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郑轩说着屏蔽了喻黄并拿出一袋狗粮

·很早在格言上看到的一篇文章的世界观

·不是be不是be不是be重要的事说三遍

 

郑轩还在门口摸钥匙的时候旁边一部电梯门打了开,走出来一个茶发青年,拎着附近超市的袋子。

“哎,一直没机会问,你是最近才搬过来的?”

嗯,郑轩已经掏出了钥匙,闻声回头,认出对方是住在对门的邻居,打过几个照面,“我才搬过来没多久,一直也没来打招呼,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这么客气干嘛,以后多关照啦,我叫黄少天。”

“郑轩。”

黄少天点了点头,“话说你住星期几的?”

郑轩好像没怎么听清楚,“今天……星期三吧?”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再开口,郑轩的手机铃声响起。

就这样吧,黄少天回了屋,笑容却似乎有点狡黠。

郑轩挂完电话后想起黄少天的问题,特意看了看手机,今天是星期三……没错啊?

之后每次见到黄少天几乎都是在这个时段,在小区,电梯或门口相遇。有时要隔好几天,有时又只隔了一天就又能碰见。

郑轩猜测起黄少天的职业来。

 

住在五楼有个孩子叫卢瀚文,有次忘记带门卡家里又没人站在外面被郑轩撞见,郑轩索性把他带回家,等家里人回来了再回去。

见卢瀚文摊开的一桌作业,郑轩一阵唏嘘,现在的孩子也是真辛苦。随手翻了翻卢瀚文的语文书,郑轩被里面的涂鸦逗乐。

卢瀚文看了一眼,“哎,这还是黄少……这不是我画的。”

郑轩想了想,问,“黄少天?”

卢瀚文惊讶,“你认识?”

“就住在我对门嘛,当然认识。”

“他现在还住在这里?他住星期几?”卢瀚文问出口的瞬间就后悔了,放低了声音,像是自言自语,“哦,你也应该不会知道。”

 “他不是一直住这里吗,”郑轩好像听到卢瀚文问星期几,又觉得自己没有听明白,“今天星期四吧?”

“当然是星期四,”卢瀚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什么时候见到过黄少的?”

“什么时候啊……这个,有点说不准,昨天遇到了,好像是大前天也碰见了。”郑轩努力回想,“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

“就是普通的公务员呗。”卢瀚文撇撇嘴,顿了一会儿,试探地问了句,“那你认识喻文州吗?”

郑轩摇了摇头,“也是住我们这栋的吗?”

“嗯。”

“那说不定我见过只是不知道名字。”

“等等我好像手机里还有照片来着,”卢瀚文飞快翻着相册,指给郑轩看,“就这个。”

郑轩仔细看了看。照片似乎是在哪个公园拍的,卢瀚文站在两人中间,左边站着的是黄少天,右边就是卢瀚文说的喻文州了。

郑轩一眼就确定见过这个人,有一次还在电梯里擦肩。正准备上楼刚好遇见从楼上下来的喻文州,对方礼貌地笑了笑。喻文州是那种在人群中也能一眼就认出来的人。

见过几面,郑轩肯定。

“你……那你可以……”卢瀚文的眼睛瞪得老大,笔都丢到了一边。

卢瀚文还在组织语言敲门声就响起了,家长来接他回家,不断地向郑轩道谢。卢瀚文话没说完显然有些不尽兴。郑轩也想弄明白,说,下次还可以来玩嘛。家长也附和,是啊,能住在同一天都是缘分,下个星期再来找哥哥玩。

关了门,郑轩坐在卢瀚文刚才坐着的位置。他总算是明白了,原来那天黄少天,还有刚才卢瀚文,不是问星期几,而是问住星期几。

住星期几……今天星期几不就住星期几呗,郑轩想了半天也想不通这句话的逻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真是亚历山大。”

 

第二天回来,郑轩正要开门,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敲了敲对面的门。这样会不会太鲁莽了,郑轩见迟迟没有人应,准备转身回去,一个黑发中分刘海青年打开了门。

“你是喻文州吧,”郑轩见到来人也愣了一下,但不等对方说话抢先问道,“我是住在对门的郑轩,我们见过几面……黄少天在吗?”

喻文州显然要更惊讶,“你认识少天?”

“我们说过几句话。”

“他……已经搬走了。”喻文州言辞闪烁。

“搬走了?”郑轩一惊,“我前天还看见他……”

“前天?”喻文州很快反应过来,“你的前天是星期几?”

见郑轩一头雾水,喻文州恢复了往常的微笑,“要来喝杯茶吗?”

 

郑轩捧着茶杯,看见角落茶几里的相框,照片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合照,黄少天笑得灿烂,小虎牙都露了出来,带着锐气。

郑轩转过头来不确定地重复了遍喻文州的话,“所以你是说,在你的世界……你的时间里只有星期二星期五和星期六?”

“用世界历的算法是的,但对我来说,一个星期就三天。星期六之后就是星期二。”

郑轩觉得自己脑子有点抽,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观啊?

“像你一个星期能有七天的人已经很少见了,”喻文州接着说,“你之前提到的卢瀚文,他一个星期也只有四天,星期四,星期六,星期十一……”

“哎等等等等,”郑轩刚咽下一口茶差点呛着,“星期十一是个什么鬼!?”

“哦抱歉,忘记说了,一个星期并不是只有七天,谁都不知道一共有几天,世界历只是按顺序将它们排列下来。”

看着喻文州的微笑,郑轩简直就要以为他就是那个作出这个蛋疼设定的罪魁祸首了,但随即又转念一想,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黄少天……”

喻文州的笑容一滞,顿了一会儿,慢条斯理地给茶壶加满水,这才开口道,

“你知道,我和少天本来是恋人,原本他生活在星期二星期三和星期五,我们一个星期有两天重合的时间,这已经非常难得了。”喻文州转了转手中的茶杯,“但是每个人的时间是会变的,可能现在生活在星期一星期二,明天就变成了星期三星期四。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的时间会改变,所以我们当时约定,一旦两个人的时间不再重合,我们就分手。”

“也不用分手吧,”郑轩小心斟酌着句子,“我是说,这个,说不定,以后时间变着变着两个人的时间就又重合了?”

喻文州摇了摇头,“这样的几率太小了,一个星期不知道有多少天,在一个无穷大的分母下,我和少天……两个人要想再次相遇实在是太难了。”

郑轩脑子里也只能想到什么只要有可能性就不能放弃之类安慰的话,想想还是作罢。

“听你这么说少天似乎很好,我已经很开心了。”喻文州垂下眼睛,又再度抬起来,“我们本来约好一分开就要搬家的。”

喻文州故作轻松的语气连郑轩都听出来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喝茶。

 

如果说和喻文州聊天的沉默有些沉重的话,郑轩希望这份沉默能分一点给黄少天。真的,一点儿都行。

刚开始进门郑轩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又来到了喻文州家,他甚至觉得喻文州就在厨房泡茶,然后才反应过来,星期一的时间里只有黄少天,没有喻文州。

看起来两人都还维持着当初还住在一起时的摆设,就连茶几上的相片都没有动过。

之前几次都是和黄少天偶然遇见随便聊聊,坐下来聊天才发现原来黄少天可以这么多话。大概是欲言又止的样子提醒了黄少天,给了郑轩可以开口说话的机会。

郑轩看着之前黄少天滔滔不绝的样子都要有些于心不忍了,一句话吞来咽去,最后终于决定直白一点,

“我前两天遇见喻文州了。”

……哦,是吗,黄少天眼睛像是闪烁了一下,反应不及郑轩想象得激烈,“他还住在这呀。”

“他跟我说了下你们的事,”郑轩拿出走之前喻文州交给他的笔记本,“他让我把这个给你。”

之前进门的时候郑轩手中就拿着这个,也没有怎么掩饰。黄少天是早就看到了的,郑轩没有提,他就也没有问。

黄少天犹豫了下才拿起笔记本,兴趣乏乏似的翻了翻,随意地拿在手上,自言自语般嘀咕了一声,“原来文州也没有搬走。”

黄少天沉默,显出的失落比喻文州更甚,郑轩一边心里一直喊着亚历山大,一边含含糊糊地出言安慰,“那什么,你也别太难过了,喻文州现在也过得挺好的,他……”

“他还有没有说什么?”

“说什么……好像没什么了……”郑轩仔细想想,喻文州除了介绍设定回忆往昔好像真的没有多说过什么话。

黄少天像是发了会儿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般笑起来,“我就说吧,他这个人,当时说什么分开就分手还一定要我答应,还搬家?自己还不是没搬?哼,还什么睹物思人,我又不是不明白他的心思。他这个人就是口嫌体正直,嘴上说着什么不可能,还不是……也等了四年……”

黄少天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郑轩分明见到他紧攫着笔记本的指节发白。

 

“那个……不好意思,那本本子我能看看吗?”郑轩承认他很在意里面的内容,但不知怎么就问了出口。

黄少天大方地递了过去,郑轩谢着接过,随意翻开一页,眼睛似乎怎么都对不了焦,只能隐隐约约看到“白斩鸡”几个字。不及郑轩细想,黄少天的声音如立体声般响起,

“看来你的时间也要改变了。”

这回郑轩真的是什么都看不见了,身体似乎被卷入什么漩涡,失重的感觉扑面而来。

郑轩猛地睁开眼睛,窗外天光大亮。他猛然坐起拿过床头柜还在充电的手机,呼,离闹钟铃响还有几分钟,他又放下手机重新躺回去。睡是肯定睡不着了,他睁着眼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待得闹钟铃响这才慢腾腾关掉,下床洗漱。

要不是昨天晚上玩真心话大冒险队长和黄少这么你侬我侬……妈的这做的什么鬼梦!?

 

郑轩感叹着世风日下世道变化出了门,迎面看见从黄少天宿舍走出来的喻文州……!?放在平时郑轩可能就假装没看见避过了,这次大概是因为脑袋还不怎么清醒,破天荒地叫住了对方。

怎么了,喻文州大大笑容和蔼如沐春风。

没什么,郑轩忍不住问道,今天星期几来着?

星期一,不是吗?

嗯嗯是是,我可能有点没睡醒就是想问问,郑轩含含糊糊揭过。

 

早上是复盘和基础练习,午休去食堂的时候旁边卢瀚文好像特别开心,都要哼起小曲儿了。郑轩一乐,问了声怎么了。

“前面我趁队长不注意偷偷翻了他的笔记本,看见黄少画的小人了!还写了什么到此一游,幼稚!他还笑我幼稚我等会儿要去嘲笑他哈哈哈哈哈哈!还有我昨天做梦梦见今天食堂有香菇滑鸡嘻嘻嘻。”

郑轩看着卢瀚文一脸天真灿烂,没忍心说出口,小卢啊你不知道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吗。

两人来到食堂,看见公告板上赫然几个大字——

“今日新品,秋葵炒香菇!!!”

 

这是个,星期一有黄少天也有喻文州的世界。

挺好。

 

FIN.

 

说实话这篇写下来感觉特别糟糕 这个世界观是一直想写的 但才写了开头就觉得药丸想弃 人物觉得ooc 以后再改好了(。本来是打算当虐梗甜写最后呈现出来的却是这个样子 不管怎样天宝生日当然是甜 哦对这篇标题想了好久不知道叫啥最后定了这个名字 请结合结尾食用ww

 

天宝生快么么哒↖(^ω^)↗

10 Aug 2016
 
评论(5)
 
热度(75)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