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冷千山6

6.


喻文州和李轩回到包厢后有人调笑,喻老师人气好高啊。李轩在旁边笑着说,那不是,我们喻老师走到哪都是一棵草。

那人继续说,你不是也被一起拉去了吗,现在大学老师都这么受欢迎吗。

李轩摆摆手:“我就是被叫去当陪衬的,只有喻老师这样的才受欢迎,你没看到喻老师唱完歌下面那群学生的样子。”说完还意有所指地指指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别听他的。刚才挺多都是我们院的学生,我带过他们的课,大多都认识所以比较闹。”

“哦哦带过课啊,那肯定没有现在教的,不然不怕你挂他们科啊。”

“喻老师可好了,不怎么挂人科是吧,”李轩又挪揄他,“哎不过还有我们院的,刚才没怎么看清,谁眼睛这么尖啊,看到喻老师是自然,我都能被认出来。”

喻文州拨了他一下,李轩这才打住,感叹了声,“还是学生好啊,联联谊唱唱歌,这都是青春啊,我们也就只能老同学聚一聚,唉。”

老同学怎么了,老同学不好吗,那人打抱不平,我们有喻老师啊。

“哈哈哈这句话说得好!”李轩拍掌叫好。

喻文州无奈,按按额头。

 

“哎我刚才看见了,”聊过了这段身边的人被叫去唱歌,李轩这才跟喻文州提起,“黄少天是吧,坐在角落里那个。”

嗯,喻文州点头。

李轩上下打量了喻文州两眼接着摇摇头:“我说难搞了吧,你看他那眼神,这么暗我都看清了,你也是可以的。”

喻文州不语。刚才一走进包厢他就看见了黄少天,黄少天抱坐在角落,眼睛清明聚着光,带着攻击性直直盯着他。唱到最后黄少天几乎是一口喝完手中的酒,向他举了举杯。

虽然看不清细节,喻文州甚至可以想到黄少天可能还挑衅地扬了扬眉尖。

“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本来就有点麻烦,像黄少天那样的更不好对付。”李轩还在念叨。

“我知道,我有分寸,”喻文州面不改色,把手机塞进口袋起身,“失陪一下。”

 

喻文州走进洗手间的时候黄少天正抬手抹去额头上的水迹。黄少天一言不发,一双眼睛警戒地透过镜子打量他。喻文州也没有说话,脸上带着笑,慢慢走近他。

“少天、”

黄少天突然转身抓住他的衣襟作势要吻过来,喻文州扶住他低声说:“不要在这里。”

不等黄少天说话这时又走进一个人。

方锐才踏进来半步抬头看见这一幕,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黄少天的半边脸,表情冷沉,剑拔弩张地扯着另一个人的衣襟,感觉下一秒就要打起来。

“哎哎黄少你别冲动!有什么话大家好好说,你……”方锐想过来劝架,才走了几步又停下来。

他认出喻文州的那件大衣。喻文州背对着他光凭背影不可能知道,但那天张佳乐给他们看得照片里喻文州穿的就是这件。

这太他妈尴尬了,方锐简直想给自己一拳,这个修罗场也太可怕了。

“嗯、那什么,不好意思啊……我出去给你们把风。”

喻文州依然挂着笑,黄少天又盯了他几秒才收回锋利,松开了他。喻文州亲了亲他的眼角。

“不是说不要在这里吗。”黄少天冷冷地说。

“现在有人把风嘛。”喻文州眼睛弯起来。

 

喻文州回去和李轩打了声招呼找了个借口就先离开了,出来的时候黄少天站在门口,手插在口袋里靠在门边放空。喻文州帮他理了理有些歪的连衫帽。

这个时间不早不晚的,两人最后进了一家麦记。黄少天点了份麦旋风,每吃一口都要咬咬勺子。

喻文州之前只跟他说要参加一个同学聚会,没想到会和他们在同一家ktv,包厢还离得这么近。他第一次听喻文州唱歌,喻文州坐在包厢一角的舞台,灯光在他身上流连,主光源只有屏幕,看在黄少天眼里仿佛喻文州就在发着光。

这样的喻文州太陌生了。

还有被众星攒月的喻文州。

“我不喜欢她们这样围着你。”黄少天低头看着杯子里一块奥利奥饼干屑,闷声闷气地说。

自从上次喻文州就看出来了,黄少天好胜心强,有攻击性,还有占有欲,自己的东西恨不得紧紧攥在手里,难怪还是小孩子。还真的有点麻烦。

好,喻文州顺着他的话说,我下次不让她们找着了。

黄少天抬起眼,似乎生气又无奈,又垂下眼,一勺将饼干屑压得更碎。

黄少天本来微歪着头,他调整了下姿势,把头歪向另一边撑着脑袋:“我知道这种事情不好公开,可是我就是看不惯别人对你这样那样。如果当时进来的不是方锐,被别人看到又怎么样……我知道,但我就是忍不住。

“你当时说我图新鲜又说我是一时冲动,先不管这些,你能答应跟我试试我已经很开心了。但我还是生气,我知道你本来就没那么喜欢我,这没关系,但我也没有你想的那样幼稚,我一直都是认真的啊。可是你一直都不能多信任我一点,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不问你也不说,甚至有时候陌生地让我觉得我根本不认识你。

“现在想想你当时答应跟我试试的成分比我想的还要少,你可能一直把我当小孩看或者看成你的学生吧。我是你的学生,可也不只是你的学生。”

从头到尾黄少天都低着头,看饼干屑的分布,冰淇淋的纹路,就是没有看喻文州一眼,像在自言自语。前面喻文州唱完歌笑的时候对上他的视线,他一瞬间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心脏撞在胸腔硌得生疼。这不能更糟了。他对喻文州心动,和生喻文州的气,这是两码事,可一旦他沉浸在前者,就会把后者搁置,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所以他克制着自己不去看喻文州。

 

喻文州沉默了会儿,手指轻敲桌面。

他不知道黄少天会是这么想的。黄少天说的话大都没错,但是他比黄少天想的要在乎他。黄少天要求他对自己多点信任,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是否也对他有信心。喻文州在心里摇头,再这么想下去就避免不了争吵了。

如果喻文州没有那么喜欢他,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就不会想着怎么安慰他哄他,怎么抱住他吻他,怎么让他彻底明白他到底有多喜欢他。

 

黄少天把勺子随意扔进杯子里,起身想走,喻文州突然抓住他的手。

黄少天身体一僵,一时没有抽开手,头抬到一半又生生转向一边:“我回去了。”

“一起回家吗。”

黄少天心跳了一下,仍旧低着头,顿了顿,语气波澜不惊:“不了,我今天回家里睡。”

“谢谢你。”

这是今年黄少天对喻文州说的最后三个字。


tbc

15 Nov 2016
 
评论(3)
 
热度(131)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