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千堆雪6

6.


考完第二天黄少天犯懒在宿舍宅了一天,隔了一天才和喻文州一起去报社报道。放假后两人搬到了同一个宿舍。寒假留校的人不是很多,住校的就更少,而且年关学校也要放假,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人占了一个宿舍,每天同吃同住,根本看不出端倪。记忆越来越模糊,而且往黄少天希望的那个方向圆,黄少天认定那天晚上就是个误会,你看喻文州现在这个样子,哪像是告白失败的伤心样。

把这些想通黄少天顿时觉得一阵轻松,把那些小心隔阂都收起来,又开始没心没肺地勾搭喻文州。

 

实习没几天,带喻文州的那个老师要出差,本来打算带上喻文州一起,后来还是作罢。另一个老师见状,干脆让他和黄少天搭伙,也不再需要每次都跟着老师出去,直接放养两个人,安排定量任务,能完成任务交稿就行。

有喻文州一起黄少天自然是巴不得,每天过得更是自在。早上有喻文州叫起一起吃早点,中午蹭报社食堂或者一起在外面吃,晚上一起回来,可以说是成天厮混在一起,连上学那会儿在一起待的时间都没这么长过。

两人每天一起上下班,但是早上去的时候两人往往装作不认识,上了车后相互站得很远。这是黄少天那个老师给喻文州布的一个任务。喻文州本来就文文气气的,话不怎么多,搁黄少天旁边就更显得文静,老师见此担心喻文州出去会害羞怕生,让喻文州每天在过来的时候要在公交车上和一个人聊天,了解对方大概的情况,每天来报社说给他听,作为对能力的一种锻炼。

这要是让黄少天来简直轻松得不得了,三两句还没到站估计联系方式都能互换。喻文州虽然没有老师说的那么害羞怕生,但是人头攒动的公交车上要每天都去主动去打探一个人,这还真的有点难。

晚上回去的时候黄少天有些幸灾乐祸:“嗯嗯我也觉得这个方法挺好的,你看每次出去都是我在问问问,以后我们俩不在一起了怎么办?怎么样要不要我先示范给你看?”

在喻文州听来这句话实在有些犯规,黄少天当然没有意识,还在笑他。喻文州假装一脸惋惜:“是啊,我也觉得有点不好,那以后文字稿都让少天来写好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现在这种分工挺好的,我访你采,我问你记,我拍你写,就这么说定了,谁不答应我和谁急。”黄少天立刻改口,一本正经地样子又引得喻文州发笑。

文字稿黄少天不是不会写,只是兴趣都在摄影上。两人毕竟只是实习生还不是专职的摄影记者,说白了就是报社的苦工,一些定向的活动都需要有人去采写,报社的老师认可了两人的能力就会把任务摊到两人头上。

遇到宣传性质的采访黄少天的任务总是很简单,黄少天抱着单反,对面的人站好位,快门声啪嗒啪嗒放鞭炮似的,这样就可以了,而喻文州一副官腔整合资料写下文字稿。黄少天最讨厌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拿到报纸自己都不看,看何况写,有喻文州笔力担当不用费心这个自是轻松。

 

第二天两个人在公交站台就隔了点距离,车来的时候一前一后各自上了车。黄少天站在车头附近,喻文州往后走了点,站在靠近后门的位置。两人特意提前了一点出门,现在还没到高峰,车上不是很挤。喻文州扫了车厢一遍,最后目光又落回黄少天身上。黄少天呲牙朝他笑了笑,喻文州知道他的意思,可心下还是一片犹豫。

车到了下一站,这时上来一个老大爷,喻文州旁边坐着的姑娘要起身让座,起来的时候耳机线被挂了一下,喻文州顺手帮她解开,姑娘道了声谢,站在了喻文州旁边。

喻文州下车的时候姑娘还在和喻文州说再见,黄少天等车开走了才走到喻文州旁边直喊犯规:“太过分了!我要向老师强烈建议以后询问的对象不能是妹子!”

喻文州向老师汇报完今天的情况黄少天还在一旁吐槽,老师不置可否地笑笑,对黄少天当然就没那么客气,敲了敲他的脑袋:“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别人说一句你可以回三句。”

邻桌一个女老师全程听完捧着杯子也笑着说:“我觉得挺好的啊,文州长的这么好,要是遇见文州这样的向我搭讪我也乐意啊。”

黄少天无处控诉,开始打苦情牌:“陈姐你以前都是这么形容我的……”

陈姐眨眨眼:“是是,你们都好。”

 

每周一早上例行要开例会,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编外人员也搬了凳子坐在角落里旁听。这种时候黄少天大部分时间是低头在打瞌睡的,喻文州身子微微挡在他前面一点给他打掩护。

开完会黄少天还在犯懒,打着哈欠回办公室。喻文州被叫去重改上一次的稿子,黄少天干脆守在电话旁拿着小本子接电话。

电话是报社留的热线电话,每天都会有人打来提供线索,但信息太杂了,很多都是无足轻重的。黄少天接了一上午电话,光是水就去倒了两次,直到午休的时候才接到一个还算有意思的,牵扯到市里一个挺大的房地产商,黄少天叫上喻文州打算一起过去看看。

结果在那里折腾了大半个下午也没挖出什么,两人只好先打道回府。这里位置有点偏,离最近的地铁站还得走上几分钟路程。没走几步黄少天就发现大家似乎慢慢都往同一个方向赶,还在说着什么。两人交换了个眼神,也往那边走去。

这里附近有个老码头,现在已经废弃了,重新修建成景区,沿江有绿化带,夏天不少人傍晚会来江边游泳或者沿岸。可此时一个姑娘站在江边,感觉下一秒就会纵身跳下,旁边围了不少吃瓜群众,也有好心在一旁劝的。

两人赶到的时候黄少天听见外围有两个人正在讨论这时是该打110还是119。两人拨过人群来到最前面,黄少天的相机还背在肩上,这时想找个人问问什么情况。他就近问了一个人,才说了三个字,不知道谁尖声喊了句,“呀,记者来了!”人群一下炸开来,黄少天寻着声源瞪过去。喻文州站在他旁边倒还算低调,他看见那姑娘惊恐地看了一眼黄少天,随即转过头下了决心似的跳了下去。

黄少天视线转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纵身一跃的瞬间,当即觉得头皮一麻,怔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众人更乱了,打110119的都有。喻文州拽了一下黄少天才把他拉回神,黄少天焦急地看了喻文州一眼,还不等喻文州看明白他眼神中的意味,就听见黄少天低低地说了声“帮我拿好”,手上被塞过相机,还不等喻文州抬手想拉住他,黄少天已经一边往江边跑一边脱下背包外套和鞋跳了下去。

众人又是一惊,旁边有人在私语,“哎那个小哥不是记者啊”。喻文州抱着黄少天的相机僵在原地,他最后听见的声音是黄少天的入水声,之后旁人的议论、呼喊,脸上或惊慌或紧张的表情,他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了。身体里有人推着他让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追上黄少天,可是他只是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一步都踏不出去。有人看见喻文州差到仿佛要晕倒过去的脸色,还上来关切地询问。

喻文州近乎失神地望着江面,不知过了多久,时间被拉到无限长,可也许全过程还不到一分钟,他在心里倒数,要是黄少天再不上来、再……

喻文州的眼睛收缩了一下,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黄少天抱着姑娘从江里露出了脑袋。喻文州跟着众人一起跑到了岸边,黄少天带着姑娘一上来就被众人包围,黄少天喘着气说好好照顾这姑娘,还没缓过神就被喻文州一把抱住。喻文州看起来是想紧紧箍住他,可黄少天一直推开他嘴里还含糊不清大喊“你别靠过来喻文州你放手我身上都是水我的相机我相机要进水了我里面的照片还没备份!!!”

喻文州根本没有听清黄少天在说什么也没有多管这些,只是一个劲地把黄少天往怀里揽。黄少天终于放弃抵抗,有气无力地靠在喻文州肩上,嘴上还在喃喃“要是我的相机就这么坏了你得赔我,还好稿子我已经交了”,最后叹了口气,窝在他怀里挪了挪位置,“哎你身上真暖和。”

 

黄少天的身体冰凉,现在还止不住地在发抖,喻文州抱着黄少天心也跟着一起打颤。黄少天之前看他的那一眼,眼角有些发红,比起焦虑不如说是害怕,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可是黄少天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就这么跑过去。喻文州的手抬起一半,只碰到黄少天的衣袖。还好黄少天回来了,这时的黄少天才是真切的。

失而复得后是止不住地后怕,黄少天头发上的水全蹭到喻文州脸上,跟着一起在滴水。

下一次他会紧紧拉住黄少天,再也不松手。


tbc

哦对了一直忘记说标题来自《邮差》 最近的bgm

22 Dec 2016
 
评论(2)
 
热度(105)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