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无花果

给 @晚安。 的生贺 祝我优好优帅优优大优皇优酷生快!根本没有混进什么奇怪的东西对不对!还以为优要比我小原来还是比我大啊……我也好想见优啊 等你!

 




放了学黄少天和张佳乐走到郑轩他们班门口,才想起他之前说今天下午有个小测验可能会拖堂。站在门口都能感觉到一股不容怠惰的气势,两个人干脆先下楼在楼门口等。

每栋教学楼门口都有榜单,张贴月考或者期末考试年级前几名的排名。张佳乐百无聊赖地歪着脑袋数名字,看完文科看理科,突然“啊”了一声。

黄少天闻声看去,张佳乐指了指生物底下那一栏的一个名字:“怎么又是喻文州?”

黄少天顺着张佳乐的手指也看到喻文州的名字,皱了下眉,没说什么。张佳乐接着说:“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连十九中的成绩也贴出来,这不是助长他人威风嘛。”

黄少天和张佳乐在的十七中一直和十九中交好,两校不论大小考经常联考,索性连成绩也整合了排名一起公布,于是两校总会有那么几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熟悉陌生人。

 

喻文州这个名字在十七中也算是小有名气,据说从本校专门托人递情书到十九中的都有。

黄少天“哼”了一声,吊车尾的。

什么?黄少天的声音不大,张佳乐没怎么听清楚:“我记得有次听郑轩提到说你们认识?”

黄少天本来想否认,“不”字几乎都要说出口,顿了顿撇了下嘴,含糊地说:“认识吧。”

哦,张佳乐见黄少天态度暧昧,反正也只是随口提提,便没再多问。

“明明中午还是晴天,现在这样子怕不是要下雨。”

张佳乐对数名字失去了兴致,看着满天乌云嘀咕一句:“他们怎么还没考完啊?”

 

两人没再等多久看见一波人潮从楼梯口涌出,知道郑轩他们班终于放课,方锐和苏沐橙兴致勃勃不知道在说什么,郑轩看起来懒洋洋地跟在后面。

“久等了!”苏沐橙摇了下手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哟,苏妹子也来吗?”

“我听方锐说了,刚好我和朋友今天也约在那家店,到时候可以一起见个面?”

几人打算去的是一家甜品店,在市区一个新建的商场里,张佳乐眼馋几天了,早就约好了大家,终于等到周五放学可以去吃一次。

“好啊,人多一点也热闹,方便的话还能一起吃个饭。”

“可以啊,”苏沐橙笑着说,过了下像是突然想起来加了一句,“对了,我朋友是十九中的。”

张佳乐下意识看了眼黄少天:“这么巧啊……”

“巧什么?”

“没什么……”张佳乐还没想好说辞,方锐接过话:“十九中不是一直都和我们学校关系好嘛。”

“是竞争关系好吧,”郑轩补充,“不然你以为我们最近为什么小测验这么多……”

“不是吧你们班老师这么在意这个吗?”

“班主任是生物老师嘛,上次月考生物十九中压我们一截,你们都不知道,老徐光是私下把我叫去办公室都好几次,还问我有没有什么建议动员一下同学。下次再不扳回来一局简直不敢想象……”

哦,生物,张佳乐想起来刚才看的名字,又是喻文州,这回没再说出口。

“啊,我知道,我之前看了下那个榜单,喻总又在前三!”苏沐橙合掌兴奋地说。

“喻总?”

“喻文州啊,我朋友跟我说十九中的粉丝团都这么叫他,我们学校大家也都是这么叫的。”

男生们不约而同腹诽了下“大家”的受众范围,“还粉丝团,夸不夸张啊。”

“那……叫应援会?”

 

几人到达店里的时候苏沐橙的朋友还没来,询问过后据说跟她同行的还有两个男生也要来这里,干脆选了一个大一点的桌子,到时候坐一起也可以互相认识一下。

苏沐橙在和朋友发消息,打了几个字低着头突然说:“哎呀,我朋友说喻总也会来。”

张佳乐闻言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郑轩看了看黄少天,两个人发现对方的小动作,对望了一眼,同时会意般点了点头。

黄少天还在看菜单,坐在张佳乐旁边的方锐对这两人的互动不明所以:“你们两个对什么暗号呢?”

张佳乐把刚才等他的时候和黄少天的对话大概描述了一下,方锐也立刻领会,放低了声音和他嘀嘀咕咕,甚至想把坐在对面的郑轩拉过来问个究竟。这时黄少天终于选好抬头:“我选好了,你们刚才说要点什么来着,我一起去点吧。”

哦哦,方锐和张佳乐分别指了一个,谢过看着黄少天走开后立刻扒着桌子身子前倾往郑轩那边凑,方锐小声地说:“哎哎,说少天初中的时候和那个喻什么关系不好,是真的吗?”

“什么什么,这样的吗?难怪刚才为止黄少一直没怎么说话。”苏沐橙也来了兴致,加入三人的讨论。

“……其实也没有很不好,两个人说不上有什么过节吧,”郑轩想了想,“非要说的话,就只是互相认识吧。”

 

郑轩初中的时候和黄少天同班,由于二人所在班级的任课老师和喻文州班上的老师大抵相同,两个班时不时就会互借课本或者打打友谊赛,一来二去对对方班上的人都认了个大概。

黄少天初中的时候在年级就算是小有名气,不论是成绩还是性格方面。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好相反,直到初二都一直默默无名,黄少天对喻文州的认识一度停留在“知道这个人”和“貌似是个吊车尾”的程度上。

初中正是中二的年纪,黄少天张扬的个性直到现在也没有收敛多少,更何况是当时气盛飞扬。想要认识黄少天,可以,但想要入他的眼,就得拿出点真本事来。

初二有次两个班趁着体育课打了场篮球友谊赛,两个班的人大抵认识,都嘻嘻哈哈地打着玩也没太认真,场下两个班也是混杂着站在一起,加油声简直是乱的,完全看不出两队对抗的意思。黄少天也去打了一节,下场后来搭话的人中不少是另一个班的,黄少天扬着眉尖不管认不认识都一一应了。郑轩本来站在黄少天旁边,嫌人多特意往旁边挪了挪,脚还没跨出去一步,几乎是被身侧的妹子挤开的。

受欢迎自然是得意的,黄少天尾巴还没翘起来,就听见混乱中夹杂一个声音,似乎有人在和朋友讨论上一节,正为一个小失误惋惜——正是黄少天犯下的。

黄少天闻声望去,有些眼熟,一时半会儿没想起名字,当时正在兴头上被浇了冷水,心高气傲地哼了一声:“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

喻文州开始还没注意,绕是觉得不对劲才侧头看见黄少天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他本来也只是就是论事,没在意太多,被黄少天这么一瞪先是愣了愣,也不见恼,回了个微笑。

 

“哦……”郑轩这么一说,三人拉长了音,见黄少天拿着小票走回来又赶紧收了声。

黄少天好笑地看看四人:“我说你们刚才就鬼鬼祟祟地背着我在说什么?”

三人倒是不谋而合,同时看向郑轩。郑轩瞪大了眼睛看了看三人,张了张口还在组织语言,这时听见一个女声叫了一声苏沐橙的名字。

“云秀!”

苏沐橙站起身朝门口挥了挥手,其他人也往边看去,看见一女二男一起走了过来。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朋友啦,楚云秀。”

女生眉眼间露着英气,一看也不是那种腼腆的类型,大大方方和在座的几人打了个招呼。还不等楚云秀身旁的一人说点什么,就见另一人低头温和地说了一句,“少天”。黄少天其实早就看见了来人,这时才假装注意到,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点名,愣了一下,含含糊糊地“唔”了一声。

这么巧,站在他旁边的李轩出声:“哎,文州,原来有你认识的人啊。”

黄少天就这么应了一句后便没再出声,场面有短暂的沉默,苏沐橙拉着楚云秀坐到自己身边:“哎,这么紧张干嘛,大家坐下来慢慢聊嘛。”

 

到底是同龄人,没一会儿话说开了就不再拘谨,天南地北地聊起来。有意无意,喻文州坐在黄少天旁边,两人偶尔也会低声说上两句。

另一边张佳乐方锐已经和李轩打成一片,黄少天撑着下巴听他们聊天,吃一口蛋糕就要咬咬勺子。

两个女生凑在一起又笑又闹不知道在说什么,苏沐橙突然兴致勃勃地问:“黄少,你和文州看起来挺熟的嘛,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起过。”

奈斯,一桌除了当事人几乎都是多多少少想看八卦的,默默给苏沐橙点了个赞。

黄少天先是抬起眼睛看了眼喻文州,喻文州恰好也看了过来,两人目光交接,黄少天不动声色收起手换了个姿势,一手拿着叉子戳了戳盘子里的蛋糕:“唔……”

“我和少天初中是一个学校的,郑轩也是,对吧?”喻文州帮他回答着,这边郑轩也点了点头:“嗯,我们两个班关系比较好,大家差不多都认识。”

“是吗?你们不同班啊,那你之前说一起上课是怎么回事?”李轩闻言左右看了一眼,像是随口问了一句。

“……?”

“嗯?”郑轩听了也一惊,想了半天,还是喻文州来解释:“初三的时候我们学校每周末安排了各个科目查漏补缺的补课,有兴趣的可以去听课,我和少天在那一起听同一门课。”

喻文州这么一说郑轩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个课,当时因为是在周六早上又是自愿的形式,懒如郑轩当然是选择在家睡觉:“黄少你当时不是说不去听课的吗?”

“我是不想去啊,但是我妈说我成天在家打游戏硬是赶着我去,我当时让你陪我去你还不理我。”

郑轩对此丝毫没有心理压力,这种难当然还是不要同当的好。

 

其实以黄少天的成绩根本没有必要去听这样的课,第一次闲得无聊还是去看了看,挑了门感兴趣的,由于到得晚前排都已经坐满了,只好随便选了后排一个空位,坐下来后才看清同桌是谁。

他认出了喻文州,依然没有想起他的名字,当时篮球赛的事他早就不记得了,黄少天只认出这是交好班级的熟面孔,一时还觉得有些亲切。他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卷子已经从前排传过来。第一次上课老师安排了个小测验,虽然是本年级的老师上课,但大多数学生都不认识,先考个试摸个底。

黄少天临时起意进了这间教室,空手来的什么都没带,这时喻文州推了一支笔过来。

谢了,黄少天道一声谢看喻文州在试卷上规规整整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才想起之前球赛的事。

等喻文州开始看题了黄少天还在发呆,喻文州似乎感觉到身侧的视线,抬头看见黄少天好像在走神,低声问他怎么了,黄少天回神醒来,摇摇头说没什么,埋头开始写试卷。

这门课黄少天竟然真的坚持上了一个学期,每次几乎都是踩点来,和喻文州一起坐在后排。一个学期下来两个人的交流并不算多,黄少天本来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别人说一句他可以回三句,别人就算不说话他也能扯三句,但面对喻文州的时候着实有些犹豫。

他不确定喻文州是不是还记得他,也不知道喻文州这个人记不记仇,下次找他们班的人打听一下好了,黄少天暗自嘀咕,喻文州跟在他身后走出教室:“什么?”

啊?黄少天被他这么一问虽然惊了一下,头也没回:“没什么。”说完快步下楼独自离开。

最后一次补课结束,黄少天松了一大口气。说实话这种课对他效果不是很大,毕竟照顾的是像喻文州那样有些短板还有提升空间的学生。其实喻文州也没有像黄少天之前说的那么吊车尾,只是当时对于他来说不够看罢了。

一个学期的周末相处下来,黄少天大概也知道喻文州的性格,不是那种会针对谁,同时对别人的态度也温温和和,概括来说就是很好相处。但不知怎么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有时候对自己好拿自己当朋友,有时候又会有莫名的冷淡,可能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又或者他还记得之前的事一直记着仇。

可是,这样也说不通啊,最后补完课喻文州还请他喝了奶茶!所以说这种人的心思真难猜,看起来笑得人畜无害,谁知道心里在想什么,黄少天在心里吐槽,还好高中两人填了不同的学校,没有联络方式也谈不上有什么共同的朋友,自此没再见过面。

 

喻文州大概地说了下当年两人补课的情况,众人一脸恍然。

“这样啊,我还以为有什么爱恨情仇呢。”张佳乐拨了拨身前杯子的吸管,一脸遗憾地说。

黄少天瞪他一眼:“我都说了让你别看那么多推送的乱七八糟的文章,没事瞎脑补什么。”

本来还以为两人能有什么爆点,看来还真的只是普通同学,几人失了兴趣,很快聊起别的话题。

中途喻文州去洗手间离开,没想到喻文州一走几人又抱团凑到一起,一齐对准了李轩。

李轩被这阵势一怔,假意起身好像也要走:“嗨呀我想起来我其实也有点事……”

他本来也是开开玩笑,楚云秀在旁边拉了他一把,他又坐回原位,脸上带着笑:“怎么?”

苏沐橙眨眨眼睛:“我听我们学校一姑娘说,她有个朋友是你们学校的,向喻文州告白被拒绝了。”

“这不是很正常嘛,现在应该没有成功的才对吧。”

“哎呀不是,重点是喻文州拒绝他的理由是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真的假的?”

“这个……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他没有跟你说过吗?”

李轩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没有吧,不过既然是他本人说的,那不就是真的了?”

“说不定只是借口呢?”

“这有什么区别吗,反正结果都是拒绝人姑娘了。”

“当然有区别啦,”苏沐橙双手支起脑袋,“如果是借口呢,说不定别人还有机会,如果是真的呢,那我就告诉别的妹子让她们死心得了。”

李轩一听乐了:“哎哟,你们学校还有别人呢?”

“那当然,喻总在我们学校知名度可是不低的。”

李轩估计听过这个称呼,竟然没有吐槽,楚云秀看了眼黄少天:“其实黄少天这个名字在我们学校也有挺多人知道的。”

是吗,过奖过奖,黄少天礼貌地进行了一波商业互吹,笑了一下,好像真的不好意思,虎牙也露出了点,本来就有些娃娃脸这样看起来还真带着点羞赧和可爱。

这时喻文州正好走过来,对上黄少天的目光。后者迎着他,眼睛里却是狡黠的光,得意地朝他微微扬了扬眉尖。

 

几人吃完甜品又一起去吃了个饭,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雨。雨势虽然不大倒也不小,大概下了已经有一会儿,不撑伞是完全扛不住要被淋得彻底的。七人里带了伞的只有两人,大家商量了下,最后两个姑娘加上李轩方锐拼了辆车,郑轩和喻文州都带了伞,再加上黄少天,三人住得地方隔得不远,稍微绕点路送一个人回家足够了。

三人乘地铁都是同一站下,到站后郑轩要走的出口和两人是反方向就先走了。黄少天本来想直接跑回家,虽然出了地铁口离家还有一段路,但赶紧跑回去即使淋点雨也没什么关系。喻文州说没事反正也顺路,随后说了一个地方,黄少天一惊,卧槽你怎么知道我家在那附近!?

“初中放学偶尔能看见你往那边走。”

“真的吗……那奇怪了,我初中竟然一次都没有在路上见过你,当时补课也没见我们两同路。”

那是当然,每次一下课黄少天就一个人急匆匆地先走了,回家或是去外面瞎逛,哪里会在意还有一个喻文州。

喻文州低着头睫毛微颤了一下,把伞撑开:“走吧。”

 

一路无话,仿佛又回到当年的补课,黄少天有一肚子话想要说又不知道能不能对眼前的这个人说。

“我还以为少天已经不记得我了。”

黄少天内心还在纠结,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喻文州在说话,笑嘻嘻地说:“你不是也还记得我吗。”

喻文州笑了一下,黄少天心也跳了一下,他真不喜欢喻文州这样的笑……也不是不喜欢,只是他不知道这种笑容的意味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他没有办法掌握的东西就会觉得不舒服。

“这不一样。”喻文州说。

黄少天也“嘿”地笑着问:“哪里不一样了?”

“少天以前就很受欢迎。”

“没有没有,你现在不也、”

“我可是一直都很关注少天的啊。”

黄少天脚下一措,猛地看了一眼喻文州,对方却一脸云淡风轻,似乎在说今夜雨景真好。

喻文州也转过头来看他,黄少天摸了下耳朵:“哎,是、是吗?”

喻文州接着说:“是啊,当时少天在我们班上一直很有人气大家也都认识……没想到后来能和少天一起上课,我很开心。”

黄少天已经跟不上喻文州的思路了,抓着什么就问什么:“开心?这我倒没看出来,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比如还记着之前……”

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小,喻文州应该也明白他在说什么,低声笑了笑:“怎么会。”

“我一直都很喜欢少天。”

 

这句话仿佛在黄少天耳边炸开,脑袋先是空白了一秒,然后突然想起之前在甜品店其他人背着喻文州说的那些话。

“喻文州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真的假的?”

马路上传来汽车的鸣笛声把黄少天拉回来,假的吧,黄少天喃喃。

“是真的。”喻文州说。

我不是说这个,黄少天大脑还在混乱中,喻文州说的这个喜欢到底是哪种喜欢,他和朋友偶尔也会开开这样玩笑,说到底喻文州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在和他开玩笑。

“那个,你不是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

黄少天在问出口的瞬间就后悔了,万一喻文州不是那种意思,或者只是在和他开玩笑,这么一问好像显得他很在意一样让喻文州误会怎么办!

喻文州当然不知道他那些心理活动,点点头认真地说:“嗯,我喜欢的人就是少天。”

竟然是真的!黄少天“靠”了一声,他不是没有被人告过白,但这个性别里喻文州还是第一个,黄少天还在整理思路,看见喻文州收起了伞,说:“雨停了。”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又看了眼周围,街上路人撑伞的已经寥寥无几了。趁着这次停顿黄少天终于找回了状态,表情冷静地完全看不出刚才的动摇。他们现在站的地方离街口不远,既然雨停了也就没有同行的必要,两人再走几步就可以分道扬镳。

喻文州缓缓地说:“我没想到现在还能再遇到你,所以我还是想告诉你。”

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实在看不出更深的东西,喻文州话仿佛说了一半,但又不想把另一半说完。他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老同学见面,没想到也没有心思去细想这些问题。

“你应该也知道,我不喜欢、”说到这黄少天想到这是在街上,眼睛扫了眼周围,稍微放低了点声音,“男的,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

我知道,喻文州垂下眼睛,黄少天只看见他在说话,但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他又抬起眼睛看向黄少天:“今天能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

“……谢谢。”黄少天目光游离了一下,抿了抿嘴说。

两人陷入沉默,并肩又走了一段,在路口停下。

 

“我还能再联系你吗?”他们没有道别,就在黄少天要转身的时候喻文州问他。

他们几个小时前才交换了微信,一句话都还没说过,最坏的结果也不过一个名字躺在另一个名字的黑名单里,或者从列表里消失,不过是回到原点。

唔,黄少天歪了下头,眼睛转了转,像在思考又像在苦恼,过了会儿笑了笑:“如果你把我当朋友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黄少天现在的表情有点像之前回应楚云秀那几句话时的笑,对喻文州来说已经是很好的回复了。

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黄少天那边路灯已经变为绿灯。

喻文州看见他挥了一下手,自己也转过身,各自走进人潮。

 

Fin.

23 Oct 2017
 
评论(10)
 
热度(10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