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冷千山4

4.


开完会黄少天看了看手机,戴妍琦两分钟前在群里问还有没有带了伞并且还在教学楼的,下面回复纷纷表示爱莫能助。

“我在,你在哪栋楼?”

“!!!黄少!!”戴妍琦刷了一波表情。

黄少天到E楼的时候戴妍琦正百无聊赖地靠在门口玩手机,看到黄少天笑嘻嘻地说:“刚才喻老师走的时候问我要不要用他的伞,我说有朋友来接我。”

“黄少我可是为了等你拒绝了喻老师!”

得了便宜还卖乖,黄少天故作要走,被戴妍琦拉回来。所幸现在雨比刚才小很多,两人合撑一把伞也不是太勉强。

“你猜我刚才在办公室听到了什么?”戴妍琦挤挤眼睛。

“你们辅导员要生二胎?”黄少天随口诌了一个。

“……靠你怎么知道!她这肚子我看起码四个月。”

“……”

“喻老师在相亲!诶我就说嘛……”

“喻文州相亲!?”

黄少天脚步顿了顿,戴妍琦一下走到雨中又走回来,对黄少天投去怪异的目光:“我以为你对喻老师没什么兴趣的。”

黄少天不置可否。他和喻文州确定关系没多久,连室友都还没坦白,告诉了戴妍琦还不知道要被她怎么八。

“哎哎不过刚才我在办公室,我们系主任在和喻老师聊天,”戴妍琦没怎么在意,又转回刚才的话题,“我这边还要听辅导员唠叨没怎么听清那边,好像说是国庆的时候系主任撮合他女儿和喻文州吃了个饭什么的,他女儿不是才本科毕业而且在外地工作吗,找喻老师干嘛呀。”

黄少天道貌岸然地看了戴妍琦一眼。

“说到这个,邮局港剧,我们院派系真是,啧啧啧,喻老师本来是和两边都没什么瓜葛的,估计系主任觊觎喻老师的能力和美色很久了,这一箭双雕啊。”戴妍琦煞有介事地摇摇头,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黄少天和喻文州约在地铁站见面,黄少天到的时候喻文州在给别人指路。

谢谢谢谢,两个女孩子道谢快步离开。喻文州抬头看见黄少天,笑了笑,走吧。

这家店是黄少天在朋友圈看到的推荐,据说环境和味道都很好。今天逢着下雨第二天又是周末,门口都在拿号排队,还好喻文州提前预约了位置。

黄少天拿着菜单研究,“哎这个甜品是有什么……”

服务生是个小姑娘,耐心解释了半天,黄少天最后拍板,那就要这个情侣套餐好了。

小姑娘愣了下,脸明显红了,转过来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小姑娘顿了下又看回黄少天,最后确认了遍菜单。

黄少天可能没注意到这些,喝了口水,靠着椅背百无聊赖地玩桌上的餐巾。

如果是平时的黄少天早就要开口点评一番了,可这一路上包括现在他只是抿着嘴,时不时看喻文州一眼。

“少天、”

黄少天打断他:“话先说在前头,现在给你个机会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又是哪里戳中他了,喻文州想了想,没察觉出什么端倪,嗯?

“之前亲相得怎么样?”黄少天手搭在桌上,身子向前倾了倾。

喻文州看黄少天忍着情绪故作严肃的样子,反应过来,来龙去脉也猜了个大概。黄少天炸毛的样子太可爱,喻文州甚至想逗逗他,但一开始黄少天就这么认真,喻文州慢慢跟他解释:“那是我们系一个主任的女儿,之前他跟我说了好几次,国庆他女儿放假回来就一起吃了顿饭。”

“然后呢?”

“然后?”喻文州轻笑,放低了声音,向黄少天凑近了点,“然后你就来找我了啊,少天。”

黄少天一僵,刚想说点什么,这边服务生端着盘子来上菜,黄少天只好别过脸,盯着对方把菜上完。

虽然说不上误会,黄少天也大概明白,放假后期那几天喻文州天天和他在一起,哪有时间出去和别人吃饭,在此之前的事喻文州没有提他也没有问,但这种事从别人口中听来就会让人觉得不爽,看着喻文州挂着浅笑的样子又要来气。

“少天,我答应了你就不会和别人在一起。”喻文州盯着黄少天的眼睛,因为身子前倾而微微仰头。

黄少天自上而下和喻文州对视,喻文州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沉得要出水一般。黄少天先移开了视线,动了动嘴,无声嘟哝了几句。

喻文州笑了笑,轻捏捏他的手。

 

回来的路上又开始下大雨,黄少天出门的时候没下雨嫌麻烦就没带伞,和喻文州同撑一把伞实在有点挤。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伞往这边让,黄少天要推回去,喻文州轻拍他,走快点,快到了。

喻文州开了门让黄少天先进,他跟在后面带上门,这边伸手要去开灯,黑暗中黄少天突然转过身一把将他按到门上,牙齿撞在他的下唇。伞“啪”地一声掉在地上,喻文州开灯的手顿了一下又收回来,扶住黄少天的耳侧,他的头发还带着外面雨水的水汽和寒意。

黄少天简直是横冲直撞地吻过来,舌头裹挟着甜品残留的甜味一股脑地伸进喻文州的嘴里。喻文州另一只手抚抚他的背,顺势卷过他的舌头加深了这个吻。

趁着黄少天喘息的间隙喻文州亲亲他的唇角,“少天。”黄少天本来攥着他的衣襟,不知不觉已经摸进他衣服的下摆,喻文州几乎能感受他下身的变化。黄少天追着又要吻过来,喻文州微微碰了碰,凑到他耳旁亲了亲他的耳朵,“别着急,我们慢慢来。”

黄少天把脸埋在喻文州的肩里,喻文州的叫停显然引起他的不满,好久才有气无力地闷闷地“唔”了一声。喻文州轻笑,轻轻揉了揉他后脑的发尾。

 

黄少天洗完澡出来被喻文州按着吹干了头发才钻到被窝。自上次黄少天失眠一夜后,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宿舍那个枕头去店里让做了一个相同款式的,黄少天花了点时间适应之后没什么大碍,现在心安理得地趴在枕头上玩手机。

喻文州走过来看到他乱蓬蓬的头发和发旋,忍不住顺手摸了一把。

哎哎你别动,黄少天正在打游戏,晃了晃脑袋,打完这一局转过头,假装恶狠狠地说:“我跟你说这事就算过去了,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快点从实招来。”

好好,喻文州坐到他旁边:“其实当时你说错了,我一直是喜欢男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边释然一边又想起当天,看喻文州现在一脸云淡风轻,心里那个气啊,太狡猾了。他翻过身坐起来,挑了挑眉尖:“看不出来啊,得亏人还想把亲闺女塞给你。”说到这喻文州反而犹豫了下:“毕竟我是老师,这种事太敏感……”

黄少天一时没想这么多,听到喻文州这话有点后悔:“哎抱歉我不是那意思、”

“没关系,我知道,”喻文州又恢复了温和的笑,“所以我当时说希望你能想好,有些事不是仅凭一时冲动或者个人意愿就能解决的。”

黄少天一瞬间想反驳又咽了回去,是不是一时冲动他自己清楚,可喻文州的身份确实有点尴尬,不管自己是不是学生站在风口浪尖的都只会是喻文州。

“唔……”黄少天突然有点泄气,外面风雨如磐,他在喻文州身旁什么都不用去想,可喻文州并不会主动跟他说他自己在面对什么。如果不是听戴妍琦提起,可能喻文州根本不会告诉他这些。

喻文州靠过去抵住他的额头:“好了,少天,现在这样就很好。”

黄少天小声道:“我只是希望你能更相信我一点。”


tbc

11 Nov 2016
 
评论(2)
 
热度(7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