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冷千山2

2.


喻文州这里就一张床,沙发太小睡一晚第二天指不定得腰酸背痛,还好天气还不冷,喻文州从衣柜里拿出垫背和毯子给黄少天打了个地铺。

喻文州靠在床上看了会儿书,低头见黄少天趴着在玩手机:“我关灯了,别玩得太晚。”

嗯,黄少天半张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应了声,晚安晚安。

这也太敷衍了,喻文州熄了灯:“晚安。”

第二天黄少天醒来盯着天花板放空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坐起身来发现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窗帘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缝隙,阳光打了个旋落进来,停在床前。

天晴了啊,黄少天咕哝,拿起手机点亮屏幕,这都快中午了。走进卫生间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已经帮他准备好了牙刷,真周到,黄少天抓抓脑袋一撮乱毛开始洗漱。

黄少天走到客厅的时候喻文州正靠在阳台打电话,后者看到黄少天向他挥了挥手指指厨房。黄少天先给自己到了杯水,循着香味闻过去发现喻文州还熬了粥。

喻文州已经打完电话走过来,帮他舀了一碗:“昨晚睡得怎么样?”

还行吧,黄少天把嘴里的水咽下去。其实他有点认床,不过昨天可能是太晚有点犯困没什么不适。

喻文州把碗放到餐桌上,又把包子点心拿去微波炉热了热。

黄少天喝着粥,眼睛转来转去,最后落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坐在他对面,拿着pad本来在看什么,察觉到黄少天毫不掩饰的目光,有点好笑,终归还是小孩子,这么直接:“怎么了?”

“我有个新传院的朋友总说你好,没想到你手艺也这么好。”

“那得让你们失望了,”喻文州大概猜出是谁,“这粥是跟我妈妈学的,可惜她只教会了我这个。”

可以了可以了,黄少天吃人嘴软,“我妈在家连粥都不愿熬,有时候我爸不在家宁愿打发我去外面吃。”

喻文州的睫毛微震,笑起来眼睛也会弯起来。

黄少天低头继续喝粥。

 

听惯了别人说一个人的好话,时间长了可能真的就会觉得这个人好。

“我一个男的,他也一个男的、”黄少天这话还没说一个月,要方锐知道他这点心思指不得要怎么嘲笑他。

黄少天转着笔看着讲台上的喻文州。他对文科没什么兴趣,各种分析理论喻文州偏偏讲得浅显还有意思。喻文州总是带着礼节性的微笑,可有时候看着他就会觉得他在对你笑。戴妍琦抱怨,要是当年我们传播学也是喻老师教就好了,当年期末背书现在想起来头都疼。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没把在喻文州那留宿了一夜的事告诉她。那天喻文州在阳台打电话,他走出来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几句。

黄少天翻了翻戴妍琦带来的书,除了笔记还有不少涂鸦,随意翻了翻兴趣乏乏又还给她。

张佳乐可能还真没说错。

 

国庆放假黄少天在家待了没几天,结果父母出差家里没人,黄少天又跑回学校住,起码还能蹭食堂。

回来那天是中午,黄少天出了地铁口慢慢往学校走,路过一条街全是小饭馆之类,平时不少学生会来这里吃饭。黄少天停下来买了杯柠檬水,等的时候看向一旁打量过往路人。

哎哎,黄少天匆匆忙忙接过杯子,三步两步走到前不远的一家店,找到位置坐下来。

喻文州正在点单,黄少天突然走来坐在了对面,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服务生显然也愣了下,看了看喻文州,又问黄少天需要什么。

黄少天拿过菜单,指了一个,还问来问去,哎你们这是不是口味偏重啊,我上次点了一个感觉特别咸。

喻文州看黄少天伶牙俐齿地和别人聊着菜单忍不住发笑,他们平时聊得不多,课上也不见黄少天发过几次言,每次和戴妍琦坐一块儿,女孩子比较活泼,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倒也看不出什么。那次黄少天来家里留宿,看起来随随便便毫不客气,其实眼睛里写着防备,挡都挡不了。

大概是问得差不多终于满意了这才放那个服务生走,黄少天晃晃头,把柠檬水往喻文州那边推了推:“喝吗?”

喻文州敲敲自己面前的茶杯示意。

黄少天啪地一声插进吸管,靠在椅背上又观察起喻文州。

喻文州在想要不要提醒他不要这么直白:“想说什么?”

黄少天咬了咬吸管,想想大不了就当帮戴妍琦那群粉丝团问了:“你怎么一个人?我上次还见你也是一个人在外面吃饭。”

喻文州在心里叹口气,小孩子成了年就觉得自己能独当一面无所不能了,黄少天连一次老师都没叫过:“我一个人在外吃饭这很平常,不可能每次都有同事朋友一起。”

“那你女朋友呢?”

明明之前还这么设防,现在又这么直截了当,喻文州笑起来,不置可否。

“你觉得我有女朋友就应该经常和她一起吃饭?”

一般不都这样吗,黄少天点点头,或者也可以在家吃。

喻文州又到了杯茶:“我不怎么擅长这个,一个人在家只能烧烧简单的东西。”

黄少天迟疑了会儿,确定听出喻文州话里的意思,把杯子放下:“这样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露两手,就当谢谢你上次的蛋糕了。”

“……。”喻文州一时都不知道该抓哪个槽点,正好此时上菜,黄少天一脸期待拿起筷子。

 

结账的时候黄少天表示要各付各的,喻文州还是在他之前先付了钱。

“也行,就当下次我做饭先抵了。”黄少天一本正经。

喻文州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上心,当晚就发来微信问他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菜或是忌口的,然后又叮嘱喻文州买菜的时候要注意什么,说了一大堆后来干脆说,算了还是我自己去买吧。

本来喻文州就够不劳而获的了,别人来你家给你烧饭,菜都得别人买,比吃醋借蟹还要过分,只好和黄少天约了个时间一起去超市。

黄少天在前面一路挑挑拣拣,时不时停下来问喻文州的意见,哎你们家有没有这个,那这个呢?喻文州推车跟在后面,点头或摇头。

这都什么事,喻文州无奈。

喻文州这才发现黄少天能说会道的这一面,一片叶子都能被他说出朵花来。

“你国庆都不回家或者出去玩的吗?”黄少天在一旁切菜,喻文州只能给他打打下手。

“暑假和过年我会回去,国庆旅游的人这么多,不急这一时。”

嗯嗯,黄少天感同身受地点点头,“去年清明三天假我和同学去看油菜花,花没看到什么,全是人,从景区回去的路上还堵了半天。”

“那你呢,你也没回家?”

“前两天回了,昨天我爸妈又都出差家里没人,还不如回学校。”黄少天撇撇嘴。

喻文州大概明白了,黄少天会做菜可能是父母经常不在只能自力更生。

“那倒不是,”黄少天说着话,手上速度也不见减,“我外公是厨师,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各式菜都学了点,后来和我外婆结婚了才定居下来。他烧了大半辈子菜,虽然也不是说希望手艺能传下去什么的,可我妈偏偏最烦这些,能不碰就不碰。小时候有挺长一段时间我住在外公那,天天看他鼓捣这些,自然而然就学了点。”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举步生风的样子,想他小时候个子不高大约还要垫个板凳才能够到流理台。哎,有点可爱。

“好了好了,接下来没你什么事了看你也帮不上什么,本大厨要大显身手了你先去忙你的吧。”


tbc

01 Nov 2016
 
评论
 
热度(7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