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清光2

2.


黄少天第一次和喻文州说话是在大一下学期的第一堂大课上。

黄少天刚转专业,很多事情没有转过来。室友们那天都是三四节才有课,黄少天关了不知道怎么定得这么早的闹钟,心安理得地想接着睡,刚闭眼没有一分钟,突然猛地醒过来,他的课表和室友不一样。

黄少天急匆匆地赶到教室,正好踩着上课铃。第一堂课就迟到,而且自己还是唯一一个生面孔,黄少天心虚地从后门溜进去,在后排找了个位置落座。翻了半天黄少天才从书包掏出一本高等数学,黄少天看了看周围,被清一色的高等语文一惊。

前排的同学不知怎么回了个头,见他这样不禁笑起来:“兄弟,走错教室了吧?”

黄少天还没说话,旁边一本书被推过来一点:“你是转专业过来的黄少天同学吧?”

黄少天这才看清身旁坐着的是谁,愣了一下,点点头。

喻文州笑了笑:“我是一班的班长,喻文州,以后都是同学了,多关照。”

 

黄少天大脑当机了一秒,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喻文州。因为入学不久就决定要转专业,黄少天之前来蹭过几次专业课。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后排,理论课确实有些无聊,他百无聊赖地转着笔,一个不慎把笔转飞了出去。坐在前面的喻文州听见声响,弯腰拾起笔转身递给他。黄少天小声道谢,听对方温和的语气,下意识抬头看了几眼,恰好对上后者的目光。

喻文州黑色的眼眸在晨光中被点亮,风从窗外吹进来,黄少天听见他轻柔的声音:“不客气,小心一点。”

后来黄少天煞有介事地向郑轩描绘这惊为天人的一刻,收到来自后者的吐槽:“我知道,一见钟情,是吧,你都说了多少回了?”

“呸,都说了我这不是一见钟情是日久生情。”黄少天用力地在他背上一拍,郑轩被这一下打得缩了缩身子,“随便你随便你,你跟喻文州说去啊,吃瓜群众是无辜的。”

 

总之这一眼让黄少天记住了喻文州,后来几次蹭课都挑着喻文州后面的位置。

没想到喻文州竟然记住了自己还共能共享一本书……黄少天还没想完,喻文州就把自己的书抽了回去。

黄少天半天才反应过来喻文州刚才不过是把扉页的名字给自己看,不是我说你的手速你名字我左手都写得比你溜!黄少天忿忿,翻开了书要给喻文州看自己的名字,喻文州眯着眼笑吟吟地说:“辅导员把你的资料给我看过了,我知道。”

什么记住了自己!什么多关照!都是骗人的!黄少天气得想跺脚,喻文州又把书推过来:“老师上课不一定完全按书上的内容讲,没带书也没关系,关键的地方做好笔记就行了。你对这些还不怎么熟?先看看?”

黄少天盯了喻文州半天,面无表情地接过喻文州的书,随后潇洒地把自己的书一递:“看吗?”

“不好意思,我是文科生^_^”

 

黄少天关了游戏又重新爬上床,把他和喻文州的过往都过了一遍。

他不是不能明白,但也不明白。喻文州虽然对谁都好,但黄少天总觉得喻文州对自己是比别人要更好一点的。

大学这几年下来,大一喻文州是班长,往院里跑得勤,大二去了社联,现在在学生会。除了这些没完没了的幺蛾子事,怎么看在喻文州身边待得最长的就是自己。

是了,喻文州把他只是把他当作比常人更亲密一点的好友,甚至可能完全不会往那个方面去想,但黄少天的心思和小动作不断,总有露馅的一天。

结果无非两种,喻文州接受他,幸福圆满,或者现在这样。

 

黄少天靠在枕上盯着从阳台渐渐透进来的天光。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开了整晚的空调也到了定时的时间自动关闭。

一切静得彻底,光亮起得极为艰难,最后停在了勉强能够看出窗户轮廓的程度。黄少天放空了半天,回过神来自己也不知道刚才在想什么。他突然觉得冷,没了空调的暖气室内温度慢慢降下来,黄少天又想起那天喻文州眼里的晨光。

冬天真是麻烦,白日又短又冷,连阳光都瑟瑟缩缩,还是夏天好。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属于夏天。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对,哪个季节不是过,但黄少天就是要更适合夏天一点,热烈又明晃,身上的光都要比别人亮一点。

喻文州第一次注意到黄少天比黄少天以为得还要早。当时才入学不久,喻文州被李轩拉去一个社团的面试现场。

黄少天也是当天的面试者之一。

来面试的新生偏多,其中怯场的不少,黄少天的张扬在其中可谓鹤立鸡群,在黑板上写下的名字带着笔锋,左耳的耳钉随着脑袋的轻微晃动闪了一下。

看起来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映着灯光的眼睛却露出狡黠的笑。

 

后来黄少天染头发是喻文州陪他去的。

当时还是初夏,黄少天兴冲冲地拉着他一起翻色谱。黄少天选定了一个颜色,转头问喻文州觉得怎么样。

黄少天的脸几乎就靠在他的发边,笑起来露出一点虎牙,呼吸打在搭着书页的喻文州的手指上。

喻文州只听见自己说好,和血管内血液奔流的涌动声。

染的时候似乎还略微掺了其他一点什么颜色,据说是让之后就算褪色能有一些层次不那么枯黄。最后染出来的颜色偏暗金,从店里走出来黄少天站在阳光下。

喻文州暗暗地叹息,一整个夏天的光大概都要聚在黄少天身上了。

 

冬天稀薄的空气把他拉回现实。前一晚他赶着去给黄少天送伞,事情拖到一半。晚上回宿舍想把表格和策划改完,但一想到黄少天就要分心,好不容易折腾到大半夜才关了电脑。

喻文州可能没有睡着,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睁开眼竟然发现窗外的些许天光。喻文州又躺了会儿,估摸着打印店开门的时间,这才起床洗漱。

 

黄少天和他站在同一把伞下,右肩还是不可避免打湿了一点。喻文州左肩湿得更多,袖口甚至能感到雨水的凉意。

他们离得那么近,黄少天的眼神却比今晚的寒气还要冷。他见过拒绝别人的黄少天,但第一次发觉这么淡漠的一面。

黄少天只是低低地、不带任何温度地说:

“我知道了。”


tbc

08 Jun 2017
 
评论(6)
 
热度(94)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