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落叶归根6

支线双花 就不加tag了


6.


新学期喻文州帮黄少天安排了转学。虽然是刚建没几年的学校,口碑还没有完全传开,但喻文州表示学校里有认识的朋友,对学校的情况也算知根知底,比较放心,最重要的一点是离家近。

或许是环境变了黄少天真的有明显的改变,收起了之前的吊儿郎当,不再找借口不去学校了,偶尔也会向喻文州说一些在学校发生的好玩的事了。

黄少天第一次带同学回家玩的时候,喻文州感觉鼻子都酸了一下。少天在学校和同学相处得很好,少天在学校很开心,少天有朋友了,无数思绪涌上心头,喻文州目光灼灼,看得张佳乐心头一紧。

两人当时正坐在客厅打游戏,喻文州这时下班回来,张佳乐礼貌性地刚想叫声叔叔好,“叔”字还没说出口就没黄少天捂住了嘴。

喻文州笑着说:“你好。”

张佳乐的求生欲让他终于挣开了黄少天的手,最后只能不尴不尬地也说了句“你好”。

 

喻文州正打算做饭,难得黄少天带同学回来玩总不能还让他下厨,在这方面喻文州一直是比较心虚的。

喻文州自知自己手艺一般,饭还是要做的,正要淘米,就听见黄少天在门口跟他喊:“我同学要回去了,我送送他。”

“不留在这吃晚饭吗?”

“谢谢不用了,今天没跟家里说好,我妈还等我回家吃饭呢。”张佳乐从黄少天背后探出身打了个招呼。

“以后常来玩啊。”

“好的我、”张佳乐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拖出了门。

喻文州莫名一阵怅然,黄少天回到这个年纪该有的生活轨迹,与之而来大约就是青春期少年都有的小秘密,说得通俗点就像黄少天之前所说的,代沟。

 

张佳乐是黄少天现在的同学,其实他们认识得要更早一点。在黄少天迷迷糊糊没过几年就转一次学的小学时代,两人曾坐过一段时间的前后桌。

当时两人的关系非常要好,上课传纸条,放学一起回家。黄少天第一次会向外人倾诉不为外人知晓的家庭情况,会抱怨会埋怨,会在转走的时候红眼睛。

在这个通讯已经十分发达的年代,黄少天根本找不到可以留给朋友的电话号码或者一个稳定的住址。

现在的重逢实在是意外之喜,多年不见没几天两个人又回到当年那个聊天打屁的状态。黄少天的情况张佳乐大概了解了,笑着说,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好是好,但那不一样。”黄少天撇撇嘴,想了想,咽下了接下来的话。

之后才有黄少天带张佳乐回家玩这么一出,张佳乐一下就明白过来黄少天说的不一样是指什么。黄少天说得了吧我还什么都没说好伐,张佳乐说,你下一次看喻文州的时候照一下镜子看下自己什么眼神。

黄少天心虚地说我怎么看你不就怎么看他呗,张佳乐假意抱起胳膊抖了抖,别,朋友,伤不起。

两人打闹了一番,张佳乐突然问:“你还记得我们当时认识的时候,我跟你说过我有一个邻居吗?”

黄少天印象不深,但模模糊糊好像是记得张佳乐提起过不止一次:“那个学画画的?”

张佳乐点点头,黄少天仍然不明所以。这时预备铃响起,张佳乐反而拉着他往楼梯间走,带他往上跑了一层,等了一会儿,这才慢吞吞下楼,迎面遇上要去楼上班级的老师,张佳乐人也不仔细看就叫了声老师好。

好,来人看了看张佳乐,又看了看一旁的黄少天,点了点头:“要上课了,赶紧回去吧。”

张佳乐朝他扬扬手,又带着黄少天跑回教室。

黄少天很快反应过来,边走边问:“就刚刚那个?”

嗯,张佳乐眉头皱起来,苦着张脸:“不然我也不会填这破学校,离我家远死了。”

 

左右这么联系一番黄少天也懂了为什么张佳乐说一看他的眼神就能看明白了。两人这下互相算交了个底,也没有什么好瞒的了。

在对喻文州产生信任感后黄少天在他面前与在外面是有些不一样的。他不是什么喜欢绕弯子的人,虽然有时候也会故意耍些小心眼,无非是希望喻文州能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但黄少天没想到张佳乐就见了喻文州这么一次,就能看出来自己图谋不轨,拽着张佳乐琢磨:“哎你说,喻文州也看得出来我对他怎么想吗?”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

黄少天气:“你就不在意孙哲平对你怎么看吗?”

张佳乐两手抱在脑后:“这我问过本人了,就隔壁家的小屁孩。”

“这种事情本来就难,况且在人家眼里你就是个未成年的小屁孩。你把喻文州当喜欢的人看,但喻文州把你当儿子或者弟弟养,他知道了还要教育你,在这个年龄好奇心重,不要太意气用事。”

黄少天投去奇怪的目光,张佳乐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叹了口气:“我已经被这么教育过了。”

 

张佳乐可能说得没错,当然喻文州目前也不会去想这么多。黄少天最近的变化即使说是潜移默化也足够明显,喻文州实在是高兴又欣慰。

黄少天的转变显然一部分来自于与同龄人朋友大量的沟通相处的反馈,有了同伴不再自我封闭,喻文州甚至想找个机会好好谢一谢张佳乐。

以前黄少天的那种好动、多话、开朗,喻文州多多少少感觉到一丝刻意的痕迹。比如黄少天紧张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抛出很多无关的话,或者说像两个人面对面明明尴尬却要不断找话题营造出一种看似很融洽的场面。

用现在的话说,黄少天从小所处的环境让他非常会读空气。刚把黄少天接来的那段时间喻文州察觉后有仔细注意过,黄少天非常会观察以及在意气氛。喻文州可能只是下意识地露出非正面的情绪,细微的表情或者言语上的犹豫,黄少天就会不落痕迹地跳过这段。

喻文州默默确认了这点后除了难过更多的是生气,但又无可奈何,有些事情不是单靠他一个人就能做到的。

但现在黄少天的神态是轻松的,至少在喻文州面前很少会去刻意地去注意这样的地方。也许这样的改变不是张佳乐一个人就能带来的,但至少和张佳乐的再遇成为一个关键点。

会有更多更好的变化在黄少天身上出现。



tbc


09 Mar 2018
 
评论(9)
 
热度(75)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