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落叶归根3

3.


黄少天放假以后时间完全空了下来,以往只是有空的时候给喻文州做便当,现在每天换着花样不带重的。喻文州本来向他解释过,单位里的食堂大家公认很好吃,没有必要这么麻烦。黄少天看起来好像真的喜欢做这些,哼着歌在厨房忙活:“我乐意。”

于是喻文州完全告别了和李轩吃食堂的日子,活脱脱一个有人给做爱心便当的人生赢家。

直到有一天李轩来找喻文州,上下打量了一番,叹口气。

“怎么了?”

“我猜你肯定不知道。”

“知道什么?”

“我们科室的小姑娘新建了个讨论组天天研究给你做的便当是哪家姑娘。”

这句话槽点有点多,喻文州皱了皱眉,首先不提为什么人家小姑娘建讨论组聊的什么内容李轩都能知道:“为什么猜是姑娘?”

“有谁会想到自家养的小孩天天给自己做便当的。”

喻文州想了想,认真地问:“不会吗?”

“至少我没见过。”

“那你现在见过了。”

李轩白了他一眼,然后兴致勃勃地说:“说到这个,不是我说,你家少天手艺确实蛮不错的,你跟他说说,什么时候带我一份呗?”

黄少天开始给喻文州准备的分量很多,李轩经常来蹭菜,后来黄少天大约摸清了喻文州的食量,准备的差不多都是刚好能吃完的量。

喻文州笑笑:“那这周末你来我那吃饭吧,刚好见一见少天。”

 

去之前李轩问过喻文州要不要假装不知道黄少天的身世之类的,喻文州说没关系,少天没那么脆弱。

李轩反而严肃起来,说哎呀你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孩本来就是叛逆期,更何况你这还不是亲的,谁知道心里会想些什么……

等李轩来了家里喻文州给黄少天介绍:“这是我同事,李轩,跟你提起过的,也是我大学同学。”

李轩朝黄少天露出了和善的笑容,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后一点,先是看了下喻文州,然后眨了眨眼睛,乖巧地喊了声:“叔叔好。”

李叔叔脸顿时一黑。

喻文州满意地拍了拍黄少天的头,转身去厨房给李轩准备倒茶。喻文州刚一走,黄少天立刻变了表情,绷起脸冷冷地看了李轩一眼,随后跟着喻文州走进厨房。

脆弱个毛线!全是装出来的!

 

然而接下来一个下午和晚饭黄少天不管在喻文州前还是喻文州后都对李轩神色如常,叔叔也就第一次也是叫着玩。喻文州几乎是看他们俩打了一下午游戏,看起来竟然关系很好的样子。

上了饭桌李轩吃人嘴短,又开始贫起来。先是夸黄少天的便当如何惊为天人,又夸喻文州在如何受广大同僚喜爱,后者显然会让黄少天更高兴一点。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身侧,不怎么说话,听李轩说在单位的趣事也只是偶尔点点头。提到喻文州的时候会朝他看去,要是被喻文州发现,也不收回目光,要先看一会儿,然后默默地把喻文州夹来的菜吃完。


本来喻文州还不放心,上学的时候黄少天就是家和学校两点一线的跑,从没见过他和哪个同学出去玩,可以说没有社交。时不时翘课,之前又在学校同人打架,谁对谁错先不论,要不是黄少天平时一副开朗好少年的形象,或者说正是这样,喻文州才更担心。

但是这次李轩来,黄少天和他交流完全没有障碍。在喻文州眼里黄少天和孤僻两字实在沾不上边,但是前段时间打架事件前后黄少天情绪低落的时候状态实在糟糕,现在看来至少不是黄少天自身的问题。

李轩当然不会知道喻文州心思九曲十八弯,走的时候借口让喻文州送他,趁机聊聊黄少天。

“你家少天是不是有点腼腆啊,平时听你说我还以为是很开朗的类型,没想到不爱说话。”

“……”喻文州欲言又止,想了半天说,“他平时不这样。”

“哦,是吗,”李轩没有过多在意这个,“我刚进门不久的时候他趁你不在的时候瞪了我一眼,平时也不这样?”

喻文州一愣,不确定地说:“我还没带他见过别人……我看你们之后不是相处地挺好?”

“是啊,所以我都有点怀疑那是我的错觉。”

喻文州沉吟半晌:“可能……少天在和你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了你是个好人。”

好人你妹,看什么看你也是好人。

“说实话我觉得你家少天挺好的,不过这才多久啊就这么依赖你了,你还是多上点心吧,别等到最后你把人当儿子养,谁知道人把你当什么身份来看。”

喻文州一笑说,我知道。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不知道,李轩腹诽,没再多说什么。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把碗洗得差不多了,喻文州站在他旁边帮不上什么忙,这时听见黄少天说:“你出去了很久。”

“嗯,多聊了一会儿。”

“你们关系很好吗?”

“是的,我们大学同一个专业,认识挺久了。”

黄少天“哦”了一声,没了后文。

喻文州趁势说:“我看你假期天天都待在家,如果有关系好的同学可以一起出去玩,或者邀请来家里玩也行。”

喻文州也不确定黄少天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同学或者说朋友,见黄少天没有反应跟着说:“或者你想去哪里玩,跟我说我有时间都可以陪你去。”

这后半句喻文州就更没底气了,只要黄少天想他请假陪他去玩都行,可也许黄少天这个年纪的小孩更愿意和同龄人一起?

 

本来喻文州都想好了,可以的话公休连着过年那几天一起请了。黄少天的情况他和父母说了,双亲都表示就当多了个儿子别担心尽管带回来就是。当然这也要问过黄少天的意见,要是黄少天愿意就带他回去过年,要是不愿意要么干脆在这要么就规划个路线边旅游边过年。

喻文州设想过,黄少天可能有很多想去的地方吧,这次只能去几个,等之后的端午五一,暑假国庆,可以慢慢带他去玩。喻文州也问过黄少天这样的问题,黄少天只是摇头,开始喻文州以为只是黄少天客气,表示附近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周末可以一起去,黄少天仍然表示不必费心。

直到现在黄少天放假喻文州才发现端倪,黄少天自从放假除了出去买菜就没再出过门,日复一日窝在家里打游戏。工作日一个人窝在家打游戏,周末窝在家和喻文州联机打游戏。

这要让被的家长看了就四个字,网瘾少年,在喻文州眼中就是既然少天喜欢就让他玩得开心。

 

想是这么想,喻文州问黄少天想要在哪过年,黄少天手上顿了一下,问:“你想、你、你觉得在哪比较好?”

喻文州温和地说:“看你。”

黄少天把碗放进碗橱,撞得叮当响:“只要和你一起就行。”

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去我爸妈那,你不愿意的话我们就在这,我都是和你一起的。”

喻文州的动作很轻,黄少天感受到头上手心的温热,点了点头。

“那就和我回家?”

见黄少天再次点头确认,喻文州只觉得“将要带自家孩子回家过年”的欣喜扑面而来。看见黄少天微微泛红的耳尖低笑了一下,黄少天对外人戒备心特别强,比如下午李轩说自己被瞪那一下。这不就是小孩子害羞吗,根据对黄少天的观察和了解,喻文州总结。

“别担心,他们会喜欢你的。”喻文州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说。

嗯,黄少天感受着耳旁喻文州的气息,小鸡啄米似的又点点头。


tbc




01 Mar 2018
 
评论(6)
 
热度(71)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