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头像@晚安。
 
 

【喻黄】About You


黄少天唱完一首歌坐回郑轩旁边,郑轩递给他一杯饮料。黄少天没仔细看,看颜色还以为是可乐,毫无防备地喝了一大口,味觉反馈的瞬间呛在喉咙里。无奈黄少天已经咽下去了,一边咳嗽一边瞪着罪魁祸首:“你给我喝的、这什么玩意?”

郑轩笑得说不出话,指指另一边笑得夸张地弯起腰的方锐。方锐见黄少天的目光扫来,总算收敛了一点:“咳、这个嘛,刚才我没事在吧台那边调的,怎么样?我们打算把它做成等会儿惩罚游戏的饮料,味道不错吧?”

“不错,你尝尝啊、”黄少天抓着方锐就要把饮料往他嘴里灌,郑轩丝毫不嫌事大地掏出手机要录视频。

 

几人打闹的动作不小,但周围实在太热闹了,音乐声,喧闹声,再大的声音也立刻会被淹没,完全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方锐真被黄少天灌进去了一口,皱起脸吐了吐舌头又干咳了几声,最后实在受不了跑去找水。黄少天扬了扬眉,懒散地靠在沙发上,和刚才张牙舞爪地样子简直彷若两人。

郑轩还举着手机,黄少天瞥了一眼:“还拍啊。”郑轩这才把手机收起来:“我们都看你今天魂不守舍地,所以刚才想试试你……”

平时听到这种恶作剧黄少天肯定要抗议一番了,这次他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不在意,视线还在大厅里转来转去。郑轩也跟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你在找谁?”

“啊、唔,你看到文州没?”

“没,他好像没在这个厅。”郑轩回忆了下,确实没有印象看见过他。

是吗,黄少天好像嘟囔了一句,欲盖弥彰地坐了一会儿,临起身摸了摸鼻子:“我出去转转。”

嗯,郑轩的声音不大,可能黄少天根本没听见,不过他也不在乎。

他现在只想见到喻文州。

 

这学期刚开学,大家玩了一个暑假明显还没收心,在正式上课之前干脆一起租了个海边别墅开轰趴,最后好好浪一晚然后安心去上课。

黄少天楼上楼下转了一圈,问了几个人都说没看见喻文州,最后有个同学不确定地说好像看到喻文州出去了,但没有仔细看,也不知道有没有看错。

黄少天谢过也半信半疑地朝门口走去。可能真的是出去了?黄少天咕哝着出了门,一走到门外便被风吹得精神一震。

 

这个轰趴馆离海边很近,站在门口可以一眼望到海岸线。今晚月光很亮,几乎没有云,九月份即使是晚上海边也不会觉得冷,风从陆上吹来,温暖而舒适。

黄少天觉得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影,但刚从亮堂的地方出来眼睛有点不适应也不能肯定。他慢慢朝海边走去,掏出手机又看了看。他前面给喻文州发过一条消息,但是一直没有收到回复。记录再往前翻,约见面,带东西,无关紧要的琐事,然后到了昨天。黄少天锁了屏幕,手连着手机一起塞进裤兜,踩着沙子慢腾腾地往前走,耳边只有风声和踩在沙面上的细碎声响。

黄少天走了会儿神,直到回过神惊觉海浪声已经很近了,才注意到海边站着一个人。

黄少天干脆站定打量着眼前的背影,喻文州的衣服被吹得服帖地贴在背上,头发也微微被吹起,在月光下划出柔和的弧度。

黄少天想开口叫他,顿了顿还是没有出声,但喻文州却在下一秒突然转过身。黄少天看见喻文州嘴边若有若无的火星,心里疑心自己刚才说不准还是叫了喻文州一声被他听见了。

 

看到火星被熄黄少天才反应过来喻文州是在抽烟,黄少天从来没有当面见他抽过,也从来没有在喻文州身上闻到过烟味。

竟然藏得这么好。黄少天远远地看着喻文州朝自己走来,突然莫名其妙地感到血液往脸上涌,在原地等也不是走也不是,最后还是迎着喻文州走过去。

“怎么出来了?”

“在里面没看到你,给你发消息也没回,我就出来看看。”

黄少天挠了一下头,喻文州站在眼前黄少天才发现他手上提着自己的鞋子,光脚踩在沙子上,走来的脚印很快被一阵阵的潮水抚平。

是吗,喻文州摸了一下口袋才想起来:“我把手机丢李轩那里了,之前一直没时间看。”

两人站在潮水触不可及的地方,这几步走来喻文州脚上已经沾满了沙子,黄少天来了兴趣:“站那舒服吗?”

“你试试?”喻文州说着黄少天已经开始脱下了鞋,随便往旁边一甩,往前小跑了两步。

 

喻文州也放下了鞋,跟在黄少天后面慢慢走,黄少天站的地方比他刚才还要远一些,潮水涨上来几乎可以没过脚踝。

黄少天见喻文州也跟了过来站在身侧,顿了一会儿伸出手:“还有吗?”

喻文州愣了愣,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从口袋掏出烟盒,疑惑又有些惊讶地看看黄少天:“你也、”

“啊?没有、我刚才看见你……所以想试试。”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打断。他语速有些快,莫名地有些心虚。

喻文州倒是笑了一下,没说什么,掏出打火机帮黄少天点烟。

 

喻文州抽的是薄荷烟,本身味道清凉,也适合新手。黄少天抽第一口的还是呛了一下,不过上手很快,第二口就好多了。

“怎么样?”

“比刚才那个不知道什么做的饮料好多了。”黄少天嘀咕。

“什么?”喻文州给自己也点了一根, 没有听清刚才黄少天说了什么。

想到刚才黄少天觉得味觉回溯嘴里的味道又要涌上来,眉头下意识地皱起来:“刚才方锐拿了一杯不知道用什么做的饮料给我试毒,现在嘴里都还是那个味。”

这么坏啊,喻文州笑着说。

黄少天听见喻文州的低笑,风吹过来脸上不自然的温度感觉越发明显。黄少天赶紧顺势大倒苦水,找了个话题分散注意力。

喻文州静静听着,时不时应两句,过了一会儿拿出便携烟灰盒,回收了两人的烟头。

 

熄了烟好像话也说尽,似乎只要黄少天不说话,两人就会陷入沉默的境地。

不知站了多久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松了口气似的,好像这才找回状态:“晚上站在这是蛮舒服的,我也早点出来吹风就好了。”

喻文州笑笑,黄少天接着说:“我之前都不知道。”

“嗯?”

“不知道你原来会抽烟,可能还有别的什么,”黄少天眼睛游移了一下,声音忽然放小,“你真的愿意跟我……”

“我看起来不像吗?”

喻文州脸上依旧带着笑,但黄少天还是有些不确定。是他昨天先向喻文州告的白,但没想到被喻文州反将一军,现在想想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这也太好了。

刚才他站在远处看喻文州,不现实感猛然袭来,这才觉得喻文州还有这样以及更多他不知道的一面。

 

喻文州轻叹了一口气,看着黄少天抓住他的目光:“既然我们互相喜欢,为什么不愿意呢?我们才刚开始,”喻文州一边凑到黄少天脸旁一边低声说:“多信任我一点啊,少天。”

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触碰,喻文州只是碰了碰黄少天的唇就移开了。

喻文州吻上来的一瞬间黄少天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比起刚才莫名的脸红耳赤现在反而要平静很多。

这样的喻文州,平时的喻文州,熟悉的喻文州,陌生的喻文州,即使有这么多面,不管是哪一面,他都喜欢。

 

直到喻文州要离开黄少天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抓着喻文州的衣襟又把他拉回来,两个人再一次撞到一起。还不等黄少天接下来有什么动作,他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黄少天一怔,喻文州已经站在旁边笑起来。

黄少天没好气地接通了电话,敷衍地应了一番,挂了电话撇着嘴看见喻文州还在笑,不甘心地小声说:“早知道我也不带手机了。”

喻文州抿了抿嘴,还是带着笑意问他:“有什么事吗?”

“没事,他们说要打台球喊我一起去。”

“去吗?”

黄少天看看他:“你现在回去吗?”

“嗯,回去吧。”

 

轰趴馆里几乎每个窗户都亮着灯,可以想象得到年轻人在里面灯火辉煌的狂欢。总会有一个房间属于他们。

两人各自拎起自己的鞋,牵着手朝今晚的归宿走去。


Fin.


给敲妹 @看文用的 的生贺 生日快乐><虽然不算复健就是篇小短打……总算赶上肝出来了!名字取自about me 觉得有点不适合就改了下(虽然敲妹喜欢周平但我更心水靴子那版 设定也用的是冬日好那样告白第二天的时间线

最后再啰嗦一下 看到大家的回复了 这里一起谢谢大家!身体在慢慢变好了 诈个尸下次再见!

12 Oct 2017
 
评论(4)
 
热度(151)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