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君と僕。


黄少天从篮球场出来的时候已是满头大汗,虽是夏初,黄少天也只穿了件单薄的短袖,外套早因耐不住热脱了下来拿在手上。

“黄少!”正准备上楼的时候黄少天看见郑轩拿着一叠卷子走过来。

“哟成绩就出来啦,怎么这么厚?”

“上面的是上次考的,下面还有一叠下节课考。”

“靠靠靠不是吧,考来考去老徐他改卷子烦不烦啊。”黄少天立马皱起眉抱怨起来。

“刚才老徐还跟我说看见你就喊你去他办公室。”

“有什么事啊,我这星期都被他找好几回了不去不去,不就是上次月考没考好吗,他不嫌烦我还烦呢。”黄少天回过身正要往上走,转头看见从拐角抱着作业下来的喻文州。

“嘿文州!”

由于抱着作业又是下楼多多少少被挡住了视线,突然被人叫住喻文州先是一愣,偏过头才和黄少天打起招呼。

“哎呀这么多东西这么重你也找个人帮你一起搬呗,来来来我帮你。”黄少天不由分说接过喻文州手上过半的作业和他一起下楼。

郑轩让到一边和黄少天互打眼色,“黄少那我先回班上了。”

“好好好你先回去吧。”

黄少天抱着作业正想着要聊什么话题,见喻文州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犹豫了下还是出声叫住。

“文州你不是去数学组吗?”

喻文州转头一笑,“这个是帮同学搬的,他有点事所以让我送去物理组。”

“……靠”,黄少天停住,好半天才骂出一句,见喻文州已经走到物理组办公室门口了又不能撤回才小声说,“老徐在找我我还想偷跑来着。”

喻文州交完作业就在外面等着,在走廊都可以听见黄少天贫嘴,“好好好”“是是是”“诶老师我这不是……”。

好一会儿黄少天才出来,边走边披上外套,“不知道是不是老徐的阴气,我觉得办公室里特别冷。”

喻文州被他逗笑,“出了汗还是及时穿上衣服比较好。”

说着顺手把黄少天掖进脖子的领子给翻好。

黄少天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嘴巴张了张又闭起来,头不自觉地往外撇了撇。难得一路无话,走到班门口和喻文州道了别才又想起什么追上他,

“对了文州,等会儿放学你去李轩生日趴吗?”

“嗯去。”

“哦哦我也去!我们班这节课考试不知道会不会拖,要不你们先走我们班几个下了课再过去。”

“好,我会跟他说的。”

“好好好,那文州一会儿见!”黄少天扬扬右手致了个意。

“嗯,回见。”

 

统一交卷后已经放学好一会儿,郑轩收好了卷子要送去办公室,刚走到门口又折回来走到黄少天桌前,

“黄少要不你先去那边吧,生日礼物我还没准备,等会儿拜托苏妹子帮我一起去挑,”说着朝不远处坐着的苏沐橙打了个眼色,“苏妹子是吧?”

“啊……啊是是!我们会晚点到黄少你先去呗。”苏沐橙反应过来接下话。

黄少天的视线落在刚刚才经过喻文州的门口,没注意到这边的小动作,听两个人这么一说心里开始动摇,

“那……我先走了?”

“嗯嗯,我送卷子过去老徐指不定还要唠叨多久呢。”

“那我真的走了?礼物什么的心意到就行了嘛你们动作快点啊我先闪了!”说着已经拽上书包往门外追去。

“呼——真是亚历山大。”看着黄少天跑出去郑轩这才松一口气,楚云秀在旁拍了拍郑轩的肩,和苏沐橙一起笑起来。

 

黄少天单肩背着包三两步跳下楼梯,追上前方不紧不慢走着的喻文州,“文州!”

“少天?”

“你怎么——”话还没说完突然被喻文州抓住手往里拽。

“当心车。”

黄少天身体有些僵,被喻文州这么一拉身体有些失衡往一边倒去,半个身子靠在对方身上。喻文州的掌心温暖,说话呼出的热气打在耳边,黄少天脸不自然地红起来。

“少天怎么了?”见黄少天一时没动静,喻文州松开手退了一步微低了低头问道,“是不是刚才伤到了哪?”

 “啊没没,谢谢啦文州。”手被松开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将被握过的手背到身后,另一只手为掩饰挠了挠头,“走吧。”

“怎么就你一个人?”

“郑轩说等会儿还要去买生日礼物,让苏妹子也一起帮他挑,云秀应该是和苏妹子一起吧,我就先过去了。话说文州你怎么也这么晚?”

“我们数学组要准备竞赛的事,放学就留了一会儿。”

“哦……你们竞赛班也真是辛苦。”

 

这次是李轩的生日趴,来的人不算太多不过倒有些杂,七八九三个班的人都有。这三个班是这一届的零班,教室在一个楼层,体育课一起上。本来高一还未分科大家也都是聚集在几个零班,分了科后只是把班级打乱了而已,况且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互相差不多都认识。

喻文州在九班是理科班,班里另外还分了数学物理生物化学几个组专门代表学校参加竞赛,被大家叫成竞赛班,黄少天在隔壁十班理科班,被称为高考班。剩下的七班是唯一的文科零班。

众人聚了个餐后转移阵地去ktv,首先寿星李轩被起哄开场热气氛,之后大家常规k歌聊天玩游戏,都是这个套路。

黄少天有意无意坐在喻文州旁边,时不时转头和喻文州对上视线就笑起来,用郑轩的话来说就是喻总负责门面担当,黄少负责全程傻笑。

这边不知谁扯起了大家能聚在一起都是缘分,问当初填这所学校的原因。女生如苏沐橙就特别直接,因为校服好看。小西装配及膝百褶裙,国内能有这样校服的学校真心不多。男生如黄少天也特别耿直,因为没有晚自习。这所学校才办起来没多少年,各个方面都还在发展,没有宿舍楼都是走读生,考虑到学生安全问题所以没有晚自习。国内没晚自习的高中真心也不多。

“那文州呢?”说到这黄少天转过头问喻文州。

“因为离家近,我妈说希望学校不要离家太远。”

“……伯母真实在。”见黄少天顿了好一会儿没说话郑轩帮他吐了槽。

没过多久黄少天被拉去唱歌,这边已经开始互揭黑历史。说到张新杰,强迫症从高一就一直被吐槽,一个逼死处女座的男人。

“话说这周你们班国旗下演讲的稿子是张新杰写的吧?”李轩随口问了句。

“这你都能听出来?”肖时钦惊讶地看了看李轩又看了看张新杰,“本来老师是让他去的,后来他感冒了嗓子不行临时才换的我。”

“听排比句就能听出来了,高一还没分科的时候我们一个班,当时老冯改了他的作文,他在课上一本正经地说老冯改得不好啊对仗不够工整啊什么的。”

“啊对对对我记得,当时黄少还吐槽说老冯应该随身带药来着哈哈哈哈哈。”

“啥啥啥我听见你们说我了!说我什么!”黄少天歌这首歌差不多也唱完了,把歌切了坐回喻文州身旁。

“说你嘴炮技能max。”

“哼你们这是赤果果的嫉妒!”

“话说下个星期你们班谁去演讲啊?”苏沐橙问李轩。

“就是我,”李轩做了个鬼脸,“我稿子还没背下来呢。”

“自己写的好背啊。”

“喻总帮我写的,”李轩转了转眼睛,“真是的让喻总去不就行了嘛,再说了照着读又没什么,好多班都照着读啊,就我们老师事多非要脱稿背。”

 

黄少天低头咬着吸管不语。

第一次见到喻文州就是开学典礼新生代表发言,喻文州从容地走上台在台前站定开始演讲。黄少天在台下本来还有些不耐烦,本来这样的代表发言什么的他都是全程吐槽,这次却特别安静。站在他前面的郑轩回过头来看见身后的人目不斜视望着台上,脸上的表情和喻文州刚上台时旁边尖叫好帅的妹子如出一辙,心里一沉,不好这是要出事啊。

典礼结束后回教室黄少天目送喻文州进了隔壁班,这才和郑轩搭话。由于两人都是课代表经常能在办公室遇见,一来二去黄少天和喻文州很快便熟络起来,并且能经常在校园各个地方偶遇。

“诶我说,我表现地真的有这么明显吗?”黄少天喜欢喻文州这件事倒也没向郑轩隐瞒,在对方询问后很大方地承认了。

“你们偶遇的次数再多一点喻文州都就能看出来了。”

听说喻文州要选理科,黄少天自然也在志愿表上填了理科,以为分了科后就能在一个班说不定还能是同桌或前后桌什么的,天天相见可以慢慢培养日久生……

“啊?竞赛班?这什么鬼能吃吗?”

黄少天又想着能不能换班,然而成绩摆在那,拔尖的学生老师自然要留在自己班上,日后都是奖金,于是黄少天只能接受三年都只能和喻文州隔班相望的事实。

 

五月过半天气越来越热,黄少天打完篮球后满头大汗,跑去水池边洗了把脸,随便拿衣服擦了擦。

“嘿黄少,接着!”

“哟谢啦!”黄少天接过郑轩丢过来的可乐,打开拉环一口喝了大半瓶。

“啊啊啊好热好热好热,走走走回教室吹空调。”

“你也不怕吹感冒。”

“我身体底子好。”黄少天一路和郑轩闲扯往教学楼走,抬头看见喻文州站在二楼走廊。

郑轩也抬起头看了看,“你不打个招呼?”

“他在往这边看吗?”

“黄少你是不是眼神不好,要配眼镜了啊。”

“瞎说我视力2.0好吗!我是说万一不是在往我这边看啊什么的……”

“那就当活动了下手肘呗。”

“……”黄少天无言以对,抬起手对着二楼挥了挥。

喻文州也笑着朝这边挥了挥手。

黄少天扬起了眉,和郑轩说了声后跑上楼。等郑轩走上楼后喻文州正拿着黄少天的可乐罐,后者已经眉飞色舞地说起来。

能耐下心来还带着微笑地听黄少天说个不停地,可能也只有喻文州了。

终于,又一次看着黄少天满脸欢喜地和喻文州聊完天,郑轩怂恿,“黄少,要不你向喻文州告白吧。”

黄少天本来推着的车停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今天天气挺好的嘛,你看……”

“你就拖吧。”

黄少天按了按铃,

“……我这不是怕……那啥……他是直的……不对我也是直的……不对我本来是直的谁知道……”

郑轩叹了口气,“黄少你是不是只会打直球?”

“啊?”

 

两个人找了家奶茶店商量到天黑最后决定——

写小纸条

既然不想正面对决,变化球无非就是这么几种。情书太长容易暴露,情诗写不来抄觉得没诚意,企鹅匿名悄悄话什么的又显得不够认真,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写小纸条比较好。

黄少天顺溜地转着笔,撑着脑袋盯着眼前的便利贴,旁边是一桌的废纸团。

“早知道把当年女生写给我的小纸条留着就好了。”

郑轩把杯子里剩下的冰淇淋吃完,以“兄弟只能帮你到这了”的表情瞅了对面的人一眼,又低头打起游戏。

黄少天凑过去,“太鼓达人啊,你这不行我来我来!”

“你还写不写啦!”郑轩手一抖一个miss,一局结束拍了拍桌子瞪了黄少天一眼。

“啊啊写不出来嘛,等回家再想!”黄少天转了一圈笔收拾东西。

“对了,喻文州认不认得你的字啊?”

“应该……不认识吧。就算见过也是公式里数字字母什么的。”黄少天撇撇嘴。

“那就好。”郑轩还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

 

一整个早上黄少天都没什么心思听课。写完已是凌晨,晚上几乎没怎么睡着,早上提前半个小时来学校在喻文州抽屉里塞了便利贴,之后早读半趴在桌子上装死,早饭还是让郑轩帮带的。

这一天只有下午课间在走廊透气看见喻文州然后打了个招呼,像往常一样东拉西扯打铃上课。

放学后二人组又小聚一起。

没什么反应啊,这不科学。

难道是看出来了?

怎么一点表现都没有,今天聊天没觉得哪里奇怪。

是不是没当回事?

那明天接着写?

第二天简直这一天二周目。依旧紧张,见面,聊天,若无其事,告别。

那么几刻黄少天甚至忍不住想问出口了,又怕露马脚只能尽力克制,整场对话有些语不达意。

“哎……”

“今天接着写呗,加油!”黄少天话没说完就被郑轩打断,后者一拳轻打在黄少天肩上。

纸条上留的电话是黄少天很久以前的旧号码,好久没用已经停机了,这次赶紧充了钱,好容易派上用场却杳无音讯。

小纸条或者说便利贴也从第一天的一张到第二天两张增加到今天的三张。

然而仍旧平淡地出奇,甚至一整天在走廊都没能和喻文州见上一面。黄少天特意站在自己班前门与他们班后门之间,不时回个头往班里瞄上几眼。

难得没有骑车,黄少天说反正明天周末没课想走走,郑轩一再表示黄少你没事吧不要想不通走桥上半路往江里跳啊。

“你走手黄再。”

先去篮球场逛了圈投了几个篮,黄少天单肩耷拉着书包才往校门走,看见前面不远处的喻文州。明明紧赶个几步就能追上,黄少天想想还是作罢,特意把脚步放慢。

还没顺利走出学校,耳后传来自行车的铃声,来人是班上的同学,经过黄少天顺便和一前一后的两人打了个招呼。喻文州闻声回头,回了招呼后在原地等黄少天走来。

“文州哈哈哈哈刚才在想事情没注意到前面是你……”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顿了一会儿才道,“少天现在还有事吗?”

“没啊怎么……”话才刚出口黄少天就有点后悔。

“我想去书店,少天能陪我一起吗?”

“嗯行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一起去呗。”

本来两人相处的场合喻文州大多数处于听的状态,这次一反常态喻文州一直找话题,黄少天嗯嗯啊啊答着不时吐槽两句应声笑笑。

周五书店人特别多,黄少天随便抽了本书翻了翻,没什么兴趣又换了本漫画。看了半天也没看进去只对着书发呆,直到喻文州挑好书来叫人才回过神。

一路无话,快走到公交车站喻文州才起了话头。

“少天……少天?”

“嗯……啊?!”

“少天是不是心情不好?还是身体不舒服?感觉今天好像不在状态。”

“没有啊哈哈哈,”黄少天挠了挠头扯开话题,“倒是文州今天好像挺开心?感觉比平常活跃……?活泼……?我是说话变多了……不不也不是这个意思……”

喻文州盯着黄少天的眼睛,停顿了好几秒才叹了口气,

“其实我最近有些烦心事。”

黄少天心里一怔,瞬时对上喻文州的目光又移开,微微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这几天早上到班里都收到了放在抽屉里的便利贴,”

见喻文州迟迟没有下文黄少天又把视线移回来。

“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黄少天心一沉,连声音都发不出,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轰地炸开,头皮一麻胳膊上甚至起了鸡皮疙瘩,心跳反而没有想象中的快,血液流动加速却在慢慢变冷。

“嗯……那还真是……啊车来了我先走了文州再见!”

黄少天奔向站台三两步跳上车,淹没在人群中。

 

黄少天周末关了两天机处于失联状态,星期一习惯性地提前半个小时来学校,轻车熟路来到喻文州桌前。之前两次纸条都被喻文州收了起来,上一次给的却还在抽屉,黄少天犹豫了半天还是拿起,正打算毁尸灭迹余光瞥见背面好像有字。

“好啊,少天”

黄少天看了好几遍才确认自己没看错,突然想到什么赶紧掏出手机,才开机就接到一条未读短信。

内容如出一辙。

黄少天站在原地愣了半天,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叫出声,转头看见站在门口的喻文州,笑着朝他走来,紧握住他的手,像是晨间才醒的低语,

“我喜欢的人,是少天啊。”


Fin.

01 Mar 2016
 
评论(1)
 
热度(49)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