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月半明2

2.


“哎我说你在干嘛?”

“拍照。”喻文州盯着屏幕,头都没抬一下。

“废话我知道!”李轩停下筷子,“你什么时候也要饭前消毒了?也没见你发朋友圈什么的。”

“拍给少天看。”

“哦……”李轩拉长了音,“把我点的这汤也拍拍?”

喻文州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把手机放进口袋。

李轩气得往嘴里塞了一大口菜。

喻文州连吃饭都好像要比别人斯文,不怎么多话,细嚼慢咽的。李轩转转眼睛,好半天突然说:“黄少到底……”

话只听到一半喻文州已经明白,摇了摇头:“没那么容易。”

“唉,”李轩也晃晃脑袋,“你说你,喜欢个谁不好,我们班这两天还在传有个妹子喜欢你。”

喻文州想了想,说了个名字。

“你都已经知道了?”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说:“我同桌收到了封情书,上面写的我的名字,署名写了她的名字。”

李轩笑得差点踢到喻文州:“我说这次怎么没找我帮她递情书呢哈哈哈。”

看喻文州仍旧是一脸的毫无波澜李轩这才收敛:“咳、我是说心疼我们班那个妹子啊,你看看你,uccu!”

喻文州想了想:“那以后我不去你们班找你了?”

“得了吧,你数数你就来过几次?”李轩哼哼,“哪次不是我去找的你。”

喻文州笑笑,李轩接着说:“还有每次我路过数学组都能看见你。”

嗯,喻文州微点点头。

“嗯什么嗯,反正我也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我心里有数。”

李轩丢了个白眼,过了会儿突然想起来:“哦对了,我妈说让我喊你明天来我们家吃饭。”

喻文州皱皱眉:“不用麻烦了吧。”

“可能是这两天我妈看我和你都在外面吃问起我来着,我跟她说了下她就说让你来我们家吃。”喻文州似乎想说什么,李轩没给他机会,“不行你一定得来,你来和你不来她烧的菜完全不一样!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

李轩都说到这份上了喻文州自然不能拒绝。李轩正念念有词明天打着喻文州的名号要让母上买什么菜,喻文州想,明天晚上黄少天就回来了。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看见黄少天的包丢在沙发上,他想看看微信里有没有说什么,黄少天已经开门进来。

“嗯,好,到了就好,我也到家了……”黄少天还在打电话,对喻文州挥了挥手,路过喻文州的时候揉了揉他的头发。

喻文州给他倒了杯水,递给黄少天的时候后者已经挂了电话瘫在沙发上。

“哦哦谢谢,”黄少天扬扬眉头,“怎么样,我不在的这几天大家有没有表示想念你们可亲可敬又帅气的数学老师?老叶课代得肯定没有我好!”

喻文州示意茶几上的一沓试卷:“今天他们班有个小测验,我们班也一起考了,你的卷子应该很想你。卷子我帮你带回来了。”

黄少天痛苦地别过头:“别跟我提这个,下次再遇上这种时候要说你和我不熟别帮我带什么卷子。”

好好,喻文州笑着应声。

“这几天不是听课就是听讲座,只有晚上能出去转转,本来想看看给你带什么礼物的不过没看到什么有特色的,”黄少天把杯子放回茶几,“不过上次我们去吃的有道什么特色菜挺好吃的,我问了下那里的老师,等我这两天试着烧烧,不过不一定能做出那个味道。”

“哦对了,”黄少天拿起手机找出什么伸到喻文州眼前,“我看中了个烤箱,等过了零点就可以抢了,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喻文州接过大概看了看:“你觉得好就行。”

“有什么想买的要不要我帮你一起?”

“不用了,”喻文州摇摇头,“我没什么想买的。”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视线停了好几秒:“哎、好吧。”黄少天起身伸了个懒腰。

 

那天幸好有喻文州叫起避免了迟到,黄少天直到晚上回家才反应过来。

“你前面叫我什么来着?”

喻文州露出一个笑容:“少天。”

“没大没小,”黄少天觉得得和喻文州约法三章,“就算我们是室友,老师还是要好好喊的。”

“可是早上我叫了你这么多遍,只说了一句少天你就醒了。”

黄少天僵了僵:“算了,在家里随便一点也没关系,在学校还是要守规矩一点,毕竟……”

黄少天说到这顿了顿,喻文州已经状似乖巧地点头:“知道了,少天。”

 

自从烤箱到了后黄少天就开始点新技能,可惜喻文州不是很喜欢吃甜食,所以每次做甜品黄少天都会做一份少糖的。

另外喻文州没想到黄少天竟然还给他买了围巾。

“哦哦这个,正好我自己本来就想买一条,然后觉得不错就给你一起买了。”

李轩听完喻文州的解释,正要吐槽,见已经走到了数学组只好先把话咽回去。

黄少天不在办公室,李轩跟自己班上的数学老师打了个招呼,和喻文州一起把堆在角落里的书搬回教室。

“还好能把书放黄少这,不然每次月考都得搬一次书多累啊。”出了办公室李轩感叹。

“那你就少抱怨一点。”

李轩做了个鬼脸,顿了一下:“话说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

“看你这反应你肯定不知道,可能是我们文科班妹子多特别八,还没传到你们理科班。”李轩迟疑了下,“我们班政治老师你有印象吗?短头发那个,个子不是很高。”

喻文州想了想,嗯了一声。

“她好像是和黄少同期进来的,最近好像和黄少走得挺近?哎我都是听说的。”末了李轩又补了句:“好像之前去外校调研她也一起去了。”

喻文州没有接话,二人沉默走到二楼楼梯口,李轩打了个招呼:“那我先回班上了,放学来找你”

“好。”

 

说不在意是假的,喻文州有些走神。好像人一旦开始留意什么,这些就会频繁地出现在视野里。

比如黄少天偶尔的饭局,比如黄少天偶尔的电话,比如黄少天没完没了的微信消息。

平心而论,黄少天以前也这样,或许更早,喻文州搬来前就是这样。谁没有个朋友没有个聚会没有个消息不断的群,可是喻文州偏偏就是在意。

 

喻文州就像站在沼泽边缘,明明迈出这一步这么难,他只需要转回身,可身体里有什么情绪往前推了他一把。

就算湿地中央的黄少天只是幻影。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黄少天的话,也把喻文州拉回现实。

“黄少?”两人都闻声看去,喻文州认出这是李轩班上的政治老师。

对方看见喻文州,有些犹豫:“啊抱歉,你先忙。”

黄少天看看喻文州:“没事,有什么事你说吧。”

姑娘这才走进来:“就是群里面在说晚上聚餐的事,你一起来吗?我们先统计下人数。”

黄少天又看回喻文州,喻文州小声说:“我晚上和李轩在外面吃。”说着把作业摞起来,“我先回班里把这些发下去。老师再见。”

对方没想到喻文州会和她打招呼,愣了下才笑着说:“嗯再见。”


tbc

24 Nov 2016
 
评论(3)
 
热度(150)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