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冷千山7-8

7.


下一次的选修课黄少天没有来。一般黄少天都会和戴妍琦坐在前排,这次破天荒地戴妍琦身边空了一个位置。

喻文州环视了教室一圈:“我们来点个名。”

喻文州这门课的到课率一向挺高,除了第一节课喻文州根本没有点过名,偏偏这次黄少天没来。戴妍琦赶紧小窗黄少天:“黄少,你今天怎么没来?喻老师点名了!”

“我们班今天晚上临时补课。”

“那你没跟喻老师请假?不跟他说一下?”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才回:“有点麻烦,算了。”

之后发去的消息黄少天一直没回,戴妍琦课后还是去跟喻文州说了黄少天补课的事。

嗯,喻文州把点名册夹进书里,像是随口问了句,“他让你来跟我请假?”

戴妍琦心一虚,嗯嗯啊啊地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喻文州对她笑了笑。

 

“黄少,你说是不是之前那次我们在ktv太闹腾喻老师生气了啊?”戴妍琦接着私戳黄少天。

“不知道。”

“我觉得有点……”戴妍琦吧啦吧啦给黄少天分析了一堆,末了黄少天回了句“哦”。戴妍琦差点一摔手机,嗨呀好气啊。

 

选修课的课时少结束地也早,再下一次课就是最后一次课了,喻文州这门课的考试就是当堂写一篇小论文。黄少天这次和第一次上课一样是踩着铃声来的,外面下着雨,看起来他没有带伞,头发还沾着水珠。

黄少天匆匆地从门口进来,戴妍琦给他留了个位置。黄少天摸了把黏在额前的刘海,和戴妍琦低声说了两句话,抬头看了看写在黑板上的课题,从书包里掏出纸笔。

直到黄少天最后写完把信纸拍到讲桌上,从始至终,他都没再看喻文州一眼。

 

学校这么小,喻文州竟然真的没再见过黄少天一次。他们不在同一个学院,上课的教学楼都不是同一栋。

喻文州给黄少天发了几次微信都石沉大海,最后一条是拍的一张多肉的照片。这还是他们刚在一起没多久有次一起去的一家咖啡店送的。当时店里在做活动,黄少天挑了一盆养在喻文州的公寓,后来黄少天每次一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阳台看它长得怎么样。

“你不觉得今年冬天特别冷吗?”李轩从锅底夹起一块蛋饺,火锅的蒸汽直往他脸上扑。

和去年差不多吧,喻文州烫了点蔬菜。

“差多了,你看现在这个时候就开始下雪了。”李轩呷了口啤酒,伸手抹了抹满是雾气的窗户。

喻文州顺着李轩擦出的那一块望去,雪已经落了一层了,灯光斑驳夹杂着灰白的雪,寒气被这层玻璃挡在窗外,很快这一块又起了层雾。

“你和你那个小朋友还没和好啊。”

喻文州慢慢收回目光。

“别人喜欢你吧,你对别人不冷不热,别人不喜欢你吧,你也板着个脸。”你到底喜不喜欢那小子啊,李轩话说到一半,还是没问出口。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看着李轩:“怎么,你对这个这么上心?”

嘿难得我想着关心一下你,李轩摇摇筷子,“好好,我不问,有什么是喻老师解决不了的问题。”

“哎我觉得你还是要不要去找张新杰看看?”过了半晌李轩又说。

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

“说不定黄少天也找过他,你还能找他套套话,毕竟深受全校师生信赖的心理老师……”

喻文州没忍住笑要去踢他,李轩也说不下去了开始笑起来。

 

过了元旦就是考试周。自从选修课结束,黄少天就没再见过喻文州。喻文州几次给他发微信他都没回。当时正在那种情绪里,说不上是生气还是难过,后来就变成逃避。他甚至不敢看喻文州发来的内容。

期间几次他都走到了喻文州公寓楼下,站了半天,又走回宿舍。

不管是向前还是退后,迈出这一步都太难了。

 

考完试不管成绩如何总之就是解放,班上还没回家的一起聚了个餐。吃完饭众人商量接着要去哪里浪,黄少天借口家里有事先行离开。

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天上又开始下雪。黄少天有些怕冷,手放在口袋脖子缩在围巾里,还是觉得有风漏进来,他在路边停下来想买杯奶茶。这种天气人有点多,排在他前面有两个女孩子,呼着白气商量过年想去哪里玩。

黄少天偏头看经过的路人,一个一个数过去,他眨了下眼睛,视线停在马路旁。

喻文州撑着黑伞,身边跟着一个姑娘。两人停下,面对面说了一会儿话,喻文州帮她拦了辆车目送她上车。

“啊?哦哦、”黄少天回过神,店员小哥问他要点什么。

隔得太远他连那个姑娘的脸都看得不是很清,糟糕的是在他回过头前喻文州已经发现了他。

黄少天摸了摸鼻子掩饰,喻文州到底还是走了过来。

喻文州已经收起了伞,自然地帮他拍去肩上的落雪,黄少天一时竟然没有阻止。站在原地也是尴尬,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到一个地铁口,黄少天准备和喻文州道别,话还没说出口,没想到喻文州先说:“刚才那个是之前说的系主任的女儿。”

黄少天怒冲冲地看着喻文州,火气噌噌噌地往上冒,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别过视线,怏怏地应了声。

“晚上系里同事一起吃饭,她也一起来了,”喻文州慢慢对他说,“我刚才跟她说,我们不是一路人,我对象已经在生我的气。”

黄少天愣了愣,随即有气无力地说:“喻文州,我不是和你闹着玩,也不想和你开玩笑……”

“我没有跟你闹着玩也没有开玩笑,”喻文州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我不会再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也没有喜欢别的什么人……”

喻文州的话被一阵铃声打断。

黄少天几乎是一惊,他从口袋掏出手机,飞快地扫了一眼随即把屏幕背过去,“不好意思有点事,我先走了。”

“再见。”

黄少天随着人潮乘上电梯。

 

确认已经出了喻文州的视线黄少天才把手机翻过来——

我他妈为什么要在上星期这时候闹了一个闹钟还他妈忘记关了!

黄少天两手手心都满是汗,心跳快地牵扯着太阳穴。好险,他仿佛松了一口气,可是情绪膨胀满溢都要遏制不住。

他想听喻文州说下去。


8.


几乎整个寒假黄少天都待在家里。除夕吃完年夜饭打了会儿游戏然后在窝在客厅沙发上裹着毛毯看春晚。黄父黄母兴致比他高多了,吃完饭就出门表示要去看庙会,手拉着手出门还问回来要不要给他带什么夜宵,黄少天哼哼两句表示不想理他们。

黄少天被电话铃声吵醒,他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主持人已经在做陈词准备倒数了。是妈妈打来的电话,黄少天还带着鼻音,清了两下嗓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黄少天的多话完全就是遗传了妈妈,电话那边人声喧哗黄母还在跟他说个不停。黄少天嗯嗯敷衍,说好好好,你们那里好吵啊根本听不清你说什么好吗,你们好好浪,回来的时候小点声别打扰我睡觉。

黄少天这边才挂上电话,各种消息一股脑涌进来,手机响了半天。

黄少天一个个戳开来看,大多是群发的祝福,也有私发的,黄少天挑了几个回。微信朋友圈各种照片,只要拍的在外面玩的都一个模式,乍一看过去全是人。

各种消息中夹杂着喻文州的,黄少天一眼就看见了,最后一个才戳开。喻文州发了一条新年快乐,过了几分钟又发了张烟花的图。黄少天想了想,关了聊天窗口,之后又关了手机,刷了个牙回卧室睡觉。

 

离开学还有几天,黄母已经催他开始收拾东西。有什么好收拾的,缺了什么坐个地铁就能回家拿,黄少天还是象征性地翻了翻书包,发现他这里还有一把喻文州家的钥匙。

黄少天对着钥匙发了一下午呆,趁着心意未改之前出了门。喻文州不是本地人,这时候可能在家还没回学校,黄少天抬头看见公寓三两灯光,喻文州那间是暗着的。

黄少天本想直接把钥匙放在信箱里,顿了顿还是上了楼。轻车熟路地开门开灯从鞋柜拿出自己的拖鞋。黄少天怔了怔,客厅角落摞了一排纸箱,公寓冷冷清清,很多东西都被收了起来。一阵风吹来,黄少天打了个冷颤,嘴里念念有词,人走了连窗户都不知道关。

黄少天走到阳台,其实窗户只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缝隙通风,但风吹进来实在有点冷。黄少天关了窗,打量了一番他的那盆多肉,看起来还不错,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黄少天会进来的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的枕头。他承认他的私心,这枕头喻文州留着也没用,还不如自己拿走。开了卧室的灯黄少天心里一凉,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就像他第一次留宿醒来看见的那样,枕头也只有喻文州本来的那个。

黄少天心思飞快地转起来,一边想着他已经几个月没来过这,留着也是占位置喻文州应该已经收起来了,一边又颓废地想,是啊,喻文州已经不需要这个了。

黄少天关了灯往客厅走准备离开,突然听见钥匙的声音,大门被打开。

喻文州似乎不怎么惊讶,反手带上门:“我在楼下看见这里亮着灯。”

嗯,黄少天模模糊糊挤出一个音节,扬了扬手中的钥匙,“我是来还钥匙的。”

是吗,喻文州换好了拖鞋:“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黄少天终于回过神来,戒备地看着他。

“刚好我买了面条。”喻文州看起来很高兴,放下手中几个袋子,剩下的拎去厨房。

黄少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慢腾腾走去看喻文州。喻文州刚烧上一壶水,正在洗一把葱。黄少天看了好一段时间,总算忍受不了喻文州的刀工,走上前打发他,“让我来吧,水要开了你去灌水吧。”喻文州没有推辞,把流理台让给他。

所有的器具和调料摆放的位置都维持着黄少天之后一次来的时候的样子,黄少天腹诽,估计喻文州平常也不怎么会用这些。

 

面熟得很快,黄少天还煎了两个荷包蛋,最后撒上葱花倒一点香油调味,色香味俱全令喻文州赞口不绝。喻文州本来吃饭的时候就不怎么说话,平时都是黄少天在说喻文州跟着附和。这次二人都无话,面对面坐着,几近沉默地吃完这顿饭。

黄少天放下筷子,看了眼手机,想着离开的托辞。喻文州打开一个盒子,是黄少天第一次来吃的那种栗子蛋糕。

“我刚才去买的,你运气好,今天店里最后一个了。”不等黄少天拒绝喻文州已经打开推到他面前。

黄少天只好接过,叉了一大块,咬着叉子看喻文州去倒了杯热水又重新坐在他对面。

喻文州慢悠悠喝了一口水,黄少天简直要受不了这种沉默,没话也要说点什么:“你过年没回家吗?”

“回了,我前两天才回来的,”喻文州示意客厅那些纸箱,“我在外面另外租了套公寓,明天搬过去。”

……哦,那挺好的,黄少天垂下头。

喻文州以前跟他提过这个。上个学期初喻文州想搬到外面去住,后来和黄少天在一起就暂且作罢。

黄少天吃完蛋糕喻文州又给他倒了点水,黄少天起身,连借口都不愿想了。

“谢谢你的蛋糕……那我回去了。”

 

喻文州走到玄关,看黄少天换鞋,手握住门把,开门。

“少天。”喻文州叫住他。

“嗯?”黄少天的手还搭在门把上,回过头。

喻文州叹了口气,声音不是很大:“其实今天是我生日,谢谢你能来。”

黄少天一个愣神,眼睛眨了好几下。楼道里风声呼啸,黄少天刚才门只开了一半,手下没注意竟让这阵风把门吹关上。

“砰”地一声巨响让他回过神,黄少天转过身找回自己的声音:“啊……生日快乐……我、我不知道,你应该早点提醒我……”

其实喻文州的生日以前听戴妍琦说过,如果他们还像之前那样说不定黄少天还会给他准备一个惊喜,可是之后黄少天心灰意冷,放假过得连今天几号都不知道,更何况喻文州的生日。

黄少天又想到,小声说:“蛋糕都是被我一个人吃完了……”

喻文州笑起来:“本来就是买给你的。”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眼睛,看来看去,眼睛眨动的频率比平时要快一些。

真是太可爱了,喻文州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少天说的没错,我们之间缺乏信任和了解,你比我想得还要认真,我也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没那么喜欢你。你说我对你没有更多信任,但你为什么也不肯多给我点信心,给自己多点信心?”

喻文州的声音温柔地像片羽毛,一下一下刮在黄少天心上。

“少天,我们不试了,你自信一点,我们就来真的。”

 

黄少天一时间觉得各种情绪直往喉咙上涌,最先想到的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不是他第一次在这里留宿,不是喻文州第一次亲他,而是两个月前他徘徊在公寓楼下,想见喻文州的念头充满他的脑海。

 

黄少天吸了吸鼻子,喉咙吞咽了一下,好久才说:“哼,说得这么好听,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的枕头都不知道被你丢哪去了。”

“我把它装起来了,”喻文州笑了一下,手扶在黄少天的耳侧,把他拉近了一点,“我想把它一起带过去,我想即使我搬走了你还是会在我身边。”

黄少天终于抱住他,揽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

“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FIN.

16 Nov 2016
 
评论(14)
 
热度(180)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