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千堆雪5

5.


饭吃得差不多众人开始玩游戏,再之后一部分人又吵着要去唱歌。喻文州推拒,大家也没怎么强求,众人一哄而散,黄少天留下来陪喻文州买单。

这时候圣诞气氛已经很浓重了,沿路看过去全是圣诞老人、驯鹿和圣诞树。歌听了一路,黄少天还跟着哼了两句。回到学校,两人从南门进来,这个门靠近教学楼,门口也没什么店,相对来说冷清得多。

经过教学楼看见教室亮着的光黄少天感叹了句,现在还有人来上自习。

“可能是快到考试周了。”

“我连考试周都没这么勤快过。而且我们寝室你也知道,唯一一个,”黄少天把围巾往上提了提,说了一个名字,是喻文州班上的同学,“前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勤快每天晚上去上自习,后来才跟我们坦白他是陪妹子去的。”

喻文州听着就笑起来:“以前考试周的时候你也不是陪我去自习?”

“这不一样!”黄少天知道他偷换概念,忍住好笑半严肃地说,“我那是在认真学习!再不看看书不然真得挂。”

“那你考虑一下我吧。”

啊?黄少天开始没听出来喻文州的意思,后来见他好像真的认真起来,这才收起笑,盯了喻文州几秒又笑出来,“如果你是妹子我就考虑一下。”

按照黄少天的剧本这时候喻文州应该会沉默一会儿再故作遗憾地说可惜,甚至可以反过来槽他一下,今年自习我就不陪少天一起去了。

可喻文州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就岔开了方向,喻文州突然停下脚步,黄少天一时没注意向前多了几步才停下,两人顿时间隔了一段距离。

“我认真的,少天,考虑一下我怎么样。”

黄少天半转过身,终于明白过来,借着暖黄的路灯审视起喻文州来。

如果喻文州是认真的,这一瞬间信息量有点大,黄少天觉得自己还处在刚才包厢里聚餐的氛围中,脑子根本转不过来,也不愿再去多想。他还是犹豫了一下,小心地问:“你是不是刚才有点喝多了?”

喻文州酒量一般,不是太好但也不能说太差,而且刚才就坐在黄少天旁边,连夹了几筷子菜黄少天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更何况几杯酒几杯饮料。

这么看起来喻文州的脸似乎有点红,黄少天一面安慰自己,一面又在动摇,也有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冷或者纯粹看错了。

喻文州的目光和黄少天的对上。黄少天站在路灯后,这个角度看过去恰好是逆光,本来光源就不怎么亮,这么一看更有些模糊——他想看清黄少天的表情,又有些不忍——但黄少天的眼睛永远是亮着的,此时正带着警戒投过来。

“没有,我很清醒、”喻文州微微向前迈出一步,黄少天竟然条件发射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喻文州感觉被什么拉扯了一下,只走出半步就停下,可是话还是要说完:“可能有一点吧,我知道你是直的,但我想试试,万一你愿意答应我。”

 

考前黄少天临时抱佛脚还是去自习了几次。他特意错开了喻文州,他知道喻文州一般会在什么时间走哪条路去哪栋楼哪个教室,所以他选了离喻文州最远的那个,连偶遇的机会都没有。

尽管这样两人毕竟是住隔壁,再不愿意这么长时间还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喻文州每次见到他都会礼貌地点头,连打招呼说话都是带着浅笑的。几次下来黄少天越来越疑惑,或许那天喻文州真的是喝多了,或者根本是他记错了?

“黄少你是不是和喻文州吵架了?”一次考完回来的路上郑轩突然问起来。

“啊、没有吧……”黄少天含含糊糊地应着。

“是吗,感觉上次聚餐回来你就不对劲,”郑轩奇怪地看看黄少天,见黄少天虽然脸上带有迟疑,可说又是这么说,好一会儿才算接受,接着道,“那你向喻文州借了笔记吗?”

唔?黄少天愣了一下,“什么笔记?”

“现当代文学。”

黄少天一头雾水:“这个没有重点吗?”

“没有啊,文学院的老师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为什么我们专业要学这个啊。不过喻文州肯定有做笔记,”郑轩忍不住抱怨几句,然后想起来,“哦对最后一节课你出去拍照了不在来着。”

这门课是最后一门考,由于考试时间比较松黄少天完全是考什么背什么。上一门考完还没缓过来,现在听到这个完全是两眼一黑的状态,黄少天义正辞严地指责郑轩:“……你上课的时候就不知道认真听听做做笔记吗!”

“好意思说我,你呢!”郑轩也瞪瞪他,两人打闹了一会儿,郑轩把话题拉回来,“所以说你要是没和喻文州吵架就问他要份笔记什么的。”

一说起这个黄少天又没了底气,顿了一下:“那等会儿我去问问。”

 

黄少天还在想面对喻文州的说辞,奈何全宿舍连一个记了笔记的都没有,时不时就要催一下他去隔壁转转。

这个点喻文州可能在教室自习,黄少天还是先在微信上向喻文州确认了一下在不在宿舍。打开微信才发现和喻文州的对话框已经被挤到很后面,上一次的对话还是聚餐前两人一起约时间出门。

“在哪?”

“宿舍,有什么事吗?”

“那我现在过来一趟。”

黄少天带着书和笔敲开喻文州的门,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在宿舍。这里黄少天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也不客气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到喻文州旁边。

“其他人呢?”

“去上自习了。”

“……”黄少天嘴上一堵,隔壁就是学霸寝而自己宿舍全是咸鱼。

“这什么时候拍的来着你还没修好?”黄少天看见喻文州开着的ps,这是他们这个学期出去玩拍的一组照片,当时黄少天比较忙就把后期丢给了喻文州。本来也是两人拍着玩的,后期什么不着急,要不是今天看到黄少天都要忘了,没想到喻文州还没修完。

“嗯,我动作比较慢,”喻文州不急不缓地动着鼠标,“怎么了?”

“哦哦想问你借借下一门考试的笔记,有没有重点什么的……”喻文州的侧脸轮廓温柔,黄少天想起那天晚上喻文州的表情也是平和的,就算他说一句今天天气很好也丝毫不会有违和感。黄少天发现喻文州不能和别人开玩笑,不然看他的表情你根本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在说笑还是认真的。

喻文州拿过黄少天的书给他划比较重要可能会考到的几章几节,笔记本里记一些名词解释之类,喻文州本来也要划出来,后来翻了翻说:“要不我等会儿拍下来发给你吧。”

……唔,行,黄少天有些出神,过了一下才醒过来,谢了啊。

“你怎么了?”喻文州把书和笔还给黄少天,抬头看向黄少天。

“没什么、”见喻文州的视线过来黄少天赶紧移开自己的,眨了下眼睛,“我看你刘海有点长了,该剪了。”

喻文州抬起手摸了一下,笑了笑:“好,明天去。”

那我先走了,黄少天站起身把椅子放回去,正要出门喻文州又叫住他,“少天。”

黄少天手一滞,扯了个笑才转过身:“什么?”

“放假留校宿舍安排已经出来了,一会儿我也一起发给你,报社那边老师说考完试我们就可以过去了。”

“好的,那等考完再说吧。”  

“嗯,照片修完了我发给你。”

“行,辛苦了。”黄少天习惯性接了一句客套话,“砰”一声关上门。


tbc

19 Dec 2016
 
评论(1)
 
热度(9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