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落叶归根4

4.


见黄少天没有出去玩兴致喻文州还是省下了年假,提前订好了年三十下午的高铁。现在交通方便,回去刚好赶得上年夜饭。

喻文州不是本地人,大学考到了这边之后直接在本地考公就业。他家在偏北一点,虽然算不上北方,但至少不像这,这么几年冬天都没下过一场雪。

上车前那边天还亮堂得很,这边下了高铁出了站天已经完全黑了,黄少天抬头看见洋洋洒洒的雪花:“下雪了!?”

嗯,喻文州把他的围巾围上:“这边冬天冷,每年都会下几场。现在雪还不算大,雪大的时候出门必须要戴帽子或者撑伞。”

黄少天看着各处厚厚一层的积雪眼睛都亮了起来,喻文州看出他的心思:“明天有时间再出去玩,好吗?现在先回家,爸爸妈妈都在等我们。”

黄少天眼睛里的光又暗下去,喻文州牵着他,捏了捏他的手。

 

喻文州原以为黄少天会像之前见李轩一样不说话,没想到见了二老意外地放得开,就像平常两人在家相处一样。

黄少天不说话的时候太有欺骗性,一旦与人熟络起来偏偏能说会道。二老本来都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没想到这么好相处,不免多亲近几分。

喻文州家里没有一定要守夜的习惯,老人家上了年纪到点就犯困,看了会儿春晚就说要去睡了。黄少天这边虽然本人表示睡书房就可以,但二老都表示书房床小不舒服,文州房间床大,睡两个人完全没问题。

黄少天走进房间的时候头发还带着点潮气,拿着二老给的红包要塞到枕头底下,拿起枕头才发现这里已经放好了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

黄少天看了看喻文州,后者还好整以暇在看手机,假装后知后觉察觉到他的目光这才看过来。

“少天,新年快乐。”

黄少天直勾勾地看看他,随后一笑,凑到他脸旁亲了他一下:“喻文州,新年快乐。”

 

这完全算不上一个吻,黄少天只是轻触了他一下,堪堪划过他的唇角,却让喻文州心跳乱了一下。

黄少天丝毫没有察觉似的,很快退回到安全距离,像是无意中看到书架上的相片,指了指:“那个是你吗?我能看看吗?”

见喻文州点头黄少天兴冲冲地地跳下床,光着脚跑去拿来了照片又赶紧缩回了床上。

这么一跑黄少天的脚顿时凉了,钻进被窝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喻文州,喻文州一边念他不知道好好穿鞋一边把他的双脚揽到自己腿边。

黄少天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些,手指磨蹭着相片上少年的脸:“这是你多大的时候照的?”

喻文州想了想:“初中吧。”

少年穿着短袖短裤一边腋下夹着画板站在梧桐树下,笑容和现在喻文州露出的温和笑意所差无几。

“以前学了两年画画,从老师家回来抄近路要穿过一个公园,应该是在公园里照的。”

“是吗?”真好啊,后半句黄少天声音轻得几乎可以说是呢喃,像是一阵温柔的叹息。

 

黄少天此时垂下眼睛,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划出微弱的弧度,喻文州的心也跟着一震。

或许他不该让黄少天看到这张照片,也许黄少天的初中并不像他这样安逸。

“还有其他的照片吗?我想多看看你以前的样子。”

黄少天突然转过头跟他说话,表情看不出一丝难过。喻文州脑补八百字黄少天内心如何坚强掩盖伤感不让别人看见,犹豫了下:“等我找一下。”

喻文州在抽屉里翻了一会儿才找出一本相册。大部分照片都被喻母收了起来,喻文州这里的几乎都是和同学一起的合照。

黄少天开心地拿过相册,紧紧挨着喻文州。喻文州本来还会往旁边挪一挪给他让位置,等他差不多坐到床边黄少天还是紧贴着他,干脆作罢。给他从幼儿园到高中,黄少天一张一张看过来。相片里的少年大部分都是穿着校服,笑起来也是浅浅的,干干净净,不骄不躁。

黄少天几乎每张都要问一问,这是在哪,搭着你的肩的是谁,喻文州一一耐心的回答。翻到高中时代,有一张喻文州站在操场,据说后面是本班的同学在踢球。黄少天在这页停了很久,手指一戳放在少年喻文州的身边。

“我现在和这上面的你差不多大。”

喻文州点头,黄少天遗憾地说:“现在你已经在我身边了,但是来不及把我放到那时候的你身边了。”

喻文州却拉过他的手翻到后面没有放置相片的空白页:“没关系,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都还来得及。”

 

黄少天少年情感缺位,现在却对喻文州过分的亲近和依赖,缺乏安全感。他想要给黄少天提供的不仅是一个吃饱穿暖的住所,他想给黄少天一个真正的家,有家人的关心和爱护,可以无条件信任的地方。

喻文州真心实意地说出这句话,希望黄少天能够感受家人的温暖。

黄少天微不可闻地唔了一声,喻文州还觉得黄少天或许颇有触动,只见一个拆封过的信封从掉了出来,吸引了黄少天的注意。

“这是什么?”黄少天前后翻了翻,看见正面写着四个清秀的大字:喻文州收。

喻文州确实不记得了,任由黄少天拿出里面的信纸,竟然足足有五张。中心思想就七个字:喻文州我喜欢你。

黄少天眉尖一挑:“喻文州,是情书。哪个同学写的?”

喻文州太阳穴一跳,翻到落款:“高中同学吧,好像不是我们班的。”

“那你怎么回人家的?”

“不记得了,”喻文州估摸自己要是记得的话也不会忘记把信夹在相册里,估计是当年刚好看到在手边顺手夹的,“我猜我可能没回。”

黄少天哼哼两声,喻文州说:“以后等姑娘向你示好你也这么哼唧?”

黄少天满不在乎:“反正我又不喜欢姑娘。”

喻文州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宽心如喻文州下一秒就接受了这个设定,黄少天喜欢什么样的是他的选择,不过这方面作为监护人之后还是该多注意……

喻文州还没想完就听见黄少天接着说:“我喜欢你。”

喻文州脑内的弹幕瞬间清空,大脑空白了一秒钟,侧过脸看见黄少天狡黠的笑才觉得是黄少天在开玩笑,没有接话。他把信和相册都收起来:“该睡了。”

还没过零点呢,黄少天好像没有发现喻文州情绪上的变化,还是听话地躺好,脑袋一个劲地往喻文州旁边靠。毛茸茸的头发扫过喻文州的脸,像是大型犬类。

 

喻文州想起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黄少天说的话,当时只是当做少年的玩笑,后来也摸清了黄少天的脾气。黄少天在陌生人面前不会轻易示弱,反而要么咄咄逼人要么毫不在乎的样子。

当时还是陌生人的喻文州突然表示要收养他,黄少天不管安不安心面上都不会表现出来,开玩笑或者欢颜笑语都是掩饰。

只有那个不开心会怏怏地表现出来,小声说会信任自己,偶尔害羞不说话的黄少天才是最真实的黄少天。

此时这样的黄少天就躺在他身边,身子没有靠近,脚却抵在他腿边,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聚着暖黄的灯光。

喻文州叹一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tbc



02 Mar 2018
 
评论(2)
 
热度(61)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