不起,趁着黄少天停下的间隙喻文州又道了一次歉。

黄少天吸了一下鼻子:“我就是生气,当时就觉得,你这个人是没感情的吗,那些说你温柔的人到底怎么想的,你连、你自顾自起来好像对谁都漠不关心。”

对不起,我已经在反省了,喻文州倾过身去要摸黄少天耳侧的头发。黄少天推了他一把,然而手上根本没用力:“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

“不原谅,”喻文州顺着他的话讲,“只要你能再给我次机会。”

喻文州靠在他的耳边,声音轻了很多。黄少天被耳边的热气吹得发痒,转过头来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这回手上用力把他推开了一点。

“我跟你说现在你这些小把戏对我没用,少跟我来这些一套一套的。”

喻文州笑起来:“我都是真心的,你看不出来吗,少天?”喻文州凑过去要去亲他,黄少天偏了偏头,喻文州只是碰到了嘴角。

黄少天的余光看见手上的信封突然醒悟:“等会儿,我现在才明白,你说什么陪你去最后一个地方,挖什么时间囊洗什么照片,都是骗人的!埋这个的时候我这么喜欢你,当时肯定只想着你的好,现在看了肯定会心软!”

喻文州手扶在他的脑后把他拉过来:“这么喜欢?你当时说你只是对我有一点感觉没那么喜欢我。”

“喻文州你不要混淆视听!”

“可是我一直喜欢你啊少天,你的好我一直都记得。我回来这么久,你就没有心软过一次?”

“你的话可信度太低了我才不会信!”黄少天不自然地稍微别过点头,暗骂喻文州越来越没脸没皮,耳朵渐渐发烫,“你把我的片子打回去那么多次,还想我对你心软?”

黄少天听见喻文州的轻笑,终于没有再次推开,任由喻文州亲了过来。

 

分开的时候黄少天有些轻喘,脸红得背着光都能看见。喻文州接着还要继续,黄少天抓了他一下,明显不想和他纠缠下去。

“不邀请我上去坐坐?”喻文州也没有执意留他或是跟着他。现在两人的状态太微妙,一不小心就要擦枪走火,就算喻文州一厢情愿,黄少天却一副嫌弃的样子。

黄少天不愿理他,打开车门冷风瞬间灌进来,顿时被吹得缩了缩脖子。

黄少天拿上自己的包,把信封留在座位:“明天自己去把东西埋回去,别想我还会来帮你。”

喻文州还在坚持:“埋好了之后能来你家坐坐吗?”

黄少天哼哼一声,“砰”地关上了车门。

他真的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走进楼道,喻文州一直等到他那一层窗户亮起灯。准备离开的时候手机在口袋震动了一下,喻文州拿出手机戳进刚刚收到的消息,黄少天的头像终于又重归他列表的首位——

“看你表现。” 


FIN

厚颜无耻带个tag(。


差点忘了 多年前敲帮我想的番外 挂出来



鱼鱼生快X333


10 Feb 2017
 
评论(12)
 
热度(76)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