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落叶归根5

5.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天才微亮,尽管放轻了动作黄少天还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喻文州……”

“还早,再睡一会儿。”

喻文州的声音很轻,凑在他耳旁低声细语,黄少天大约也没有完全醒过来,嗯了一声接着睡了过去。喻文州给他掖好被子,悄声带上房门。

喻文州煮饺子的时候黄少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从房间出来,眼睛还半睁半闭,看起来还没有睡醒,

“吵醒你了?”

没有,黄少天又打了个哈欠:“我自己醒的。”

“好了,快去洗漱吧,饺子快煮好了。”

嗯,黄少天眯着眼睛点头,走到镜子前挤好了牙膏才想起来什么,手上还拿着牙刷就跑到喻文州跟前:“喻文州,新年快乐!”

喻文州看他这个样子不禁笑起来:“新年快乐,少天。”

 

黄少天终于如愿以偿可以出去玩雪。刚好喻文州一个表姐来带着六七岁的女儿来拜年,黄少天带着她在门口堆雪人。小区里几乎都是和这小姑娘差不多大的小朋友,黄少天鹤立鸡群,滚起来的雪球又圆又大,小姑娘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嘴上还不忘甜甜地一口一个哥哥叫得亲热。

黄少天半蹲在她身前来一本正经地问:“你叫喻文州叫什么?”

“舅舅。”

“那我呢?”

小姑娘“咯咯”地笑:“哥哥。”

“不对。也应该叫舅舅,知道吗?”

小姑娘不明所以,还是迷迷糊糊点点头。

乖,黄少天从口袋掏出之前喻文州给他的巧克力放到她手心:“舅舅给的。”

喻文州见了笑他:“你倒是不吃亏。”

“那当然,”黄少天扬眉,“我辈分算得可清了。”

 

喻文州在这待了三天,最后一天是他的生日。一大早喻妈妈就下了面条,给黄少天也准备了一份。黄少天之前完全不知情,拿着筷子开始还有点惊讶,之后像突然失了兴致,不再说话。

两人坐下午的高铁回去,干脆在外面吃了晚饭,回家之前喻文州还带黄少天去买了他一直喜欢的栗子蛋糕。

到家喻文州不知从哪翻出了蜡烛,和黄少天面对面坐着,一人面前一个小蛋糕,就算是过生日了。

“少天不给我唱一首生日歌吗?”

黄少天撇撇嘴:“你又不是小孩子了。”

喻文州笑:“少天这么成熟啊。”

点蜡烛什么的其实也就意思一下,喻文州随口吹灭,黄少天问:“你不许个愿什么的吗?”

“嗯……我想想。”喻文州皱起眉,若有所思地扶着下巴,好像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现在才开始烦恼。

黄少天看出来喻文州又要驴他,干脆不理他,自顾自地挖了一勺奶油。

“有了,”喻文州严肃地说,“我这么晚才遇见少天,一次都没能给少天过过生日。我想把少天的生日都补回来,嗯……不过好像要补的有点多。我是去年认识的少天,至少让我把去年的生日礼物补回来。”

喻文州把之前准备好的单反拿出来。

黄少天嘴里还含着勺子,完全没想到喻文州会来这么一出:“你……”

“也不是什么太贵重的东西,我前两年买的,偶尔出去旅游随手拍拍,用得不多。”喻文州面色温柔,“我说了,以前的都过去了,现在都还来得及。”

黄少天想到那晚喻文州说的话,没想到喻文州不是这么随口一说,刚才正儿八经说了半天无非是想要给送他相机找一个借口。

“来,笑一个。”喻文州按下快门,拍下了第一张黄少天的存在。

 

不过几天黄少天已经习惯了入睡时身边有喻文州,晚上犹豫半天还是带着枕头敲开喻文州的房门。

还是像上次那样,黄少天先是从缝隙中露出一个头:“我晚上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怕喻文州拒绝很快补了句:“就这几天就行。”

喻文州失笑,他倒也不是不习惯和别人同睡,更何况黄少天睡相安稳,一个姿势可以睡到天亮,完全不会扰人。

听见喻文州的答复黄少天的眼睛亮了亮,飞快地摆好枕头把自己塞进被窝,生怕喻文州后悔。

喻文州也躺下,黄少天侧躺着脸朝向他这边。喻文州见他这样就知道他又要说什么,也侧过身来和他面对面。

“我早上不是故意摆脸色的。”

“嗯。”喻文州发现了他情绪不高,当时以为是让黄少天想起自己从前,或许他不曾过上一个好的生日,晚上才想了这么个主意。

“我只是、”黄少天缩了缩身子,“我都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你不告诉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关系,能和少天一起过生日我很开心。”

“可是你还给我准备了……礼物,”黄少天的声音小下来,“谢谢你,喻文州。”

喻文州摸摸他的发顶:“不客气。”


黄少天又想起来:“你真的没有什么愿望吗?”

还真是小孩子……喻文州神秘地说:“其实我给自己许了一个愿望。”

黄少天的眼睛扑闪,喻文州朝他挨近了些:“我想,我希望今天能和少天一起睡。”

黄少天气恼地瞪瞪他,翻身背朝着他,一副不愿再理人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听见了传来的黄少天闷闷的声音:“你就完全不在意我说的话吗。”

喻文州不知道他指的哪一句,想了想:“以后有什么事我都会告诉你?”

不是这个,黄少天沉闷的声音有气无力:“不过这个也是。”

喻文州无奈,黄少天这幅做派在他眼里就是撒娇,平时他说一句黄少天可以回他三句,现在确实想不到黄少天到底在意的是哪一句……

“你是不是嫌我话说得多?”

没有,喻文州迅速地否认。

“我听见了。”

赤裸裸地钓鱼,喻文州坚决不上当,只听黄少天接着说:“以前在家没人跟我说话,我一个人的时候就自己跟自己说。在学校好像和大家关系都很好的样子,其实我只是想找他们多说说话。”

喻文州心沉了沉,这是黄少天第一次跟他提起以前的事,语气听不出波澜,喻文州只能安慰他:“以后想说什么都可以说给我听。”

黄少天扭过头,看了喻文州几眼,恶狠狠地说:“有代沟。”又马上转回去把被子拉进来盖住小半边脸:“我睡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对于这样的黄少天实在没有办法。本来只是想逗逗他突然被感动,刚要感动又立刻被嫌弃踢开。

黄少天听见喻文州关了壁灯开关,在他身后好像微叹了口气,轻轻地说了句晚安,这才也闭上眼睛,渐渐睡去。


tbc



04 Mar 2018
 
评论(10)
 
热度(90)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