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清光4

4.


礼物一直放在黄少天这里,他点开和喻文州的对话框,打了无数次字又一个一个删除,就是没能发出去哪怕一句话,但也不至于特意带去教室拿给喻文州。

这么一拖就到了考试周,郑轩有次看见黄少天书架角落里放着这个,随口问了句:“你还没把这个给喻文州啊。”

黄少天想解释,想了想又没说什么,随手把它丢进柜子里“啪”地一声关起来。

他现在没办法把这个给喻文州,又不能随便扔了,眼不见心不烦。

“以后再说。”


考完试黄少天早早地就收拾了行李准备回家,以往总是要留下来和喻文州玩几天,现在心里憋着一口气。

他想见喻文州,又怕见到他。

学校门口就有一个公交站,现在不少都是本校要回家的学生。这段时间都是阴雨天,今天更是下着大雨,不少人挤在站台,还带着半大不小的行李箱,既累赘又狼狈。

黄少天家就在本地,这次也只背了一个书包,倒是轻松不少,可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情注意这些。

上次也是这样的雨天,黄少天不自觉又想到那天晚上喻文州说的话,喻文州说得这样绝,他是早就看出来了还是……

“……、喻文州?”

黄少天还在走神,不知道从哪飘来喻文州的名字把他迅速拉回来。

“就是现在的主席啊!我们今年元旦晚会喻总也去啦,你不知道玩游戏的时候有多少人想和他搭档……”

说话的妹子估计也是学生会的,和朋友开心地说起来。黄少天不露声色地听着,心里还要腹诽,喻文州在人前这么男神,其实玩起来幼稚的时候也好不到哪去。

这样的喻文州反正她们也不知道。


雨下得很大,黄少天握着自己的折叠伞,想起喻文州每次和他同撑一把伞都会往他这边偏一点。黄少天第一次就注意到了,当时他还把伞往喻文州那边推,说我哪有那么娇弱淋点雨算什么,喻文州只是笑着说,没关系。

当时已经存有不少心思的黄少天心里一跳,一颗心提上来又沉下去,故意往喻文州那边挤紧挨着他。刚才推来拉去的两只手有一部分叠在一起,黄少天干脆没有松手,看起来争得理直气壮,心虚又心动。

最后把他送回宿舍的时候喻文州依然温和地说:“刚才少天手好凉啊,当心别着凉了。”

黄少天嗯嗯啊啊地应着,也不记得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明明湿了一半肩膀的是喻文州,就连喻文州拒绝他的时候也是这么体贴的——

黄少天在庞大的雨声中突然醒来,或许喻文州对谁都是这样。

不管对方是谁,他都是这样的喻文州。


自从那个雨夜后喻文州几乎一直在忙,年末本来就忙,各种事情堆在一起,但喻文州知道即使没事他也会给自己找点什么事出来。

他没有办法再安心下来想关于黄少天的问题。

在学校最后一次见到黄少天是最后一门考试,据说黄少天考完试当天下午就回家了。喻文州得知这个事实后心里一紧,又好像反而松了一口气。


今年过年早,但学校放假不算早,假期相对来说也短,很快到了年关。

喻文州看着排在最末的和黄少天的对话框,点进去又退出来,反反复复几次,最后设置成了置顶。

以往他和黄少天只要不在视线范围内就要聊天,黄少天的人工置顶完全足够。现在他们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去年,离上一次见面相隔不到三个星期,却没有再说过一次话。


年三十晚上班群里吵着让班长发红包,喻文州先发了一个,按人头分,平均下来每人领到的其实不多,但就图个气氛。

一般来说黄少天是水群的主力,这次不知道是没有看到还是干脆在群里屏蔽了喻文州,一直没有现身。最后全班就剩他一个人没领,大家也没有太在意,只是有人稍微提了提还有谁没领啊怎么还没分完。

 

黄少天窝在床角滑着屏幕慢慢看大家没营养的拜年祝福,确认没有收到喻文州的新消息,最后才戳进班群爬记录。

喻文州在群里没有说过几句话,有人起哄说班长发红包后回了句“好”,接着发出一个红包,再没有出现。看到这里时黄少天还在犹豫,突然被客厅电视传来的倒计时和主持人齐声道贺的过年好一震,领了红包。底下立刻就有人冒泡,黄少天还在打字,就见喻文州发了一句“新年快乐”,跟着又发了一个红包。

黄少天完全是下意识地点进去,这才发现这次的红包个数仅为一,金额却是和之前几十个人分的总金额一样多。

瞬间没抢到的人不是赞叹黄少天的好运气就是痛斥黄少天背后一定和喻文州有不可见人的py交易。黄少天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心里默念借大家吉言,反手刷了几个表情包后把手机丢到一边。


喻文州对着玻璃柜有些走神,李轩叫了他两声才反应过来。

这个学期开学早,今天十五,明天就是正式报道。家住得近的大部分都留在家过了元宵第二天才过来,喻文州提早来了几天,李轩不是本地人也提前来了一天,中午才到学校。


“没见你以前选择困难啊,蛋糕这么难选吗?”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

“生日嘛,虽然只有我们俩,至少买个小蛋糕呗。”

两人本来是约出来吃晚饭,刚出校门喻文州就被李轩带进这家蛋糕店。李轩笑称某软件一大早就提醒今天是好友生日,所以今天临时特意赶来给他庆生。

这话一半玩笑一半真,喻文州现在其实已经不怎么在乎这个。以往……以往黄少天会在返校的第一天拉着喻文州,以给他补过生日为借口买自己想吃的蛋糕。

喻文州心念一动,选了黄少天喜欢的那一款。


毕竟是元宵,两人去了校门口一家汤圆做得特别好吃的饺子店。

截至今天返校的人已经不少了,更何况这家饺子店的汤圆是出了名的好吃。店面不大,来人不少,两人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位置。

李轩煞有介事地在蛋糕上插了根蜡烛,又去向店主借来打火机点亮,扬了扬下巴:“这位朋友有什么新年愿望啊。”

喻文州被逗笑了:“还要许愿啊。”

李轩假意皱起眉“啧”了一声:“你怎么一点童心都没有呢。”

好好,喻文州正要随口说一个,李轩又拦住他:“这么敷衍,要闭着眼睛知道吗?”

喻文州更乐了:“闭着眼睛就能实现吗?”

我怎么知道,李轩本来就是说着玩,也忍不住笑了:“快点啊,你看汤圆都上来了。”

喻文州完全没有思考,闭上了眼睛轻笑着说:“那我希望能立刻看到少天。”


喻文州睁开了眼睛,正要吹蜡烛,先是看见李轩一脸惊讶的表情,接着侧过头,看见了站在桌旁的黄少天。


tbc

21 Mar 2018
 
评论(6)
 
热度(79)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