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千堆雪4

4.


上大学的那会儿有段时间黄少天玩胶卷。当时刚开始玩,另外也没什么钱,相机买的是入门级的,但是胶卷实在太烧钱,身家很快败得一穷二白,那段时间胶卷都是喻文州给他买的。

当时黄少天还有点不好意思,喻文州知道他钱都花在这上面,经常找着借口叫他一起吃饭。开始黄少天还会先推辞一下,说什么哎呀文州这样多不好啊等我把手头这个片拍完拿到稿酬就还你之类,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不客气了,吃饭买单完全取决于当时谁身上带够了钱。

喻文州和他不在一个班,但黄少天的宿舍是混住,两个班的人都有。因为人数问题,他和郑轩被分在隔壁班宿舍那边,开学没多久本班的人还没怎么记住,反倒是先把隔壁班的人都认了个熟。

喻文州就住在黄少天隔壁,两个班公共课不少,经常在一起上课,两个人还经常坐一起,直到下半学期还有人以为他们是一个宿舍的,以至于之后不少妹子都来找黄少天打听喻文州。

开始黄少天还会借此调侃一下喻文州,喻文州只是笑笑,然后说,学生会还有事,我先走了。慢慢问得人多了黄少天也烦了,三言两语打发走,再之后连话都不愿回。郑轩说黄少你不会是看上喻总,吃醋了吧,黄少天回了他一个白眼,整天不停有人来问你别人的事你烦不烦?

学霸喻文州大大是班长,在校学生会,大二就进了主席团,假期还要实习,哪有什么时间顾这些。

 

大二圣诞节前喻文州班里有个聚餐,黄少天和郑轩作为宿舍亲友一起去蹭了个饭。店和桌子都是喻文州负责订的,黄少天陪他一起去点的菜。

喻文州在旁边和老板确认人数和时间,黄少天坐在旁边拿着菜单翻来覆去地研究。

“想好点什么了吗?”喻文州低头问他。

黄少天见他和老板聊完,手指轻敲菜单:“你们班的人没有说什么想吃的菜吗?”

喻文州想了想昨晚群里一片热火得讨论菜品,对黄少天笑着说:“没什么,点你喜欢的就行。”

黄少天眼睛立刻亮起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喻文州笑意更浓,伸手摸了把黄少天的刘海:“你什么时候客气过。”

黄少天拨开他的手,吧啦吧啦开始报菜名,时不时还要停下问问,哎这里面是什么,那个怎么怎么样。

出来的时候黄少天还在啧嘴,公款消费感觉就是不一样,以后有这种事记得也要叫上我。

好好,喻文州帮他把帽子整理好,明明过来的时候黄少天一路上都在抱怨冷,怏怏的表情和现在判若两人。

“我现在去洗照片,你是现在回去吗?”

“我陪你一起去吧。”

 

聚餐的那晚下起了雪,喻文州怕大家找不到位置一直在门口等着。人陆陆续续赶到,黄少天坐了一会儿就跑下楼和喻文州一起等。

喻文州刚打完一个电话,见黄少天过来以为他有什么事:“怎么下来了?”

“里面简直热得受不了,我出来吹吹风冷静一下。”黄少天把拉链一直拉到顶可以挡住嘴,两只手也藏进兜里。

喻文州拍了他一下:“你回去吧,人差不多来齐了,我过会儿就上去了。”

黄少天往他身后躲了躲,风像是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哪个角度都挡不住。黄少天缩着脖子头低得差不多要靠在喻文州肩上。

喻文州一偏头就能感到黄少天的头发蹭着自己的脸,他忍不住抬起另一侧的手揉了一把。黄少天手塞在口袋里根本不愿掏出来,只能摇摇脑袋:“你别、”

黄少天的声音闷在衣服里:“你之前说,今年寒假也要去实习吗?”

嗯,喻文州大概地帮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今年寒假比较长,之前那个带我的老师也问我要不要再去。”

哦哦那个谁,黄少天想了想名字,他之前和喻文州在同一家报社实习,但是跟的老师不一样。

“……其实之前我跟的那个老师也问了我来着,我说还没想好,”黄少天抬起一点头,“要不我也跟你一起去吧。”

听见黄少天这么说喻文州头又往这边转了转,没料到黄少天会在这时抬起脸,喻文州的嘴唇不小心碰到黄少天耳侧的头发。

这一下触碰实在太轻了,黄少天都没有注意到,继续问:“那你是住校还是住外面?”

喻文州没有动,不动声色地问:“你呢?”

黄少天撇了撇嘴,脑袋又缩回去:“没钱,住校。”

喻文州笑笑:“那我也住校好了。”

“那这两天就要去申请了吧,到时候我们应该还能分到一起。”

 

这个姿势黄少天没保持多久就喊脖子酸,喻文州帮他捏了捏后颈。指尖刚碰到黄少天的时候他下意识地缩起脖子,甚至打了个颤:“你的手真冷。”

“你帮我捂捂?”

郑轩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本来还觉得自己作为一个隔壁班蹭饭的踩点来有些过意不去,看到两人此状顿时愧疚全无。

这人来人往的你们就不能注意点,郑轩边摇头边走过来,快要走近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和他们打招呼。

黄少天先看见他:“你来得也太晚了,就不能有点蹭饭的自觉嘛。”黄少天说得理直气壮,好像自己就是理所当然的那个一样。

“是是是,我的错,文州大大辛苦了。”郑轩连连点头,态度诚恳,主动承认错误,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宽容放过。喻文州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回去吧。”

“是嘛早该回去了,外面多冷啊,一会儿迟到的人通通得罚。”

 

这一桌子菜全是黄少天钦点的,黄少天边吃时不时还要点评一番,郑轩看出端倪在一旁喃喃:“怎么感觉有夹带私货啊。”

黄少天的手顿了一下,假装没有听到继续夹菜。其实黄少天点的这一桌挺合大家口味,与其大家左一言右一语,还不如黄少天这么一下子点完。在吃上挑剔如黄少天都认可,其他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要是郑轩知道黄少天是这么想的可能又要喊压力山大,在郑轩的脑补中应该是小霸王黄少天威逼利诱抱喻总大腿,喻文州就是太让着他,看他这样连自己是哪个班的人大约都要忘了。

郑轩还在痛心疾首,黄少天自然不会知道他这点心思,这边还在指挥喻文州帮他夹哪个菜。

喻文州叫了郑轩一声,郑轩反应过来“啊”地应了一声。喻文州压着转盘示意他眼前盘子里的纸包排骨:“最后一个留给你的。”

“是啊你再不吃我帮你吃了。”

郑轩面无表情地在黄少天面前剥开锡纸打破了他眼里的期待。


tbc

17 Dec 2016
 
评论(2)
 
热度(153)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