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千堆雪3

3.


黄少天一直撑着脑袋望着窗外,趁着红灯的间隙,他转过头看了眼喻文州,随即又转回去:“其实你不用每次都跟我出来。”喻文州毕竟不是他们这种在外面到处跑的记者,他昨晚刚下班,今天好不容易休息,又和自己一起出来。

最开始黄少天确实是心里堵着一口气,那时候刚见到喻文州不久,对方一句解释都没有。喻文州也没有故意为难他。当时黄少天提的分手,但喻文州不对在先,黄少天觉得两人再怎么都是半斤八两,自己还是占着理的这边。

“没事,”红灯转绿,车子慢慢滑出去,喻文州过了许久才回了句,然后像是想到什么笑了一下,“我怕你有时候太冲动控制不住自己,得有个人拉着你。”

黄少天疑惑地看看他。

“那一次寒假实习的时候,你把相机扔给我直接就跳进河里救人了。”

黄少天想起来,脸又别过去,闷闷地说:“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过了一下补了句,“那时候哪管得了这么多,不管是谁都会先去救人吧。”

“你一直都是这样,”喻文州只是看着前方,慢慢地说,“那个时候我在想,如果你再不上来,我就也跳下去找你。”

黄少天顿了一下,看似轻松地也笑了笑:“那你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这样?而且我让你帮我看好相机,结果你这么随便拿着就跑过来了,要是有了问题我那些照片怎么办?”

从侧面看过去喻文州连侧脸的线条都是温和的,刘海有些长了,有几根搭在睫毛上:“我当时其实很怕,又很后悔,后悔我怎么没有拉住你,怕你回不来了。看到你带着人上来的时候我想,下次不管怎么样都要拉住你。可是后来我又还是后悔了。”

“我还是没有拉住你。”

 

这条路正在施工,车道窄了一半,喻文州的车堵在中间,慢慢腾腾地往前挪动位置。

黄少天手肘支在窗沿,视线落在人行道的路人身上。车又往前开了一点,终于可以看到十字路口了。

“你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

喻文州侧过脸,黄少天指节搭在唇边,好像在漫不经心地打量他。

“我、”喻文州眨了一下眼睛,黄少天能清楚地看到他睫毛的震动。喻文州只发出了半个音节,目光和黄少天相遇。喻文州的瞳色比一般人要稍微深一点,现在这样看去仿佛覆了一层水。黄少天甚至微微张开了嘴——他几乎都要从喻文州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了——最后还是把声音压下喉咙,转过脸阻断了喻文州的视线。

过了几秒他听见喻文州轻声说,“抱歉。”

 

这次去的地方是老城区,这几年城市新建改造,即将要拆迁的这几栋是这一个小区最后的老房子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到的时候有一户正在搬家。巷子太窄货车开不进来只能停在路边,这家人住六楼,没有电梯,搬家公司的人搬着大件家具一趟趟地来回跑。

真是看着都累,黄少天拍了几张照,拍完边检查照片边摇头感叹。

喻文州跟在黄少天身后上楼。这里还是那种老式的楼梯,每节阶梯约四分之一的位置有一个横条防滑,踩着不是很舒服。

黄少天走得很快,转了个弯已经看不到人了,这时楼上又有人搬东西下来,喻文州刚好登上这一层平台,往旁边让了让。他这才发现身后这扇门是虚掩的,透过缝隙望了望,人应该已经搬走,里面一片狼藉。

“少天。”喻文州对着上面喊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回应,干脆先打开门进去。

这户面积百平左右,三室两厅,小件的家具都被搬走了,只剩不能再老的橱柜沙发等留在原地。墙皮多处脱落,喻文州没走几步已经带起一层灰。喻文州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主卧角落里有个老式的梳妆台,镜面交织着两条裂纹,抽屉被拉开了大半。喻文州看见其中露出的一角白,抽出来翻过来才发现是一张照片。

照片没有过素,表面已经泛黄了,不过还是能认出应该是一张双人照。喻文州又翻了翻其他抽屉,只有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照片只有这么一张。喻文州走到客厅想去其他房间再看看,隐约好像听见黄少天的声音。喻文州走到楼道,这才听清黄少天在喊他的名字。

“我在三楼,”喻文州回了一声,“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好我现在下来,喻文州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最后几级楼梯黄少天根本就是跳下来的,喻文州下意识地微抬起手虚扶了一下。黄少天下车的时候还是板着脸,看都不看喻文州一眼,现在显然把这些都抛在脑后,眼睛晶亮:“我刚才和搬家的那家人聊了几句,好像这一栋他们是最后一户了。”

“你看这个。”喻文州把照片拿给黄少天。黄少天接过,看了几秒又翻过反面,发现右下角有一行小字,凑近了一点发现是一个日期。

“八几年,这有年头了啊,”黄少天翻回来仔细辨认了下照片上的人,“你从哪找来的?”

喻文州指指身后这间房:“刚才发现到门没关我就进去看了看,在一个抽屉里看到的。”

黄少天绕过喻文州往他身后望了望:“他们搬走了照片还留在这?”

“可能是不小心遗漏的吧,”喻文州打开门,带着黄少天进来,“或者可能是不要的了。”

“这种年代的照片不要了多可惜啊,一定是不小心落下的。”黄少天也在房子里四处转了转,再没有看到其他的照片。

“话说我刚才也发现好像这栋楼大部分的门都是开着的,是不是物业要清算什么的,前面进来的时候忘记问了,”黄少天把照片还给喻文州,“要不我们再去其他屋子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

 

两人花了大半天才把这个单元几乎都看了个遍,还好这种老式的居民楼不是很高,一层也没有多少户。两人这一看发现了不少东西,有些年代久远得够他们父辈回忆童年了。黄少天主要注意找照片,还真收集到不少。

跑了这么久黄少天好像一点没觉得累,情绪比来时要高很多,一边下楼一边时不时地回头和喻文州说着想法:“之前来的时候我还在想这个案子要怎么做,我觉得现在我们可以做一个专题。唔……先看看能不能联系到这些照片的主人还给他们,然后我们……”

黄少天的情绪一方面体现在他的语速上,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黄少天平时话碎且多,情绪高的时候语速会比平常快一点,所以以前郑轩老抱怨他烦。

看着黄少天几乎要手舞足蹈的状态,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一下。走出楼道黄少天退了两步,看见喻文州这么一笑才停了一下:“怎么了?”

没什么,喻文州不露声色地否认,“我觉得这个想法挺新的,照片的事可以去问问物业。”

是吧,黄少天又扬起眉,“还好这栋楼只有两个单元,不过另外还有一栋,不知道我们今天能不能找得完。”

喻文州看了看腕间的表,黄少天这才注意到他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信封袋:“这是什么?”

“刚才在一张照片旁边找到的,”喻文州倒出里面的东西,“胶卷。”

黄少天“哎”了一声:“同行啊。我现在都不怎么玩这个了。”

 “唉,当时穷的时候感觉什么烧钱玩什么,现在反而没什么兴趣了。”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把袋子重新封好。黄少天垂着眼睛盯着喻文州手上的动作,喻文州把袋子递给黄少天:“留个纪念?”

黄少天顿了一下才接过,笑了笑:“还给别人吧。”


tbc

祝首页明天要考四六级的旁友们顺利

16 Dec 2016
 
评论(1)
 
热度(136)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