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绵绵


分手的第一天。
黄少天模模糊糊醒来,下意识摸了摸身旁。
空的。
黄少天先是自然地接受了这个设定准备睡去,突然反应过来瞬间清醒。
喻文州已经走了。
往常这个时间还没到他起床的时候,现在睡意全无再也睡不着,干脆起了床。在洗漱台前看见两支牙刷,他愣了愣,无精打采拿起其中一支开始刷牙。
黄少天盘算着搬出去,打算从衣服开始收起。打开衣柜,一半是喻文州的所有物让黄少天顿了两秒又立马关上柜门。
喻文州,黄少天发现走到哪这个人的东西都阴魂不散似的出现,他忿忿地咬起这三个字。

分手的第二天。
黄少天在重复昨天的光景醒来。
虽然喻文州在的那些日子里等黄少天醒的时候他也早去上班了,但残余的温度会提醒黄少天他的存在。
黄少天放弃了搬家,这是我住的地方,凭什么我走?
他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开始翻译手头的稿子。
这次接的稿涉及的专业知识比较强,光是相关专业书他就找来了七八本,学专业课都没这么认真过。
黄少天的工作让他可以不用每天早出晚归在家就能完成,但接的稿子类型各种各样总是要阅读大量非常专业的文章或书籍。
他当初怎么就学了这么个专业。
黄少天想起有次要译的稿刚好和喻文州的专业有关。这回轻松不少,书喻文州这里有现成的,难理解的地方也可以直接问喻文州。他笑嘻嘻地拉着喻文州衣领叫喻老师,后者在他耳旁低笑,少天同学。
他当初怎么就看上了喻文州。

分手的第三天。
黄少天的生物钟似乎有些往前调,他稍微有点习惯醒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昨晚也是一个人入睡。
难得早起,他想了想,一个人出了门去吃早茶。
以往不分周末他都要赖床,好不容易等喻文州休息相约去吃早茶,他也赖在床上不肯醒不肯起。
喻文州拿他没办法,等两人到了店里实在不能算早,干脆早茶午茶并做一起。
黄少天每次都要点流沙包,再给喻文州点一份凤爪。
黄少天看看空出的邻座,决定这次要点两份流沙包。

分手的第四天。
黄少天醒来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的内容他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记得梦里的人是喻文州。
也许是他们热恋的时候,黄少天会在傍晚去喻文州公司等他下班一起去吃饭。
喻文州说,临时加班,不只是要晚多久。
黄少天回,没关系,我等你。
黄少天坐在附近的甜品店,咖啡喝到第三杯,天光渐暗,华灯初上,喻文州才联系他,我下班了。
黄少天坐在副驾,饶有兴趣般看着窗外车流和行人,喻文州说,让你久等了。
没……黄少天转过头,喻文州趁着红灯间隙吻住他。
……关系。
你不是来了吗,黄少天嘟囔。

分手的第五天。
黄少天已经完全习惯在这个点醒来。
他今天不再叫外卖重新开始自己下厨。
等他炒好两个菜后知后觉地发现竟然都是喻文州喜欢的口味。
黄少天突然想吃红宝石的栗子蛋糕,说起来以前喻文州下班总会带一份给他……
他竟开始有点想念喻文州。
黄少天拿起手机,看到了喻文州给他发的一条消息。

分手的第六天。
黄少天恹恹地瘫在沙发上,想起第一次见到喻文州。
当时听见敲门声黄少天飞快地跑去开门,看见门口站着的短发中分青年,笑着说,你就是喻文州吧?你好你好,我是黄少天。
黄少天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喻文州从鞋柜拿出自己的拖鞋,放下东西走到黄少天身旁,我回来了。
你也知道回来?黄少天哼哼,眼睛都没抬一下。
不好意思耽搁了一天,我给你带了伴手礼。
黄少天还是不愿理人的样子,喻文州凑到他脸旁小声说,还在生气?
黄少天不语。
“对不起,我应该在出差前就向你道歉。”

分手的第七……喻文州回来的第一天。
黄少天迷迷糊糊清醒过来,眼睛都还没完全睁开看不清东西,但大亮的天光让他认识到时间不早,脚无力地踢了踢枕边人。
你怎么还没去上班?
我今天休息,喻文州原来已经醒了,正笑着眯起眼睛看黄少天。
唔,黄少天似乎听到一个安心的答案,往身旁的怀里靠了靠,又沉沉睡去。


Fin

18 Apr 2018
 
评论(20)
 
热度(177)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