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千堆雪7-8

7.


黄少天自然是免不了被老师一阵批,一个是实习期间的安全问题,另外这个职业实在有点敏感。如果黄少天只是个普通路人,说不定还能给他颁个见义勇为奖,可他们这行的,在新闻道德这方面一直存在争议。黄少天算是热血的,也许换一个人全程旁观拍照并且拍出了好照片,放在业内也不会有什么。

也许是黄少天没有力气争辩,难得安静地听老师说完,竟然没有反驳。反正离年关也没多久了,老师给两人放了假,今年实习也就告一段落。

黄少天身体底子还算好,幸亏没有发烧,打喷嚏流鼻水之类的症状倒是一股脑地都来了。黄少天洗了个热水澡,没什么食欲直接去睡了,谁知半夜开始折腾起来。

喻文州本来睡得就浅,黄少天现在这个状态他更不放心,黄少天还没翻几个身,喻文州听见被子的悉索声就醒了,“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似乎又翻了个身,过了一会儿才虚弱地答了一声:“没事。我吵醒你了。”

黄少天的声音听起来根本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喻文州起身穿上了外套,“你哪里不舒服吗?”

“我、”黄少天没有再逞强,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我觉得头有点痛。”

喻文州开了另一边的灯,这样不会太刺眼,走到黄少天床边,摸了摸他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另外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还有点恶心。”

黄少天满头都是冷汗,喻文州握了一下他的手,手心也是冰凉的。“盖好被子。”喻文州轻拍拍他去抽屉找药。喻文州平常都会备着一些常用药,这次搬过来带来的不多,大部分都留在了原来的宿舍。

翻了半天总算让喻文州找出一盒对症的感冒药,倒了热水让黄少天吃下,喻文州还是有点不放心:“先看看有没有效果,症状没缓解的话我们就去医院。”

黄少天“嗯”了一声,喻文州关了大灯,干脆打开电脑开始修片。

“文州你去睡吧,我过会儿就好了。”黄少天费力睁开眼,发现喻文州书桌那边还亮着灯,小声劝他。

“没事,我现在也不是很困。你要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跟我说。”

黄少天没有力气思考,低声应了一声,也许轻到喻文州都没有听到。喻文州其实也没什么心思修片,一直听着黄少天翻来覆去,不时就要回头看看。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突然坐起身爬下床往洗手间跑,黄少天本来晚上就没吃东西,一吃药刺激了肠胃难免会有过激反应。刚才吃的药全都吐了出来,没有可以吐的东西除了酸水几乎就是在干呕。喻文州在旁边用手轻顺他的背,待过完这一阵递过水给他漱口。

“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喻文州看黄少天皱着眉擦擦嘴,又给他倒了杯热水拿给他。

“不用了,我这就是普通的感冒,我现在反而觉得好多了。”黄少天看起来好像真的精神了一点,还对喻文州笑了一下。

喻文州盯了他几秒,终于没有坚持:“那再吃一次药吧,现在有食欲吗?想不想吃东西?”

“唔我记得还有麦片来着,我吃点这个好了。”黄少天翻出一袋麦片,搬了椅子坐在喻文州旁边看他修片。

这样也太无聊了,喻文州索性找出了部剧来看,黄少天时不时就要吐槽,但说不到两句就咳起来。喻文州笑着抚他的背,这样有精神的样子至少代表身体在好转。等胃里有了些东西不那么空了黄少天又吃了一次药,没多久他就开始犯困,喻文州摸了摸他的发尾:“困了就去睡吧,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唔,黄少天打了个哈欠,“你也去睡吧,我这回是真好了。”

嗯,喻文州笑笑,看着他爬上去盖好被子,这才关了电脑也爬上床。宿舍又归于一片沉静。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差不多都到中午了。醒来的时候记忆有一瞬的断片,黄少天望着窗外的光想了好久,昨天发生的事慢慢涌现出来。黄少天默默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这才起床。

黄少天睡了一夜出了一身汗,身上黏糊糊的太不舒服干脆去洗了个澡,洗完出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从外面回来了。

“感冒还没怎么好当心又着凉了。”黄少天还洗了个头,头发湿漉漉的,只用毛巾随便擦了擦,喻文州拉过他要给他吹头发。

“没事我已经好了!”黄少天又是扬眉又是转眼睛的,就怕喻文州看不出他的精气神,笑起来连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喻文州还是押着他帮他大概把头吹干,“我刚才叫了外卖买了粥,你可能胃也有点受凉还是先喝点粥,现在大概都快凉了。”喻文州打开刚才拿回来的袋子,“喝完粥再吃一次药巩固一下。”

黄少天总算乖巧点头,边吃边和喻文州一起继续看昨晚的剧。

“这是云秀推荐给你的吧?你说她们姑娘家爱看这个有什么意思?”

黄少天咬着勺子都要说话,喻文州笑了笑:“打发时间。”

黄少天本来还想反驳,仔细一想又觉得好像有那么点道理,高深莫测地打量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被他这么一眼看得发笑,没有继续逗他,转回头接着看剧。

 

两人回家的票是早就买好了的,现在这么一放假反倒多出几天时间无所事事。昨天是老师开车送两人回来的,下午趁着没事两人觉得还是要回报社一趟。

路上黄少天就不怎么说话,倚着栏杆放空。两个人和认识的老师都打了个招呼,到黄少天老师这又少不了被一阵骂。老师主要也是谈安全问题,毕竟黄少天是实习生,实习期间出了什么事报社也要有一部分责任。重话说完老师语气又松了下来,绕了老半天,谈新闻理想,新闻道德,职业要求,就事论事黄少天本来做的就是好事,老师叹了一声气:“那孩子的家长今天早上还找来要谢你来着。”

“啊?这就不用了吧。”黄少天小声说,底气不是很足。

老师又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堆,关心了下黄少天的身体,拍拍黄少天的肩:“本来你和文州一起出去我还挺放心,文州顾得周到,做什么都会有分寸,你们两一起至少不会出什么大乱子,谁知道你小子冲起来连文州都拦不住。”说到最后老师欣慰地笑了一下,“很好,这才像我带出来的人。”

 

8.


两人在报社耗了小半个下午,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晚饭实在外面吃的,这大半个月实习下来两人还没怎么在外面好好吃过,难得今晚有机会,可喻文州考虑到黄少天还没好全还只能吃清淡的。逛超市的时候黄少天买了一堆零食,说是先屯着,晚上回去和喻文州一起窝着看剧手一伸就拿出一包,喻文州好笑地看他小孩子脾性,一点办法也没有。

黄少天还是看不下楚云秀和苏沐橙推荐的那些言情剧,找了部悬疑剧来看。关了灯只留电脑屏幕的光还真有点气氛,剧集是小说改编,喻文州早就看过,黄少天第一次看一脸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一口气看完确实有点烧脑,喻文州打开台灯,看了看时间表示差不多该去睡了。正要起身,黄少天突然拉了他一下:“文州。”

喻文州低头看看他,又重新坐下来:“怎么了?”

“就是昨天的事,我一直想跟你说,”黄少天头微偏,瞥了瞥喻文州又移开视线,“我觉得我得跟你道个歉。”

“没关系。”喻文州明白他的意思,黄少天现在的表情和下午去报社路上的表情如出一辙。

“当时是我太冲动什么都不顾,也没考虑过旁边还有你在,可我就是、”黄少天顿了顿,“我就是觉得,如果当时我没有背着相机过去,不是因为我的身份,可能那姑娘就、就不会……”黄少天声音小了下去,还变尖了一点,“如果那姑娘真出了什么事,我觉得就是我的错,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要是不把她救上来,我会后悔一辈子。”

黄少天的目光已经放回来,坚定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在这样的目光下最初的反应竟然是有些心动。黄少天这么认真,身上还有一股正义感,也不知道这到底是适合还是不适合这个职业。可正是这样的黄少天,眼睛里凝着光的黄少天,喻文州几乎忍不住想亲他一下。

“我明白,”喻文州轻声说,“所以我也希望你明白,如果再来一次你可能还会这么选,但是我会拉住你,同样的错误我不能犯第二次。”

两个人都是一旦认定了什么就不会轻易回头的性格,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也出不了结果。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一脸认真的表情,想起那天紧抱着他不松手的时候,顿时觉得脸有些发热。黄少天微微别过脸,半张脸藏在阴影里,此时此刻不知怎么头脑发热问起喻文州:“那个、你还记不记得有天晚上你问我、问我……”

黄少天话只说到一半,喻文州看他半张脸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怎么了?”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喻文州还反问他,黄少天不确定他是不是知道指代的是哪一天,或者喻文州那天真的只是喝醉并且已经忘了。黄少天觉得有些尴尬,摇了摇头,脸可能更红了:“没什么。”

喻文州接着说:“那你是愿意答应我了吗?”

黄少天一惊,脸急忙转回来看着喻文州:“什么?”

喻文州笑了一下:“我以为你现在说这个是想答应我。”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觉得一时间大脑没反应过来:“你之后一直都没提过我以为是你忘了。”

“我没有忘,我记得很清楚,”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说,“我一直在等你答复。”

说到这黄少天顿了一下:“如果我说拒绝你会怎么办?”

喻文州垂下眼睛,依旧带着温和的笑:“不能怎么办,如果你还愿意跟我做朋友我会很开心。”

黄少天看了他许久,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可以和你试试。”

喻文州的眼睛抬起来,黄少天能看见它慢慢聚集起光的样子:“你会愿意的,只要你给我机会。”

黄少天先是笑起来,然后拍拍喻文州的大腿,板起脸故作严肃地说:“你的男朋友说你管他管得太严了,还有以后在公交车上、哦不,在外面不能找女孩子搭讪!”

喻文州也跟着笑起来,连带着眉眼都弯起来:“那男孩子就可以?”

“男孩子更不行!”黄少天这下脑袋转得飞快,立即反应过来瞪瞪他。

喻文州手捧在他耳侧靠近他:“不会了,我只会看着你。”

黄少天被他这么一说耳尖都红了,头轻轻撞了撞喻文州的:“现在说得好听,以后看你表现。睡觉!”

 

本来还觉得不知道怎么安排的时间顿时充实了起来,也许两个人没有在一起也会是这个模式——看电影吃饭逛街,或者宅在宿舍看剧。可现在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想到没有几天就要分开要等开学才能见面,恨不得一秒掰成两秒花。

走前最后一天晚上两人坐公交回去,喻文州上了车习惯性地往后面走,没想到黄少天没有跟在他后面,等车开了一段时间才走过来。

“你好。”

喻文州愣了一下,黄少天接着说:“我见过你,前段时间每天早上都会坐这路车。”

喻文州偏了偏头:“是的。”

黄少天皱皱眉:“我看你每次在车上都会和不同的人说话,这是你的工作吗?”

喻文州想了想:“算是吧,前段时间我的工作需要我这样。”

“那现在呢?”

“现在我已经放假了,而且,”喻文州微低头在他耳旁说,“我男朋友不让我和别的人随意说话。”

黄少天耳边呼出的热气弄得身体一僵,随即缓过来:“是吗,那还真可惜,其实我每次都站在前面的,”说着他还示意了一下,“我每次都在等你来找我说话。”

喻文州惋惜地抿了下嘴:“可惜,我应该早点注意到你的。”

“现在你和我这样说话你男朋友不会生气吗?”

喻文州眨眨眼睛,像是思考了一下:“可能会吧,但是我觉得你和他很像,我猜他会原谅我的。”

黄少天倒是摇摇头:“我觉得不会。”

接着一路无话,两人到了站下车,走了一段黄少天才开口:“你说我会不会原谅你。”

“我猜会的。”

“哼,你看看你,这么得意忘形,禁不住诱惑!”黄少天一脸恨铁不成钢。

喻文州反而笑起来,牵起他的手放到自己口袋,亲了亲他的耳廓:“我要是禁不住诱惑在车上就要亲你了。”

在口袋里的手握住喻文州的,黄少天若无其事地哼了一声:“那这次就原谅你好了。”


tbc

25 Dec 2016
 
评论(8)
 
热度(13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