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清光3

3.


快到学期末黄少天原来专业的班级计划着组织一次聚餐。黄少天即使转了专业还是每年都去,甚至还会带上喻文州。

黄少天第一次带喻文州去的时候有人还开玩笑:“哎,黄少,怎么还带人来的啊。”

另一桌有个姑娘,当时和喻文州都在社联互相认识,和周围的几个同学嘻嘻哈哈:“家属不算外人!”

黄少天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还没说话,喻文州竟然也笑着回答:“是家属。”

起哄声一片,黄少天摸了一下耳朵,和喻文州往空位置走去。

黄少天的耳尖不知是不是被他揉红的:“他们这些人整天就知道搞事、”

喻文州帮他拉出椅子,笑着朝他眨了一下眼睛。

 

黄少天坐在位置上百无聊赖地玩了半天手机,直到踩着点来的郑轩唰地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才有人问他:“喻总怎么没来?”

我好歹是你们原同学,他和你们什么关系这么惦记,虽然这么想黄少天还是有些心虚,随便找了个理由:“他……有点事,不方便来。”

嗨呀,几个姑娘惋惜,那个当年也在社联的妹子说:“听说喻总这学期被推荐到学生会去啦,日理万机肯定特别辛苦。”

黄少天注意到那边一个姑娘连都红了,另一边方锐凑近他小声解释:“听说喜欢喻文州好几个学期了,本来趁着这次想告白的。”

黄少天惊讶地看看方锐:“这你都知道?”

“那不得……”方锐说到一半反应过来,皱皱眉,“你的重点怎么是这个?”

黄少天不知道盯着哪,像是出了一会儿神,过了一下才说:“那我现在把喻文州叫过来?”

“你不是说他有事吗,怎么现在又能来了,”方锐推了他一下,“怎么了?”

黄少天舔了舔嘴唇:“他整天待在学生会,我怎么知道他有事没事。”

这句话倒是真的。

 

黄少天已经有几天没有见过喻文州了。他们这个学期课少,黄少天又翘了一次课。虽然聚餐很早以前黄少天就和喻文州提过,但具体时间地点定下来就是这几天。

喻文州话说得这么清楚,黄少天已经没有什么立场再叫上他,并且喻文州可能真的没有时间。

或许应该把他叫过来的,黄少天想到这个姑娘,印象中比较文气,大概是温婉恬静那种类型,说不定喻文州就喜欢这样的。

黄少天突然有点烦躁,他以前心思都在喻文州身上,也没见喻文州对哪个姑娘表现出超过朋友的好感,现在没想到眼前就有一个,据说还有一段时间了。喜欢喻文州的肯定不止这一个,谁知道哪里还潜伏了多少。

 

这次聚餐选在圣诞前夕,顺便一起庆祝了一下圣诞节。班长早就在班群里通知了会有节目,让每人准备好一份礼物,抽签看学号,抽到谁的学号就把礼物送给对方。

气氛一下热闹起来,值得一提的是黄少天竟然和郑轩互相抽到对方的学号。两人当时一起去买的礼物,毫无新意地做了交换。

黄少天又不可克制地想到了喻文州,幸好喻文州没来,不然按他这性格这种礼物也会用心地准备。要是让哪个姑娘抽到了他的学号……不是姑娘也不行,黄少天想了半天又有些沮丧。

即使喻文州在这里,这些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散场的时候黄少天和方锐还留在位子上说了一会儿话,走的时候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之前提到的那个姑娘竟然还在,黄少天走出门没多久就把他叫住。

对方围着一条红围巾,刘海有点长几乎要遮住眼睛,脸有点红,不知是被冷风吹的还是情绪有点激动。

黄少天留了个心眼趁此机会好好打量了一番,不知道喻文州会不会喜欢……

姑娘支支吾吾了一会儿终于开口,把礼物递出来。除了刚才大家交换的那份她竟然还多准备了一份。

黄少天本来也只和大家相处了一个学期,和这个姑娘之前不怎么熟,都不知道说过几句话。对方也是个腼腆的,才说了几句脸更红了。大意就是这本来是准备给喻文州的,但是喻文州这次没来想让黄少天转交一下。

这种事黄少天还不至于直接拒绝,况且看这姑娘的表情,要是在场的是喻文州大概也不会拒绝。以前虽然也有当面向黄少天告白的妹子,但那时候他确实没怎么注意,现在才发现原来姑娘能把姿态放这么低。

可黄少天不一样,他是骨子里都不会认输的人,什么都要占着主动权,吃软不吃硬,从来都是喻文州先退一步。比如上次看电影,黄少天觉得自己第一次已经让了喻文州,可第二次喻文州还这样,他宁愿另找一个或者干脆一个人——最后有没有去又是一说。

黄少天还是接下了礼物,姑娘道过谢先回去了,黄少天一路上都在盘算之后要怎么交给喻文州。

他现在和喻文州的关系尴尬,没再见过面,话也没聊过一句。黄少天想着喻文州和那姑娘可能的交集点,她才见过喻文州几面啊,真有这意思何必还要经他手,方锐估计也是瞎猜的,可是如果喻文州收了礼物真也有这个意思怎么办!?

黄少天一个出神脚底差点绊了一下,稳住身形一抬头,看见远处两个背影。

其中一个正是喻文州。

 

元旦校学生会有自己的晚会,虽说是内部的晚会大家都是自己人,但到时候毕竟会有老师在,该有成绩的地方还是要做出来。主要负责筹备的是喻文州分管的一个部门,虽说主要的工作还是在部长身上,但出了问题以及汇总都是要来找喻文州。

这次开完会已经有点晚,李轩念叨着要去下馆子,喻文州顿了一下,点头说好。

李轩靠着门框奇怪地了他一眼:“这么干脆?”

喻文州大概翻看了一下会议记录,才不紧不慢把东西收好,“唔”了一声,没有抬头。

“我是说,你平常不是一般都是会说和黄少约好了什么的。”

喻文州提醒了一声把他从门内推出去,关灯锁门,没有回答。

 

回来的时候喻文州本来看着前路没有注意,李轩不知道在东张西望什么,拉了一下喻文州:“哎,那不是黄少吗?”

喻文州听了脚步往马路对面望去,看见一男一女停在路边,女生几乎是背对着这边看不出是谁,另一个露出了大半个身影的赫然就是黄少天。

这个距离不可能听见两个人的对话了,喻文州只能看见黄少天露出的半边侧脸温和,比起两人最后那次见面分开时的表情,现在甚至可以说是温柔地从姑娘手上接过了什么,看上去还特意包装过。

喻文州没认出来背影是谁,至少不是本班的同学,可能是黄少天原来班上的,就是和他上次一起去看电影的也说不定。喻文州没有多停留,接着往学校走去。

哎,李轩慢了一秒才发现喻文州已经先走了,走了几步追上喻文州:“那个是黄少吧?他怎么、你不是……?”

李轩话没有说完,喻文州看了看他,仍然没有说话。


tbc

13 Jun 2017
 
评论(8)
 
热度(108)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