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千堆雪13

13.


临近年关学校早就放假已经准备闭校了,现在在学校的大多是住在附近的居民来此散步,或者借操场跑步来锻炼。

黄少天虽然留在这个城市多年,几乎没有回过学校,即使这样依旧轻车熟路地找到当年宿舍楼后面那片小树林——

他和喻文州埋下的时间囊就在这里。

 

“好,”风好像大了点,天台上的黄少天忍着脖子灌进的凉风听见喻文州平静地说,“那就再陪我去最后一个地方。”

 

黄少天也猜到了。这段时间他不是没有感觉,喻文州理所当然地对他好,除了介于二人现在不明不白的关系,很多时候即使当年的喻文州也不能做得更好。黄少天几乎都要心软了。

可是他不能这样。喻文州这种人,不管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礼貌周到,实际上拒人千里。后来和喻文州在一起久了黄少天也能分辨出什么样的表情代表什么情绪,对他好起来是真好,但即使这样有时候黄少天也看不出喻文州到底在想什么。就拿两人聊天来说,喻文州刚出国的那半年,主动找黄少天的次数屈指可数。就连这个也是在分手后黄少天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与其多年后再唏嘘感慨,他现在更愿意直接断个干净。

 

冬天天黑得早,两人下班后再赶到学校天色几乎全暗下来。虽然说是小树林,还好埋的地方在外缘,隐约能照见路灯的灯光。

喻文州不知道从单位哪里弄来两把铲子,本来黄少天拿手机充当电筒给他打光,没一会儿看地着急干脆收起手机一起摸黑挖起来。下铲的一瞬间黄少天就后悔了,别人分个手摊个牌不过就动动嘴皮子的事,到自己这里还要大半夜的来挖土,比中二期还要中二。

幸好埋得不深,黄少天一铲子“啪”地一声敲到什么重物,两人对视了一眼。

黄少天舔了一下嘴唇:“你们这……质量怎么样?没事吧?”

喻文州心里也没底:“当时不是你挑的?应该还好吧。”

“我挑的我也不知道它好不好啊,不过我记得我是挑贵的买的,应该没问题吧。”

两人不敢再挖下去,只能用手拨开表层的土,终于把胶囊取了出来。黄少天拿手机照了半天,好像没看到表层有什么凹陷的痕迹,松了一口气,然而又紧张起来:“这是我们那个吗?没挖错吧?”

喻文州找到外层刻的学号,辨认了一下点了点头:“是这个。”

靠,黄少天一甩手套:“不是这个我也不挖了。”

黄少天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看起来指望等会儿再把它埋回去也没戏。喻文州笑了一下,黄少天听见他的轻笑声,哼了一声:“笑什么笑,剩下的你自己解决。”

话虽这么说,黄少天还是帮着喻文州草草把土回填掩盖了一下,等明天什么时候有空还要再埋回来。

 

黄少天拿着时间囊走在路灯下翻了半天,皱了皱眉:“这个打开来是不是还要用扳手什么的?”

是,见喻文州点头黄少天犹疑地看了看他:“那你有没有……”

“前面找铲子的时候看到了就一起带过来了。”喻文州解了车锁,打开后备箱。

“我们单位怎么什么都有我怎么不知道?到底是你来得久还是我来得久。”

喻文州接过黄少天手上的时间囊,转开了外六角还有内六角,过了一会儿才说:“当时实习的时候在一个储物间看到的,下次带你去。”

别,黄少天反应过来,故意曲解了意思:“这些东西你自己还,我才不给你当苦力。”

 

这个时间囊当年是按学号区间分别买了几个,两人挖出的这只还有其他人的东西。黄少天翻出一个信封袋找到自己的,捏了捏里面的东西,感慨这样来储存东西真有得一手,喻文州此时把另一个信封袋举到他面前。

黄少天正在拆封,看了半天才看清“黄少天”三个大字,底下一行小字是日期。

“你手上的是我的,这个才是你的。”

黄少天手上这只已经拆了一半,愣了一下:“啊是吗,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喻文州和他换回来,把时间囊重新装好放进后备箱。

黄少天已经明白过来,一边上车还是问了句:“你里面装的什么?”

“应该和你一样,”喻文州看了看后视镜,“走了。”

 

喻文州带黄少天来到他当年去经常洗胶卷的那家店。现在很多地方都已经没有胶片冲洗的业务了,这家店依旧保留了下来。饶是黄少天开始实习后也不怎么玩胶片了,这家店渐渐也去得少。

一进门老板就认出了两人来,别说黄少天,当年喻文州陪黄少天也没少往这家店跑。老板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两人的名字,看了喻文州半天喊出个“小于”来。

果不其然,两个人分别拿出一卷胶片,黄少天犹豫了一下:“算了,还是别洗我的了吧。”

黄少天的手还没收回老板已经从他手上接过:“客气什么,你们多久没过来了?难得来一趟还不一起洗出来?我看这年份有点久了吧,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洗出来成像还原度也不一定高,以后就更别说了。”

黄少天也没有多阻拦,本来胶卷放久了保存不当就会有一定程度的受损,另外现在能冲洗胶片的店越来越少,他自己那一套设备早送人了,为了几张胶片再入又有些大费周章。

黄少天给自己找了这么多可有可无的理由在脑内翻来覆去,等待的时间依旧难熬。这个点没什么客人,老板毫不客气地让两人帮忙看下店去了后面暗房。

 

“少天,”喻文州本来低头在看柜台玻璃下压着的照片,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看他,“回来这么久,我们都没有好好谈一谈。”

黄少天被他叫回神,下意识地看看他,听见他这么说又别过头,像是漫不经心打量墙上的照片:“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觉得我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喻文州没有立刻接话,仍是看了他半晌才说了一个地址:“你现在是不是还住在那里?”

那是当年两人合租的地方,黄少天一惊,讶异地看着喻文州:“你怎么、”

“那天同学聚会回去我看你在那站下,就在想会不会是这样,后来去问了郑轩。”喻文州不急不缓地解释。

也是,知道他住址的人不少,不需要是郑轩,喻文州就算问报社里和他熟的朋友也可以知道答案。

“……本来我之后搬到了其他地方,但有个室友习惯不怎么好,后来想搬出去找来找去还是那里好,房东见还是我房租还算我便宜一点。”

喻文州当年找的那间小公寓着实不错,价位合理,虽然位置稍微偏了点,但附近公交地铁站都有,出行够方便。

黄少天解释了几句,本来这也是巧合,他搬回来确实没什么别的意思,被喻文州这么一问倒是心虚起来,末了还补了句:“你的那些东西我第一次搬走的时候就扔了,你现在想找也找不回来。”

我知道,喻文州点头,好像刚才只是无关紧要的寒暄,这才把话题又拉回来:“你说你已经说清楚了,但却一直没有给我机会听我说。” 


tbc

定时掐个点 这破文终于要完结了 哈皮喻黄带

08 Feb 2017
 
评论(2)
 
热度(87)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