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千堆雪12

12.


这一年冬天格外地冷,十一月下了入冬的第一场雪,黄少天半夜才下班,冰天雪地里和喻文州打电话。那边还是下午,喻文州刚下课,接着还有点事,趁着赶路的间隙匆匆和黄少天说了几句话。挂了电话黄少天看看手机,通话时间连五分钟都没有,这哪像越洋电话,比他们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天天见面时说的时间还要短。

可五分钟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已经不能再长了。

他们也曾经打几小时的电话,两人掐好时间,找个对方都空闲的时候,一直聊到手机发烫。喻文州没有申请到学校宿舍,在外面和别人合租。室友有意大利妹子,德国小哥,还一个韩国妹子。初来新鲜事不少,能给黄少天讲的也不少,但大多数还是黄少天在说。他们这行每天遇见的事太多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还不带重的。往往到一个要去睡觉,或是另一个该去工作,黄少天觉得还有话没说完,让喻文州也留着下次再讲。

这还是在两人分开初期,虽然平时会有联系,但长时间的通话或视频越来越短,一方面两人的时间总是不太能对得上,另外黄少天也看出喻文州的犹豫。

喻文州很早以前跟他提过一次,喻父喻母好像都希望喻文州能够拿绿卡留在国外,喻文州当时说还没想好,现在从不和黄少天提起这事,有次黄少天问起来喻文州也含糊带过。

两人隔着半球,朋友圈不同时差也对不上,慢慢电话打得少了,对话框也不知不觉被挤到后面,好久才能说上几句,重新占领首位没多久又被挤下去。黄少天知道喻文州的纠结,可私心他想让喻文州回来。

喻文州班上当年集体买了时间胶囊,黄少天凑热闹找了东西封好和喻文州的一起埋了进去,班里当时约好十年后一起来挖。黄少天当时没让喻文州知道他放了什么,满心期待十年后他们还能像现在这样,一起挖出历史,先可以嘲笑一下喻文州品味幼稚再让他感动得一塌糊涂。

 

黄少天先提的分手。前两天下了雪,这几天融雪天气反而更冷。黄少天没带手套,按照以往他两手要轮流拿着手机,空闲的那只赶紧塞进口袋里取暖。这次他从出了单位大门开始给喻文州拨电话,走到地铁站就打完了,手好像感觉不到温度,连抖都没抖一下。

喻文州只是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黄少天波澜不惊地“嗯”了一声,两个人不痛不痒地寒暄了一下,元旦跨年的喜庆还没完全褪去,两人互道了声新年快乐,和他们对话框一直停留的那句一样。

他们没能熬过这个冬天。

 

“哎,少天、”黄少天刚从总编室出来在等电梯,有一部在这层停了下,站在里面的方锐见了赶紧走了出来。

黄少天奇怪地看看他:“难得见你来这里……”

“我没事来这层干嘛,”方锐夸张地做了个表情,“最近都没怎么看见你,那边怎么样啊?”

说得好像我们以前就经常能碰见似的,黄少天槽了一句,两人毕竟还不敢在总编室门口聊天摸鱼,跑到顶楼天台吹风。


报社建址临江,虽然现在风不大,冬天即使是小风被这么一吹还是冷得方锐才刚站上去就要缩回去,黄少天跟在他后面把他推了出去。

黄少天大概说了下情况,方锐已经戴起帽子捂着手,问:“那你现在还去所里吗?”

“最近没去了,”黄少天眯起眼睛眺望江岸,顿了顿又说,“其实喻文州说如果我接着去的话他可以陪我去。”

“那不是挺好,”方锐下意识接了一句,见黄少天的目光飞过来立刻改口,“我是说喻总心意挺好的嘛……”

“好?”黄少天好像咕哝了一声,声音飘散在风里,方锐没听清也没多问。

方锐和黄少天并肩站着,以前两人没事的时候也会来天台摸鱼。方锐第一次上来的时候自以为找到了个好地方,结果看见黄少天坐在平台边缘吹风,旁边一堆烟头,吓得他以为黄少天想不开,本来是想劝他回来,聊了一会儿发现不对。黄少天笑嘻嘻地撑起手站上来:“哦这些不是我的。”黄少天举了举本来放在他另一侧的咖啡罐,“这个才是我的。”

现在的黄少天可就说不准了,方锐过了一下才犹豫着说:“其实你也不用这么难过……”

这种事黄少天以前不是没遇见过类似的。意外,灾难,死亡他不是没亲眼见过,但这不意味着他就对此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每个生命都该被重视,更何况他曾经牵过他的手与他合过影。

“我知道……”黄少天闷呼呼地憋出了几个字,方锐想说什么他都知道,刚想继续说被尖锐的开门声打断。

“少天?”

 

喻文州微微眯着眼睛走过来,方锐打了个招呼,左右看了几眼找了个借口回去。黄少天看着他带上门之前还打了个手势,慢慢转回视线:“你怎么来这了?”

“来找你,有个片子有点问题,我到处找不到人,猜你会不会在这里。”

黄少天挑挑眉尖示意喻文州继续,喻文州笑了一下:“以前我也总是在天台找到你。”

黄少天的表情缓缓收起来。在学校的时候他就喜欢往天台跑,第一次带喻文州去感觉像分享秘密,后来喻文州知道联络不到人就得去天台看看。

有个学期期末考完试那天晚上两个寝室的人彻夜在上面打牌喝酒,有个哥们喝到半路开始大哭,怎么拦都拦不住。问了半天说是和女朋友分手了,郑轩纳闷你不是和人分了挺久了吗,另一室友解释估计是一直没有发泄出来,现在找到了机会宣泄。

喻文州和黄少天站的位置和他们有点距离,当时听了黄少天忍不住想笑,一边又要回头去安慰了几句。回来的时候手搭上喻文州的肩:“看他哭得这么伤心我都有点不忍心了。”

“不忍心什么?”

“不忍心想亲你了。”黄少天一手摸上了他的腰,还没凑过去碰到喻文州,已经被喻文州先亲了回来。

 

“少天。”黄少天看起来想回去,只是转了个身喻文州就叫住他,黄少天停下来,看着喻文州停在半空的手渐渐放下。

“没什么,走吧。”

黄少天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一下指了个方向,喻文州顺着看过去,前面是电视台,一眼就能看到高耸的电视塔。喻文州又看了看黄少天,明白过来黄少天指的是他们学校。

“以前我在学校天台没事会数建筑,电信大楼,电视台,越过电视塔就是报社,然后就是江,”黄少天一个个顺着数过来,“没想到从这里看过去连我们学校在哪都看不到。”

“有一次我跟一个活动,晚上跟着搭了一次直升机,从天上往下看那些灯可真漂亮,”黄少天盯着喻文州,“我拍了个小视频发给郑轩,他说我应该发到朋友圈这样你也能看一看。”

喻文州想了想,对此事似乎毫无印象,黄少天抿了一下嘴,接着说:“以前也好,现在也好,我没有你想得那么难过那么需要人陪,你想在哪去哪是你的选择,我没有理由干涉你,你也不必、”

“不要再跟着我了。”


tbc

04 Feb 2017
 
评论
 
热度(11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