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冷千山3

3.


难怪厨房是最具烟火气的地方,黄少天在里面站着忙碌一扫公寓的空荡与冷清。菜式很简单,家常的三菜一汤,喻文州没什么挑剔的菜,黄少天都是挑超市里看中意的。

“……我跟你说蒸鳜鱼关键是看蒸的时间,我只放了一点点盐调鲜。”

喻文州自然点头连连称好。黄少天眉飞色舞,尾巴都要翘起来。

食客喻文州主动洗碗。电视开着充当背景音,黄少天窝在沙发上玩手机,茶几上放着刚才一起买的水果。

喻文州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抱着靠垫咬着牙签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才几次他就发现黄少天的坏习惯,喜欢咬东西,还有这样露骨的眼神。

 

喻文州没有走近,挪了挪餐厅的凳子和他隔了点距离。这一次他没有先问,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

黄少天看了半天,皱了皱眉,终于把牙签放下。客厅连台灯都没有开,开始还有傍晚的余晖,现在天暗下来变成浓重的蓝,云层染得像是成片的积雨云。只有电视的光投射在他的侧脸,简直教科书般的轮廓光。

餐厅暖黄的灯光覆下来,喻文州置身其中像在黄色的深水中,大大方方地留给他审视。

黄少天看见这样的笑容突然莫名烦躁起来,秋日尚且残喘的暑意在他体内躁动,他嘴唇蠕动了一下,声音小得像是嘟囔,偏偏是喻文州可以听见的程度:“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喻文州笑意不改,琢磨着两全的说法。该说黄少天的眼睛太会说话,还是不知道掩饰,至少在他面前什么东西都写在眼睛里,一目了然。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虽然对方是女孩子,其实不管男女都一样。黄少天不是他这类人,喻文州一眼就能看明白。

“少天,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不论性别。但是当对方是同性,你就要清楚其中的感情因素,是作为朋友或对待长辈的喜欢,或者只是追求一时的新鲜感和刺激,”喻文州顿了顿,“你能明白吗,少天?”

“我明白,”过了半晌黄少天回答,听起来有点自暴自弃,甚至沮丧,“我明白可是我也控制不住……是了,你大概不喜欢男的,可能还是第一次见我这种人吧。”

喻文州只能看清黄少天半边脸的轮廓,充满了戏剧性。打破这些的是喻文州,最后一句话让他笑起来,他在乎他不存在的女朋友,还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真是太可爱了。喻文州走到他身旁,可能是黄少天的可爱打动了他,也可能是失望的模样让他不忍心,他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好,那我们就来试试。”

 

黄少天愣了愣,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抬起头,眼里的光都要溢出来:“真的?”

喻文州点头,打开客厅的灯。黄少天仍然盯着他,带着防备:“你不要以为现在答应我是什么缓兵之计,随随便便就能把我糊弄过去。”

喻文州在心里苦笑,他正儿八经地研究了这么多年的传播学,在人际传播这儿快要栽在黄少天手里。

“不糊弄你,我们试试,等你明白你是真的喜欢,还是只是一时图新鲜。”

“那你还是在糊弄我。”黄少天撇撇嘴,想说什么又作罢,嘟囔了几句。

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电影里都是假的,角色眼睛里都是现场人为打的柔光,黄少天置身在灯光下,眼睛里是真的盖着一层光。

喻文州把他从阴影处捞上来,现在他们同处一片水域了。

 

黄少天转转眼睛:“那我想问一个问题。”

嗯,喻文州看他这股机灵劲,指不得又在想什么。

“那天早上、唔在阳台,你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什么?”

喻文州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那天黄少天的眼里不只防备,还有试探,可能是他听到了只言片语有了什么误解。

“我带的班的学生,一个女孩子喜欢隔壁班一个男孩子,两个人平常看起来关系很好,但女孩子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想的,又不敢问出口,所以来问我怎么办,”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解释,“我跟她说,要不试着直接一点,向对方表明心意,‘我喜欢你’像这样说出来,勇敢一点。”

黄少天慢动作点头,眉头故意皱起来:“就这样?”

喻文州没想到他一直在意这个,难怪昨天吃饭的时候要套他的话。黄少天带着这些胡思乱想,还用这样的眼神看他,真是、

喻文州接过他的目光,直到黄少天开始游移。他又摸摸黄少天的头,无意又像是刻意地轻声道:“就这样。”

 

接下来几天黄少天干脆住在了喻文州这,逛街看电影吃饭,黄少天嘀咕,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嘛。喻文州笑,本来就没什么不一样。

黄少天才来了几天就把他的冰箱填满,两人还是在家里吃的多。不得不说黄少天和他太有默契,这么几天就像相处多年的室友。只是有一点,黄少天认床。

说是认床,准确地来说是认枕头。明明那天晚上黄少天睡地上都没什么不适,两人在一起才第一晚,黄少天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喻文州半夜醒来恍惚看到旁边的光亮,黄少天睡不着正趴在枕头上玩手机。

可能是认枕头吧,黄少天倒不以为意,你去睡吧别管我,我困了自然就睡了。

喻文州还是陪着他说了会儿话,实在熬不住困意又睡着了。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看了会儿,黑暗中只能分辨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接着又开始刷手机。好不容易熬到六点多,透过窗帘可以看见外面开始天亮,黄少天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去厨房准备早餐,熬上了粥看了看时间还顺便下楼去买早点。

回来的时候喻文州可能也刚起来,站在厨房喝水。黄少天把东西放在桌上:“我拿了你的钥匙,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都买了点。”说完打了个哈欠。

好好,喻文州看他像是有了困意,摸了摸他的脸,“困了吗,现在还早还是去睡一会儿吧。”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应了声往房间走。

“别想太多。”喻文州看着他好好躺在了床上这才出去,轻声关上门。

这才第一天就这么折腾,喻文州无奈。

 

黄少天醒来已是中午,到底是年轻人,一夜不睡补个觉依旧神清气爽精力充沛。两人中午在外面吃了顿饭,黄少天回了趟宿舍,把宿舍的枕头带了过来。

黄少天窝在沙发上抱着刚拿来的枕头解释:“小时候我外婆亲手给我做了一个枕头,说是什么什么芯总之就是睡得很舒服,然后我就一直习惯了睡这个枕头,小时候出去旅游的时候箱子里都要装着这个。搬家的时候我不在,不知道怎么就找不到了。后来换了个新的,我就睡不着了,折腾了好几天,又做了个和之前那个样式一模一样的,我才睡得安稳。”

说到底就是给惯的,喻文州看他缩在沙发角落里抱着枕头满足得像只猫。他还记得第一次见黄少天,黄少天西装革履,就是有点散漫,踩着上课铃走进来,昂然自若坐在前排和他对视。之后他和李轩提起这件事,李轩啧啧嘴,感觉有点难搞啊,还好这是选修课。

何止有点难,喻文州喟然,但这样的黄少天实在太可爱了。


tbc

03 Nov 2016
 
评论(4)
 
热度(101)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