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四十七5


5.


黄少天的手机就放在桌上,电话响的时候他完全没在意,还是喻文州提醒了他一声,这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黄少天看到名字,心里一沉,本想直接挂断或者干脆晾着不管,转念一想又不知喻文州刚才有没有看到来显的名字。他这个视力估计也没看清,黄少天突然后悔为什么要给这人加备注,不然的话现在就能解释是广告。他纠结了几秒,还是接通。

事实上喻文州确实没有看清,他本来也无意窥探黄少天的私人生活,至少不是以这种方式。但是从黄少天现在的表情和语气看出似乎来人并不讨喜。

“啊?我已经在外面吃了——和人约好了,没谁、你怎么问题那么多?……不了吧,我可能没那么早回去,哎你别来啊,我真的不在宿舍!”

黄少天含含糊糊地回答,时不时瞄喻文州两眼,终于挂了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易宁,想约黄少天一起去浪,平时没事可能他也就答应了,但现在在喻文州面前黄少天突然觉得似乎又不太好了。

黄少天心虚的样子太明显,喻文州鬼使神差地想到上次在奶茶店看到的那位。喻文州对他的印象太深了,那是他见到的第一个和黄少天关系亲密的人。喻文州推了推眼镜,状似关切地问:“是有什么事吗?”

黄少天“唔”了一声才回神似的:“没事……你等会儿有什么安排吗?”

喻文州点头:“我要去配眼镜。”

黄少天像听到了什么新鲜事突然起了兴致:“我陪你去吧!”

 

喻文州之前常戴的那副是金属框,不时沾了水有些磨耳朵想换一个,刚好再去测个度数看看镜片要不要一起换了。

“那你现在戴的这副呢?”

“以前的,现在当做备用,不怎么常戴,度数有些低了。”

黄少天笑了,手在他眼前一晃朝他比了个数:“这是几?”

喻文州又恼又好笑,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干脆往旁边一挪,和他隔开了点距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眼镜店,喻文州估计是常客,老板熟稔地打了个招呼。黄少天找了个位置坐下,看喻文州测完度数测散光,然后戴着那种有刻度可调整的专用眼镜,又乐了,拿出手机非要拍一拍。

喻文州透过镜子看到猛笑的黄少天,对着他使劲瞪了几眼,可惜后者完全不在意。老板见了也发笑:“怎么?没见过吗?新鲜吧!”

“新鲜新鲜,第一次见,真的涨姿势。”

调整好后老板拿去配镜片,拍了下喻文州的背:“好了去挑镜框吧,让你这朋友给你看看?”

说到这个黄少天又一副跃跃欲试了,拉着喻文州往柜台一指:“我刚才没事的时候看中了几个,你看这个怎么样?”

黄少天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仿佛要戴的是自己,喻文州只是帮试的那个。开始的几副都还算正经,到后来开始放飞自我,也是这家店的存货全,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黄少天闹够了笑够了拍够了终于回转过来,正儿八经问喻文州意见。喻文州试的时候都说好,其实他本来也不太在意这个,说,第一副就可以。

老板又取来第一副给喻文州,黄少天皱起眉,摇摇头。

“不行吗?”喻文州问。

“不好,不太好。”黄少天说,“你知道吗,你戴上这副眼镜真像我高中物理老师,侧脸特别像。”

“你不喜欢你物理老师吗?”

“也不是喜不喜欢,我们物理老师他就是那种……唔,特别老干部,有点不近人情。有次他晚自习我看小说被他抓到了,大冬天的我在走廊站了半个小时!”

这么个不近人情啊,喻文州眼睛沾染上笑意,黄少天给他摘下眼镜:“前面那个——哎、对,就这个,挺好的,你再试试。”

黄少天接过老板递来的新的一副给喻文州戴上,退了几步,仔细打量了两眼:“就这个吧,我觉得这个就很好。”

喻文州还有些发愣,下意识地推了推镜框,手指轻轻带过黄少天刚刚不经意间触到的位置。他已经习惯把自己藏在镜片后面,可是刚才黄少天摘下他的眼镜,他的目光和黄少天的对上,喻文州完全来不及收敛自己的情绪,就这么撞上黄少天认真的眼睛里。

他觉得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喻文州平静地说:“嗯,那就这个吧。”

 

黄少天显然不想那么早回去,跟着喻文州出了巷子,眼看就要到地铁站了,黄少天不得不问:“接下来去哪?”

喻文州顿了顿:“我要回家写作业了。”

“……”小机灵鬼黄少天灵机一动:“你缺家教吗?”

喻文州无奈:“你就这么不想回学校吗?”

黄少天摊手:“我也不是不想啊,可是我前面都跟人说了我没那么早回去,万一他真的来宿舍堵我……”

喻文州突然想到:“你不是本地人吗?”

黄少天眉头皱得更紧了:“我妈嫌我烦平常的时候不让我回去。”

这个理由过于真实,喻文州无法反驳,虽然他本意也不想反驳,终于把黄少天领回了家。

 

第一次去别人家黄少天还是有些拘谨的。小学初中的时候去同学家玩前总要先问问对方父母在不在家,然后努力试图说服对方不如来自己家玩。不过黄少天是属于那种从不认生,不管在哪都能放飞自我的人,不过介于他现在和喻文州的关系不太好解释,万一被当成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带坏好孩子喻文州的可疑学长——

黄少天嘟囔:“那我还真没办法反驳。”

喻文州忍笑真的很痛苦。

 

黄少天撑着脑袋看坐在桌子另一侧不疾不徐写试卷的喻文州,桌上的糖纸堆了一叠,黄少天摸了半天从里面摸出最后一块饼干,犹豫了下,还是拆了封。

喻文州家里没人,合着刚才的假设全白想了,黄少天还是拿出了一个成年人应有的风度和诚信,老老实实给喻文州当起了家教。

喻文州虽然是班长,但在班上只能说是中上水准,算不上拔尖。黄少天看了看喻文州月考试卷,指着最后:“这里你怎么没写?”

“时间不够。”

黄少天默默地放下试卷,直到他现在看到喻文州草稿纸上整整齐齐的一排算式,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


tbc


图书馆真是摸鱼的好地方 不摸了继续学习去了

10 Oct 2018
 
评论(3)
 
热度(94)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