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小小恋歌

难受 混更


1.


豆丁喻文州正一个人在角落里搭积木,慢吞吞地想搭出一个城堡。眼看就要完成,喻文州眼睛盯着模型,手在旁边摸了摸,竟然什么都没有摸到。

刚才明明还有几块的……喻文州低头看去,身旁的积木不见踪影,余光恰好看到不远处一只小肉手拿着两块积木往回缩。

喻文州见状起身走到那人旁边,对方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自己堆积的庞然大物——比喻文州那个要大上一倍的城堡,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积木垒上去。

“这个是我的。”

黄少天闻声抬头,发现刚才坐在角落里的那个人正指着自己手上的积木。被对方抓了个现行的黄少天虽然有些心虚,但还是奶声奶气清脆地说:“老师说这些积木大家都可以用,我拿了就是我的了!”

 

黄少天平时在幼儿园里小霸王似的,小朋友们都围着他转,这时更是蛮不讲理地一手作势护着自己的辛辛苦苦搭出的半成品,一手还要拿着积木往上叠。喻文州不甘心地看着他,嘴巴嘟起,本来肉乎乎的小脸更是圆鼓鼓的,眉头拧在了一起,眼睛慢慢眯起来一点感觉有水光凝聚。

黄少天余光见喻文州一直站在原地未走,也自知自己似乎有点不对,微微抬了点头想偷偷看看喻文州。不料他手上动作未停,正是这一分神,手臂不小心在本来不是很稳固的基底蹭了一下,等黄少天手忙脚乱地回过神,好不容易接近完成的城堡又变回积木块散落在四处。

原本皱着眉头的喻文州也是一愣,不明白黄少天怎么会突然打翻自己的堆的东西。还没等他想清楚,黄少天的哭声又打断了他,自己还没来得及委屈,倒是黄少天先哭了起来。

喻文州站在原地看着他,想起平日里老师说大家要互相关爱,其中一条就是要去主动安慰在哭的小朋友。黄少天哭得这么伤心,好像他才是被欺负的那方。像是想了一会儿,喻文州吸了下鼻子,把刚才就要流出的眼泪又咽了回去,低低地说了一声:“别哭了。”

黄少天听见他的声音看了他一眼,变本加厉地哭起来。

“你别哭了,这些都给你。”

这么说依然不管用,喻文州蹲坐在他旁边,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小手帕递给黄少天:“你不要哭了,我陪你重新把它搭起来。”

喻文州要把手帕塞到黄少天同样肉乎乎的小手里,黄少天这才放下一直在揉搓眼睛的手,一手拽着喻文州的手帕,眼角泛红泪眼汪汪地看着喻文州,带着鼻音软糯糯地说:“你不是来笑话我的吗?”

喻文州摇摇头:“我不笑话你。”

“那你不生我的气吗?”

“我不生气,”喻文州伸出手轻轻抹了抹黄少天脸上的眼泪,“我的积木也给你,所以你不要哭了。”

 

黄少天一手攥着手帕,吸了好几下鼻子才止住啜泣:“对不起,我刚才拿了你的积木。”

“没关系,”喻文州已经把散落在四周的积木块拢到一起,“我知道你叫黄少天,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我知道!你叫鱼文州!”

“不是鱼,是喻,比喻的喻。”

“……比喻是什么意思?”

这个词完全是从长辈那里学的,喻文州歪头想了想:“不知道。”

黄少天终于破涕为笑:“你自己的名字你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喻文州眨了一下眼睛,看见黄少天的笑又眨了一下,对他笑了一下,露出小小的洁白的牙齿:“等长大以后我就会知道了。”

 

 

2.


黄少天放学去了办公室一趟。之前考试的卷子发下来,有一个地方老师改错了,但即使是一分黄少天也要改回来。在小学里满分都不稀奇,更何况黄少天小小年纪就这样好胜的,眼睛里简直容不得一点沙子。

再回到教室已经离放学有一段时间了,今天没有和喻文州约好,他大概是先回去了。黄少天这么想着,经过隔壁班的时候还是往他们班里看了一眼。留下来在值日的一个同学见黄少天在门口张望,打了个招呼:“你找文州吗?”

嗯,黄少天手里还攥着改过分数的试卷,点了点头。

对方也认识黄少天,熟稔地说:“他前面还在的,应该才刚走不久。”

哦哦知道了!黄少天谢过,和对方招呼了一声后赶紧回到班上随手把桌上抽屉里以及手上的卷子往书包里胡乱一塞,匆忙跑下了楼。

 

到了一楼黄少天正要走出教学楼,隐约听见这栋楼后和学校外围墙间的小巷有声音传来。这种地方鲜少有人来,一般只有所谓的坏学生才会偷偷摸摸地聚在那。

本来黄少天是想直接无视赶紧去追喻文州,可是恍惚中好像听见了喻文州的声音。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走进巷子,走到转角处姑且停住,小心地探出了一个头。

几个高个子的男生挨着墙围成小半圈,大概是高年级的学生,黄少天听了半天,大概是在欺负哪个低年级的学生。那人被外圈几个人挡住了身影,根本看不到是谁。直到有人推了一下里面的那个人,几人的站位稍微移了移,黄少天才匆匆瞥见被围住的那人竟然是喻文州!?

喂!你们!黄少天一时没有多想,大喊一声,直接跳了出去。

所有人的视线被他吸引过去,黄少天这才有些慌,脸上还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声音却还是稚嫩且有些微颤:“你、你们这是在欺负人吗!我我、我已经跟老师说了!他们马上就过来!”

几人就算仗着自己是高年级,说到底还是十岁左右的孩子,提到老师就怕了,匆匆忙忙走之前还是说了几句场面话,黄少天朝他们做了一个鬼脸。

 

黄少天跑到喻文州面前,喻文州正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

“文州,你、你有没有怎么样?”

喻文州摇摇头,还对他笑了一下:“没有,我没事。”

“他们干嘛要找你的麻烦?”

喻文州抿了抿嘴:“可能是之前有一个同学对我有点看不顺眼?”

“所以他就找人来欺负你!?”黄少天气结,喻文州脾气这么好,怎么还会有人看他不顺眼,反正一定是对方有错在先。

谁知道这种事以后还会不会再有,不可能每次都可以老师来当幌子骗过,黄少天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还老气横秋地说:“以后你还是不要一个人回去了,放学等等我,反正我们家离得又不是很远,一起走也不会很……你这样盯着我干嘛?”

喻文州指指他:“少天,你牙齿长出来了。”

 

黄少天换牙属于早的,第一双尖牙已经换完了,一双小虎牙几乎是同时掉的,现在才微微露出了小尖头。

黄少天想感受一下,闭了嘴巴正要去舔,喻文州拉了拉他:“舔了会长歪的。”

黄少天“哼”了一声:“才不会!”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其实家里长辈也这么告诫过,心里还是忌讳着,舌尖才刚碰到幼齿确认了存在就立刻缩了回去。

喻文州见他眼睛转来转去的样子,也眯着眼睛笑起来,往他手心里放了一颗糖:“刚才谢谢你。”

黄少天本来还想说几句,看见喻文州仿佛郑重的神情莫名脸上有些发红,微微别开脸,“不客气”还没说出口,喻文州已经揭过这一页似的,拉起黄少天的手:“走吧。”

黄少天看看他:“那我们说好了,以后一起回家。”

“嗯。”

“放学以后如果我有事你要等我,你有事我也会等你的。”

“好。”

两个人对视着笑起来,黄少天又偷偷舔了一下才长出一点的幼齿,想,才不会长歪。

 

 

3.


喻文州走到医务室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黄少天充满元气的声音。

喻文州不过刚进来,黄少天本来还好好坐着和郑轩眉飞色舞说着话,一见喻文州就飞快地往后倒去,靠在枕头上眉头深深皱起,嘴上也哼哼唧唧喊疼。

喻文州见他这样就知道他没什么大事,郑轩左右看了看两人,一拍黄少天的小腿:“好了文州来了我就先走了。”

黄少天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就要喊疼抗议,郑轩先一步堵住他的话:“得了吧,你伤的是右脚我刚才拍的是左腿。下节课你还来不来?”

黄少天瞪他一眼:“伤员,病号,不去。”

行行,郑轩边走边摆摆手:“我帮你跟老师说一声。”

待郑轩走了喻文州这才走到床边坐在黄少天一旁:“怎么了?”

黄少天哼哼:“前面我们班和三班的篮球赛,在场上的时候被撞了一下,脚扭着了。”

“医生怎么说?”

“好好休养呗。”

 

喻文州转过头来看了看黄少天的脚,听黄少天的语气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但是看起来脚踝肿了一圈,实在有些心疼。

喻文州充满意味地看了看黄少天,黄少天被这么一眼看得竟然有些口干舌燥,刚才那些装出来的委屈和痛感好像真的一样涌上来,下意识地从喉咙里挤出声音:“疼……”

黄少天这一声像极了猫科动物的呜咽,况且他这次表情真切,喻文州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疼还是装的,不管是哪一种,都忍不住想伸手去顺毛。

喻文州的手才抬起来一点,似乎想到什么,在黄少天几乎闪着光的目光下终于又把手放下,只是去捏了捏对方的掌心。

黄少天皱了皱鼻子,喻文州好笑地看看他,又去看他脚上的伤势。来之前黄少天的脚一直在冷敷,黄少天见喻文州慢慢拧起的眉头又笑嘻嘻地说其实不疼啦,这种小伤很常见,他三天两头就……

“嘶——卧槽喻文州你!”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喻文州轻轻戳了下肿起的边缘部分,要不是被喻文州提前按住小腿他几乎要跳起来。

“原来是真疼啊。”明明刚才还怏怏地抱怨,现在炸起毛来突然坐起来,鼻子都差点要撞到他背上,喻文州回头笑着看看猛瞪自己的黄少天。

“有你这样戳人伤口的吗!”黄少天好气又好笑,看见喻文州的笑又不能真的生气,脸埋在他的一侧肩膀,声音闷闷地传出来,“我都说疼了你又不信。”

 

黄少天的发丝蹭着他的脖颈和耳朵,呼吸透过薄薄的衬衫打到背上,喻文州感受到肩上的热气,伸过手来揉了揉他的头发:“怎么回事?”

“就……传球的时候被撞了一下嘛,他们可烦人了,一直黏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黄少天抱怨了一会儿,随后抬起头又是一副得意的样子,眼睛里都像扬着光,“不过刚才听郑轩说最后还是我们班赢了!就我下场的时候这个分差量他们也追不回来。”

黄少天这个表情喻文州太熟悉了,仿佛尾巴都要翘起来就要有人夸夸的才好,喻文州当然顺着他的话说尽捡好听的说,黄少天眉尖飞扬,自然是洋洋自得。两人说着说着开始打闹起来,黄少天两手往喻文州的腰伸去要去挠他的痒,喻文州便去按他的手,两人一来一往动作幅度稍微有点大,不知怎么黄少天突然“啊”了一声,身子僵了僵。

“怎么了?”喻文州以为是刚才不小心牵扯到黄少天的脚上的伤处,一下子也有点急了,“要不要我去叫……”

哎哎不用不用,不是,黄少天又一下没了精力似的上半身趴在喻文州背上:“腿麻了。”

喻文州顿了一下,黄少天感受到他身体轻微的颤抖:“笑什么笑!”

被黄少天这么一说喻文州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黄少天的腿一直是被架起来抬高了一点,本来应该好好靠着休息才是,刚才虽然坐起身和喻文州这么闹了一番,右腿却是一直顾及着没敢动,时间一久稍微动了一下腿就感觉到发麻。

“我给你揉揉?”

唔,黄少天上半身依然挂在他身上,喻文州微微侧了点身给他按揉小腿。

“这个师傅手艺不错嘛。”喻文州看不到黄少天的表情,只能听见从耳朵后方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

喻文州停了停手上的动作,回过头,嘴唇差点撞上黄少天毫无防备的脸:“点赞好评下次再来哦。”

 

 

4.


黄少天一进房间就毫不客气地往床上扑去,喻文州拿着雪糕进来的时候他还闭着眼趴在床上念叨“空调真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喻文州弯下腰把雪糕盒往他脸上贴,黄少天惊地猛地睁开眼打了个滚差点要滚下床,还好喻文州站在床边稍微挡了挡。

你这人真是、幼不幼稚,黄少天坐起身拿手抹了一下脸,接过喻文州手中的雪糕,过了一下反应过来小声嘀咕,“好像还挺舒服的。”喻文州一边笑他一边已经坐在电脑前招呼黄少天过来一起看攻略。

 

两人考完试分数还没出来,填志愿也还远,整天无所事事。黄少天早就想出去玩,哪都想去,和喻文州计划了半天最后确定了大概的路线,今天来喻文州家一起看看具体的游玩攻略。

黄少天恋恋不舍地从床上下来。他不是第一次来喻文州家,这么多年轻车熟路连喻文州书架上有哪些书都一清二楚;觊觎喻文州的床也不是第一次,每次来都要贬低自己房间的床再对喻文州的这张赞美一番。

黄少天搬了把椅子坐在喻文州旁边,刚下床就念念不忘起来。喻文州为此笑他不止一次,这次依然笑着说:“你要不要干脆今晚就住这?”

黄少天转了转眼睛,以前是因为要上学并且还有一堆作业,不是很方便,现在反正都放假了也没有别的什么事……

黄少天拿着勺子一脸严肃地指着喻文州:“你不要总是诱惑我!”喻文州本来配合他虚心接受批评的模样,没想到黄少天先破功,皱了皱眉,挖了一大勺雪糕塞进嘴里有点含糊地说,“你不知道,我妈整天说我来找你玩是在打扰你,我后来说我是来找你一起学习的她都不信了!我得先跟她报备一下。”

“要我跟她说一下吗?”

不用不用,黄少天摆手:“她会说是我鼓动你逼你说的!有一次就是这样!气,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看着黄少天炸毛的样子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手伸过去摸了一把他的刘海。

“干嘛干嘛,怎么还动手动脚的,好好看你的攻略。”黄少天没有躲,但还是扬扬下巴示意喻文州看屏幕,颐指气使一副神气。

是是,喻文州笑着点头,自然依着他。

 

两人找了几篇攻略,大体上确定了下来。攻略看多了很多都是重复的,黄少天有些漫不经心,这种事其实喻文州操心就好,以前两个人出去玩也是喻文州来安排这些,这次他心血来潮想一起来看看。

黄少天本来咬着勺子,撑着脑袋打量喻文州半天。喻文州注意到他的视线也侧过头看他:“怎么?”

黄少天顿了一会儿,把勺子从嘴里拿下来:“你想好报哪里的学校了吗?”

喻文州又把头转回去接着看向屏幕:“少天想报哪里的学校?”

两人平日成绩不差且相差不多,这次考试也发挥正常,分数是十拿九稳。他们曾经讨论过专业,但学校还没明确说过。黄少天犹疑地看着喻文州,有些犹豫:“我可能会报省外的学校……不过如果你想留在省内我也不是不能……”

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小,喻文州已经再次转过头看着他。

喻文州的表情里看不出太多情绪,黄少天微皱了皱眉。喻文州不知盯了他有多久,才缓缓地说:“……可以的话,我想和少天报同一所学校。”

黄少天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眉头展开眉尖扬起:“我也!不然我还在想以后我们不在一起我要去找你多麻烦……哎、其实我查了下,我想报的那所学校我们两想选的专业好像都还挺不错的……”

黄少天表现得太明显了,情绪热烈且热情地快要溢出一样,喻文州把所有这些都收进眼里,垂了垂眼睑,又迅速抬起唤了他一声:“少天。”

“你知道,我想的不止这个。我想和少天念同一所学校,再一同生活四年甚至更多,少天,”房间里并不算是很安静,空调的嗡鸣,电脑机箱风扇的转动声,还有窗外的蝉鸣,喻文州的声音和缓、轻柔,简直要融入夏日午后的安逸,“我还想和你在一起。”

 

黄少天的手心发烫,雪糕渐渐融化,盒外水滴落在他的裤脚,慢慢晕开。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在发愣,当他发现自己在说话,竟也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却小得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说了什么。

他看见喻文州笑了一下,侧脸染着透过窗帘映出的日光。

接着,光向他聚拢了。

 

两人分开的时候黄少天微喘着气,喻文州眯着眼笑着看他。黄少天这才拿回身体的知觉似的,手上湿漉漉一片,雪糕盒也被他握出了几个手指印。

喻文州把自己的那份推给他:“还有我的。”

黄少天耳尖都是红的,嘴上哼哼两声:“谁稀罕。”这么说着,还是不客气地在喻文州那盒里挖了一勺。

“反正都是我的。”


Fin.


17 Mar 2018
 
评论(12)
 
热度(163)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