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各种稿

头像@晚安。
 
 

【喻黄】清光1

1.


喻文州赶到的时候黄少天正双手插兜靠着墙放空。

喻文州叫了他一声,但可能雨声太大他没有听见,直到走得很近了,喻文州叫了他第二声,黄少天才转过视线,笑着朝他打了声招呼。

也许不是放空。

雨点在路灯下折射着光,落在黄少天的眼睛里,像是有光芒闪过。喻文州走上前,黄少天被拢在他的身影里,他眨了一下眼睛,那些光也不见了。

 

黄少天跳进喻文州的伞下,喻文州把伞往他那偏了偏:“我从办公室直接过来的,没有多余的伞,折回宿舍拿又怕你等、”

“没事没事。”黄少天打断他的话,刚才在电话里语气冷漠,现在完全看不出来。

“不是说和张佳乐一起去看电影的吗?”

这场电影黄少天在上映前就开始念叨,本来说好一起去看夜场首映,但那天学生会有个活动,喻文州得要在现场,等到结束已经累得不行。后来黄少天又重新和他约了个时间,可喻文州还是没有空。

黄少天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故意不想理他,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回了一句:“……没有。”

“本来想约张佳乐,但他说他今天有事,就没……”

 

黄少天想过干脆一个人去看,可是地铁上他站在人群里,旁边少了喻文州连耳机都像多出来一只。尖锐的风声像在他耳旁划过,身边空出来一个位置,黄少天突然觉得整个车厢都是空空荡荡的。

黄少天没注意是哪一站直接下了地铁,出了站才发现自己身在何处,去附近的公园转悠了一圈,回来的时候遇上大雨。本来他想直接一口气跑回宿舍,但到校门口的时候雨势又大了几分。这么晚已经没有校车,黄少天站在原地半天,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给喻文州打了一个电话。

不出所料喻文州还在学生会办公室,以前是社联现在是学生会,谁知道他怎么整天有这么多事要忙,也没见其他几个主席事有他这么多。

 

按照以往黄少天要边走边说,可他这么一路沉默下来,喻文州发现自己根本问不出口。

问什么,问电影,还是问那个姑娘?

黄少天对这部电影期待值很高,本来首映就没能去成,喻文州之后答应了他另一个时间,但底下一个部门突然出了岔子,事出突然,部长也不敢随便拿主意,只能等着喻文州来。

黄少天听完他解释“嗯”了一声,喻文州顿了顿,说要不下次一起去。

“不必了,”黄少天平淡地说,“票都买好了不方便退,我去找张佳乐好了。”

所以喻文州下午在大活看到张佳乐的时候愣了一下,他们院在排练什么话剧,张佳乐在旁边负责道具和音响。

张佳乐看到喻文州从门口经过,走到门口叫住他随意聊了几句。喻文州不露声色地说:“少天前面说下午要找你一起去看电影……”

“哦哦,是啊,他刚才来约我来着,但我不是因为这事走不开嘛,”张佳乐指了指活动室里面,随即想到什么顺口一说,“对了,我前面过来的时候还看见他和一姑娘就是他们班那个在宿舍楼门口说什么……可能约了别人吧。”

喻文州点了点头,像是没有兴趣,很快走了。

张佳乐转过身叹了口气,作为黄少天的亲友他和喻文州接触得不多,但见喻文州这个样子,虽然本来就不八卦,但是看这样子连黄少天的事似乎也不怎么在意,要让少天知道还不得伤心落泪。

张佳乐觉得还是别告诉他比较好。

 

喻文州心里和张佳乐几乎是两重天。

黄少天是大一下学期转专业过来的,专业换了但没有换寝室,所以和现在的同学不在一栋宿舍楼。学校有几栋宿舍楼是男女混住,两个单元,男女各住一个,黄少天原来那个专业住的就是这么其中一栋。

黄少天本来人缘就好,在原来的班虽然只待了一个学期,班上气氛融洽他又和大家打成一片,对面单元同专业的女生也时不时会因为小组作业或什么问题往男生宿舍跑,所以即使现在不在同一个班关系好的也不少,黄少天偶尔还会在喻文州面前提一提。

对于这个李轩曾经义愤填膺地表示抗议:“我校怎么能容忍这种异端宿舍楼的存在!我强烈要求学校取消这种住宿安排,喻主席,我们应该联名上书……”

喻文州被他的语气逗笑,李轩当时调侃他可以以权谋私,喻文州心想要是他能有那么大权力不如直接把黄少天调来身边放眼皮子底下,整天看着怎么也该加几分。

李轩说你得了吧,你们现在这还不叫整天互相看着吗,就差一起洗澡睡觉了。

喻文州摇摇头,他们毕竟有各自的朋友圈子,黄少天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和自己在一起,比如这次看电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黄少天可以高高兴兴地和什么朋友或者那姑娘一起去看首映。

 

喻文州瞥了一眼身旁的黄少天,还是忍不住问:“怎么没带伞?”

出门的时候又没下雨,而且当时心情不好哪想得到那么多,黄少天内心吐槽,含含糊糊地说:“借给别人了。”

黄少天前两天把伞借了出去对方现在还没还,但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情解释这么多。

这句话在喻文州听来又是另一个意思了,黄少天把伞给了姑娘,有可能姑娘还有别的什么事所以没有同行……

这种解释简直漏洞百出,可喻文州偏偏不得不信。

 

一直把黄少天送到楼门口,简单地道了别喻文州正要走,黄少天又叫住他:“你之前说下周末陪我去看展览的、别忘了。”

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黄少天根本不知道被注视的这几秒里喻文州下了多大的决心:“少天,我觉得有些话我还是先说出来比较好。”

“我对你没有那种兴趣。”

这几秒黄少天经历得比坐海盗船还要刺激。前半句他心还为之一跳,最后一句直接把他打入深渊。

雨势不减,喻文州的伞面上,树叶上,台阶前,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在他耳边放大,好像他只能听见嗡鸣的雨声。喻文州仿佛只是张了张口又很快合上,根本没有发出过声音。

 

黄少天躺在床上感受着失眠,和失恋……不能算失恋,他翻了个身,他们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连失恋都算不上。

黄少天的耳边全是雨声,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回答的。

翻来覆去半天还是睡不着他干脆登了游戏想打发时间,看到自己的好友列表又怏怏地发了一会儿呆。

他第一次这么讨厌下雨。

烦。


tbc

07 Jun 2017
 
评论(21)
 
热度(170)
© 以酒换心 | Powered by LOFTER