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万家5

5.


黄少天周末又被方锐叫去书店当苦力。说是苦力,其实也没有这么忙。书店开张这么久热度早已过去。收银台同时两个姑娘都请假,暂时没有多余的人手,方锐一个人顶着本来也没什么问题,但怕自己无聊偏偏要叫黄少天过来陪他一起看店。

黄少天周末在家也是闲,应了他,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钢琴就在他们隔壁房间的隔壁,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大家兴致也不再这么高,书店都已经自己开始放起各种钢琴曲当bgm,不过还是偶尔有人来弹一弹。

黄少天撑着脑袋和方锐大眼瞪小眼:“你说在弹琴的这个姑娘怎么就不知道在家多练一练,这声音你们都不管?”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方锐打了个哈欠,“你怎么知道是姑娘?”

猜的,黄少天说:“我刚才看到一个姑娘从门口走过去。”

方锐眨了眨半眯着的眼睛:“你之前不是说,听过一个弹得特别好的?”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唔”了一声:“也没有那么好。”

都是老林,尽爱搞这些东西,我大学的时候他就……方锐嘟囔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站起身一拍黄少天:“我知道我们晚饭去哪吃了。”

黄少天抬起眼看他:“去哪?”

“带你去吃我学校食堂……哎你什么眼神,我学校有个食堂可好吃了,以前隔壁学校的还经常有人来我们食堂吃饭。”

“走走走,现在就带你去。”方锐又拍了拍黄少天。

“现在才三点多。”黄少天懒洋洋地说。

“带你去逛逛我母校嘛,你还没去过对不对?”

黄少天不是本地人,大学确实也不是在方锐在的那片大学城。黄少天还是没动:“哪有你这样早退玩忽职守的。”

方锐拉了拉衣领,装模作样地说:“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两人都是便装,到学校的时候正是下课时间,虽然是周末路上还是不少学生,混在一群学生中倒毫无违和感。

“我毕业后就没回来过了,你有回过学校吗?”

没,黄少天双手插兜冷眼看着路上的一批学生,是不是学生从眼神就能看出来。

方锐看到有人背着印有学校logo的单肩布包才反应过来:“好像前两天是校庆?我记得我读书的时候有年赶上整年校庆,一百多少年来着,活动弄得特别多,蛮有意思的。”

方锐带着黄少天意思性地看了看学校,穿过了大半个校园。他们之前一直逆着人流走,从宿舍走到快到教学楼。此时天有些擦黑,黄少天越看越不对劲:“不是说吃饭吗,我都看到路过两个食堂了,你到底往哪走?”

“谁说带你去学生食堂了,你不又得怨我?”方锐指了个方向,“喏,那边就是周转房,教职工食堂在那。我跟你说那的小炒特别好吃,以前我和老林经常去那吃。”

黄少天没了脾气,默想最好真的有方锐说的这么好吃。方锐带他走的湖边的一条小路,沿湖种了一排日本晚樱,此时也完全谢了。两人穿过教学楼,眼前是行政楼,再前面就是周转房了。

黄少天看着刚从面前开过的校车,面无表情地看看方锐。

方锐拉着黄少天往前走:“好了好了,快到了,你不是饿了吗,抓紧时间。”

 

两人还没走过行政楼门口的广场,就听见楼门口有人叫了一声“少天”。

方锐顿了顿步子:“好像有人叫你?”

黄少天说:“好像是你听错了。”

那人又喊了一声,声音离得更近了。

两人一齐朝声源看去。黄少天第一声就听出了是谁,本来方锐最初说要来这里黄少天心里就不踏实,果然不想什么偏来什么。

黄少天眼睛盯着前方,面不改色地低声跟方锐说:“你说我可不可以假装不认识。”

方锐听出了他认真的口气,也认真地回:“可以,你现在拔腿就跑。”

“你怎么不跑?”

“我还要去吃小炒。”

 

喻文州一出楼就看见了前面两个身影,几乎第一时间认出了其中一个是黄少天。他和黄少天见面不过几次,也不知自己怎么笃定这就是黄少天,况且黄少天应该没有理由来这里。

还不等自己纠结,喻文州已经下意识地稍小声地喊了一句,见两人脚步一措喻文州心里有了点底,又叫了一声。

这时路灯刚好亮起,灰暗的天光和暖黄的灯光同时打在黄少天身上,喻文州知道自己没认错人。

黄少天对着喻文州点了点头权当打过招呼,方锐也笑着点了点头:“你好你好。”

喻文州走近了看清方锐才有些惊讶:“你好,我记得你不是那个书店的……?”

“是啊是啊,书店是我开的。我想起来了,我们是不是还说过话?”

 

得知两人要去周转房吃饭喻文州表示刚好自己也准备去那,两人既然难得来一次,就让自己尽一次地主之谊。

方锐得知喻文州是校友后对喻文州的亲切感就升了一阶,更何况这种小事也不至于计较,还没表示“可”,一直沉默的黄少天突然开口:“不必了吧。”

方锐看黄少天不是客气,真的严肃起来,笑着接过黄少天的话:“对,这次还是算了。我答应了少天这次该我请他的,喻老师的份留着下次。”

喻文州带着笑看了看黄少天,说,好。

 

三个人结伴去了食堂,周末况且是这个时间人不是很多。方锐轻车熟路地点了几个菜,喻文州笑:“你比我刚来的时候熟练多了。”

“大学的时候有次被老师带着来吃过一次后就觉得这里特别好吃,后来时不时和同学就要来这打牙祭。要不是这里都是老师怕不自在,我天天都来这。”

才刚上第一道菜就见一个人匆匆走进来,方锐朝他招了招手,待他走到桌前对着喻文州介绍:“我来介绍下,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同学了,林敬言,现在还在这读博。”

“喻文州。”喻文州朝他点点头,握了个手。

“你好。”

林敬言还没坐下方锐就说:“你什么你,要叫喻老师知不知道?”

林敬言扶了扶眼镜:“原来真是老师啊。”

喻文州笑了:“不用客气。”


tbc


18 Apr 2018
 
评论(1)
 
热度(49)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